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遇到變態就逃跑,這大概只有木下彌生才會每一回都這麼乾的吧。可惜今天的下雨天,天暗得很快,而彌生雖然每天都有晨跑鍛煉身體的習慣,但是她腳上的那雙鞋根本就跑不快。

制服鞋什麼的踩著水的感覺實在太糟糕了,彌生跑了好一段路也沒將身後的人甩開,最終還是停下了腳步。

再不行就拿傘當武器把對方揍一頓算了!

彌生身上的校服在奔跑的過程中濕了一部分,她轉過身,面無表情的與對面淋著雨驚喜的看著她停下的少年,抿緊了嘴唇。

「我說你啊,能不能不要再出現在我的眼前了?」她試圖對他講道理,雖然知道用處不大,「我啊……很討厭你啊。」

這樣的話語,從彌生口中蹦出來,確實可以得知她到底有多反感這樣的變態跟蹤行為了。

話語間滿是針刺,無論是誰,被自己喜歡愛慕著的人這麼說,聽到這話肯定會失落傷心的吧。

可惜的是彌生對面的不是別人,而是一個能夠因為自身強烈佔有慾做出許多匪夷所思事情的男人。

青音帶人。

一個……精神似乎出現了問題的變態病嬌。

「沒關係的,」紫黑色短髮的少年露出病態的笑容,不看他眼眸中扭曲的感情的話,這笑容還是相當不錯的,柔弱非常,如同菟絲花一樣,「只要我喜歡r就夠了。」

「您只需要……看著我。」

彌生握緊了手中的傘柄,對青音帶人露出溫和的笑容,眼眸中卻不帶一絲情感。

「試圖和你講道理是我的錯,我不應該這樣做的,」彌生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睜開眼眸時,臉上的表情嚴肅十分,「好吧,下次再見到你,我不會說這些話了。」

「請你安心的躺在路邊等待別的好心人的救援吧!」

她快速的收起借來的傘,淅淅瀝瀝的雨水打濕了她的額發,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臉上。

豁出去了,這種人不打不行啊!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明明狼狽得像個落湯雞,但是她那雙碧綠色的眼眸閃著微微亮光,在這片黑暗之中顯得更具誘惑。

「r……」同樣被雨水淋濕的青音帶人露出迷戀的表情,露出的紫色左眼像水晶一般漂亮,他的嘴唇是不健康的青紫色,水滴順著他的臉龐匯聚在他尖尖的下巴上。

如此脆弱的姿態卻不能軟化彌生現在被鋼鐵覆蓋的心,她抿緊了嘴唇,捉緊傘柄的手驀然動了起來。

「雖然這樣做不太好……」她緊張得腳趾都蜷曲起來,可還是呼出了一口氣,驟冷得空氣讓她噴出的熱氣變成一團明顯的白霧,「不過,我似乎只能這樣做了。」

揚起的傘如刀一般,在空氣中發出破裂的「嗡嗡」聲。

>>>

打了變態一頓讓彌生神清氣爽,她覺得胸腔中的悶氣都一掃而空了。

早就應該這麼做了,只怪當初她自己太過年輕了,不懂得這麼簡單粗暴得方法。

彌生淋了一場雨,根本不好去菜市場買菜,她回到家之後優子和秀吉兩人都被她狼狽的情況嚇壞了。之前彌生給優子打了電話說借到了傘,避免雙子雨天出門送傘找不到人的尷尬。

但是沒想到姐姐回來就變成落湯雞了……

「抱歉,路上發生了一些小事,」彌生接過優子遞過來的毛巾,擦了擦還在滴水的頭髮,「秀吉,今天只能拜託你去買菜了。」

「誒,姐姐!讓我去吧!」優子頭一次請求去買菜,碧綠色的眼眸亮晶晶的,「這種時候去超市買菜應該可以吧?」

「但是優子……」

「沒問題的沒問題的!」優子露出自信滿滿的笑容,「何況秀吉的數學作業需要姐姐指導一下哦。」

彌生最後還是鬆口了,看樣子優子是有自己的打算,而彌生自己若是再出去吹風的話,很可能明天就得感冒了。

「那麼拜託你了,優子。」

在茶几上擺上了自己數學作業的秀吉略帶羨慕的看著優子連跑帶跳的動作,語氣幽幽:「真好啊……我也想出去啊。」

「不行哦,秀吉,我聽優子說你上回考試數學拿到了27分?」

「額……是的……」

彌生無奈的嘆氣,雙子中的姐姐是個學霸,而且還是文武雙全的類型;雙子中的弟弟雖然手工技能滿點,但是在學習方面卻渣得不能再渣了,彌生都懷疑他最後能不能考上高中。

先上樓換了套乾淨的衣服,彌生隨便擦了一下身體就跑下樓開始教導秀吉不忍直視的數學作業,秀吉的智商可以說是挺高的,可是他的天賦技能點完全沒點在學習上,而且對學習書本理論知識相當苦手,除了他對之有興趣的古文外,其他都是渣渣。

每一次教導都讓彌生痛苦萬分。

「啊……圖形好複雜,」秀吉苦惱的抓了抓頭髮,嘴唇不自覺的扁了起來,「ab與cd平行……」

「吱呀——」家裡的棕色木門發出清脆的聲音,彌生和秀吉兩人齊齊回頭,看到肩膀有些濕了的優子手中拎著幾個塑料袋,幾顆綠油油的青菜露出它們的腦袋。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彌生站了起來,和秀吉一起接過優子手中的食物,在看到優子身後的白毛長耳生物時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姐姐?」

「……不,沒什麼。」彌生笑著說道,不再看優子身邊的那個生物。

>>>

把那隻長耳紅眼小妖怪當作空氣一般對待,對於彌生來說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只是在優子行為舉止之間,推斷出優子也能夠看到那東西的時候,彌生反而被嚇到了。

所以無論是在做飯還是吃飯上,彌生都顯得有些心不在焉了。

優子……也看得到妖怪嗎?

這樣的疑問一直徘徊在彌生心中,讓她無法冷靜下來。她覺得自己身為姐姐做得有點失敗,連妹妹異於常人得地方都不知道。

洗完澡之後,彌生敲了敲優子的門,在她應答之後|進去,一眼就掃到了窩在優子床頭邊的那個白色的小怪物。

優子順著彌生的視線看向了自己枕頭旁的東西,眨巴著眼睛,拉起枕頭蓋住了它:「姐、姐姐?」

動作多麼得欲蓋彌彰,如果不是彌生周末時身上發生的變化,她也不會在意優子這樣的小動作。

她毫無掩蓋的將視線落在了枕頭下的小妖怪上,順手將房門鎖上。

「那個妖怪……你能看到?」她輕聲問道,似乎在說什麼家常話一樣,一點異樣都沒有。

這樣輕柔的話語讓優子渾身一震,額頭滲出了冷汗。

「誒、誒……什麼?」優子的眼神沒放在彌生或者白毛小妖身上,而是四處亂飄著,「我、我不知道姐姐的意思……」

「你左手邊,枕頭下面白色的長了長耳朵的紅眼怪物,雖然秀吉看不到它,但是我能看到,」彌生抿了抿唇,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為什麼要把它帶回家?」

木下家的三個孩子面容都極為相似,發色眸色都是一樣的,彌生靜靜的看著優子那張與自己相似的面容露出的緊張神色,碧綠色的眼眸閃了閃,目光再次放到了被優子壓著的生物那。

白毛的小怪物從枕頭下鑽了出來,迅速的跳到了優子的床頭桌上,抖了抖身上蓬亂的毛髮。

「丘比!」優子驚呼一聲,隨後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碧綠色的眼眸滴溜溜看著彌生,隨後才慢慢放下手,露出頗為無辜的笑容,「丘比……丘比不是妖怪。」

「不是……妖怪?」彌生皺著眉反問道。

「嗯……它是這麼說的。」

「讓我自己來解釋吧,」名為丘比的生物跳下了床頭桌,四肢踩在優子柔軟的床鋪上,「我的名字是丘比,我拜託優子帶我進來,是有事想要拜託你們。」

「木下彌生,木下優子,我希望你們能夠和我簽訂契約,成為魔法少女。」

白毛長耳的紅眼小怪物歪著頭可愛的笑著,說出的話語卻中二到了極點。

少女溫馨的房間里詭異的沉默著,無論是優子還是彌生都用奇怪的眼神盯著說出「簽訂契約」這句話的丘比。

但是丘比卻像看不懂氣氛一樣,彎起的嘴巴一直在笑著。

「我可以實現你們任何一個願望,」在兩人用驚訝的眼神看著它時,繼續說道,「是什麼都沒關係,不管是什麼奇迹都能實現哦。」

「……」彌生轉過頭,看著鬆開拳頭將枕頭放開的優子,若有所思的問道,「這是契約的前提條件?不許願可以嗎?」

「你可以許願讓自己成為魔法少女,」丘比模稜兩可的說道,後腳撓了撓自己的臉,「不是很好嗎?無論什麼樣的願望都可以哦!」

彌生勾唇一笑,碧綠色的眼眸卻沒有任何笑意。

「我可不相信這世界上,有這麼大的餡餅掉下來呢。」

她看到優子明顯有些動心的模樣,快速的撲了上去抓住了丘比的尾巴,露出冷酷的笑容。

「願望什麼的,我和優子都不需要啊!」她三兩下跑到優子的窗邊,拉開窗戶,在優子欲言又止的表情中用力將白毛小怪物扔了出去。

彌生轉過身,在優子緊張的目光下,勾起了一抹溫柔得讓人背後發寒的笑容。

「我不需要實現虛無縹緲的『奇迹』,」她的視線輕輕拂過端坐在床|上,挺直著腰桿流了滿身冷汗的優子,「優子也不需要,是吧?」

木下優子拚命的點頭。

彌生滿意的笑了,聲音終於恢復了正常:「早點睡,優子,晚安。」

「……晚安,彌生姐姐。」優子快速的翻身,拉起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