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誅心之路

第94章 誅心之路

「我是何人並不重要,只是,你可曾了解你自己?你過往的一切都是那樣身不由己,你可知為何?」

「為何同樣的黃泉之下,先墜入的也是你?」

空靈的聲音接二連三傳來。

「你這般用心良苦,這般挑唆,莫不是也想利用我!」黎離子反問。

「你已墮入十八層地獄,毫無價值,談何利用!我只是想幫助你。」

「幫助?」他冷笑著,「我倒想知道你會怎樣幫助我?」

「我允許你問我一個關於你自己的事情,我會如實告知你想知道的一切。」

「我憑什麼信你?」

「信與不信,你聽完回答便有分解。」那聲音空曠而淡定,黎離子聽到背後的勢在必得,有一種神秘的力量慫恿著他,他的確很想知道的那個藏著他生世之謎的抽屜,在踏上石階的第一步便開始被打開。

「我生身父母到底是誰?因何而隕?」他抬頭看向水幕。

「你父君閆不齊的確是大胤子長子,可你母君卻是神族萱辛仙子,也是天帝的胞妹。」

「這樁婚事當然不會被九重天應允,可你父母依然毅然決然地生下你。對了,你還有同胞的妹妹,也就是現在九重天的菁之公主。」聲音到這裡忽然停頓了下來。

黎離子冷峻的面容變得複雜起來,他心裡翻江倒海,他此刻迫切想要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而那個空靈的解答之聲似乎刻意停頓一下,似乎在等他調整情緒。

「然後呢,說下去。」黎離子壓抑著心裡的波瀾起伏,聲音壓製得異常冷靜。

「九重天秘密召見了你祖尊,要求他處理這件事,大胤子當然明白天帝的意圖,他親手殺死了你父君,保全了整個藜呦的太平。而你母君卻因傷心欲絕而自盡隨你父君而去,而你,則被大胤子帶回了藜呦。」

「九重天因萱辛公主的死而愧疚,天帝令人帶走了菁之,她甚得天後霍彌的眼緣,於是被天後養在身邊,封為公主,成了鏡彧的妹妹。天帝更是不惜耗費萬年修為換了她的血統,驅逐了她體內一半的魔血。」

黎離子的手不禁緊握著,他沒有再追問,可他竟然沒有絲毫的懷疑這樣的答案。一切都被隱瞞了那麼久,似乎沒人會為他打開。

「你祖君為了魔界千秋萬代的基業,親自殺死了你父君,可這樣藜呦就能好過了嗎?你這一世剛剛經歷的不就是一場又一場的血雨腥風。你是否覺得你接手了魔尊令,藜呦就能有不一樣命運呢?」

黎離子毫無表情的面上忽然眉間一緊,那聲音似乎捕捉到了他情緒的變化。

只見水幕上出現了九重天巽室,血棺整齊的放置在巽室內。冼運上神試圖在復活血棺內的神靈,而這一切都在秘密進行,而他還對這些絲毫不知。

「你也一樣逃脫不了自己的民航業,那就是永遠做不了主,永遠受制於九重天。」空靈之聲帶著一絲嘲諷。

黎離子感動刺耳,他倔強道:「六界本就奉九重天為尊,我魔界藜呦之地,聽從於天字型大小統領有何不可,倒是你?你到底是誰?有何居心?」

「黎離子,你竟然如此迂腐守拙,我是誰你很快會知道,只是枉你這一世,實在是遺憾……」那聲音嘆了口氣。

四下忽然沉寂下來,可黎離子內心卻依舊波瀾起伏,那聲音的確在他心裡種下了一顆種子,他開始有意識的去思索這一世的過往,他隱約感覺到,讓他如此堅定的,便是照耀在他慘淡人生里的那一束光,那就是瑄露漪。

一聲巨響打破了此刻的寂靜,水幕之後有人墜落,很快水幕上浮現一行行文字,黎離子一驚,墜落的是花木芫和瑄露漪,最後一行的文字跟自己看到的一樣:隕於太微二十一年冬月卯日。

他忽然有著不好的預感,這似乎是真的,隱藏在萬仞潭底極寒之境的神秘力量。

他四下探去,他發覺花木芫和瑄露漪無法穿過水幕,那些文字難道是只呈現給自己的。他有點緊張,因為他看到了給瑄露漪,頓時亂了分寸,他抬頭呵斥道:「你出來,出來!」

「怎麼?你改變想法了嗎?」空靈聲忽然響起。

「你到底是誰?你想怎麼樣?」

耳邊傳來一聲冷笑:「我是誰不重要,因為你們今日都將走過這一段黃泉之路,只是......」聲音忽然刻意停頓下來。

「只是什麼?」黎離子追問。

「只是我忽然改變了一個決定,我可以讓你選擇一個人陪你走過這段黃泉之路。」聲音帶著幾分戲謔。

「為何?」他疑惑。

「念你這一世孤苦,或者......你懂的。」聽到最後這三個字讓他不禁毛骨悚然,他害怕的是自己深藏的意識,會改變他的初心。

可他的確這一世孤苦,他怎甘心如此下黃泉,遙望水幕另一端,花木芫上神之力在這裡都只是綿綿之力,更何況自己的修為,怎敵這藏而不露的神秘力量。

他內心被慫恿了,在此被種下的種子此刻正在內心壯大,他抬頭看向水幕那端:「我要她!」

「如你所願。」伴隨聲音落下的還有傳過水幕而入的瑄露漪,她跌落在石階之上,茫然不知所措,眼睜睜看著水幕上一行行顯示的生平,黎離子起身躍出一把扶住她,試圖阻擋最後那行文字,可那些依然映刻在她驚悚的眼眸中。

「不要看,別信。」黎離子一把托起她,顯然他並不想讓她在此經歷一遍他剛經歷的一切。「誅心之路。」他忽然想到這四個字。

「你沒事吧?」瑄露漪一把抓住他,焦急的探向他仙身,見他完好無損,便追問:「這是哪裡?」

黎離子鎖定她的雙眸,貪戀的感受著她關切的目光,心裡沐浴著陽光和溫暖,他覺得縱容這是黃泉之路,也不枉這一世孤苦。

「我們趕緊出去,花木芫哥哥還在那邊,快過去看看他。」黎離子還沒來得及回答,便看到她眼裡的焦急和擔心,只是她目光落在水幕那端的花木芫身上。

剛剛湧起的溫暖瞬間便暗淡下來,不過畢竟花木芫已經是她大哥,關心他也是情理之中,他下意識安慰自己已經燃起的一絲嫉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麑鏡三生晝之烈日炎炎照無眠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麑鏡三生晝之烈日炎炎照無眠目錄 麑鏡三生晝之烈日炎炎照無眠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4章 誅心之路

9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