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優子抱著彌生的腰撒嬌了好一會在放開,她的眼睛紅紅的,看起來是哭了很久,碧綠色的眼眸中充滿了血絲,嘴巴嘟起,撅得都能掛油瓶了。

被她用譴責的眼神看著的彌生苦笑著呼吸著,眼前的事物還是看不太清晰,整個世界都在輕輕晃動著,讓她難受得閉上了眼睛。

「姐姐很難受嗎?」閉上眼睛之後,外界的聲音便十分的明顯了。彌生感覺到優子帶了絲絲涼意的手指撫上了她的太陽穴,輕輕的揉著,「醫生說休息幾天就好了。」

彌生抿抿唇,發出細小的「嗯」聲。

「我去給姐姐泡杯葡萄糖水,」衣物窸窣聲響起,彌生猛地睜開眼睛,拉住了優子的衣角,「姐姐?」

「……你不會再去找丘比了吧?」她這麼問著,碧綠色的眼眸艱難的將焦距對準了她家可愛的妹妹,輕輕的發問。

短髮少女嘆了口氣,雙手覆蓋著彌生的手背,無奈的回答。

「不會啦,姐姐,我絕對會聽姐姐的話的。」

彌生和優子對視了良久,從她眼中看出認真的色彩,才慢吞吞的放下了手。

「天黑了啊……」

「對啊,姐姐都昏迷了好幾個小時了,」優子隨口回答,突然想到了什麼事的,在打開房門的時候轉過身,「啊,對了……當時姐姐暈倒的時候我太焦急了,所以我打電話給姐姐通訊錄里的夏目君,他好像快到了。」

「……哈?」聽到這話之時,彌生震驚的睜大了眼睛,她覺得優子好奇怪,為什麼她突然昏迷優子就打電話找夏目?而夏目還來到並盛町……?等等啊!夏目從他家那邊過來要好幾個小時好嗎?!

「等、等等啊優子!」

看著優子毫不猶豫關門離開,猛然坐起來伸出手一副震驚樣的彌生呻|吟了聲,無奈的撫上額頭。

「這算什麼啊……」她這麼嘟囔著,臉有些發紅。

在優子離開了大概幾分鐘之後,彌生病房裡的門被敲響了,門外的人用著爽朗的聲音,溫柔的問道:「我可以進來嗎?」

聲音有點熟,不過彌生一時間想不起到底是誰,她愣了一陣才開口。

「啊……抱歉,你進來吧。」

房門「吱呀」一聲被打開來了,每天早上都能見到的山本武少年推開門進來了,見到病床里活生生的彌生,鬆了一口氣。

「太好了,你終於醒了,」他這麼說著,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後腦勺,「在路上看到木下抱著昏迷的你哭泣的時候,我心跳都要停下來了。」

他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膛,露出燦爛的笑容。

「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彌生順著他的動作,看向他染紅的上衣,眨了眨眼睛,「阿武的衣服……怎麼了?」

山本武低下頭,中間被血浸濕的部分凝固在一起,看起來十分的顯眼。他呆愣了會,隨後摸了摸,臉上的表情有點奇怪。

「啊,剛才在外面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了別人,他手中的番茄汁澆在我衣服上了。」

記憶力明明是這麼說的……但是……

黑髮刺蝟頭少年的臉慢慢的皺了起來,腦中充滿了疑惑。

衣服上的污漬,分明散發著血液的味道。

「這樣啊,」鼻子同樣靈敏的彌生當然能聞到那裡散發出來的細微鐵腥味,她垂眸想了一會,卷長的睫毛輕輕的顫了顫,「謝謝,阿武。」

「我也沒做什麼啊,」他偏過頭,眼神接觸到彌生身上的白布和破爛的衣物時,有些愕然,「說起來……彌生今天去了哪裡嗎?衣服都壞掉了。」

木下彌生反射性的摸上了後背,入手的是光滑的皮膚,而不是她的襯衫。

奇怪……她和丘比以及黃髮女孩打鬥的時候根本就沒把衣服弄破啊。

這麼想著的彌生露出恬靜的笑容,毫不猶豫的撒謊。

「誒……因為今天和優子玩得比較瘋呢。」

她在半路昏迷的這件事,真的讓人感覺到十分奇怪啊。

>>>

送走了山本武之後,木下秀吉就帶著香噴噴的紅豆粥來到了並盛醫院。他今天似乎和人有約,所以接到電話的時間比較遲,因此過了挺長一段時間才煲了紅豆粥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彌生見到他的時候,這個長得和優子一模一樣的少年臉頰通紅,腦袋上也多出一個明顯的大包。

一看就知道被優子教訓了一頓誒。

「對不起,彌生姐姐,」秀吉帶著滿滿的歉意,碧綠色的眼眸泫泫欲泣,似乎要滴出水來,「老朽現在才過來……」

「也不是什麼大事啦,沒問題的。」彌生靠在枕頭上,手腳冰涼,拉緊了身上蓋著的被子。山本武看起來並不像細心的人,但是他卻讓護士換了一床溫暖的被子讓她好好蓋著,意外的溫柔呢。

秀吉煲好的紅豆粥很軟,吃了來軟糯香甜,入口即,彌生吃下去的時候感覺寒冷的心肺都暖呼呼的。

她大概是貧血過多了,總感覺手腳怎麼捂都捂不熱呢。優子摸到彌生冰涼的手腳之後,毫不猶豫的跑出去買暖水袋了。

算著時間,也差不多到了。

吃完紅豆粥之後,優子就回來了,她這回帶來的不止是彌生心念念的暖水袋,還有和彌生保持了一段時間電話聯繫的夏目貴志。

淺栗色短髮的少年頭髮有些凌亂,他穿著一身白色的襯衫,懷裡抱著一隻可愛的肥貓。

嗯……那隻貓長得好像招財貓呢。

「木下,」他看到彌生的時候,淺棕色的眼眸微微發亮,細薄的唇有些干,看起來就像一路趕過來似的,「你沒事吧……不,好、好久不見。」

他語無倫次的說著,白皙的臉頰升起兩道紅雲。他懷中的肥貓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著,輕輕的撓了撓他的手腕。

「確實是好久不見,」彌生尷尬的抿抿唇,「家妹給你添麻煩了。」

可不是嘛,只是貧血暈倒而已,就把人家從大老遠的郊外喊到這邊來了,這麼一說彌生都覺得臉火辣辣的疼呢。

優子早就知道了彌生和夏目貴志兩人是能看到妖怪的人了,所以她十分有顏色的將秀吉趕回家去,秀吉臨走之前還抱怨了幾句,在優子的威脅下才將保溫盒帶走了。

「我是害怕姐姐不醒來嘛……」優子坐在床邊,將椅子讓給了夏目,她握著彌生的手,調戲的吐吐舌頭,「不要忘了,姐姐的秘密我可是知道的。」

夏目猛地抬頭,臉上帶著顯而易見的震驚,他眼睛睜得極大,片刻后才恢復了正常,轉頭望向了彌生,皺起了眉。

彌生苦笑的點點頭。

「什麼嘛,既然都知道了,那我就不用裝了。」有些萌萌的大叔音響起的時候,彌生和優子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倆一同轉頭,眼睛灼灼的盯著夏目懷中的肥貓。

「貓……貓會說話!」x2

「真是失禮啊,我可不是貓啊,」肥貓抖了抖自己的毛,一張彎起的眉眼完全看不出生氣的模樣,反而十分可笑,「我是大妖怪,大妖怪!」

雖然它極力裝出威嚴的模樣,但是配上那張臉……

「噗!」x3

「有什麼好笑的!」

狀似招財貓的「大妖怪」憤怒的說著,跳到床上伸出爪子想撓優子,被眼疾手快的夏目一把抱住了。

「貓咪老師,別鬧啦!」他壓著肥貓的爪子,無奈的順毛。

>>>

哄貓是個技術活,哄一隻會說話的妖怪更需要語言藝術,所幸的是夏目已經很習慣哄貓了,很快就將暴躁的貓咪哄得平靜下來。

「哼,等回去之後我要吃烤魷魚!」貓咪妖怪的脾氣以這一句話為結束,它轉頭看向了彌生,眼眸彎彎,看起來十分可愛。

「怎麼了?」被它灼灼目光盯著,彌生迷茫的摸了摸臉頰,「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你……」它慢吞吞的說道,眼神犀利,「身上的味道好香。」

「……」

「……」

「……」

三人靜默了一陣,首先反應過來的是優子,她漲紅著臉,單手指著招財貓,氣憤的開口大罵:「流氓!」

「小姑娘不要用手指著別人啊,一點禮貌都沒有,」它嘀咕著,不屑的撇撇嘴,「你未免想太多了吧,你看夏目和你姐姐都沒反應,真是的。」

……沒反應是被你嚇到了好么?

「你自己應該知道的吧,自己身上的力量。」

彌生微怔,搖了搖頭。

「除去身上……的靈力,我並不知道另外一種力量是什麼,」她嘴唇動了動,「有人告訴我,這種力量對妖怪來說吸引力很大。」

「的確是這樣,」招財貓在三個人類的注視下跳到了病床上,「畢竟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力量啊。」

「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它站定,聲音中帶著嚴肅和認真,「這是另一個世界的某個人的力量。」

彌生覺得自己的喉嚨開始乾澀起來,說話都有些困難,心下的不安無法驅散。

「……如果我失去了這種力量,會怎麼樣?」

招財貓哼笑著,短小的尾巴抖了兩下。

「當然就會死啊,」它這麼說著,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揭露著怎樣殘酷的事實,「因為,你早就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3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