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6·22

89|6·22

紐約34

reid將手上的檔案看完,他閉上眼揉了揉眉心,緩解一下疲憊的神經。reid再睜眼正想說些什麼,卻見他看著咖啡默默地出神。

reid看了眼那常見的外帶紙杯,不解地問:「怎麼了?」話音剛落就見微不可見地僵了一瞬,reid見狀心中的疑竇更深了些:「這咖啡杯有什麼不對勁嗎?」

故作鎮定地將手中的杯子放下,他依舊沒看reid一眼只說:「沒什麼,只是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什麼事?」reid順口問道。

側過身子,直視reid,面上的神情很古怪,reid被他看得很不自在,正想再問就像是下定決心一樣開口說道:「r,我好像喜歡上你了,情人間的那種。」

reid陡然一驚,他不慎碰到了桌上的紙杯,沒喝完的牛奶撒了滿桌面,沾濕了桌上的檔案他也無暇顧及:「什麼?」reid的聲音有些高,臉上帶著驚詫和些微的抵觸。

精通微表情,他怎麼會看不出reid的情緒。他垂下眼瞼,心中苦笑一聲,臉上卻很快地揚起惡作劇般的微笑:「呵,你反應這麼大做什麼,只是一個玩笑。」說著他閑閑地喝了一口牛奶,抬起眼笑著看著他:「你的反應很好玩。」

reid嘴角一抽,他成功地被騙過去了。reid長出一口氣,忽略心中古怪的情緒,重新坐下:「aust,這不好笑。」

懶洋洋地應了聲:「啊,我知道了。」

reid一時也不知該說什麼,雖然說是玩笑,但是他還是能感受到瀰漫在兩人之間的尷尬。看著垂眸淺笑的,reid也沒再追究。他也只把這句話當笑話聽了聽。此時他感到放在桌上的胳膊袖口處似乎有些濡濕連忙低頭一看,就見撒了小半張桌面的牛奶。reid哀嚎一聲急忙搶救起重災區中心的檔案。可惜已經太遲了。一股奶香味從檔案中飄出。

見了拿出紙巾提給reid。reid看也不看就接過去擦拭濕透的封面看著reid動作,終究有一句話也沒說。

reid拿著濕透的檔案,匆忙對著說:「我先去烘乾這些東西。回見。」

「嗯。」低低應了聲,就見著reid拿著文件衝出了會議室的門。徒留一人看著髒亂的桌面。末了他苦笑一聲任勞任怨地找了塊布擦拭桌子,嘴裡還道:「以前我對這事避之不及,如今,換了別人對我避之不及,真是風水輪流轉,半點不由人啊。」

「·jones。」正在自怨自艾的時候,一聲熟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回頭就見r站在門口面上帶著得意地看著他。

嘆息一聲,心中想著果真禍不單行,面上卻沒帶著半點不滿:「長官,怎麼了?」又?

「你被停職了。」說著r遞給一張紙:「因為你向媒體泄露警方正在偵破的案件的案情。」

「什麼?」皺眉,他完全不明白r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r志得意滿地走進會議室,瞥了一眼兀自困惑的,臉上帶著勝利的笑容,他拿過遙控打開電視。新聞的聲音就傳到的耳邊。

「昨晚發生在紐約大學的謀殺案已經初步有了眉目,今早我們收到一份匿名訊息,這是一份來自紐約鑒證科的官方驗屍報告。報告上稱死者是……」

驚詫地看著新聞直播,他完全不知道由他親手書寫的驗屍報告是怎麼落入媒體的手中的。

r見這幅表情,不由得冷笑:「我倒想問問你今早才交給我的報告怎麼會出現在媒體的手中,難道你弄錯了你的上峰是誰了嗎?私自泄露案情,給你停職都是輕的s,明天有一場關於這份報告的問詢會,希望屆時你能好好解釋清楚你的所作所為。現在,我只能請你交出你的通行證,好好回去反思一番。」

雖然也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他也不覺得被停職是什麼大事。滿打滿算心中除了詫異為什麼他的報告會被泄露之外別無他感。看著r神情中掩飾不住的得意和惡意也懶得解釋,反正他被停職最後損失的也不是他的利益。

想著二話不說拿下胸前的身份卡放在桌子上,這利索的動作讓得意的r不由得皺起了眉可不管r在想些什麼,他此刻心中也亂的很,此刻停職正好能讓他冷靜一下。這麼想著朝著r一點頭,嚴肅道:「我明白了,這件事我明天會向上級解釋清楚,現在就不打擾了。」說著他絲毫不留戀地走出會議室大門的洒脫讓r的臉色慢慢變青,許久她才猛一錘桌子:「·jones我看你還能得意多久!」

***

作為一位上班第一天就面臨著被炒魷魚境地的人還真沒怎麼得意。他拿出手機想了想給declan打了個電話。

電話過了好一會兒才被接起,話筒里傳來declan猶帶倦意的聲音:「喂?」

「declan。」猶豫了一下決定單刀直入,絲毫不顧接下來的話對於declan來說是多麼大的一個晴天霹靂:「你當初是怎麼知道自己是gay的。」

電話那頭傳來重物墜地的聲音,與之同時響起的是declan的呼痛聲,顯然他沒時間處理摔痛的地方,第一時間就抓起了掉在地上的手機,declan顫巍巍的嗓音響起:「哥們兒,求你了,求你告訴我,你說的gay是指開心的意思。」

嘴角噙著一抹苦笑,他低聲道:「我也想,但是真的,我忽然發現我好像,真的,喜歡上一個男人。」

電話那頭也是一陣沉默,久到幾乎以為對方掛斷了電話的時候,declan略微感慨的聲音才響起:「當初我對你示好,你嚇得和活見了鬼似的,早知道你也會喜歡上男人,我當初就不會放棄了。」

「……」呼吸略一停頓,突兀地他說:「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declan輕笑:「這事有什麼好對不起的。你又不欠我。」

「我知道,但是我也知道,被拒絕是多麼傷人。」輕聲道。

「怎麼?你被你家寶貝小探員拒絕了?」declan好奇地問。

「你怎麼知道是他?」反問。

「得了吧,你表現的那麼明顯。或許直男直女沒覺得什麼,但我這個在男同世界摸爬打滾了這麼多年的老油條要是都沒看出來的話才是真的見了鬼了。」declan調笑道:「第一次見你我就知道你對他不一樣了。你要不是喜歡他怎麼會無視我這個發小去問那人想吃什麼?還毫無防備地在別人的車裡睡得那麼熟。」

「你哪算髮小,分明我們考上了大學之後才認識的好嗎?」吐槽道。

「隨你怎麼說。」declan無所謂地接了句:「我本來還在想你這個粗神經的什麼時候才會發現自己喜歡人家。卻不想這前後還沒幾天你就了悟了,還告了白。你閃電俠嗎?」

「告白又怎樣,還不是被拒絕了。」自嘲道:「我也想不通,以前我欣賞的都是女性,怎麼到了最後卻喜歡上男人了。」

「這種事情也控制不了,只能說一句……」

「感情來勢洶洶,誰都拒絕不了?」接道。

那邊declan又是一個不穩,差點把手機砸了。好半天他才穩住自己的心神:「哥,你別抽風好嗎?文藝什麼的真的不適合你。」

其實也被自己說的話給雷了一下,他訕笑:「不是順著你的話說的嗎?」

「爺我什麼時候說過這句話了?我連想都沒想過好嗎!」declan翻了個白眼:「我只是想說,算來算去,我都沒料到你是個雙。」

也嘆息一聲,他可憐巴巴地請教自己的好友:「那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你告白都告過了,還能怎麼辦?就算想當這事沒發生過也要看看別人願不願意配合你。不是我說,那些信上帝的都把我們這些人當做異端。也不知他們怎麼想的,爺不殺人不放火,喜歡同性礙著誰了?一個個把自己當做衛道士,覺得別人都是邪惡的,就自己最高尚。要我說這樣的人腦子就是有坑,遲早有一天爺往裡填土把他們一個個都給埋了。」declan越說越憤懣,顯然平時沒少受委屈。

見他把話題越扯越偏,只好連忙打斷,將話題拉扯回來:「算了吧,腦子沒坑的都是傻子。你為了記住事情早把大腦小腦劃得一道一道滿是溝壑了。再說r又不信教,你別用有色眼鏡看他。」

「你不讓我用有色眼鏡看他,你怎麼知道今天之後他不是在用有色眼鏡看你?」declan反問:「當初我向你示好你不也是別彆扭扭躲了我好一陣子嗎?」

「那時候我和你不熟!」

「那你和那位fbi的探員就熟了?你們滿打滿算有認識一個月嗎?你喜歡他所以把他往好里想,但他究竟有沒有你想得那麼好你知道嗎?不是我多事,我單問你一句,你除了他的名字和工作之外還知道點什麼?別和我說他的學歷,那些在fbi官網上都查得到的!你知道的東西全部加起來都沒有fbi官網上的資料詳盡吧·jones作為你的好友,我勸你一句。既然你是雙,你就把喜歡那小探員的心思壓下。安穩找個好女孩好好過日子。這條路太難走了,你走不起。沒準百年後你拉著你老伴的手看著兒孫滿堂再回想起今天的小心思,你會覺得荒誕可笑也不一定。你比我聰明,讀的書也比我多,你應該清楚喜歡這種事說白了都是人體內的化學物質在作祟,你就當做戒·毒,等毒·癮熬過了,不就什麼事也沒有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智商敲開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智商敲開門目錄 [綜]智商敲開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89|6·22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