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八百萬神

第1194章:八百萬神

事關自己的夙願,不用秦夜開口,他就立刻說了下去:「日本的信仰與其說是佛教,不如說是神道教。而因為神道教的特殊,日本的神魔,其實分為兩個方向。」

他深吸一口氣,端起茶杯潤了潤嗓子,等了數十年終於等到今天,他激動得手都有些微微顫抖。

輕輕放下茶杯,他深呼吸了一次,緩緩說道:「天津神和國津神,共稱八百萬神明。」

八百萬嗎……秦夜目光微閃,真是個浩大的數字。這就是數千年地府的底蘊了,一代代陰靈傳下來,積累成恐怖的大軍。而日本不過是三流地府而已,三常的積累更是個恐怖的數字。

「不過,八百萬神中,天津神佔據四百萬,國津神佔據四百萬。但是……一旦我們發動的是滅國之戰,他們的天庭是不會看著黃泉比良坂消亡的。一旦黃泉比良坂被佔據,代表著一次次輪迴的人成為華國地府的人。當所有日本人都輪迴完以後……或許五十年,或許一百年。日本……將真正成為華國地府的領土!而神系自然成為了華國地府神系!」

他搖了搖頭,目光凝重地說道:「沒有獨立國家想成為他國地府,這是他們的根本所在。所以,我們不僅要面對四百萬國津神,更要面對四百萬天津神!」

八百萬大軍,這讓秦夜的神色都為之肅穆,點了點頭,示意繼續。

秦長信沉聲道:「哪怕研究出了二代禁術,攻擊到的只會是國津神。天津神在傳說中的高天原,也就相當於華國地府的天庭。他們不會受到波及,這恐怕就是我們當時必須面對的真正主力。而天津神的領導者……您或許聽說過。」

他頓了頓,一字一句說道:「天照,月讀。」

「當然,他們的境界不過府君,和伊邪那美一樣。雖然天津神和國津神長久不睦,歷史上諸多刀兵相向。但是在這種時候,我們不能指望他們隔岸觀火,他們必定盡起四百萬神明,和我們決一死戰!」

他揮了揮手,一幅日本地圖出現在虛空。但是,卻不是現代的日本地圖,是古代的日本地圖。

很巧的是,古代的日本,受華國文化影響嚴重,硬生生地把一省之地分成了九個版塊,號稱九州。從最左側的沖繩,九州,中國,四國,近畿,一直到中部,關東,東北,北海道。

他的手在近畿地區點了點,又在四國地區點了點:「我沒有去過日本的天界。但是據說,日本所謂的高天原在京都上空的靈界內。也就是近畿地區。換句話說,這裡是四百萬天津神的大本營。」

「而四國這邊,則是國津神的大本營。不過……」

他笑了笑:「日本所謂的神魔,和華國根本無法相提並論。您也知道,任何地區的地府,根基都是來自於人間傳說和信仰。華國本土道教的神魔體系浩瀚恢弘,什麼幾千混元根本不是黃泉比良坂那種小家子氣的地府可以比的。」

「日本的教派是神道教,神道教的教義是萬物皆有靈。而這個靈……產生了諸如二口女,貞子,伽椰子這樣的厲鬼,同樣也有無頭鬼,業火輪這樣似鬼似妖的東西。在日本,妖和鬼幾乎沒有明顯界限。」

「而這個萬物皆有靈……導致了一些難以言說的鬼神產生,比如……一根凳子有了靈,它就被歸於四百萬

國津神之中。一把傘有了靈,也被歸於其中。所謂的四百萬國津神,甚至有拖鞋神,門神,這些在華國地府打雜都不配的陰差。所以,對國津神的戰力,您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秦夜微微點了點頭。

要對日本動手,他自然了解過日本的力量體系。確切地說,所謂四百萬國津神……那什麼,就和電腦上著名遊戲「信長的野望」一樣,動輒幾萬大軍,招式名字一個比一個炫,實際上恐怕就是一千人拿著竹竿長槍戳來戳去……

你戳我試試?

試試就逝世!

不知道摻了多少水……X影忍者上一個比一個喊得想響亮的術法……頂多就是拿個煙霧彈往地下一扔……

而陰陽師上一個二個狂拽酷炫的什麼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前者可以說酒葫蘆精,簡稱酒精。自己修了個鐵屋子,愛好是偷盜財寶。茨木童子呢……是酒吞童子的弟子。

師傅都這樣,弟子的「豐功偉績」顯然不會超過到哪裡去。傳說日本大將源賴光的手下渡邊綱,和朋友打賭走完朱雀大道不會遇鬼。結果就遇到了茨木童子——這位童子別說如同紅孩兒那樣吞雲吐火,更別說像大鵬金翅鳥那樣一飛十萬八千里。他……

臨時變了個性,化為美女讓渡邊綱送他回家。然後……

就被渡邊綱斬斷了一隻手臂……

斬了一隻手臂……

一隻手臂……

源賴光好歹是個大名,你說你茨木連大名手下一個武將都不是對手是腫么肥四?就這還「著名妖怪」呢?

小兄DIE……沒在如來佛祖手裡翻過跟斗,沒在太上老君煉丹爐里炸過爐,沒被壓個幾百年不死,沒有蠱惑西域一國……你這「著名妖怪」的名頭是不是太廉價了一些?然後就這實力,還和天津神打了個難分難解?

作為最著名的大妖怪「雙童子」之一,管中窺豹,四百萬國津神的戰鬥力堪憂得無法直視,天津神恐怕要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裡去……所以,深知質量不夠,數量來湊的須佐之男將所有妖和鬼都集中在了一起,包括什麼傘鬼拖鞋怪什麼的……就成了四百萬大軍。

想到這裡……秦夜嘴角掛上了一抹微笑。作為國津神領袖——號稱萬鬼之王,萬妖之祖的那位須佐之男,和他也不是沒見過。

他還有個名字。

叫做素盞鳴尊。

對,就是宇智波家族那個須佐能乎。

他的兒子,名為宇智波X助……錯了,重來一次……他的兒子,名為須佐童子,貌似精神分裂之後分家了,分別叫做鴉天狗和黑夜叉。偶爾可以跳一曲合體的交誼舞。自從來華國地府進行了一趟不合時宜的旅行之後,就再也沒回去……

真是苦大仇深的一家子……哦,對了,同為「大妖怪」之一的大獄丸還在自己百鬼里……打了兩個舌音之後,秦夜止住了自己的想象,朝著秦長信點了點頭:「秦部長說的很詳細。你的意思是……我們如果進軍?」

「從北海道下手!」秦長信篤定地說道:「黃泉比良坂位於現在的東京下方。也就是說,東方和北方的東北和北海道,幾乎沒有駐軍。那邊出去就是太平洋。而我們選擇從那裡進軍,可以逼迫他們在中部或者近畿集中一戰,那時

候……」

他殘忍地笑了笑:「二代禁術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

這些都是戰前必須做的事情,規劃戰爭路線,做好華國相對應城市的準備。比如決定要從東北和北海道進軍,那麼,相對應的,對馬海峽就要開始訓練水師,鑄造碼頭,造船。而作為後方基地的東三省,產業鏈也要開始有所傾斜。

這是大方略,調整時間以年為代表。現在開始規劃再好不過。

秦夜點了點頭。那麼接下來,就是東三省的各領導集會了。而自己一直沒有傳喚的劉裕……這隻雞也是時候殺了。

要從東北進軍,韓國和對馬海峽一定要拿在手中。

就在秦夜覺得可以結束這次會議的時候,秦長信再次開口道:「大人……您可有想過,黃泉比良坂拿下來之後,怎麼統治?」

秦夜愕然抬了抬眉,笑道:「秦部長,不必憂心。華國古代有十二天羅,如今未必不能有新的十二天羅。」

「我們和印度的版圖,以緬甸為線。下方以馬來為線,這其中都是華國地府藩屬國。至少要分出三位封疆大吏出去。你當然可以作為第一位。」

后兩位已經不用想了。于謙和楊繼業,這兩人他寧願將南亞半島一分為二,一邊一半。也不願意多分其他天羅出去。

一旦打下黃泉比良坂,那麼整個華國的防禦鏈就徹底完整。沒有任何戰爭可以在華國本土開戰。

然而,秦長信卻搖了搖頭:「大人的承諾,下官從來沒有懷疑過。但是,我的意思是……黃泉比良坂好歹也是兩千年的地府。他們的底蘊可不止天津神和國津神,天之御中神器。還有護國大陣等等。起碼要經歷一兩個月。」

「在這個時間裡,黃泉比良坂本土鬼民一定會造反。再加上國外三常的壓力,我們將陷入亂麻一樣的戰局之中。下官的意思是,怎麼保持平穩推進?」

安定後方的問題嗎……秦夜並沒有想好,他不希望用大屠殺這種滅絕人倫的方式。華國需要日本的土地,鬼民更是一口大補湯。

殺完了,來自日本陽間的鬼民饋贈,又只能和新地府初建一樣,幾十年才囤積得起來。

「你怎麼想的?」秦夜看向了對方,既然對方問出來,想必有了不錯的想法。

秦長信笑了笑:「當年陽間日本政府怎麼做的,我們當然也可以這麼做。」

「如果黃泉比良坂有身份地位高的人願意接納我們,幫我們穩住這個局面。您覺得如何?」

那當然再好不過!

秦夜目光閃了閃:「誰?」

秦長信低聲道:「您記不記得……當年和我們一起在那艘船上的老頭?」

秦夜目光陡然亮了起來。

岩崎恭彌!

三菱財閥當代掌舵!這樣的人,哪怕去了地府也絕對是一方人傑!而且……三菱財團到現在為止起碼下去了兩代人,他們應該有自己的根基!

由這樣的人來掌握現狀,簡直是天作之合!

尤其,這老頭的年紀恐怕還沒死!當年看到他,也不過六十多。

至於說服對方……這並不是沒有可能。

財閥這種東西,第一利益一定不是國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要做閻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要做閻羅目錄 我要做閻羅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94章:八百萬神

9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