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即使是炎熱的夏季,中心街的行人也不見少。彌生失血過多,身體暴|露在熱辣辣的太陽底下時腦袋發暈,她只是走了一段時間,就開始受不了了。

無視白崎碎碎念的吐槽,彌生做下了一個殘忍的決定。

讓白崎看著她吃冰。

依舊是那家和優子來過嘗試冰品的店鋪,裡面人很多,基本都是三三兩兩一起笑鬧的人,獨自一人的情況基本上看不到,因此彌生進門的時候受到了一部分人的矚目。

幸好這家店比較大,才沒有發生讓彌生皺眉的拼桌情況,她點了一份宇治金時,身邊的白崎一直在鬧著。

「這種東西有什麼好吃的啊。」白崎不解的問道,他的靈體坐在了彌生的對面,手肘朝著桌面,手掌托著下巴。

這傢伙根本就不是正常的靈魂狀態,他比起普通的靈魂更加虛弱……不,應該是更加的沒有實感。

也就是說,即使彌生靈魂出竅也不能碰到他。

這顯得對面的話嘮戰鬥狂更寂寞了。

「很好吃的,」彌生挖了一勺冰,放進嘴中,聲音有些含糊,「有機會的話你也試試看?」

就是不知道這樣的機會得到什麼時候才能實現了。

「哈,我才不稀罕這種東西,」白崎擺出一副嫌棄的表情,「不就是冰嘛,有什麼好吃的。」

「那是因為你沒吃過。」

兩人一時間沉默無語,彌生只顧著埋頭苦吃,手指和嘴巴機械的動著,內心裡卻在思考著這兩天來發生的所有事,將自己的認知認真的梳理了一遍。

說起來,她還真有點隨遇而安了,知道自己死掉的這個事實卻沒有吵鬧。貓咪老師說出事實的時候的確讓她的世界晴天霹靂,她差點就沉溺在悲痛當中了,幸好白崎這個笨蛋突然出現分散了她的注意力。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看到了白崎之後她就很安心呢。難道是因為白崎比她更可憐……這樣嗎?

先不說白崎了,現在彌生知道的自己體內有兩種力量,一種是白崎強硬塞進來的『虛之力』,一種是來自異世界的力量。『虛之力』衍生的力量是她命名為「修復」的靈能力,那次在丘比面前使用的「時間停止」應該是屬於這範圍的,當初用完之後她體內的靈力直接一掃而空了。

另外一種來自異世界的力量體系不明,它對許多妖怪和虛來說是補品一樣的存在,對彌生來說則是維持她活著的動力,被修改的記憶應該是這種力量做的。原因……彌生自己大概猜出來了。

她梳理記憶的時候發現了兩處算是不對勁的地方,一是第一次遇到白崎那陣,她根本不知道自己遇到妖怪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第二次是這一次莫名其妙的住院。走在半路貧血暈倒這樣的借口彌生可不會相信,她明顯的感覺到體內力氣如同抽空一樣,估計是在回家路上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讓她大出血了。

山本武襯衫上的那堆血漬,應該是從彌生身上流出來的。

這個異世界的力量貓咪老師知道的並不算多,它讓彌生去找「次元魔女壹原侑子」,這位次元魔女到底在哪裡,她還得認真的問一下它才行。

既然這份力量現在想不通,那麼就回到原點吧,回到白崎強硬塞進來的「虛之力」,以及那顆被他奪走吞掉的珠子間的關係。

「虛之力」的副作用十分可怕,還是貓咪老師的話,它曾說過「活著的人類靈魂不可能接納得了『虛之力』而不被吞噬」,也就是說,在彌生第一次見到白崎的時候,她很可能已經死了。

而在上一次去到「一護的內心世界」時,白崎曾說過她「虛化」了。根據她從奴良老爺爺妖怪那得到的資料,「虛」是人類墮落的靈魂,它吃的東西暫時忽略,也就是說,彌生的靈魂開始墮落了。

……怎麼看都不算是好事吧?

將事情梳理好之後,彌生剛好吃完宇治金時,慢條斯理的擦了擦嘴。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她碧綠色的眼眸滿是平靜,認真的開口問道,「『虛化』,到底是什麼,變成『虛』又會發生什麼?」

冷金色眼眸的少年一直轉頭看著窗外的行人,聽到彌生的疑問之後,依舊沒有動作。

他的眼睛斜睨著彌生,蒼白的唇微張,露出裡面靛色的舌。

「變成『虛』,就是成為怪物啊。」

>>>

「虛」是有等級之分的,彌生沒見過這樣的怪物,所以她一直以為「虛」就是像白崎這樣的存在,所以並不怎麼在意變成「虛」這件事情。

白崎的話語打破了她的幻想。

「虛」就是怪物,不折不扣的怪物,死去的人類靈魂有些維持原狀在世間飄蕩,直到遇到「死神」魂葬被送到尸魂界;有些人類靈魂本身就墮落了,在死去的瞬間就會變成沒有感情的「虛」,如果沒被殺掉,就會找到生前最喜歡的人吃掉。

「……我以後,也會找優子他們嗎?」吃完甜品后出來悠逛著,彌生感覺到體內升起一股可怕的寒氣,即使在夏日炎熱的時候也驅散不走。

白髮少年挑眉,不屑的冷哼著,「我的靈力可不是普通級別的,」他信心滿滿的說道,「即使你變成了沒有感情的虛,也會保存現在的記憶,不會去找你的家人的。」

高大的少年撇了撇嘴,行走之間,寬大的衣袖慢慢的晃動著。

「沒有靈力的人類有什麼好吃的,吃死神或者虛才能讓自己進化啊。」

路上行人這麼多,匆匆忙忙的從彌生的身邊經過,臉上帶著各種各樣的神色,幾乎每個人都是不同的。

「你呢,你有感情嗎?」

「當然有,我可是不一樣的。」他指了指自己的身體,笑得十分得意,「我身上可沒有『虛洞』這種東西啊,我是完美的進化者。」

彌生皺起眉:「什麼是『虛洞』?」

「嘖,無知的傢伙,」白崎不耐煩的翹著手,「『虛洞』是虛的標誌,隨機在身體出現的空洞,沒有感情的證明。」

沒有感情的怪物「虛」,彌生身上那股力量被回收之後,就會變成這樣的東西嗎?

似乎嫌自己打擊得不夠多,白崎停了下來,身體微側看著神色晦暗的彌生,伸出了手,蒼白纖長的指尖虛虛的觸碰到彌生的右邊鎖骨位置。

「你的『虛洞』,就在這裡哦。」

他認真的說著,冷金色的眼眸十分平靜,沒有絲毫愧疚的情緒。

彌生覺得白崎的感情也不像正常的人類,她覺得這個笨蛋大概是沒有情商這種東西。

所以現在……她就不要因為他的話哭了。

「以後就不會喜歡吃甜品,不會為小事而煩惱,不會有想做的事情了,」彌生這麼笑著說道,眼眶和鼻尖泛著點點紅色,「那我……豈不是和死了一樣?」

這樣的活著,和死了有什麼區別?

至少她根本找不到不同的地方啊。

>>>

雖然被白崎揭露的事實弄得心情糟糕透了,甚至忘記了問他關於自家那顆傳家寶「定魂珠」的作用,但是彌生還是沒有直接回去醫院,而是找了個比較放鬆的地方來玩。

所謂放鬆的地方……大概是彌生這樣乖巧的女孩子基本不會來的遊戲中心吧。

遊戲中心裡的青少年很多,女孩子比較少見,但是裡面的人一般都是沉浸在遊戲世界中,根本不會在意到底有誰進來。

一開始白崎還是挺排斥這個地方的,用他的話來說就是「幼稚」,可惜的是無論這些遊戲幼不幼稚,白崎一樣不能碰到它們,因此更加的氣憤了。

彌生沒來過這樣的地方,她兌換了一堆遊戲幣,逐個逐個的玩了起來。

首先是射擊遊戲。這款遊戲對沒玩過的人來說確實有點難度,不過彌生的學習技能可以說得上是滿點的。她先是觀察了一些熟手玩時的動作,再開始自己來。

「什麼啊,你的準頭也太差了吧。」槍對於男生來說,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即使是一開始表現得十分不屑的白崎,他看著彌生慢半拍的動作,恨不得撲過去自己來,「這麼簡單都不會,果然是笨蛋。」

彌生沒開口反駁,只是斜眼瞄著白崎以示鄙視,繼續端起槍慢悠悠的射擊。

身邊的白崎急得都快跳起來了。

看到對方耍猴似的上躥下跳,彌生竟然感到一絲久違的愉悅,嘴角也勾起一抹淺淺的笑容。

原本彌生周圍圍觀的人還是挺多的,但是一部分人看到彌生可怕的技術之後「噓」了幾聲離開了,剩下的都是看美女的。彌生也不在意,繼續塞了好幾個硬幣。

她慢慢的抓到了訣竅。

這種遊戲比起現實學習射擊當然要簡單許多,彌生花這麼多時間也只是在調整自己的狀態而已,對她來說,這世界上難學的東西根本就不多,許多東西只要看多幾眼就會了。

不然她也沒那麼容易一直在優秀的學校保持年級第一的位置啊。

認真玩遊戲的彌生注意力太過集中了,反而忘記了這裡是魚龍混雜的遊戲中心。她被人近身了也沒反應過來,直到白崎猛地將腦袋靠近嚇了她一跳,她才從遊戲中回過神來。

「什、什麼啊……」她小聲的說道,嚇得眼睛都瞪圓了,「突然間靠過來幹什麼?」

白崎眉頭緊蹙,眼中帶著莫名其妙的怒氣。

「笨蛋,你的錢包被偷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