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木下彌生臉「唰」一聲從脖頸紅到腦門,她身前的枕頭剛好派上了用場,被她扯著遮住了半張臉。

這人果然是流氓!什麼話都說得出來,都不會害羞的嗎?

白崎看著彌生的動作,手放了下來,眼珠子一轉,頗為高興的彎下腰。

「騙你的。」

臉靠得相當近,近得彌生幾乎觸碰到他的鼻尖。這位臉紅的少女立即被嚇到了,舉起枕頭砸了下去。然後枕頭十分快樂的穿過了白崎的身體,掉在地板上。

「……」咦?

她有些獃滯,一張精緻的小臉露出茫然的表情,嘴唇微張,看起來十分的蠢。

「笨~蛋~」拉長聲音這麼說著的白崎心情更加愉快了,他扯出惡劣的笑容,直起身,「我現在可是靈魂狀態啊。」

彌生覺得白崎這個混蛋實在是太欠扁了,再次有了把他的臉打腫的衝動,可惜的是現在的她根本辦不到。

大概是昨晚的衝擊讓彌生腦子短路了一段時間,等到她洗漱完之後,她才想起白崎並沒有正面給出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答案。而且據她所知,白崎……根本不應該有靈魂吧?彌生和白崎相遇的地方只是「一護」的內心世界,她想了很久才得出白崎只是別人內心世界里幻想出來的這一理論。

結果……不太對啊。

用毛巾擦著臉的彌生感覺白崎有點奇怪,這神經病怎麼一直跟著她呢?說起來他在那一成不變的世界中呆了這麼久,按照他那種愛鬧的性格應該早就出去找樂子了。

難道……

木下彌生放下毛巾,一步步的走向了女廁所。白崎一無所知,依然跟著走,直到彌生在廁所門口停了下來。

「……不要告訴我,你也要去女廁所?」她陰測測的說道,語氣中帶著毫不掩飾的憤怒。

白崎嘴角一抽,也沒有秘密被發現的窘迫,反而十分大爺款的翹著手,「當然不是,」他揚著下巴,居高臨下的藐視著彌生,「我只是跟著你而已。」

理由如此理直氣壯,一點臉面都不顧,臉皮厚得簡直可以拿去築城牆了。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面無表情的瞪著一雙死魚眼,頗為無語。

「自動的?」

「……嗯。」

她無奈的用手扶額,痛苦的呼出一口氣。

「不行了……我得慢慢消化一下。」

彌生覺得自己的胃都在抽抽的痛著,白崎跟著她並不是自願的,也不知道這個笨蛋出來的限制是什麼,總之他是必須跟著彌生,所以連上廁所也——

突然覺得心好累,比知道自己已經死了這樣的事情還要累。

低迷了一陣后,彌生抬頭,看到無聊得仰頭看天花板的白崎,默默的後退了一步。

站立著的少年腳步不動,身體卻像被無形的東西拉扯著似的前進著。

「距離1米么……」她這麼想著,眉頭皺了起來。

這個距離未免太近了吧?

>>>

貧血並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好的,即使彌生覺得自己好得差不多了,優子也沒讓她辦理出院手續。

一大早就來到醫院的優子帶著夏目和貓咪老師過來送早餐,優子看不見妖怪和幽靈,所以並不知道她至愛的姐姐背後多了一個幽靈,面色如常的為彌生忙前忙后。

不知道昨晚貓咪老師到底和她說了什麼,讓她現在如此的平靜,平靜到讓彌生以為昨晚的談話是場夢。

夏目和貓咪老師倒是能看到白崎,夏目是習慣了沉默,而且他接到了彌生的示意,並沒有說出來。貓咪老師則是懶得管這些人的事情,它雖然警惕著散發著可怕虛之力的白崎,但是在發現對方什麼都做不了之後便懶洋洋的趴在夏目的肩上。

見彌生平靜下來,夏目和貓咪老師很快就離開,搭車回去鄉鎮。

白崎並不安分,關鍵是這傢伙不能離彌生半徑1米以上,行動什麼的都被限制了,所以他在彌生和優子談話的時候一直在吵著,話嘮屬性全開。

「姐姐乖乖的再住一天院,明天就能回家了。」優子這麼說著,硬要彌生躺好,還幫她蓋被子。

白髮少年則是腦袋橫在彌生面前,不滿的抿著唇,「喂,呆在這裡好無聊啊。」

……這下真不知道該不該看這個笨蛋了。

一個人的雙眼有沒有在看你,是很容易分辨出來的,至少面對著彌生的優子發現了自家姐姐在走神,碧綠色的眼眸焦距根本就不在她身上,頓時不滿起來。

「姐姐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啦?」

短髮少女眼睛瞪圓,帶著嬰兒肥的臉皺了起來,乍看像一隻圓滾滾的包子,十分可愛。

彌生假裝自己看不到臉幾乎要和自己的觸碰到一起的白崎,作勢垂下了眼眸,沒有搭話。

嗯……剛才優子在說什麼?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白崎的眼白部分是黑色的,冷金色的眼眸和黑色搭配十分的顯眼,他的手抬起,虛虛的捏住彌生的臉,「哪裡都好,出去外面看一下啊。」

在彌生看來,其實外面的世界和白崎所呆的內心世界根本差不多,沒什麼好看的,頂多現實人比較多而已。這裡沒有白崎想要的刺激的戰鬥,平和、安靜。

「優子……對昨天的事沒有疑問嗎?」彌生無視了白崎的話,在腦海中翻找了一下,想起了昨天晚上貓咪老師說起的事實,略帶猶豫的開口。

優子鼓起的臉頰迅速的平了下去,良久才笑了起來。

「只要姐姐身上的力量不被奪走就行了,」她這麼說著,「不管是誰……都不能搶走它。」

沒想到之前那麼瘋狂想要和彌生站在同一個高度解決問題的優子會說出這樣的話,彌生既安慰又擔憂,總是怕優子會去找丘比做傻事。

「貓咪老師說了,姐姐體內的力量屬於某個人類,不是妖怪或者什麼的,」她平靜的說著,「所以,丘比對我來說是沒用的。」

她替彌生攏了攏被角,聲音有些輕。

「所以,我打算鍛煉一下肉體。」她頗為認真的說道,讓彌生鬆了口氣,一顆忐忑不安的心終於回到了原位。

只要不找丘比就行了,鍛煉身體什麼的,能保護自己也是好的,彌生並不會反對。

談話讓雙方十分滿意,優子一直惦記著鍛煉身體這回事,所以很早就走了,說等晚上再過來,中午的飯由秀吉送。

優子走了之後,彌生終於理會一直在碎碎念的白崎,坐了起來。

「你該不會今後都一直跟著我吧?」她狐疑的問道,掀開被子。在夏日還蓋被子簡直沒人性,要被熱哭了好么?

「哪有這麼好的事,」白崎攤手,「很快我就得回去了,所以說,出去外面看一看吧?」

>>>

從醫院裡跑出去,彌生的確是第一次幹這種事。幸好優子帶來的東西中有彌生的便服,不然她就得穿著醫院的病號服跑到外面去了。

換衣服的時候發生了一系列不可說的事情,總之就是彌生再次在心裡發誓能碰到白崎的時候一定左右開弓啪啪啪啪打腫他的臉絕對不留情!!!

1米的限制太氣人了!能不能把他的眼珠子蒙上啊!

跳窗是不行的,彌生還有這個勇氣挑戰一下自己,從三樓蹦下去。要是這麼做的話,估計她的小命就不保了。

好吧……雖然她早就死了。

一路平靜的離開了醫院,外面的世界有些炎熱,可惜白崎根本感受不到,陽光射過來時,穿透了白崎的身體,灑在彌生身上。

這場景怎麼感覺那麼虐呢……彌生默默的想到了以後的自己,心情又跌落低谷了。

為了不在外面被人當做自言自語的神經病,彌生戴上耳機,假裝自己在講電話,眼神沒望向白崎,而是看著前方,小聲問道。

「白崎先生有想去的地方嗎?」

白髮少年皮膚蒼白,膚色就像白色的顏料潑上去的一樣,他抬起手,光線穿透他的掌心。

「我哪裡都不想去了,」他這麼說道,若有所思的搓了搓指肚,「什麼都碰不到,去哪裡都一樣。」

彌生簡直要被他氣笑了:「哪裡都一樣你還把我喊出來,神經病嗎?」

她這樣頂著頭暈眼花的後果跑出去到底是幹什麼啊?玩她很好玩啊!

「不一樣。」他的聲音有點悶悶的,彌生轉過身,看到一向囂張的少年露出落寞的表情,不由的怔住了。

比彌生高了差不多一個腦袋的少年冷金色的眼眸靜靜的看著她。

「我想要真正觸碰到這個世界,」他這麼說著,抬起指尖,凝起一撮紅色的圓形,在彌生來不及阻止的情況下朝著地面射出,「你看。」

和白崎戰鬥過的少女當然知道這混蛋的招式有多大的破壞力,但是這一次不一樣,紅色的射線穿透了地面,一點爆炸灰塵都沒引起。

「這樣的地方,比起一護的內心世界還無趣啊。」

雖然能理解白崎少年的感受,但是……

「……這種事情你可以在醫院說的吧?」

「醫院太白了,我不喜歡。」他十分認真的說道。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

4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