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十章

快與白色融為一體的少年穩穩的握著一把大刀,冷金色的眼眸帶著興奮的笑意。

「我也可以做到哦。」他的嘴角彎起熟悉的弧度,笑得肆意。幻境中的微風颳起了少年白色的衣角,捲起微妙的弧度。

彌生一時沒反應過來,迷茫的抬頭,發出疑惑的聲音:「什麼?」

「我說,我也可以送你離開這裡哦。」他挺有耐心的解釋道。

紅棕色長發少女陷入謎一般的沉默,她那張可愛的臉看起來很嚴肅,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事情。

對面的這個人……會有這麼好心嗎?

「不用擔心,我可是會信守承諾的,」白髮少年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熟練的拉著手中黑刀刀柄上的白布,將刀甩成圓形,「當然了,這是有條件的。」

甩成大圓的刀因為運轉速度過快,產生了破開空氣的「嗡嗡」聲,彌生看過去的時候,還能見到刀面上形成的點點火星。

她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什麼……條件?」碧綠色眼眸的少女眼睛睜大,十分艱難的開口問道。

白髮少年悶笑起來,他的笑聲可怕得讓彌生背後生寒。

「一個人在這個地方,你看,很空蕩吧,我很無聊啊,」他指了指這個空蕩的世界,除了藍天白雲,高樓大廈,什麼都沒有,「和我打一場吧。」

「雖然你弱得和廢柴沒兩樣,不過這樣可以讓你鍛煉一下不被虛吃掉,怎麼樣?」

木下彌生抿著嘴唇,小心翼翼的退後了兩步。

……她覺得她沒有能夠撐到對方玩膩然後把她送回去的耐力,這種條件簡直要她的命。

「別害怕嘛,我不會殺掉你的,」他依然露出詭異的笑容,「我的靈壓很好用吧?」

彌生被他跳脫的話語弄得滿頭霧水,這關靈壓什麼事?

話嘮白髮少年二話不說開始攻擊,揮舞著的刀鋒朝著彌生飛了過去,彌生一直警惕著對方,這下翻身打了個滾,勉強避過了攻擊。

那樣的遠程攻擊讓躲避的彌生消耗大量體力不止,還很可能被颳起的刀風劃破皮膚。彌生感覺到自己的臉有些火辣辣的疼,她皺著眉伸出手摸了一把,觸碰到臉上溫熱的液體。

…………

她默默的看著自己手上的血液,咬著嘴唇腳趾蜷曲。

……第一次攻擊就讓她毀容了,要不要這麼兇殘……

「躲開了啊,」白髮少年抓緊手中的白布,將黑刀扯了回來,被大刀破壞掉的水泥和玻璃發出沉悶的「轟隆」聲,「再來一次。」

「等、等等啊!」彌生眉頭緊皺,氣都沒喘平就要繼續躲避對方的攻擊,心塞就算了,關鍵是她還想問一些東西啊!

「太慢了!」

「你這個笨蛋能不能聽人說話啊!」

>>>

一身白的少年很喜歡戰鬥,雖然他的對手是個不放水就能秒殺的弱者,但是他還是玩得很高興。

而被對方逗弄了一段時間,衣裙破爛滿身傷的彌生則是平躺在地上喘著粗氣,臉上的血已經幹了,粘著皮膚有種崩裂的痛感。

「笨~蛋~」拉長了聲音極其惡意的吐出這兩個字,白髮少年終於不再甩刀了,而是將它插|入腳下的水泥中,「站起來,時間差不多了。」

彌生翻了個身,又長又直的紅棕發和暗紅色的血結成一團,狼狽得要命:「你才是笨蛋,笨蛋!」

她碧綠色的眼眸亮得驚人,裡面燃燒著不服輸的火焰。

白髮少年微愣,嘴角彎起一個正常的笑容。

「啊咧啊咧,你果然很有趣啊,」他走上前,木屐觸碰水泥和玻璃,發出清脆的「嗒嗒」聲,「下次再見啦。」

「等等,」彌生艱難的伸手,扯住對方蹲下時落在地上的衣角,緊緊的抓著,「你的名字?」

總有一天,她一定會讓這個混蛋再也不能這麼耍她的!當然打敗他什麼的還是算了……嗯,人要有自知之明。

在這之前,要記住對手的名字才行。

「我……沒有名字哦,」對方笑眯眯的抓住彌生伸出的手,也不在乎那上面的團團血污,「女人,你的名字?」

「……木下彌生。」

「彌生……啊,」他握著彌生右手手腕,猛然拉了起來,彌生趴著的上半身立即直了起來,「再送你一份禮物吧。」

彌生被他粗魯的動作弄得腰都要斷了,疼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放手啊混蛋!你知不知道這樣很——」

還未出口的話又被堵住了,彌生震驚的睜大了她那雙如玉般的眼眸,直視對方那雙冷金色的眼睛。

熟悉的暖流從交纏的舌頭中沒入彌生體內,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彌生感覺自己身上的傷痕變得沒那麼痛了。

就算是這樣……

佔人便宜得流氓必須要打啊啊啊啊啊!!!!!

彌生飛快的抬起左手,差點擊中了對方的臉頰,然而這個惡劣的少年眼中帶著笑意,下一秒,彌生就消失不見了。

揮掌引起的掌風「呼」一聲輕輕的打在白髮少年的臉上。

「啊咧啊咧,下次再見吧。」

>>>

彌生很早就起床了,她一直坐在床邊呆愣了很長的一段時間,腦子一片空白,陷入了發獃的狀態。

最後還是自己調好的鬧鐘讓她回過神來,彌生伸手按掉,有些意外的發現自己雙手依然白皙嫩滑,沒有任何傷口血漬。

說起來……上次也是這樣呢。

她攏了攏耳邊的碎發,不太清醒的腦子運轉得困難,許久之後,她才想到自己前往得那個世界只屬於「內心世界」,和夢境想象的地方。

估計過去的是她的思維或者靈魂吧。

「也不早了……是時候晨跑了,」彌生喃喃的說道,嘴唇不自覺的抿緊,她伸手捏了一把臉,呼出一口熱氣,「清醒點,彌生。」

晨跑過後,做早飯和便當對彌生來說,是一件十分簡單的事情,她心情其實不怎麼好,因此在做便當的時候,不小心做多了一份。

「不好了,做多了……」她有點鬱悶的看了看案台上的四個便當盒,皺著眉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身後傳來拖鞋和地板摩擦發出的「嗒嗒」聲,彌生還沒來得及轉過頭,就被優子抱住了腰。

「早上好,姐姐,」元氣十足的優子聲音依舊甜美,她將腦袋埋在彌生的後背,「姐姐的身上的味道好香!」

彌生哭笑不得的微微轉身,用空閑下來的手摸了摸優子的頭髮:「早上好,優子。我剛做了早飯呢,先去吃吧。」

得到摸頭獎勵的優子心滿意足的放開手,十分乖巧的坐在飯桌屬於自己的位置上。

「早上好,彌生姐姐,優子姐姐。」比優子遲一步起來的是秀吉,他整理著襯衫上的領帶,比起優子的好精神來說,他看起來有點無精打採的。

「早啊,秀吉,快來吃早飯。」

木下家的裝飾都是偏西式的,偶爾也會出現麵包和米飯搭配的情況。吃過早飯之後,彌生為了趕去櫻丘高中而提前離開,收拾碗筷的任務就落到了秀吉頭上。

臨走之前,她將四份便當放在飯桌上,有些難辦的皺起了眉頭。

「姐姐,便當多了一份哦,」優子捧著熱牛奶喝著,嘴角還沾上了一圈白色的奶漬,「要送給誰嗎?」

彌生尷尬的屈指颳了刮臉頰:「不,今天早上不小心做多了一份,不知道該怎麼解決呢。」

優子眼睛亮了,她三兩下喝光了熱牛奶,面帶期待的問道:「我可以帶兩份嗎?」

「誒,優子吃得完嗎?」

「額……當、當然吃得完啦!」

彌生「噗嗤」一笑,心中的烏雲都被優子可愛的表情驅散了,調侃道:「姐姐都不知道優子居然能夠吃得下兩份便當呢,難不成是用來送人的嗎?」

沒想到彌生一說就戳穿了優子的心思,她家小妹妹的臉一下就「唰」的紅透了,正「咕嚕咕嚕」的冒著熱氣。

「才、才不是呢!」她嘟囔著反駁,「我、我自己吃啊!」

「哎……優子都長大了,不再和姐姐說小秘密了,」彌生假裝憂愁的嘆了口氣,垂眸,視線卻時時注意著對面的優子,「姐姐好傷心。」

「姐姐!」優子看到彌生臉上若隱若現的笑意,立即知道自己被調戲了,惱羞成怒的喊道。

在她們談話期間,秀吉早就將碗筷洗好放好了,他身上圍著可愛的碎花圍裙,狀似天然的爆料。

「優子姐姐昨天似乎答應了澤田阿姨幫忙噗——」

秀吉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優子順手扔過去的空牛奶杯砸中了。彌生驚呼一聲,閃身接住了差點摔破在地板的杯子。

「秀吉——你知道得太多了!」

「什麼啊!老朽只是在說實話而已!」秀吉捂住自己被砸紅的鼻子不滿的說道。

優子瞬間露出可愛的笑容:「什麼,秀吉你再說一遍?」

長期拜倒在雙胞胎姐姐暴力之下的秀吉是個能屈能伸的大丈夫,他乾脆利落的道歉了:「……是我聽錯了,對不起。」

彌生管不著這兩個小傢伙時不時的拌嘴,有些無奈的將杯子放回桌子上。

「優子,下一次不能丟易碎物品哦,」偏心十足的少女完全沒怪自家妹妹揍弟弟的事,反而重點偏到了玻璃杯身上,「我出門了,你們也早點去學校。」

「是,路上小心,(彌生)姐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