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在人山人海的人群當中,要找到一個不知名的小偷肯定很難。要是是普通人被偷了錢包,即使他在原地喊得撕心裂肺也找不到人,可惜的是彌生並不是普通人,她先是冷靜的將手中的槍放下,臉上不動聲色。

這麼精彩的對局截然而止,讓周圍的人不約而同的發出陣陣噓聲。甚至有人開口問彌生為何不繼續打,並且勸告說再打下去很可能會破記錄呢。

可不是嘛,一個女孩子從生手到熟練,幾乎一槍一個準,從頭圍觀到末尾的人都感覺自己看到了神跡,又精彩又賺足了人眼球。

彌生對破記錄沒什麼想法,她只是過來玩玩舒緩一下糟糕的心情而已,沒想到事情卻更糟糕了。

她的錢包被偷了,要不是白崎的提醒,她還真的沒察覺到錢包已經不在口袋中了。

「人在哪裡?」她微張著嘴唇問道,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吵鬧的環境對於正常人來說難以交談,但是白崎並不是正常人,他不僅是個變態、流氓、禽獸,還是個戰鬥狂,戰鬥狂的視覺聽覺都變態得要命,一點風吹草動都能聽得清楚。

嗯……其實背後有個幽靈一樣的傢伙有點像開了外掛呢。

這世界並沒有那麼多英雄救美的戲碼,並不是所有受到委屈的女孩子都能遇到正義人士的,即使是彌生這樣的美人也無法避免。有的時候,美|色和生命比起來,的確什麼都不是。

正是如此,所以彌生單槍匹馬的去找到那人要錢包的時候,周圍的人一臉看熱鬧和憐憫的表情。

這讓白崎十分的不爽,可惜現在的他什麼都不能做呢。

實在讓人憋屈啊。

「你說我拿了你的錢包,證據在哪裡?」猖狂的小偷一臉正氣的揚著下巴,居高臨下的翹著手,一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模樣,「沒有證據可不要胡亂污衊別人啊,小姑娘。」

吵雜的遊戲中心閑人很多,許多人在看到兩人對峙的緊張場景時,第一感想並不是離得遠遠的,而是盡情圍觀。

小偷是個看起來有點瘦弱的青年,看樣子大概是20歲左右,臉頰凹陷,一副嗑藥過多就快死的模樣。

這樣的人一眼掃下去,簡直弱爆了,彌生自覺自己不用木刀就能把這傢伙擱到。

「證據?」她也不奢望旁人能夠幫助她,有白崎在就夠了,雖然這個笨蛋什麼都不能做,但是站在彌生身邊,就像在背後撐腰一樣,「等我找到我的錢包,那就是證據了。」

女王樣的少女高傲的說道,碧綠色的眼眸凌厲得像一把鋒利得刀,颳得人生疼。

彌生變了。

一個多月以前的她從來不會濫用暴力,如果那時的她遇到現在這樣的情況,應該會用嘴巴說到對方惱羞成怒開始攻擊她才會反擊,例如喊來遊戲中心的管理人員過來協助調看監控視頻什麼的。

心情不好,加上脾氣比起以前暴躁了不止一星半點的彌生乾脆主動攻擊,揪著對方的衣領來了個過肩摔。

周圍一片嘩然,圍觀的人竊竊私語,沒一個敢靠近的。

「你、你這個臭女人!」摔得生疼的青年憤怒的說道,彌生拗著對方的手臂一手伸向了他的脖頸。

「錢包在哪裡?」她按著青年的脖頸,冷漠的問道,「我沒時間跟你吵,給你三秒鐘回答。」

「三、二……」

「……右邊的口袋裡。」

青年心有不甘的開口,彌生挑眉,無視對方仇視的眼神,輕蔑的笑道,「早點承認不就好了嗎?」

錢包拿了回來,木下彌生也沒有了在遊戲中心繼續玩的心情了。她雖然是笑著,但是心情卻更差了。

情緒來得莫名其妙,讓她無法不懷疑。

很多人說,女人是善變的,她們的心情就像英國的天氣一般,時晴時雨。現下的木下彌生十分贊同這個觀點,她覺得自己有點奇怪,如果不是因為今天的這件事,她還一時半會發現不了。

一時開心一時焦躁,情緒外露得根本就不是原本的木下彌生。她想起了之前和優子丘比對峙的時候,總是被一點點事情放大了情緒。她以為是因為關心則亂,現在則……

她沒再去其他地方了,而是朝著並盛醫院的方向走著。時間也差不多到正午了,屆時秀吉會把她的午餐帶來,這個時間之前她必須得回到病房中。

「白崎,你還瞞著我多少事情?」她一邊走一邊問著,然而在她回過頭時,附近早已沒有了白崎的身影了。

「那傢伙……逃得真快。」

>>>

彌生住了兩天院之後就出院了,她只是離開家兩天而已,感覺就像好久沒回來一樣。

優子的行蹤可疑,她沒來接彌生出院,用秀吉的話來說,就是優子似乎最近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做,總是早出晚歸的。

木下家的長姐一開始以為優子又去找丘比了,在飯桌上問起的時候,優子答得坦蕩蕩的,沒有絲毫心虛。

「我去找隔壁的廢柴綱了。」她認真的回答,「他家的家庭教師是個厲害的角色,對鍛煉身體很有一套。」

短髮的少女並不是擅長說謊的類型,可是無論彌生怎麼看,都覺得自家的妹妹似乎隱藏了些重要的信息沒說出來。但是彌生自己怎麼想也想不到。

鍛煉身體是好的……希望優子不要再做讓她為難的傻事了,她根本不想在未來死之前還要操心呢。

「優子,不要做讓家人擔心的事。」她只能這麼威脅著,「不然我就把你房間里的bl小說全部燒掉。」

原本表情正常的優子在聽見這樣的話之後臉色立即變了,震驚得睜大了眼睛,一副可憐兮兮得模樣。

「姐、姐姐!」她瞬間想到了上回被彌生燒掉的小說雜誌,心情低落得快哭了,「千萬不要燒掉我的寶貝啊!」

「上訴駁回,」彌生無情的說道,「一旦被我發現了你做危險的事情,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

治理優子這樣倔強的人絕對需要對症下藥,彌生正是掌握著這樣的真理,所以才能讓優子聽話。

她家小妹可是比牛還倔呢,軟的不吃,彌生只能威脅了。

算了,反正現在看著優子跟著澤田他們混都比和丘比好,大不了明天晨跑的時候提醒一下山本武讓對方好好照看一下優子吧。

>>>

夜晚睡著之後,木下彌生再次來到了一護的內心世界。

她剛睜開眼睛,就聽到刀鋒飛舞的「嗡嗡」聲,斬破空氣的破裂聲傳來后,彌生立即反應過來,伸手接住了白崎拋過來的淺打。

白天在彌生問話時消失不見的少年扛著他那把白色的大刀,黑色的指甲十分醒目,他閉著眼睛,歪了歪脖子,似乎是在放鬆身體。

「……什麼意思?」彌生握緊手中的淺打,眉頭皺了起來。

白髮少年睜開眼睛,露出內里冷金色的眼眸,他握緊了刀柄,認真的回答道:「特訓吧,彌生。」

「為什麼?」突然間就說要特訓,饒是彌生也猜不出對方的想法,她還知道白崎瞞著她許多事情,但是她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他不回答,她也不會知道。

「斬月先生在外面實體化訓練一護,」白崎解釋道,他的耐心一向不好,眉頭都皺了起來,「對於你來說,現在就是特訓的好時機。」

「……」這簡直就是說了和沒說一樣,彌生有點氣餒,每一次問白崎這些問題,這個狡猾的傢伙就會避而不答,偏偏說出的答案又是需要解釋的。

「你這傢伙,瞞了我很多事情吧?」

白崎沒有回答彌生的問話,而是露出了招牌式的邪笑,開始轉動他的大刀,刮著水泥牆面發出刺耳的「蹭蹭」聲。

「哈,這一次是來真的了,」他揚著下巴,從彌生的角度看過去,能望到他靛色的舌,「我可不會像之前那樣放水啊!」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只好抿唇嚴陣以待,她手中拿著的刀相比起白崎手中的那把,無比的脆弱。之前她已經吃過刀具不同的虧了,因此每次白崎攻擊過來時,她只能躲避而不是反擊。

說實話,彌生自覺自己沒有這種戰鬥天賦,與其每次都弄得滿身傷,還不如鍛煉一下逃跑技能的好。

可惜的是白崎完全不想她只會逃跑,而這一次,他選擇了下狠手。

為了未來的彌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4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