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烤肉店的選址,也未免太偏僻了吧……?

當彌生和其他人看到那坐落於竹林間的舊屋時,都忍不住抬手擦擦眼睛以為自己看錯了。

「奈奈……?」連美惠學姐都猶豫的喊住了興緻勃勃的小林奈奈學姐,「你確定這裡是烤肉店?」

「當然啦,」奈奈學姐詫異的回答,一臉篤定,「你看,那裡不就寫著『烤肉店』三個字嗎?」

她指了指一旁如比路標還破爛的木板。

美惠學姐無語了。

「你到底是怎麼找到這個地方的啊……」

雖然大家都對奈奈學姐選的地點不抱任何期待,甚至有人掏出手機打算讓家裡的人留飯之類的,但是大家還是很給面子的跟著走了進去。

剛踏進了玄關,一群沒見過世面的人都被它內里的裝潢嚇到了。

「好、好華麗!」接三連四的驚嘆聲響起,奈奈學姐驕傲的挺胸,得意的笑了。

「我的品位當然不錯啦!」

「這種地方吃烤肉也不錯啊,」粗神經的瀨尾結月懶洋洋的笑道,後面的話語就像利箭一樣插中了美惠學姐的後背,「但是價格肯定很高吧。」

「小林奈奈……」瞬間恢復的美惠學姐的臉變成可怕的修羅狀,她黑色的眼眸中燃起憤怒的火光,「你果然是有預謀的!」

「哇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棕色短髮的少女被掐住了脖子,一臉菜色的求饒,「冤枉啊美惠!這、這家店是我家開的……」

話語一出,手忙腳亂的其他人都停下了動作,以看神經病一樣的眼神望向了奈奈學姐。

『……難怪這裡的品位如此獨特。』

>>>

由於是奈奈學姐家的產業,一群人都毫不客氣的開吃了,彌生一開始還是覺得很幸福的,但是自從她誤食了某人的超級辣醬時,差點把舌頭都吐出來了。

為了衝掉口中可怕的味道,彌生連續喝了三杯水,到最後她還是捂住鼓起的肚子奔向了廁所。

而最關鍵的一點是,這裡的廁所和烤肉店本體不是一起的,想要過去必須要穿過樹林到另外一邊去。

彌生:……

她現在很有將奈奈學姐暴打一頓的衝動,總算是理解了美惠學姐平時的心情了,難怪美惠學姐不選擇和奈奈學姐同一間學校。

說多了都是淚啊!

不過現在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了……

彌生只是上了個廁所前往回烤肉店的路上而已,就看到了不遠處隱約有打鬥的聲音,不是彌生不想走,可以的話,她根本就不想管閑事啊……但是他們在彌生必經路上,無論怎麼走都會被他們看到。

所以她乾脆停下了腳步,不遠不近的看著。

這麼大動靜附近都沒有人發現嗎?

彌生覺得有點奇怪了,她感覺前方的氣息一點都不好惹,所以一直蹲在叢林間看他們到底什麼時候走。

這一場戰鬥可以說是偷襲吧,帶著以面具的人為首的一組人輸得凄慘,幾乎全軍覆沒,尤其是首領,面具都被打掉了,彌生根本看不到對方長成什麼樣。

當然……離得這麼遠又有竹葉遮擋,無論是施暴者還是被害者她都不知道是誰。

以少對多,並且贏得勝利的那組戴著帽子的人瞬間就離開了。彌生眨了幾下眼睛,發現自己真的沒看錯,對方如風一樣行動迅速的跑了。

原來是妖怪間的鬥毆,難怪附近的人沒反應。

良心受到譴責的彌生終於放下心來,她四周查看了一陣,發現那伙人沒有回頭之後才朝著犯罪現場目不斜視的經過。

一步,兩步……五步。

翠綠的竹林地只有鳥兒撲閃著翅膀的呼呼聲,還有風吹動竹葉響起的沙沙聲,安靜得嚇人。彌生走在那沾滿妖怪之血的路上時,覺得周圍的環境都冷了許多。

「救……救命——」

未死透的妖怪發出沙啞無助的聲音,彌生腳步停頓下來,下一秒,她黑色的高筒襪上出現了一隻粗狂的手,手的主人用著渴求的目光一直盯著她。

「救……救命——」他用力的扭過頭。看著不遠處躺倒的首領,眼眸凸出,似乎就快死了的模樣,「救救狒狒大人——」

彌生嘆氣,掏出隨身攜帶的手機,給奈奈學姐發了條有事先行離開的郵件,並且拜託她看好自己的書包。

做完這些事之後,彌生無奈的蹲下身,抓著她的妖怪已經昏死過去了,一點都不靠譜。

「我還是第一次救妖怪呢……」她嘟囔著颳了刮臉頰,「嘛,反正都被人家這麼拜託了。」

>>>

如果事情真的有這麼順利就好了。

彌生只是堪堪將其中幾人粗略的治療了一下之後,施暴者去而復返,對彌生形成一個包圍圈。

「果然有救援,」戴著帽子的男人頭髮很長,而且卷得雜亂,最長的部分大概到他的膝蓋。他脖子上戴著一條白色的圍巾,鼻樑上架著樣式老舊的太陽鏡,「哦?是人類的小姑娘啊。」

他嘻嘻的笑起來,腰肢彎起,不懷好意的眼神帶著冷漠和嘲諷。

「去死吧。」

彌生身上沒有任何武器,她保持著半跪的動作,雖然很懊惱自己多管閑事,但卻不後悔。

啊啊啊早知道外面也這麼危險她就把木刀也帶過來了!

時間不等人,戴帽子的男人帶領著他的四個手下來勢洶洶,完全是一副想讓彌生當場死掉的感覺。一聲令下之後,除了戴帽子的男人,其他四個立即伸出手,揮舞起來。

一陣陣怪異的風「呼呼」的颳起,毫不留情的打在彌生身上,割開她的衣服,割破她的皮膚。

被包圍的陣勢很不妙,而且這些風似乎是帶毒的,讓彌生覺得腦袋都開始發暈起來,她一言不發的抬起手放在腦袋前,盡量護住自己最致命的地方。

如果有武器……

不、不對——

就算沒有武器,這樣挨打的狀態也要打破啊!

大概是在白毛禽獸那邊受到的憋屈太多了,彌生覺得自己不服輸的心態越來越可怕了,其他方面還好,但在在戰鬥的話,要是輸給白毛以外的人豈不是會被他笑死?!

簡直恥辱!不可以!

周圍的柱子很多,被這群穿著西裝的妖怪的風割下來的也不少,剛好能充當尖銳的武器。

彌生握緊雙手,出其不意的打了個滾,將右手方的綠竹撿了起來,狠狠的捅進了頭髮稀少的妖怪體內。

觸覺很奇怪……彌生來不及多想,拉出她的臨時武器,趁著一群人震驚的時間轉身跑向了茂密的竹林。

「這個味道……!!」帽子男露出震驚的表情,原本懶散的眼神立即嚴肅起來,「捉活的!」

五個敵人從不同位置開始緊跟彌生的腳步,時不時用風砍掉礙事的竹子。奇異的毒風在竹林中颳起「沙沙」的響聲,讓彌生躲開了不少攻擊。

手腳都開始發麻了,但是又不能不跑,這麼狹窄的地方根本就不夠彌生施展,很有可能在揮起手中武器的瞬間就被別的竹子擋住了。

彌生聽到天空傳來微弱的風聲,抬頭一個,三個有著黑色翅膀的人形妖怪各自拿著武器開始對緊追著彌生不放的妖怪攻擊過去!

「四國的小妖怪,」其中一隻妖怪嗓音帶著毫不壓抑的憤怒,「真是欺人太甚了!」

「奴良組的垃圾……別來礙事!!」

兩方妖怪互相打了起來,彌生鬆了一口氣,轉身就想跑,但是后衣領就被女性妖怪扯住了。

「這裡很危險,不要亂跑。」她嚴肅的說道,拍了拍彌生的腦袋。

「……是。」

趁亂逃跑計劃被打亂了,彌生表示很憋屈。

>>>

日式舊宅的走廊中,池塘邊微微發亮的垂枝櫻隨風而動,粉色亮麗得妖異的花瓣輕輕的落在池面上,劃開圈圈波瀾。

夜晚的空氣帶來奇怪的腥臭味,彌生悄悄的用袖子掩口,懸空放下的兩腿輕輕的晃動起來。

在彌生身邊,一個後腦勺禿瓢的老爺爺穿了一身棕色的和服,手捧著墨綠色的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

「小姑娘看起來一點也不緊張啊。」妖怪老爺爺的身份不低,似乎是妖怪統領,他說起話時有些慢,對待彌生的態度也很溫和。

被強制帶到妖怪的大本營,是誰都會覺得生氣吧……?彌生有些悶悶的「嗯」了一聲表示回答,繼續觀看池塘邊的那棵垂枝櫻。

「呀咧呀咧,一大把年紀就是容易忘了重要的事情啊,」老爺爺終於放下手中的杯子,身體也轉向了彌生,「我是奴良滑瓢,非常感謝你救了狒狒那個老頭。」

他嘴角帶著笑意,似乎很高興。

「他已經跟了我許多年了,我們經常一起喝咖啡呢。」

彌生晃著的腳一頓,偏過頭有些好奇的問道:「妖怪……也喝咖啡嗎?」

「誒,當然了,」奴良老爺爺捻起一塊據說是為了彌生而準備的好吃的甜點,「蛋糕啊,大福啊,米飯啊,這些東西我們都吃的啊。」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抿唇好一陣繼續問道:「那……你們,吃人類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