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一章 重視香氣來源

第八百八十一章 重視香氣來源

身體發出的體香每個人都有,而女孩子的體香還是比較特殊的,但是體香同樣是一個奇怪的東西,女孩子與女孩子之間,並不會很在意對方的體香,故而溫青才沒有重視體香一事,然而溫青不重視的事兒竟然被巫嬈給盯了上,她起身就來到溫青的身旁,還特地聞了聞溫青她身子上所散發的香氣,話說溫青的樣貌原本就是很清楚的,加以人家本就是愛乾淨的人,所以身體所散發的氣味也是極好聞的,不過巫嬈卻說道:「為何我不仔細聞,就不聞不到溫青你身體散發的體香呢?」

溫青回答道:「也許是一種吸引,或者是一種被關注,總之體香這種東西是很難用語言來形容的,對於我溫青來說,巫嬈你並不會很關注我,總之不會是那種由心而生的關注,好比巫嬈你若是心中動了情,體香也許就會由於你身體上的某些激素來燃燒等,就會變得越加濃烈,就好比你很在乎曉星主子,他身體說散發的體香,想來你巫嬈是了解的,而且那種體香也極易吸引到你的關注,也許這就是因異性情感而產生的特殊體香,其目的就是為了互相吸引對方,而我溫青畢竟是女孩子,巫嬈你對我自然就不會產生那種特殊的情,故而我倆雙方若不仔細聞對方的體香,再加以不關注此事,自然也就忽略了此事。」

「原來是這樣,溫青你懂得好多呀!看來你曾經是很關注此事嘍!」巫嬈看起溫青說道。

不過此時還不是二人開玩笑的時候,巫嬈也不過就是隨口一說而已,但是溫青還是要迴避一下的,她急忙說道:「當然不會,剛不是巫嬈你問起此事來,我還真沒有把體香這事當做事來看呢!」

「對了溫青,你剛剛問我是否聞到過蘇心身體上的體香,其實不瞞溫青你說,蘇心長相既甜美又標緻的,她的一舉一動都透出一種脫俗的仙氣,時而也會讓我沉迷,話說我在蘇心不注意之時,的確去過她的身旁,尤其是蘇心的頭髮,那種飄香的感覺讓我久久不能忘懷,不過我偶爾也會聞到蘇心身體說散發的體香,那種清新,淡淡的香味是花草所無法取代的,恐世間也無此花草,對啦溫青,你曾經是否與我一樣,偷偷聞過?」

巫嬈問起了溫青,但就算溫青聞過,此時也不好說自己聞過,想想那是一見多麼猥瑣的事情,巫嬈又不是男孩子,又沒有異性相吸的感覺,不過人家蘇心的確是太美了,美的讓人心生嫉妒,倒是會與她學一學,而巫嬈就屬於偷學的哪一種,聞一聞蘇心的頭髮,也許就會發現蘇心用什麼花草洗頭,等等之類當然很多人有過這種心思。

「不瞞巫嬈你說,我倒是沒有像你那樣過,但是我的確偷偷看過新月大護衛的手腕與腿,那肌膚白皙水嫩,還真像上去掐一下呢!」溫青的眼神變得詭異了一些,又聞巫嬈說道:「這倒是!我也很羨慕大護衛的肌膚,哎!我這輩子是沒法與大護衛想必啦!不過溫青你倒是可以好好保養一下,你的肌膚也很好,總之不差新月多少。」

溫青的肌膚的確也很白皙,但與新月比起來還是有些差距的,溫青自然知曉自己幾斤幾兩,於是只好岔開話題說道:「對了巫嬈,我曾經不知曉蘇心身體上的體香,但是這次我卻聞到過,可是巫嬈就算你曾經知曉過蘇心的體香,可還是不能將那種香氣的味道告知與我,那體香的氣味根本能難用語言來形容,不過經巫嬈你的提醒之後,我倒是想再去聞一聞,但今日肯定是不行的,我要等蘇心再次梳洗沐浴后,再聞一聞她的體香氣,看看這次與上次究竟有何不同之處,從中再來調查真兇一事。」

巫嬈想了想,於是說道:「也好,不過溫青你之前不是說過,那種特殊的香氣不僅僅蘇心有,而且肖小琴的身上也是有的嗎?」

「恩!是呀!她的身上的確也有,所以我料定這種香氣不可能是兩個人身體上的,至少會是蘇心與肖小琴二人中的其中一人,若蘇心梳洗過後沒有這種香氣,那麼這種香氣的確就是從肖小琴身上傳出來的,」溫青分析道。

可是巫嬈卻不知曉溫青究竟葫蘆里賣的什麼葯,聽其問道:「溫青你為何如此肯定就不是蘇心的呢?倘若肖小琴身體上也沒有了這種特殊香氣,那又當如何?」

「此事我才剛剛想通,若二人身體上均沒有了這種香氣,就可以說明這種香氣就是上次從沐浴那時候才消失的,也就意味著這種香氣與幻彩的死有著脫不掉的干係,所以只要待蘇心與肖小琴再次沐浴之後,就可得知真相,想來她們也會因為自己的習慣來選擇花草,故而香氣應該與上次相同,女孩子畢竟都是很講究的,很少會像男孩子那樣,胡亂使用花草,搞的香不香臭不臭的,而蘇心曾經多次前來過咱們巫家,巫家也沒有發生過類似的重大之事,再者蘇心沒有法術,雖說看過一些醫書和道書,但是沒有實戰經驗根本不足以殺死幻彩!」

「而蘇心的可怕之處,就在於她擁有著過目不忘的本領,她的頭腦異於常人,是你我所不及的,幻彩之事也的確很有可能出在蘇心的計謀之下,所以蘇心才會是我的懷疑對象!」

「但是肖小琴這個人卻不然,她曾經從未來過巫家,第一次進入巫家,就鬧得滿城風雨,而我認為肖小琴的心中似乎還隱藏著些什麼大事,她的面色上幾乎沒有笑容,而她可愛的表情下,我還是可以看出一種凄涼之色。」

「除此之外,肖小琴她又是巫彥九的人,可又因瑣事離開了巫彥九,所以我認為肖小琴很有可能是巫彥九在主城當中所安排的探子!但巫家禁衛現在已將主城圍的水泄不通,想來肖小琴她獨自一人是做不出大事來的,可……若不是如此,那肖小琴可就會更得為可怕!她若不是幫助巫彥九,那麼她也許就是在幫助其他人,總之不會是曉星主子等人,甚至肖小琴很有可能並非是在幫助別人,而是利用曉星主子的權利來幫助自己做事,那樣看來肖小琴就是巫家與巫彥九的敵對之人,也許連巫彥九也不曾知曉,曾經在她自己的身邊,還是自己的好友,竟然一直在虎視眈眈的盯著她!」

「溫青你說的好可怕,就像將鬼故事一樣,可溫青你也要知曉,曉星哥會幫助肖小琴不假,但是曉星哥他也絕不會幫助肖小琴她去對抗巫彥九,更加不會做出對咱們巫家不利的事來,而且肖小琴離開巫彥九之後就只有一個人在巫家當中,她又不像巫彥九那樣有著老祖撐腰,有著忠實的長老主持大局,正所謂天時地利人和她樣樣不佔,所以是鬧不出啥大事來的,」巫嬈分析道。

巫嬈可以分析出來的事,想來溫青她遲早也會分析而出,不過巫嬈的話雖說是極有道理的,但是溫青總是覺得肖小琴這個人並不是簡單的人,她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也許是在等待著巫嬈與巫彥九爭取大巫之時漁翁得利,可是她究竟想要得到什麼東西呢?是溫青難以猜測到的,除非溫青也猜錯了肖小琴,她不過就是看不慣巫彥九的作為,所以才離開了她一陣子,加以感情在其中,離開巫彥九的肖小琴,自然心情沉悶一些。

「也許吧!但是咱們還是不得不防的,只要她們在巫家一天,咱們就不得不防,尤其是在這個非常的事情,想想能輕易殺死幻彩的人,絕非等閑之輩,我就怕是那人的巫法極為高強,可偏偏裝作乖乖女的樣子讓咱們無法提防,所以巫嬈你定要加以戒備,幻彩的死雖不涉及巫家興衰存亡,但也大大挫敗了你巫嬈管理巫家的銳氣,這下子高興的人一定是巫彥九等人。」

對於女孩子來說,她們大多都會在睡前沐浴洗澡,但也泡澡這樣的事並不會時常去做,大約一日過後,溫青就在此來到水曉星的房間,她知曉蘇心與肖小琴二人定然也不會離開水曉星的住所,其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避嫌,而這個時期若還能有人大搖大擺的走出大殿,想來這個人的心一定大的很、

那麼在水曉星等人當中,唯獨只有新月一人會去做,至於這丫頭可不怕避嫌的事,也不管那三七二十一的,什麼幻彩死不死的,跟她似乎也沾不到半分干係。

然而溫青也知曉新月的性格,她平日里就是這樣的人,這幾日還算是收斂了許多,否則這幾日她就能走遍巫家大大小小的房間,說她是去欣賞美景,恐無人相信,若說是提謀不軌,恐溫青都不信,都知曉新月喜歡玩,她就怕的就是閑來無事,故而她是要尋找樂子與新鮮事物才會如此行舉的。

不過新月越是如此愛玩,溫青就會減少一分對新月的懷疑,她畢竟是巫家的人是巫嬈的手下,同樣是水曉星的人,而且靜巫派目前要對付的人也將是巫彥九,因為當巫彥九榮升之後,靜巫派何去何從就很難說了,總而言之巫彥九管理的巫家巫一族人,總會將靜巫派和青巫派扼殺在巫家當中,她並不會想朱真那樣留有後患,更加不會像巫嬈那樣一味著追兇朱真的路行走,她將是一代新秀,而且是個不在巫家長大的新秀,她根本不懂巫家局面,就算得道大巫之後,想來巫家的發展也會很難行進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小道友之紅山巫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小道友之紅山巫書 小道友之紅山巫書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八十一章 重視香氣來源

9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