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優子的話語就像重鎚一般落在彌生的心上,她的心臟猛然跳動起來,思緒一片空白,只能聽到「咚咚」的心跳聲,還有優子哭泣的臉。

當時的她眼睛睜得極大,碧綠色的眼眸失去焦距,等到她反應過來的時候,手掌已經抬起來了。

「啪——」

掌心與臉頰觸碰的聲音如此的清晰,慢慢迴響在這個廢棄空蕩的房間,打破了沉悶的氛圍。

卻讓氣氛更加尷尬了。

響聲和掌心的疼痛感讓彌生回過神來,她獃滯的看著自己揚起的發紅的手掌,再看到前方側著臉的優子白皙的臉頰上紅痕,嘴唇顫抖著,好一陣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為什麼你總是不聽話……」她喃喃的說著,放下了手。

下一瞬間,離她極近的優子被她身邊的黃髮女孩拉到了身後,那個扎著兩個捲髮辮子的女孩眉頭緊蹙,金棕色的眼眸寫滿了不贊同。

「就算你是優子的姐姐,這樣做也太過份了吧?」女孩生氣的說道,溫柔的眉眼頓時凌厲起來,「優子她只是擔心你啊,這樣也有錯嗎?」

彌生沒有第一時間反駁,她垂下頭,默默的看著自己的手掌,聽完女孩的話之後才開始整理思緒,再度抬頭時,表情已經恢復成之前的面無表情了。

「關你什麼事,」她抿了抿唇,將耳邊的亂髮撥到耳後,「你未免也太多管閑事了吧?」

黃髮女孩似乎被彌生的態度氣到了,但是即使如此,她的臉看起來還是十分溫柔,只是那雙眼睛更加銳利了。

「我是優子的朋友,難道我沒資格管嗎?」

「你只是想讓優子陪你一起陷入現在的地步而已吧?」彌生看了看四周,除了她腳下因為之前歪掉的鐵棍之外,這個空蕩的房間似乎沒什麼趁手的武器,這讓他心下有些不安和急躁,她扭過頭看著優子,毫不溫柔的開口,「優子,丘比不是什麼好東西,魔法和奇迹的代價我們給不起,不要任性了!」

明明是想要溫柔勸說的語氣,可是不知道為何,出口之後就成了那種愛說教的討厭大人的味道,彌生自己還沒反應過來,這句話就引起了優子的逆反。

「任性的明明是姐姐!」

「優子!」

這邊又開始吵起來了,黃髮女孩手中握著她那塊漂亮的寶石,另一隻手指揮著憑空出現的緞帶攻擊彌生。彌生一個大意,就被它抓住綁了起來。

「多管閑事——!!」

「冷靜下來,兩個都是!」黃髮女孩大喊起來,她制止了兩姐妹之間再一次吵架之後,頭疼的揉了揉額頭。

丘比早就從黃髮女孩的懷中跳了下來,這回看到彌生被綁,悠然自得的在彌生周圍悠逛著。

「優子想要許願是她的事情,為什麼要阻止呢?」

全身雪白的小妖怪背部有著紅色的菱形圖痕,在彌生眼裡,看著就像邪教一樣可惡。

「誰知道許願的代價是什麼,單方面的說辭,我可不會相信啊,」紅棕色長發的少女雙手被綁在身後,腰部和腳都被捆得緊緊的,完全動彈不得,彌生也熄掉了掙脫的心思,「能量守恆定律沒學過嗎?」

「呀咧呀咧,沒想到能看到不可思議東西的你居然還相信科學啊。」丘比感慨的說道,尾巴晃了起來。

……真想拔掉這個小怪物的尾巴,讓它裝可愛啊。

「姐姐回去好嗎?」之前被打了一巴掌的優子沉默了一陣之後,終於出聲了,臉上那五道紅痕十分明顯,讓彌生的心都揪了起來。

她從來沒有打過優子,每一次玩鬧都是輕輕敲她的頭,或者是捏臉而已。

「優子……姐姐求求你,不要這樣……」

「姐姐從來都不會問我在學校遇到了什麼事呢,」優子那張與彌生相似的臉露出苦笑,「總是聽著,偶爾給點意見,從來就不會主動問。只要姐姐覺得我們需要的,就強加給我們。」

綠眸的少女望著自己的姐姐,哭一般的笑著:「可是我啊……一直都覺得這樣就夠了,我已經足夠幸福了。我想著,姐姐不讓我知道的世界,我就不去觸碰。但是啊,那天我和姐姐一起睡的時候,半夜起來摸到了姐姐冰涼的身體——你知道我的感受嗎?就像姐姐已經死掉一樣,讓我覺得好可怕!我怕姐姐這樣離開我啊,我不想要那樣的未來!一點都不想要!」

「……什麼意思?」

「自從那天之後,我每天晚上都會到姐姐的房間看姐姐是不是還在,然而每次……每一次每一次,摸到姐姐的身體,冰涼得……根本就捂不熱。」

優子的話語就像利箭一樣刺入彌生的內心,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睡著之後,去到白崎那邊自己的身體會發生什麼事情,也不知道她的妹妹曾經這麼擔憂的考慮了這麼久。她甚至沒摸清自己身上的能力的秘密。

這樣的姐姐,實在太差勁了——

「……對不起。」極少流淚的彌生咬著下唇哭花了臉。

「我害怕,」優子同樣流了一臉淚,但是她依舊笑著,泛起水紋的綠眸露出期待的神色,「所以……不要阻止我好嗎?」

所謂一秒鐘齣戲就是因為優子的最後一句話,彌生雖然有在反省自己做錯的事情,但是她這個人莫名的倔強,所以在這種時候,她依舊死不悔改,堅決不讓自己的妹妹陷入那樣危險的世界。

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能看到妖怪的恐懼和孤獨的。

「對不起……」她依然這麼說著,拳頭緊握,「只有這個,我死也不會答應!」

「你這個人未免也太倔強了吧?!」黃髮女孩似乎很意外,彌生根本不知道她在激動什麼,「為什麼要拒絕?難道有同伴不是很好嗎?」

「因為她不是你妹妹,所以你才會這麼說吧,」彌生毫不留情的揭穿,她的眼淚早就停了,眼角泛紅,眼眶的淚慢慢的幹掉,「不管怎麼樣,我都不需要多餘的同伴!」

「就算姐姐拒絕,我也不會放棄的!丘比!」說到倔脾氣,優子和彌生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出來的,兩人相似到了極點,認定的事情十頭牛都拉不回來,倔得讓人生氣。

「下定決心了嗎?」丘比快速的跑到了優子的身邊,歪了歪頭問道。

「優子!不要相信那個怪物的話啊!」把妹妹逼極了的彌生簡直腸子都悔青了,她一開始就應該撒謊才行,至少先擺脫現在的狀態啊!但是世界沒有後悔葯賣,因此彌生只能拚命的掙扎著,但是黃髮女孩的緞帶越是掙扎越是緊湊,將她纏得死死的。

「說出來吧,你的願望!」

「我想要成為——」

「不要啊啊啊!!!!住口!!!!」

著急的紅棕色長發少女大聲喊到,似乎這樣就能讓優子的聲音斷掉,讓儀式一樣的許願不作數一樣。

束縛著她的緞帶依舊緊緊的將她定在原地,彌生的眼睛睜得極大,連眼角都快崩裂開來,她微張著嘴,像一條缺水的魚一般急促的吸著氣。

另一邊的丘比和優子根本就不受影響,白色長耳紅眼小妖怪的尾巴瞬間成長,慢慢的朝著優子的胸口探去。

「停下來啊!!!」

體內有某種東西如同沸水一般涌動起來,彌生急促的呼吸著,眼下的場景如同蒙上了一層灰色的幕,所有事物都靜止不動,連空氣中飛舞著的灰塵,也定格在空中。

時間,停止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