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在彌生虛化,失去意識的那段時間,她現實中的身體已經被救護車送到了並盛醫院。隨行的醫生也沒有辦法讓那冰涼的屍體恢復意識,只是神色哀戚的讓優子節哀而已。

木下優子和醫生們見到的無數去世病人的家人一樣,一時半會接受不了這麼殘酷的事實,像瘋了一般大聲反駁著。

「我姐姐還活著!她還活著啊!」她焦急的說道,一手摸上彌生冰涼發青的手腕,輕輕的握著,「姐姐她還活著……」

只要天亮了,她的姐姐就會像以前那樣站在廚房裡,溫柔的對她笑著,和她說「早上好」,然後她就可以走過去抱著姐姐的腰撒嬌,過著正常又幸福的一天。

「她還活著……」

無論是多少句這樣的話,都不能讓優子像往常一樣恢復平靜,她的心臟激烈的跳動著,纖細的指尖在彌生的手腕上握出一道又一道紅痕。

病床上的彌生身上蓋著一層薄薄的白布,蒼紫色的唇散發著涼氣,白皙的臉頰似乎要凹陷進去一樣,也沒有任何鼻息。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正常睡著的人類。

木下優子轉過頭,看著四周空蕩蕩的病房,眼眶泛紅。

「姐姐……彌生姐姐……你回來好不好?」那時候丘比和優子說過,彌生能看得到不可思議的東西。妖怪、靈魂之類的東西,而彌生半夜冰涼毫無鼻息的身體很有可能是因為靈魂不在,所以看起來像死了一樣。

正是知道了彌生靈魂和肉體分離了,丘比才沒有辦法再去找彌生,讓她成為魔法少女了。

所以,它盯上了資質也不錯的優子。

「沒用的,優子,你看不到靈體。」丘比冷漠的聲音在腦海中浮現,優子木著臉,獃滯的瞳眸望著依舊滿身傷痕的丘比,眼裡波瀾漸起。

「你……能看到吧?」優子乾澀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她用著自己都沒察覺到的期待眼光,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樣,眼中流露出十足的渴望,「你一定能看到彌生姐姐吧?!」

「十分遺憾,我並沒有看到妖怪的能力,」丘比一瘸一拐的走著,費力的跳上了病床,站在彌生的腦袋邊,「但是你可以許願得到這樣的能力,那樣你就能看到你的姐姐了。」

紅棕色短髮的少女碧綠色的眼眸微微顫動著,下一秒,她垂下眼帘,嘴角扯了扯,十分艱難的拒絕。

「……不,我要聽姐姐的話。」

是了……要聽姐姐的話才行,不然她會生氣的。她不會再傻傻的許願,讓姐姐為她操心。如果丘比不行,總有方法是可以的。

例如……姐姐經常打電話和他商量這些事情的那個陌生人。

>>>

「等等……我覺得腦袋有點暈,」紅棕色長發的少女頭疼的揉了揉腦袋,她的記憶就像斷層一般,根本想不起來她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的,迷茫十分,「再說一遍……『虛化』是什麼,我為什麼會『虛化』。」

白崎翹手,無奈的開口,「『虛化』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一般用在『死神』身上。雖然你不是『死神』,但是你現在算是有靈力的人類,所以才說『虛化』,」他和彌生靠得很近,一伸手就能摸到她得腦袋,「嘛……其中的歪歪曲曲我不想解釋,最主要的一點是因為你身上的靈力出自我,而我——」

他撇撇嘴。

「我可是虛啊。」

這麼解釋彌生還是不太能懂,她對於「虛」啊,「死神」啊這樣的概念都不是很清楚。很明顯,白崎自己也不是能教授別人的好老師,只是一股腦將自己不明不白的解釋塞進彌生的腦中,讓她強行記住而已。

……問這個笨蛋還不如問夏目呢。

彌生在心裡腹誹著,碧綠色的眼眸輕輕的轉動起來。虛化過後,面具被打碎的她根本提不起做其他事情的力氣,光是站著都難以維持,每一次開口說話都覺得喉嚨在發疼。

恐怕……她現在的狀態不止是虛化后的脫力那麼簡單吧?

似乎知道彌生在想什麼,白崎挑眉,揚起手覆在彌生的腦袋上,狠下手揉亂了她的頭髮。

「笨蛋,」他這麼惡劣的說道,雖然動作和語氣一點也不溫柔,但是他的臉色卻柔和下來,「反正我的力量又不會害你。」

木下彌生扁著嘴,艱難的甩甩腦袋,試圖將白崎的手甩落,殊不知現在的自己看起來就像一隻不滿的小狗。

「你才是笨蛋!」她抱怨似的說著,眼眸中卻帶著難以察覺的笑意,「放手啦!」

打鬧一陣之後,彌生覺得自己恢復了些許力氣,她身上的傷口早已癒合,只留下一層薄薄的血痕。一身襯衫短褲破破爛爛,堪堪掛在身上。木下彌生並沒有在意自己的穿著,反正對面的笨蛋和她差不多。

「啊,你還沒有告訴我,『虛化』會發生怎麼樣的後果呢!」她腦袋終於運轉過來了,什麼『虛化』『死神』都不是重點,結局才是她最想知道的。

差點就被這個混蛋繞過去了。

白崎哽住了,柔和的臉有瞬間的獃滯,不過他依然擺出那副挑眉邪笑的表情當掩飾,理直氣壯的回答:「不是很簡單么,變成虛啊。」

就是這麼簡單,就是這麼的任性,讓彌生的臉立即面癱起來。

「墮落的人類靈魂『虛』?吃人類靈魂的『虛』?」她每一個問題都讓白崎心更虛了,表面上卻從容得看不出來。

「就是這樣。」他頗為認真的點頭,不敢看彌生的眼睛。

本來就是他的計劃將這個女人拖下水的,以前動手的時候都不會猶豫的白崎大爺在此刻卻心虛得流著冷汗。

「……」雖然彌生得狀況已既成事實,但她還是無語極了,「這叫做不會傷害我?」

白髮少年眉頭皺了起來,鬆開后,一臉豁出去的表情,揉著彌生頭髮的手往下移動,狠狠的捏住了她的臉。

「如果不是我的話,你早就被妖怪吃掉了,」他不滿的彎下腰,將近20cm的身高差給彌生帶來奇異的壓迫感,「你應該感謝我,笨蛋。」

讓彌生成為「虛」是他沒錯,不過就彌生的人生安全來說,白崎的行為讓彌生免於消失在某個怪物的口中成為補品,總的來說,他的出發點雖然不好,但結果卻是對的。

這也是保護的一種吧。

「……謝謝,」臉色有些發紅的少女嘟囔著小聲說道,抬頭撥開白崎的手指,揉了揉發疼的臉頰,「先送我回去吧。」

「現在這樣的狀態回去?」白崎詫異的挑眉,「你體內的虛之力用光了,可沒那麼快恢復。現在回去的話你體內那種力量會招來你對付不了的東西的。」

「突然來到這裡我很不放心啊,」她撇了撇嘴,「你不是說過嗎?我只有在失去意識或者遇到危險的時候才會來到這裡,不管哪一種情況都很不好,我可是在回家的路上啊!」

白崎「哈」了一聲,語調婉轉奇異,「想要平安回去的話,求我啊。」

「……」彌生沉默的看著對方那痞子般的笑容,好一陣才開口,語氣異常的認真:「求你。」

白髮少年第二次被哽住了,嘴角的笑也僵起來了。

說好的倔強固執的妹子呢!尊嚴在哪裡?!

>>>

木下彌生睜開眼時,看到的是一片白的天花板,鼻尖充斥著消毒水的味道,身體不知道為何僵硬得難以動彈。

「……啊……」喉嚨似乎哽著什麼,連發聲都難以做到。迷茫的少女眨了眨眼睛,嘴裡的血腥味讓她意識到卡住她喉嚨的到底是什麼東西,連忙咳嗽起來,「咳……咳咳……」

呼吸變成了一件極為困難的事,連眼前的東西都看不太清楚,時白時黑,腦子昏昏沉沉。

她轉動著似乎被堵塞上的思維,許久才想起自己從白崎那回來了。

臨走之前,還求了他,然後……

…………

……

呵呵,下次見面不打腫那蠢貨的臉她就不叫木下彌生!

這種充滿怨氣的想法終於讓彌生的大腦成功運轉起來,她眼前還是發黑著,視線搖搖晃晃的,但她還是慢吞吞的推開身上的白布坐了起來。

哪家黑心的醫院連被子都不給人啊……居然拿白布衝動被子,神經病嗎?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如此腹誹著,在坐起來的時候,病房的房門打了開來,手中拿著杯子的優子一看到醒來的彌生,手一松,杯子就掉在了地上。

「姐、姐姐!!!」扁嘴咬著下唇的少女「哇」的一聲哭了出聲,飛快的撲到了床邊,迅速一躍,抱著彌生的腰把她壓在床上,「你終於醒了!」

她抽噎著,淚水浸濕了彌生身上破爛的衣物。

「抱、抱歉啊優子……」木下彌生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被自家妹妹猛地撲倒,只好抬起僵硬的手摸了摸優子的頭髮,溫柔的安慰,「不要哭啦,姐姐不是在這裡嗎?」

愛撒嬌的妹妹抱著姐姐的腰,像小豬一樣蹭了蹭,頭埋著不肯起來,聲音有些悶悶的。

「都怪姐姐啦,居然在半路貧血暈倒,嚇死我了!」

貧血……暈倒?

彌生覺得有些迷茫了,她每天都堅持鍛煉啊,根本不知道自己居然還會有這樣的毛病。真奇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章

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