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招財貓的話像是投入平靜湖水中的石子,將在場三個人的思維攪得亂成一團。無論是彌生,優子還是夏目,三人都震驚的獃滯著。

「怎麼,很奇怪嗎?」外形可笑的貓咪此刻的形象讓人根本笑不出來,「那種能力能改變你們這些人類的記憶,但是卻改變不了我的啊。」

它驕傲的揚起腦袋,十分自得的笑道:「我可是大妖怪啊!」

「你在胡說什麼啊!我姐姐不是好好的在這裡嗎?」優子有些生氣的說道,她伸出手,想抓住招財貓,卻被它瞬間逃掉。

小肥貓躲在彌生身邊,不滿的冷哼著,「我可沒說錯啊。」

「貓咪老師!」淺栗色短髮的少年從震驚中恢復過來,眉頭狠狠的皺起,修長的手一伸,不顧小肥貓的反抗將它撈進懷中按住,「不要亂說啊!」

彌生抿緊嘴唇,外露的指尖正顫抖著。優子擔憂的握住彌生的指尖,似乎這麼做會給她們帶來力量一樣。

「什麼意思……我已經死了?」她喉嚨乾澀,吐出的話語帶著顫音。15歲的少女想到了自己不大能連接上的記憶,還有斷層的片段,心臟不安的跳動著。

她在此刻腦子一片空白,但是卻無法反駁對方的話語。

她……已經死了?

「放開我!」肥貓貓咪老師在夏目的懷中不住的掙扎著,小短腿搭在夏目的手上,「我沒有亂說!」

尷尬得少年摟著貓咪不停的對彌生和優子道歉,但是兩人都無法忘記貓咪老師之前說的話語,臉色如出一轍的難看。

夏目貴志打算抱著他的貓離開,被彌生阻止了,她覺得她應該有勇氣,接受貓咪老師說出的事實。

一個多月來的事讓她累了,兩種不同的力量存在她的體內,雖然現在還能保持平痕,但是以後的事情誰能保證?

讓時間停止的力量,修復傷口以及物品的能力,以及……那些被修改的記憶。

她全部都想知道。

「請把你……您所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訴我吧!」臉色蒼白的少女誠懇的說道,彎下她的頭顱,流水般的長發從肩上滑落,「拜託您了!」

「這樣才對嘛,」貓咪老師終於滿意的笑了,它從夏目的懷裡跳了下來,重新躍上了病床,十分得瑟的轉頭看著夏目,「夏目,好好看看,拜託人就應該像這個小姑娘一樣,學學人家。」

而後,它轉過頭,「說完之後要請我吃紅豆餅啊。」

貓咪老師幾句話就暴露了它傲嬌和嘴饞的屬性,談話間沖淡了病房內嚴肅的氣氛。彌生露出虛弱的笑容,點頭答應。

「你體內的力量分為兩種,」它慢悠悠的說道,小短腿靠在一塊,窩著躺下,「一種是『虛之力』,一種是來自異世界的力量。」

這些彌生都知道,她默默的點了點頭,認真聽著。

「『虛之力』的情況你可以問把你變成這樣的傢伙,嗯,說起來還真過份了點呢,」它意味深長的說道,在彌生張嘴想要發問的時候繼續說道,「至於那份『來自異世界的力量』,具體情況你可以去問『次元魔女壹原侑子』,她知道的比我多。」

「……」說了和沒說一樣,彌生無語的盯著貓咪老師,半天開了不口。

打破彌生和貓咪老師詭異對視的是優子,她不耐煩的伸手戳了戳貓咪老師的腦袋,在惹怒它之前問道,「你說的我姐姐已經死了,又是怎麼一回事?」

短髮少女拉出彌生的手腕,確實摸到了彌生帶了點涼意的體溫,但是比冰涼的屍體要暖得多了。

「我的姐姐,她是活的,」她像是確認事實一樣,把詞語重複了兩遍,「活的。」

貓咪老師彎著的眼眸透露出詭異的感覺,它揚了揚下巴,嗤笑著。

「你們的記憶被篡改了,所以不知道,」它短小的尾巴抖動了兩下,「夏目接到電話的時候,得到的消息……」

「不是『昏迷』,而是『死亡』啊,」圓滾滾的貓咪用著憐憫一般的語氣回答,「而且,這可是你說的啊,小姑娘。」它那雙幽黑的眼眸定定的看著優子,帶笑的眼睛像是在譏諷。

優子睜大了眼睛,握著彌生的手更加用力了。

「被修改的記憶掩蓋了你已經死去的事實,這恐怕不是第一次吧。我猜……你很早就死了,在你接受『虛之力』之前,就已經死了。」

「活著的人類的靈魂,不可能在接納了『虛之力』之後而不被吞噬啊。」

>>>

木下彌生,已經死了。

她現在還活著是因為她體內那股來自異世界的力量,一旦這種力量被撤走了,她的身體就會僵硬,體溫下降,眼睛永遠的閉上,思維再也不會運轉。

正常人類都無法接受自己已死的結局,在場的人類,在此刻沒有一個能笑出來的。

彌生以為自己經歷過這麼多的事情,應該會很堅強了,不管遇到什麼樣的事都會笑著面對,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沉默得快哭出來。

天色已晚,回夏目家的班車早就沒了,彌生讓優子把夏目帶回家裡好好照顧。臨走之時,優子的表情有點奇怪,她總覺得貓咪老師說的話是假的,所以對那隻肥貓沒什麼好的臉色。

處在擔憂和生氣狀態的優子到底會對貓咪老師做什麼事,彌生想不到,也不想知道。她的病房內空蕩蕩的,優子怕她著涼,連窗都關得緊實。

她那被篡改的記憶依然沒有著落,根本就想不起自己到底是怎麼死的。彌生感覺到記憶的虛幻性,卻依然撥不開擋住她真實記憶的薄霧。

睡不著。

醫院的夜帶著冰冷的感覺,消毒水的味道並不好聞,但是彌生還是拉起被子,將腦袋都蓋住了。

她想了很多。她想到了白崎當時心虛的表情,她想到了丘比莫名其妙的視線,她想到了貓咪老師詭異的笑容……

扭曲的畫面幾乎要將她壓碎,那種莫名的壓力讓她喘不過氣來。紅棕色長發的少女咬著唇,睜大的碧綠色眼眸淚水盈眶,卻始終沒流下來。

在此刻顯得十分脆弱的少女單手撫上心臟的位置,感受著它跳動的頻率,忍不住抓緊了衣服。

……至少當下,她還活著。

>>>

彌生所在的病房光線很好,一大早,溫暖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在地上,房內冰涼的空氣曬得溫熱。

她不知道自己昨晚糾結了多久才睡著,睜開眼的時候,眼前的景象有些模糊。而且很可能是因為憋了一晚上眼淚的原因,彌生感覺自己的眼眶酸得要命,眨一下眼睛都有著酸澀的痛感。

「醒了啊,早上好。」熟悉的金屬質感般的嗓音響起時,彌生還沒反應過來,她獃獃的轉過頭,眼內一片茫然。

「早上好……」她反射性的回答道。

托著下巴歪著腦袋站在彌生病床邊的白髮少年露出笑容,勾起的唇莫名的誘人,他的臉饒有興趣的靠近,冷金色的眼眸滿是興味。

「怎麼,見到我嚇呆了嗎?」

木下彌生腦海中的混亂立即被拋到了腦後,她反應過來后,震驚的睜大眼睛,嘴唇抖動,話語在喉間轉了幾個圈,始終沒發出來。

白崎滿意的笑了。

彌生覺得自己受到了驚嚇,她很快梳理好思緒坐了起來,開口說話的時候差點把石頭咬下來了,話語磕磕絆絆,帶著難以置信。

「你、你怎麼會、會在這裡?!」

她轉頭看了眼周圍,確實的發現自己現在不是處在夢境當中,而是在她那個病房內。

「多虧了你的那顆傳家寶啊,」白髮少年如此說道,靛色的舌伸出,舔了舔同色的嘴唇,「沒想到作用這麼驚喜啊。」

舔唇的動作著實有些色|情,饒是彌生這個被對方強吻過好幾次的妹子都忍不住紅了臉,腦海中的混亂直接打散了。

雖然感覺有點不太對勁……但是看到白崎,彌生就覺得自己心情很好。

「這、這樣啊……」夢裡見到白崎是一回事,現實看到白崎又是一回事,彌生感覺自己平時對著他的平淡根本派不上用場,這回連說話都開始結巴了,看起來超沒用的。

她忍不住捏了捏藏在被子下的手心。

「嗯——」白崎少年四處打量著周圍的環境,意味深長的拉長了聲音,才挑起眉,「你家還挺有特色的嘛。」

「……」彌生忐忑的心立馬平靜下來,她木著臉,面無表情的盯著床邊的某人,「你的智商長在腦幹上了嗎?這明明是醫院。」

白髮少年冷哼了聲,反口譏諷回去,「總比你這個進了醫院的廢物聰明。」

……他說得好有道理,彌生竟一時無言以對。

「你別岔開話題啊,」她最終還是想起了最想要問的東西,惱羞成怒的拿起枕頭,放在身前,「你來這裡幹什麼啊?」

白髮金眸的少年將手背在腦後,寬大的袖子順著他的動作滑了下去,露出蒼白卻肌理分明的手臂。

「因為你在這裡啊。」他這麼說著,眉眼彎了起來,意外的柔和,像個普通人類一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二章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