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要躲開已經來不及了,狂骨之女看著彌生指尖凝聚的紅色靈力,瞳孔猛縮。她幾乎在一瞬間就明白了自己綁住的人絕非善類,體內的骨頭被可怕的虛之靈壓壓得咯吱作響。

她的身體完全動不了,在她身後的羽衣狐也沒辦法及時展開自己的尾巴保護狂骨之女不受致命的傷害,更不可能衝過來將彌生捅個稀巴爛。

狂骨之女在那一瞬間的確看到了死亡,她看到對面的人微翹的嘴角動作緩慢,抬起手的速度像放慢百倍一般,青蔥纖細的手指十分符合姐姐大人的審美標準。

都要死了……居然還想到這個啊。

黑色長捲髮的妖怪少女恍惚的看著即將發射出的紅色靈力,捧著骷髏頭的手慢慢的鬆開。

下一秒,當她從走馬觀花般的回憶中脫離出來時,就看到被她綁住的人類少女因茨木童子的攻擊而腳步踉蹌,指尖射出的靈力束洞穿了地下室的石柱。

「……啊……」她獃獃的看著眼前的場景,骷髏頭從手中滑落,掉在地上發出沉悶的「哐當」聲。

>>>

原本可以一擊解決那個礙眼的黑捲髮妖怪的。

彌生正是這麼想的,她聞到地下室黑湖傳來濃厚的屍臭味,火氣就一直往上攀爬,毫無頂值。然後她知道自己只是個人類,攻擊力不高,所以豁出去使用靈力攻擊。

她本來可以解決掉狂骨之女之後再讓黑湖中的黑髮狐狸到地獄懺悔自己的罪孽的。

然而在笑著的那一刻,她就被猛衝過來的力氣撲得踉蹌了下,虛閃對著的方向便偏了。偏生狂骨之女鬆開了手中的骷髏頭,繞著彌生身體的青蛇也輕而易舉的掉落在地上。

之後她就臉朝下被別的妖怪按在了地上。

「好危險啊,」按著彌生後腦勺的妖怪茨木童子感嘆的說著,「狂骨之女,你從哪裡帶來這麼危險的傢伙?」

狂骨之女還沒能反應過來,她的表情有點呆,額頭滲出的冷汗順著臉頰滑落。

半邊臉被木板遮住的妖怪也不在意她到底有沒有答話,而是斜眼看著被射穿的石柱。剛剛那條細線洞穿的直徑相當大,被這種東西攻擊中了鐵定會當場死掉的。

按住彌生的妖怪力氣很大,而且膝蓋抵住了她的後背,讓她無法爬起來,連手也沒辦法動用。

「可惡!」她低聲咒罵,一張精緻的臉擦出淡淡的紅痕,碧綠色如水波的眼眸似有火在燃燒。

黑湖中的羽衣狐終於鬆了口氣,她沒收回自己的尾巴,而是朝著黑湖岸邊前進了幾步。

「茨木童子,放開她吧。」她這麼說著,臉上的笑容像往常一樣妖媚愉悅,眼波流轉出的風情攝人心弦。

木下彌生完全不知道對方在打什麼主意,背上壓著她的人遲疑了一會才放開她。彌生在脫離掌控的瞬間立即就地滾了一圈,手掌按在地上,目光灼灼的盯著妖怪們的頭領。

「是誰將她帶過來的?」九條尾巴的狐狸妖怪少女問道,黑色的眼珠純粹萬分,幾乎與瞳仁融為一體,「是你嗎,鏖地藏?」

羽衣狐轉頭,身後的尾巴輕輕的晃動幾下。

彌生剛站了起來,就聽到「鏖地藏」的字眼,她立即順著羽衣狐的視線看了過去。頭部長得可怕的老妖怪肩上依舊站著那隻白色的凶鳥,他桀桀的笑著,腦門上的巨大眼睛滴溜溜的轉動。

「是我啊,」鏖地藏笑哧哧的說道,長長的白鬍子跟著抖動,他兩隻手藏在寬大的黃色和服之下,閉著的眼睛看不清情緒,「她可是我找了很久才找到的補品,光是她一個人的活肝就與上百人的相抵了啊,羽衣狐。」

被當作妖怪補品的木下彌生臉立即黑了,心下煩躁得要命。但她還是沒有輕舉妄動,周圍得妖怪實在太多了,狂骨之女,鏖地藏,妖怪頭領羽衣狐以及速度和力氣都不容小覷的黑髮男妖茨木童子。

這下有點糟……她不該什麼準備都沒有就跑下來的。這樣一想,當時腦袋充血的自己不就和白崎那個笨蛋一樣了嗎?

「是嗎?」

「既然已經抓到了,就不能把她放回去啊,」鏖地藏意味深長的看著木下彌生,滿是皺褶的臉露出詭異的笑容,「鬼童丸和精骷髏也快過來了。」

「啊啊,那還真讓人安心呢,」羽衣狐撫了撫平坦的小腹,「那就靠你們了……妾身倒是想嘗嘗,承載著虛之力的人類的活肝啊,那一定是無上的美味吧。」

被人討論著最終去向的彌生臉色臭臭的,她擦了擦因臉朝下磕破皮而流血的嘴角邊的血漬。手中已經沒有了趁手的武器,然而要將靈力實體化成虛閃需要集中注意力。彌生還沒自大到認為自己能夠在眾多妖怪的包圍圈中脫穎而出。

那麼,想要從這個鬼地方逃出去的話,有一個方法簡單明了。

劫持他們的王!

>>>

距離木下彌生的失蹤已經過了5個小時了。

木下優子從一開始的慌亂,到鎮定也不過用了幾十分鐘的時間。她最後看到姐姐是在買人形燒之前,買完回來姐姐就不見了。而根據周圍的人的口中,彌生姐姐並不是被人拐走的。

人流這麼多,姐姐本身也不是普通的柔弱少女,所以被打暈帶走的幾率並不高。

姐控優子順著街道一個個去詢問各個攤位的店主和客人,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經過長時間的地毯式搜索之後,優子終於得到了姐姐的去向。

「啊,你是說長得和你很像的長發美女吧?當時我正無聊的觀看來往的客人呢,就看到一個女孩子抱著包包一路狂奔。雖然我只看到了側臉,但是那還真的是個漂亮得不得了的美人啊……」

無視了店主的感概和要電話的行為,優子認真的朝對方道謝,根本他的線索順著他指向的地方繼續尋找。

她打了許多個電話,但是彌生姐姐就是沒接,也沒按掉。到了最後,她放棄了打電話,主要是怕姐姐的手機沒電,在重要時刻不能打過來。

優子本來想找夏目幫忙的,他家的那個「貓咪老師」是優子唯一見過的妖怪。上一次姐姐爆發殺了丘比,優子才意識到姐姐對她想要接觸妖怪的心思的強烈抗拒心,驚慌之下連夏目的電話都沒存。

找不到人……她連夏目住在哪裡都不知道。

線索在分岔路上斷了,優子看著通往不同方向的各個道路,急得都快掉眼淚了。

短髮少女紅著眼眶握著手機,視線停留在通訊錄上。

阿綱……一定會幫她的吧?

優子已經豁出去了,她大概猜出自家姐姐的失蹤和妖怪有關,卻又沒有辦法能找到姐姐。她病急亂投醫,也無法去考慮這樣做的後果了。

她猶豫了幾秒鐘,最終還是抬手擦掉眼角的淚漬,按下了撥號鍵。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二章

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