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一章 敵友之分

第七百八十一章 敵友之分

水曉星明明知曉回門之事還要故意去問林姚,不料新月突然上前插嘴道:「曉星哥,若是你進入回門當中,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出來,可蘇心姐姐卻不然,人家的頭腦是你我都不及的,我知曉曉星哥你擔心蘇心姐姐的安危,再者說沒有蘇心姐姐在,咱們大家的頭腦都像是生了銹的,該靈的也都不靈了,可是曉星哥你要知曉蘇心姐姐她不但頭腦好,而且身體也很好的,我想蘇心姐姐在那裡呆個一年半載的,也不會出啥大事,只要乾糧夠就成,也許那裡就是避難所,裡面的食物不計其數,所以曉星哥你還是為咱們大家擔憂擔憂才是,咱們的食物也是少的可憐,話說這裡還是沙漠,咱們才剛剛行進不久,也不知曉何時才會走到那北方北之地,天上水之地呢!」

新月假裝說自己,還是將林姚等人通通給埋汰了一番,可是林姚等人也沒有辦法,自己不如蘇心的頭腦靈活,只能任由新月在自己的面前放肆。

新月知曉蘇心她擁有著不來不死的身軀,話說擁有這樣身軀的人是誰都會嫉妒,新月嘴上不說但心中未免也會嫉妒蘇心,女生都喜歡青春貌美,何況蘇心生如天仙,但是新月這樣說蘇心,也是想給水曉星與林姚等人提個醒。

可是蘇心也是人,雖說有些特殊,但是她也是需要吃飯睡覺的,只是比常人堅持的長一些罷了,而新月心想,蘇心既然屬於有些特殊的哪一類人群,搞不好人家蘇心一月不吃不喝也是無大礙的。

深思后的水曉星這才回復甦心,他說道:「若下面有啥邪咒或者是邪祟,那蘇心咋能應付得了?」心大的水曉星這一刻想得真多,林姚也萬萬沒有想到她的曉星哥會那麼在乎蘇心,但此刻毛豆豆突然說道:「新月所說的並無道理,蘇心的頭腦我不及也,而且蘇心是個很幸運的人,我們大家還是祈求蘇心的好,不好想那些壞的事情,畢竟我們大家下來之後還未曾遇到那麼壞的事情,然而現在大家的時間都極為寶貴,我想蘇心她一時半刻若解不開回門當中的秘密,總是不會數日後還解不來回門當中的秘密,我大致知曉蘇心背包中所帶的食物,若是省著點吃,應該可以維持一月,我想蘇心總是會解開秘密出來的。」

毛豆豆說道了食物,林姚這才急忙瞧了瞧背包,不料她一眼就看見了蘇心的背包,這才惶恐萬分,此刻她的心都快崩潰了,她急忙說道:「糟糕!蘇心開啟機關時由於擔憂重力的影響,她並未背著背包,」她看起水曉星又說道:「曉星哥這該如何是好!」

「沒有食物!人只能存活三天,依我看來大家還是速速想辦法下去才是!」說話的人並不是水曉星,而是巫彥九,這丫頭可不會那麼好心,她急著下去,其目的就是想快些揭開這裡的秘密!

然而巫彥九身旁的肖小琴這會也看起了她,肖小琴的那種眼色,是水曉星等人都看不懂的,可是巫彥九知曉,肖小琴在責怪她自己,話說蘇心下去自然很好,她聰明不假,可是她過於的聰明,聰明的已經礙到了巫彥九與肖小琴的事,倒不如先除之後快,這會蘇心已然不知所蹤,倒不如就多挺那三天就是,還省著肖小琴她親自動手了!

肖小琴這個人看似溫文爾雅,可內心卻很陰暗,也許她在殺蘇心的時候,甚至連眼睛都不會咋一下,只是一走一過的事,在肖小琴的眼中,沒有人可以去阻止她,真正可以阻止她的人就是她自己,而且肖小琴她做事時的計劃又及其周密,但這一切還是瞞不住巫彥九的,答案就是恩惠,二人的情感也建立在恩惠之上。

可是巫彥九也知曉,肖小琴這個人擁有著兩種性格,其一就是上述的性格,其二就是溫文爾雅的一面,當沒有人阻止她做事時,她就是一個溫文爾雅的女孩子,當時水曉星暗中調查八卦協會之事,肖小琴出手也僅僅是讓水曉星與林姚選入一場困境當中,並非有殺二人之意,可見肖小琴她這個人還是有著溫柔的一面,巫彥九也不知曉肖小琴她何時擁有的兩種性格,也許是歷史的過往,處使她去這樣做,也許就是自己的過錯所造成的,巫彥九也曾想過她自己,她自己是否與肖小琴相同呢?

當肖小琴想除掉蘇心的那一刻,自己難道就沒有這樣想過嗎?她看了看房間當中的屋頂,緊接著她又緊閉雙眼……

其實巫彥九也曾這樣想過,而且巫彥九的野心還要比肖小琴大,她想要除掉的並非只有蘇心一人,而是水曉星這個團隊,當利用完這個團隊后,他們就將毫無利用價值,那麼這個團隊里的人都應該死,只有死人才會保守住秘密,他們留在這個世界上只會影響巫彥九的步數,未免還會幹涉巫彥九與肖小琴奪回巫家!

可是巫彥九還要借住水曉星的人脈與權利,來讓自己接近巫家,好再了解巫家的近況,從而才能部署處精密的計劃,而書中也時常說起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成大事者總是要沉得住氣才行,那麼巫彥九自然會認為肖小琴的心有些操之過急了,這樣不但會擾亂自己的計劃,同時也會擾亂水曉星等人的計劃,巫彥九知曉水曉星等人不會真正的去相信自己,但這些對於巫彥九來說都並不重要,她心中想要尋知與得道的才是她真正想要的,也許不僅僅只有她母親之事和巫家那麼簡單。

巫彥九與肖小琴,曾經也算是經歷過生死與身經百戰之人,也不知她們二人在這個世界上究竟經歷過什麼,但是她們二人能活到現在,也許也因算是奇迹!

忽聽林姚說道:「對!巫彥九說得對!咱們一定要在三日內找到蘇心,」林姚的話,誰的心裡都懂,可是回門若是那麼好進入,恐就不會稱之為有去無回之門了,然而對於林姚而然,巫彥九與肖小琴都屬於外人,有她倆在一旁,說話的確不好過於直言,故而也就沒有再多說下去,對於蘇心的身體之事,林姚心中自然是有數的。

而新月她也是不好說出蘇心的事情,所以才與水曉星打著啞謎,但是水曉星早已從新月的眼神中猜到了她想說些啥,聽其點頭說道:「恩!三日的時間不長,但也不短,依我看來咱們大家還是聽從指揮,先坐下來休息片刻,吃些乾糧填飽肚子,也許會想出一些解決的方案,正好也看看咱們大家都還剩下多少食物了。」

毛豆豆暗地白了水曉星一眼,心想這個壞小子,竟然那我去壓人,不過那巫彥九與肖小琴看似文靜,但是她們的眼神中都透露著一種抗拒,倒是不得不防的,當水曉星說過話后,毛豆豆就說道:「聽指揮就好,現在我就要檢查大家的背包,整好蘇心的背包也在,那麼蘇心的背包就由林姚代管,也許會沉重了一些,還請林姚不要斤斤計較,那麼先看看大家都配備多少食物水,我們大家依舊按照慣例,圍繞成一個圓圈而坐!」

巫彥九與肖小琴也很無奈,只好坐了過去,但是她們都知曉毛豆豆她並非是想檢查背包那麼簡單,想看看我倆背包中都帶了什麼才是關鍵,巫彥九瞧了瞧肖小琴,二人對了一下眼色,也曾見到肖小琴微微點頭,這一幕毛豆豆都看在眼裡,而心細的林姚自然不會也放過這一幕。

那東西有真假,事又在人為,誰也不會真正的被誰所左右,但是跟著大隊走別搞特殊化這些事情二女咋能不知,不就是查一查背包,那又如何,不夠巫彥九知曉肖小琴的性格,她深怕肖小琴不讓毛豆豆去查背包,違背了她的意願,她就會冒然出手,那麼計劃也將功虧一簣,故而巫彥九才會給肖小琴使眼色,來聽聽肖小琴之後要如此去做,不過肖小琴已然在眼神中告知巫彥九,自己的背包當中都是見得了光的東西,查查也是無妨的。

巫彥九這才鬆了口氣,當大家圍繞而坐后,大家的背包都放在了圓圈的中間,毛豆豆這才說道:「現在我要分配人員的值休方案,野豬精在東邊,巫彥九在南邊,林姚在西邊,新月在北面,肖小琴在西北邊,水曉星在東南邊,我毛豆豆在西南邊,這樣安排是為了讓大家相互呼應對方,同時當東西南北四方休息是,由其餘人手呼喚值班,以防不測,現在東北缺人看守,故而我與水曉星和肖小琴要成三角之勢,倒是不必改其位置,只要稍微挪動將視野放寬闊一些就是!」

毛豆豆的安排是有原因的,其中毛豆豆知曉這群人馬當中,雖說林姚的心最細,但細的不是地方,而新月的警覺性是所以人當中最高的一位,由她看住西北邊的肖小琴再好不過,然而大腦袋在東邊,新月在北邊,去掉了少去的東北角一人,新月還保護大腦袋周全,的確是兩全其美,對於巫彥九在南邊,她的身旁有水曉星和毛豆豆,估計她也無法掀起多大的浪花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小道友之紅山巫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小道友之紅山巫書目錄 小道友之紅山巫書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八十一章 敵友之分

9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