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全身雪白的小妖怪不知道從哪裡竄了出來,跳到了黃|色頭髮女孩的懷中。穿著運動服的優子似乎和那個女孩在說著什麼,但是彌生聽不清楚。

彌生想直接就衝過去,先把不聽話總是把自己的告誡當耳邊風的妹妹臭罵一頓,再將誘拐少女的丘比打死——可惜的是,她手中沒有武器,並且這樣做似乎不能有效的制止優子犯傻。

她想知道,到底怎麼樣的願望讓優子這般瞞著她跑出來。

在彌生猶豫的時間,丘比腦袋轉動了下,紅寶石一樣的眼眸望向了彌生隱藏的方向。

!!!

被發現了!

那一瞬間,彌生驚得心臟都要跳出來了。不知道丘比在打什麼主意,它似乎沒有將彌生跟蹤著的信息告訴那個女生和優子,反而優哉游哉的掃著尾巴,像個真正的寵物一樣窩在黃髮女孩的懷裡。

黃髮女孩伸出一隻手,手中放著一顆閃著光的黃|色寶石一樣的東西,她似乎受到了寶石的指引,一直沿著光閃耀的方向走著。

彌生大概猜出了這個女孩子從中扮演的角色,應該就是丘比說過的「魔法少女」了。

跟了一段路之後,她們很快在一棟廢棄的大樓停了下來,彌生皺了皺眉,也不知道她們找這個地方到底是幹嘛。

說起來……她似乎不太清楚丘比說的魔法少女要做的事情呢,之前也只是將滿口胡言的丘比扔出去而已。她倒是能猜出魔法少女的工作是對付不好的東西,但是具體到底是什麼,她一直忘了問。

優子的反常……是和那些東西有關嗎?

一旦進了樓,就沒多少能夠躲藏的地方了,彌生隔了好長一段距離慢慢的跟著,直到在拐角的地方,看到她們消失在樓梯口。

「人呢?!」她有些慌張的跑到了樓梯口前,四周望著,然後看到了牆面上詭異紋路不規則抖動的場景,睜大眼睛後退一步。

如進口一般大小的紋路忽大忽小,偶爾消失不見,和壞掉的燈泡極為相似。彌生伸出手,纖長的指甲嘗試著觸碰那紋路。

紋路泛起水一般的波瀾,彌生收回手,握成拳頭,小巧的臉上露出堅定的表情。

「是這裡,沒錯。」她喃喃的說道,碧綠色的眼眸有些空洞,卷長的睫毛眨了眨,遮住眼中的色彩。

一切都在裡面結束吧。

穿過詭異紋路后的世界就像稚子筆下的世界,扭曲又荒誕。巨大的向日葵張大它的嘴,露出裡面細長的尖齒,在窄小的道路中來回走動。不知名的紅花跳動著,一朵跟著一朵移動,發出嬉笑的聲音。

彌生手中拿著在進來之前找到的生鏽鐵棍,緊緊的握著,幸好那些可怕的花朵沒有主動攻擊她,這讓彌生鬆了口氣。

她目不斜視的朝著這個陌生世界唯一的道路一直走著,到了最後開始跑了起來。

越到深處,怪誕的景色越多,連花朵也急躁不安起來,彌生看到地上躺倒的一片怪物,皺著眉將撲上來的幾朵花打爛。略為激烈的運動和忐忑不安的心情讓她體力透支得過快,呼吸也不順起來。

「沒想到你真跟到這裡來,彌生。」道路的盡頭是一扇有著哭泣臉龐的門,那個讓彌生恨不得當場打死的小怪物丘比就站在門前,擋住了她前進的道路。

「讓開,我沒時間和你瞎扯淡!」這麼危險的環境優子那個笨蛋居然還敢進來?不怕死是吧!

彌生決定把所有事情都解決完后,就讓優子在家裡抄十遍國文課本!

她深吸了口氣,鐵棍的一頭朝向丘比。頭上的可愛丸子頭早就奔跑跟蹤的路上散落了下來,一頭漂亮的紅棕色長發凌|亂不堪,加上彌生現在暴躁的表情和不符合她形象的打扮,倒有些盛氣凌人的味道。

「安心吧,我不會阻止你的。」白毛怪物這麼說道,蓬鬆的尾巴甩了甩,走了幾步讓開了位置。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冷笑一聲,單手握著鐵棍,在經過丘比的時候快速的伸出另一隻手,卡住它的脖頸,將它舉了起來。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她抿唇說道,額發微濕,露出她秀氣的長眉,「如果你亂來的話,我一定會掐死你的。」

「我什麼都不會做。」

她纖長的睫毛顫了顫,垂下高舉的手,就這樣掐著丘比進了門。

>>>

手中拿著槍的黃髮少女如同勇者一般勇氣十足,一槍打下一個怪物。她的技術並不好,很多動作看起來華而無實,卻十分有用。

空中戰鬥的少女將怪物一個個擊落,花朵怪物的屍體猛地墜下,在地上化作黑色的灰燼。

優子的面前有著一圈如髮帶般的黃|色線圈,保護她不被周圍的怪物侵擾。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彌生睜大眼眸,喃喃說道,她手一緊,握著丘比脖頸的力氣加大,「你就這麼想讓優子面對這樣的怪物?!」

她生氣得手背的青筋都冒出來了,眼角添上了憤怒的紅色。

「為什麼不行?」即使差點死亡,丘比看起來也從容得如同沒有痛覺一般,它依舊用它那雙無機質的紅眸看著彌生,聲音中滿是不解。

這樣輕描淡寫的疑問反而增添了彌生的怒氣,她氣得腦袋「嗡嗡」作響,下定決心將丘比掐死的那刻,聽到了身後子彈破開空氣,逐漸向她靠近的聲音。

和白崎戰鬥過將近一個月的彌生猛地轉身,抬起右手將鐵棍揮了上去!

「鏘——」鐵器之間的碰撞發出刺耳的聲音,彌生面無表情的抬頭,看到那個黃髮女孩子臉上生氣的表情,露出譏諷的笑容。

「怎麼,保護人類的魔法少女居然還會背後襲擊人啊?」彌生十分生氣,所以才如此口不擇言。與她面對面的女孩子一愣,彌生抓|住她呆愣的時間,揮著鐵棍讓她後退了好幾步。

「我勸你不要管閑事,小女孩,」彌生收斂臉上的笑容,面無表情的偏頭,看到保護圈中的優子,碧綠色的眼眸流露出哀傷的感情,「優子,你總是那麼不聽話。」

「……姐姐,」看到彌生之後,震驚得睜大眼眸的優子此刻羞愧的撇開臉,聲音低得幾乎聽不見,「為什麼……」

在危險的時候談這樣沉重的話題明顯不適合,好在彌生一直保持著警惕,優子被很好的保護著,所以看起來相安無事。

「現在不是攻擊我的時候了,」彌生再次擋掉黃髮女孩射過來的子彈,抿了抿唇,「關於丘比的事,等到戰鬥結束之後我再告訴你。在這之前,我不會殺了它的。」

她如此承諾道,黃髮女孩一怔,看向了丘比,開口說出第一句話。

「希望你能遵守諾言。」

穿得和漫畫中的少女戰士相似的「魔法少女」毫不猶豫的轉身,繼續面對那個對於她們來說,十分巨大的怪物。

>>>

有驚無險的戰鬥結束了,周圍的環境扭曲了一陣,恢復了之前的模樣。彌生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情形,眼睛轉了幾下,發現她們站在一間空蕩的房間中。

「你……是優子的姐姐吧?」黃髮女孩子臉上帶著溫柔的笑容,棕色的眼眸卻沒有任何笑意,「可以把丘比還給我嗎?它是我重要的同伴。」

彌生低頭看著一直被自己提著的丘比,嗤笑一聲,抬手將丘比扔給了黃髮女孩。

「這樣的怪物,虧你還能把它當同伴呢。」

她撥了撥凌|亂的頭髮,將垂下的髮絲扎在了左肩上。

「優子,過來。」她命令似的說道,聲音冷冽,如同寒冬中的冰塊般滲人。

「你這個人真討厭啊,」黃髮女孩皺著眉,撫摸著丘比的手停頓下來,「優子她有選擇自己前進道路的自由,你只是她姐姐而已,似乎管太多了吧?」

彌生完全不想和外人吵,依舊露出了嘲諷般的笑容,接著還是面無表情的看著一直低著頭不敢看她的優子。

她最終還是放軟了口氣,溫柔的開口:「優子,我們回家好不好?」

優子似乎有點動容,她抬起頭,和彌生相似的眼眸隱隱有著水色,腳步輕輕的抬起。而在這時,她身邊的黃髮女孩伸出一隻手,攔住了優子的動作。

「你還沒告訴我,關於丘比的事情。」

彌生狠狠的皺眉,有些暴躁了開口:「你不是說它是你重要的同伴嗎?既然這樣,你自己問它啊。」

「你——」

「姐姐,我不想跟你回去,」打斷兩人即將發生的爭吵的是優子倔強的聲音,「因為,姐姐也有很多事情沒跟我說啊。」

「這不一樣,」彌生咬了咬唇,她的眼中劃過一絲狠戾,「和姐姐回去好嗎?丘比並不是好東西,它對你們根本沒好處!」

「起碼它能告訴我姐姐你隱藏的事情!如果不是它……我這輩子都不知道我最愛的姐姐居然隱藏著那麼多事!」

「丘比……!!」彌生聽到這裡,基本明白過來誰才是罪魁禍首,她的臉氣得漲紅,怒氣值一直在持續上升,「你到底和她說了什麼?!」

「姐姐,你不用問它,」優子自嘲的笑著,「其實我一直都有發現啊,姐姐啊……能看到妖怪吧?」

彌生的臉變得煞白!

「那時候姐姐問我,『你也看得到妖怪?』我就開始起疑了,直到那天你在庭院里燒掉我的書和幽靈說話……為什麼不告訴我呢?」她委屈的扁著嘴,眼淚大顆大顆的落下,「姐姐寧願打電話給陌生人,和他訴說也不願意告訴我和秀吉,難道過份的不是姐姐嗎?」

「我們……明明是家人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3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