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原以為一天就能這麼簡單的過去。

早上還是藍天白雲的美好日子,等到放學的時候,天開始變得微微陰沉,沒等到彌生回到家,天上開始淅淅瀝瀝的下起小雨。

細小的雨珠落在彌生的頭髮和衣服上,彌生垂著頭,蹙著眉跑動起來。

可惜的是雨越下越大,就這樣沖回去的話肯定會感冒的,彌生還是選擇在一間寺廟一樣的老屋門前停下了腳步。窄小的屋檐落下一片雨簾,啪嗒啪嗒的掉在水泥地上,濺濕了彌生的鞋襪。

「你是……誰?」如機器人一般乾癟無感情的聲音在背後響起,聲線軟萌軟萌的,聽起來很可愛。彌生轉過頭,剛好看到身高只到她胸口位置的短髮女孩子撐著傘,正面無表情的看著她,墨綠色的瞳孔似乎沒有焦距,看人的時候感覺挺滲人的。

感覺……有點三無啊。

「啊……抱歉,」彌生道歉,露出恬淡的笑容,「我只是過來躲雨的……打擾到你了嗎?」

短髮萌妹子臉上露出難以察覺的猶豫神色,頭微偏,看向了不遠處的正門。

彌生跟著她的視線抬起頭,剛好看到門邊扒拉著門對萌妹子露出鼓勵笑容的男人。

關鍵是,那男人長了一頭白色長發,頭頂還有兩隻可愛的毛絨絨的耳朵。

……請告訴她這是在cosplay吧。

「你……要進來坐嗎?」妹子猶豫了相當長的一陣,開口說道,「銀仙桑說只要你答應市松的話,就會讓市松吃泡麵,你會答應市松的吧?」

「……」年歲15的紅棕色長發少女先是默默無語,對萌妹子露出溫柔的笑容之後,緩緩抬頭,看向被妹子成為銀仙的傢伙擺出一個面無表情的冰冷姿態。

她根本沒想到自己為了躲雨而跑過來的這家地方居然存在著這樣的變態……!!而且這個女孩子看起來小學還沒畢業好嗎?!

正義感爆棚的木下彌生覺得她要好好的替天行道一下。

「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她笑起來的時候一向都是溫婉可人的,如同莓大福一般甜美,「我叫木下彌生。」

她本來想直接問對方屋裡那個看起來就像變態蘿莉控的人到底對她做過什麼事,才會這麼簡單的讓這個單純得多小妹妹跑出來為了一杯泡麵引誘躲雨的行人的,但是這樣似乎會露出倪端,她也就想想算了。

對待變態什麼的……一定不能手軟啊!

木下彌生保證她一定會好好保護好這個可愛的女孩子的!

「市松……就叫市松。」

……完了完了,這完全是被洗腦了吧?!

木下彌生,女,15歲,高一女生,女神學霸,人生第一次遇到這類型的三無少女(動漫遊戲不算),現處於暴走邊緣。

拯救無辜少女人人有責啊豈可修!

>>>

大概是因為昨晚被一個混蛋流氓強吻了,所以讓彌生有點暴躁。她差點把那個自稱銀仙的男人打了一頓,幸好提前知道對方是妖怪。

……好險,好像差點立起了死亡flag呢。

一遇到妖怪彌生感覺自己就要慫了,她一直認為妖怪和她並不是一個世界的。而且在她看來,妖怪有人型那必須厲害,沒有人形的妖怪……看樣貌吧?

「小雛,你和你的新朋友聊聊吧,我給你們拿點甜點。」白髮男人身上圍著賢惠的紅色圍裙,滿臉笑容,慈愛的摸了摸市松小雛的腦袋。

結果這位之前被彌生誤認為是被調|教過的女孩子面無表情的抬手,一把揪住了對方的長發。

彌生覺得自己似乎get到了新技能。

「痛痛痛——!!你在做什麼啊?!」

「銀仙桑答應市松的泡麵呢?」

「不準吃那樣沒營養的東西啊!!好、好吧,不要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啦——」銀仙抱怨似的說道,金色的眼眸透露出無奈,「先和木下桑好好相處,好嗎?」

威武雄壯的銀仙大人,現在正為自家附身對象市松小雛的交友情況而苦惱著,剛好彌生送上門來,他眼睛一亮,果斷讓小雛出門結識朋友。

他絲毫不知道自己差點就被人打了,而且還是被他認為萌軟的好妹子。

銀仙一離開,木下彌生和市松小雛立即陷入了兩眼相望默默無語的狀態,彌生不知道該怎麼和三無少女相處,被妹子的眼神盯得有些毛髮。

正想開口之時,突然一旁的門就被拉開了,一個小東西猛的飛撲進來,直直的撞進市松小雛的懷裡。

市松小雛則是抓著那東西,一把扔到了牆上。

彌生默默的看著,突然覺得自己之前想要保護對方的行為似乎有點多餘啊——

這兇殘度超乎她的想象好嗎?!

小東西是個玩偶,看起來很可愛,但是它會說話。

頓時可愛度就降低了五個級別。

「不愧是小雛大人!」

「……」

彌生面無表情的轉過頭,眼神像死了一般陰沉:「市松桑,這也是你家養的妖怪嗎?」

>>>

無論多可愛的東西,只要附上了某類型例如「活」的屬性,就會變得可怕起來。

例如眼前會說話的玩偶。

彌生覺得如果是自己的話,看到這樣的東西晚上一定會做噩夢的。

她完全不知道市松小雛被變態玩偶糾纏已經做個很多次噩夢了。

天下奇怪的事莫過於一隻可愛的玩偶在自己面前變成……一個活人。

變成活人的玩偶是一個西裝革面的形象,紅色的眼眸看起來有些眼熟,彌生總覺得再哪裡見過,直到對方感受到她的視線,轉眼望了過來。

「ya……」對方發出驚訝的感嘆,臉上出現了可怕的紅暈,「yayoi(彌生)大人!!!」

黑髮男人眼冒紅光,身後的尾巴忍不住拚命搖晃,看起來就像一隻討寵的大狗。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忍不住後退了一步,一臉警惕:「你認識我?」

她該不會是在什麼時候不自覺的招惹過變態吧……?彌生忍不住嘟囔著。

「彌生大人是繼小雛大人之後我最喜歡的人類啊,」他露出了遺憾的臉色,「可惜彌生大人家有了保護神,不然我——」

木下彌生默默的伸出手,一把按在對方越來越近的臉上。

「請與我保持適當的距離,謝謝。」

在不知不覺中,彌生也成長為一個無情(咦?)的女人了。

忽略黑髮男人狗神多餘的描述,彌生總算知道了為什麼這人一看到她就撲上來了。彌生在不久前曾大發善心送了他一碗美味的關東煮,然後被他跟蹤了一天。他本想著附身市松小雛不成,跑去彌生家附身的,可惜被她身上的煞氣嚇回來了。

彌生再次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對方正如痴漢一般搖晃著尾巴,紅色的眼眸中似乎泛起了綠光。因為估計彌生身上不知名煞氣,因此他沒敢撲上來。

「你說的煞氣……是什麼?」彌生問道,她真不知道自己身上除了斬月先生所說的「體內的力量」,居然還散發著所謂的煞氣?

「嗯……」狗神摸著下巴思考著,隨後笑得極為燦爛,「彌生大人親我一口我就告訴你。」

「……」彌生無語的看著對方期待的眼神,伸出手招了招,對方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親吻沒有,拳頭一個。」

她毫不留情的一拳砸在對方的腦袋上。

「彌生大人好過份……」狗神眼睛變得濕漉漉的,看起來似乎受了很大的委屈,「小雛大人,請安慰我!」

他轉眼就像撲倒市松小雛身上,被及時趕來的銀仙拿平底鍋一下子拍進了一邊的牆上。

「你這個變態離小雛遠點!」

一狐狸一狗神轟轟烈烈的對打起來,銀仙用著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的平底鍋,狗神雙手握著手槍,呯呯碰碰的打了起來。

「銀仙桑,市松餓了,想吃泡麵。」

一場混戰以市松小雛說要吃泡麵為終止,一狐狸一狗立馬換上了和藹可親的表情面對著面無表情的電波少女。

如果不是剛得知了兩隻妖怪都在保護這位三無少女的話,彌生一定會覺得他倆都是變態蘿莉控的。

當他們的戰鬥停下來之後,彌生才和市松小雛從打鬥死角爬出來。狗神依然一副痴漢樣湊了過來,彌生比市鬆手長,白皙的手掌伸出,一把將湊過來的狗神推開。

……真是夠了,臉皮太厚了彌生表示她快要招架不住了。

「狗神桑,你知道我身上的煞氣是什麼嗎?」她想起自己還未問出口的話語,連忙開口問道。

「具體是什麼,我不太清楚,」狗神終於不再逼近了,摸了摸下巴,紅色瞳孔若有所思,「不過應該屬於「虛」的氣味吧……」

彌生一怔,近似呢喃的開口:「虛……嗎?」

「嗯,虛哦。墮落的人類靈魂變成,以靈魂為食的妖怪,」狗神輕描淡寫的說道,隨後眉頭皺了起來,「彌生大人有接觸過這類型的東西嗎?」

不知道為什麼,一說起虛,彌生就想起了白髮少年那張蒼白的臉,下意識的搖了搖頭:「不,並沒有。」

>>>

雨一直下個不停,彌生只好向市松小雛借了一把傘,承諾下次經過就把傘還給她。拒絕了狗神說要送她回去的請求,彌生踏上了回家的路。

然後……在自家宅子的拐角處的路燈下看到了她不想再見到的人。

青音帶人。

彌生面無表情的走著,默默的把傘偏移方向,擋住了自己的臉。

他看不到我……他看不到我。

可惜的是彌生自己身上的味道不能遮掩,而且對方是個十分執著的變態。

聞出彌生身上的味道,也只是彈指之間而已。

「r!」在路燈下淋雨的變態少年如同狗狗看到肉一般撲了上來,彌生雖然看不見,但她還是憑著直覺讓身體轉了個彎。

紫黑色短髮的少年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上。

彌生失望的發出了「嘖」聲。

沒摔倒真是讓人失望啊……不過也顧不上說這些話的時候了。彌生飛快的轉了個身,朝著與家相反的路跑動起來。

不跑還等變態糾纏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

1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