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連續幾天的特訓讓彌生一直臉色不好,面色如菜的少女在晨跑時都提不起精神來,半垂的眼眸半睡不醒,白皙臉上的黑眼圈十分的明顯。

明顯到山本武以為彌生又遭到了變態青音帶人的糾纏。

「不是啦,」扎著馬尾辮的紅棕色長發少女擺了擺手,苦笑著搖了搖頭,「只是這幾天沒睡好而已。」

的確是沒睡好,她沒有說謊,閉上眼睛失去意識的那刻就到了那個安靜得荒涼得地方,在白崎認真的指導下玩命的讓自己學會那種可怕的狂野式戰鬥。不得不說,這樣的確有效果,但是真的很累人啊……

彌生覺得要是一直這樣下去,不是適應就是操勞過度倒下吧。

……不,倒下就算了,還會被拖去訓練的。白崎那個變態簡直連休息時間都不給她留一點,實在喪心病狂!

「哈哈哈,這樣啊,」黑色刺蝟頭的少年依然這般爽朗,棕色的眼眸帶著十分的認真,「睡前泡腳能夠幫助快速入睡哦,也可以喝溫牛奶。」

「額,我知道了,」彌生被對方的認真嚇到了,不過想想也是,山本武這人很容易相信別人的,簡單來說也就是出名的一根筋,彌生的說法也沒什麼問題,所以她乾脆的接受了對方的好意,「謝謝你。」

山本武真是個好孩子呢,明明和優子是同年人,但是感覺好像更加的細心呢。

臨走之時,她想起自家妹妹的事,將山本武喊住了。

「那個,阿武,」她有點不好意思的颳了刮臉頰,「優子……就拜託你了。」

黑髮少年呆愣了會,然後笑了,和往常的一樣自信朝氣。

「交給我吧。」

>>>

早起晨練是彌生的習慣,她回到家門,剛掏出鑰匙準備開門時,她的動作就被身後的人的聲音打斷了。

「是木下彌生小姐嗎?」

彌生轉過頭,看到一個戴著面具身形高大的男人,他的手隱藏在寬大的狩衣袖子之下,全身裹得緊緊的,幾乎沒有外露的肌膚。

有點熟悉感,尤其是那張面具……

「我是,請問你是……?」彌生知道自己肯定是在某處看到過她,但是一時半會想不起了,皺著眉有些為難的問道。

對方沒有帶著惡意,現在對這種東西十分敏感的彌生這才能微松警惕和對方和平相處著。要不是理智還健在,她真的會被白崎教育成一個看人就打的戰鬥狂吧?

怎麼辦,一想到白崎就好想打爛他那張讓人不爽的臉。

「還記得我嗎?奴良組的狒狒。」穿著白紫相交狩衣的男人伸出修長的手指,尖銳的指甲根根分明,覆上臉上的面具,輕輕的往上一推,露出一張漂亮的臉。

這個人……不,這個妖怪,好漂亮……

木下彌生呆愣了會,這才想起對方是她那時候在竹林救下的那群妖怪的頭領,當初這妖怪的臉被他自己的髮絲和血污擋住了,彌生根本看不清切。

嗯,今天看清楚了,這張臉絕對比彌生見過的任何美人都要漂亮!

「我記得你,」她回過神,羞赧的臉帶著淺淺的紅,和運動過後的情況相當,這讓她好歹留了點臉皮,她恢復正常后十分正經的問道,「你找我有事嗎?」

好樣的,彌生,就算在美色面前也不能發花痴呢,對方可是有一個年紀只比你小一歲的兒子的哦!

「之前因為在養病,所以沒來得及過來道謝,實在太失禮了,」美人再次往上推了推面具,細長的眼眸閃著真摯的光芒,淡色系的唇很薄。他整個人看起來有些涼薄,外露的皮膚帶著蒼白的青,一副大病初癒的感覺,「真的十分感謝!」

狒狒彎下腰,如絲綢般柔順的黑髮就著他的動作滑落下來,直直的垂下,像瀑布一樣。

「……啊,那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彌生連忙說道。

她覺得有點苦惱,畢竟她真的不懂得如何與妖怪相處,之前保護她的猩影也只是在暗處而已。她根本就不需要考慮太多,只需要向平常一樣過活就好。而且她真的沒想過妖怪居然會像人類鞠躬呢。

說起來……妖怪的形象在彌生心中也只是一個籠統的形象,畢竟她接觸得不多,所有對待起來有些苦手。

彎起腰來的美人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耳邊白色的緞帶和他的笑容有著微妙的相襯感。

「作為回禮,我帶你去妖怪的世界看看怎麼樣?」

>>>

還是那一輛有著巨大臉龐的朧車。它的車輪上燃燒著青綠色的火焰,在黃昏的渲染下帶著莫名的詭異感。

……嗯,本來就是妖怪嘛,詭異是很正常的。

彌生答應了奴良組狒狒的邀請,但是對方將時間推到了夜晚,說是妖怪們活動的時間基本都是在夜晚時分,尤其是逢魔時刻最為活躍。

西面的斜陽映著天邊一片紅霞,在空中飛駛的朧車速度不慢不快。車內的紅棕色長發少女在狒狒的好意勸說之下,輕輕的掀開朧車側邊小窗的帘子,正好看到那透明的白色雲霧飛舞的模樣。

「很漂亮。」她試探性的露出半個手掌,溫熱的掌心觸碰到略冷的水霧,慢慢變涼。

飛在高空的感覺很好,但是這畢竟是在海拔較高的地方,所以彌生也只是感受了一會雲霧拂過掌心的感覺,就將手收了回來。

浮世繪町很快就到了,狒狒很有紳士風度的扶著彌生下車。她感覺有點奇怪……這樣的發展好像有哪裡不對吧?

偏偏美人一副正常的樣子,彌生覺得自己想多了,頓時將腦海中的想法揮走了。

狒狒美人早就在下車前把面具戴了回去,彌生覺得這人有點奇怪,裹得全身像個禁慾系就算了,還要把臉全部遮住。但是彌生和他不熟,也沒貿然的去問對方這麼做的原因。畢竟是妖怪嘛,交集還是不要太多的好,不然很容易招來麻煩呢。

妖怪在夏日似乎和人類一樣有著慶典,總之狒狒帶彌生玩了一圈,雖然基本上都是看那些妖怪怎麼逗比……不對,是怎麼玩耍的,但是彌生還是過得很滿足。

要是那個笨蛋也在……就好了。

狒狒給彌生買了許多東西,面具啊,小吃啊,糖啊之類的,只要是她目光停留超過一秒的東西,全都買了下來。過了一個小時之後,彌生兩隻手拿滿了祭典上買來的物品,感覺有些心累。

「狒狒先生,夠了……」紅棕色長發的少女碧綠色的眼眸帶著無奈的感覺,面前黑色長發的妖怪美人停頓了下,最終還是將狐狸先生裝好的關東煮買了下來。

「抱歉,我不太清楚怎麼和人類女孩子相處,」他的聲音有些悶悶的,「總大將說得不管用啊……」

「關東大猿組」的將領狒狒此刻鬱悶十分,他隱約的覺得自己被自家的總大將坑了一把,卻說不出到底哪裡不對。

他就不該問對方「如何與人類女孩子相處」這樣的問題的,感覺頭都大了。

氣氛越發的不對了,連認識他的小妖怪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們兩個,竊竊私語著。

「……用對待普通妖怪的態度對待我就好,」彌生無奈的說道,她耳邊的碎發滑了下來,根本無法用手攏上去,一時間顯得有些狼狽,「那個,能幫我拿一下這些東西嗎?」

東西太多了……手都快拿得僵掉了。

最終這詭異的遊玩還是停止了。粗神經的狒狒妖怪終於意識到自己被自家總大將耍了,心都要塞了。

傷剛好就被戲弄了,簡直不能更悲慘。

把這位人類小姑娘送回家之後,無論是狒狒還是木下彌生都鬆了一口氣。黑色長發的妖怪美人對自己的兒子猩影也從未如此慈祥過,新奇的體驗帶來的是可怕的詭異感。

『千萬不要再有下次了。』——這是一人一妖內心的真實寫照。

「這才是真正的謝禮,」狒狒從他那寬大的袖子中掏出包裝完美的紅檀木盒,尖銳的指甲輕輕的觸碰著盒面,「真的……再次感謝你救了我和我的下屬們。」

美人妖怪鞠了個躬,很快離開了。

彌生本來就是瞞著優子跑出去的,只好從窗檯那爬回了房間。她坐在床邊,揉了揉帶著涼意的臉,打開了盒子,看到裡面熟悉的珠子,訝然的皺蹙起了眉。

「……定魂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