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後記

第二百七十八章 後記

從睡夢中昏昏沉沉醒來,林峰無力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舒適的房間里,房間里開了空調,溫度適宜,他四處張望,發現牆邊還擺放著盆栽,綠色的植物,鮮紅的花朵,非常養眼,外面的窗戶開了一個角,微微有風漫進來,空氣格外清新,這讓他覺得非常舒坦。

而在床邊擺放著不少繃帶,那些白色帶子上殘留著淡紅色的血跡,很明顯是洗過了,他無力的坐起來,卻覺得胸口疼得要命。

林峰口乾舌燥,緩慢的走下床,推開門來到了客廳,這時一個女生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大概聽到了腳步聲,那個女生快速回過頭,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呀,你醒啦。」

「金善熙。」林峰揉著額頭,「這是哪,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這是我家,是我把你救回來的。」金善熙吐了吐舌頭,「我在江邊找了很久,可能是幸運吧,發現你漂浮在江面上,就把你撈了回來。」

林峰看著房間里的環境,虛弱的說:「這不是你家,我去過你家,你家並不是這個樣子的。」

「我把房子賣了,這是我新家。」金善熙挑了挑眉頭,「子彈我已經幫你取出來了,你昏迷了好幾天,我每天都在給你輸液,我還以為你永遠都不會再醒來了。」

「我的衣服呢,我要離開。」

「現在就想離開?」金善熙哼了聲,「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不管怎麼說,你也得感謝我一下吧,我這裡就這麼不舒服?非要急著走?」

林峰呼了口氣:「謝謝你,之後我會專程來道謝的。」

「你現在還不能離開,我好不容易找個熟人陪我說話,肯定要多留你一段時間,自從我哥進去之後,我一直一個人生活,這種日子實在太無聊了,我已經受夠了。」

林峰小聲嘀咕:「你哥進去還不是因為你。」

「什麼?」

林峰冷冷的說:「我並不想留下來。」

「那可由不得你,目前這種情況,你是走不出這個房間的,等你的傷好的差不多再說吧,這段時間你只需要陪我聊天就好,我們也有段時間沒見了吧,林大警官,真沒想到你也會有這麼狼狽的一刻啊。」

「我怎麼樣根本不用你管。」林峰無力的靠在牆邊,胸口疼的要命,聲音都在發顫。

「都這個時候了還在逞強,我真的很佩服你,如果不是你這麼聰明,我真的不會救你,你有沒有覺得我們是同一類人?」

「我不可能和你是同一類人。」林峰坐在地板上,眼神閃動著,「我是不會和罪惡為伍的。」

金善熙陰森的笑了起來,林峰再次看到了她詭異的笑容,不過持續了不久,她又很快變得溫順起來,再次成為了那個靦腆沉默寡言的女孩,那是她的另一個人格,而林峰曾經第一次接觸的便是她這個人格,所以從未懷疑過她有任何問題。

接下來的幾天,林峰一直在研究她人格的問題,她一共有三個人格,內斂、溫和、陰冷,這三個人格相互獨立,根本不知道彼此的事情。

林峰覺得一切事情都是第三個格做的,所以他將所有的事情告訴了其餘兩個人格,包括她的哥哥為何入獄,甚至拿出了證據,那兩個人格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在林峰的說服下,終於同意到警局自首,因為這樣就可以換金明宇出獄。

雖然這種手段有些卑劣,但是掌握著證據,並且精神科醫生能夠判定她確實是精神分裂,之前的案子將會重新推翻,林峰不希望她繼續禍害這個社會,只能想出這個辦法,這一切實屬無奈之舉。

可讓林峰沒有想到的是,等他準備帶著金善熙去警局時,她已經消失了,再也沒有回來,林峰不禁嘆了口氣,他有種預感,以後的日子又要不太平了。

解決了所有的事情,張浩明立刻來到了醫院,他在病房門口遲疑了很久,實在忍不住走了進去,修養了這麼久,高晨曦的傷口已經復原的差不多了,當她看到張浩明的時候,那顆心還是狂烈的跳動了下,眼神中夾帶著一絲驚恐。

張浩明深呼了口氣,站在她身邊說:「對不起,當時我別無選擇,只有那樣才可以救我們兩個。」

高晨曦痛苦的說:「我原本已經忘掉了,你為什麼還要回來。」

「對不起。」張浩明深深鞠了一躬,「也許是我忘不掉,你可以打我可以罵我,甚至殺了我也可以,我沒有任何怨言。」

「殺了你,你是想讓我犯法嗎?」

張浩明沉重的說:「如果你讓我死的話,其實一句話就可以了,我現在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事情,可以把我這條命交給你了。」

「誰要你的命。」高晨曦慌亂的注視著他,「我只是希望你不會再傷害我,我只是希望……」

「對不起。」張浩明抬起頭時,眼角已經有點濕潤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希望你能原諒我。」

「其實那種情況下,我是知道的,而且我也知道你是幹嘛的,之前的事情是我誤會你了。」高晨曦注視著他,「所以不要說抱歉,我都能理解。」

「你,你的傷還,你還好嗎?」

「我沒事了。」高晨曦眼神閃動著,「怎麼,你要照顧我嗎?」

張浩明抬起頭:「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你想對我怎麼樣都行。」

門外風聲蕭瑟,遠處的光線有些暗淡,高晨曦緩緩走下床,緊緊抱住了他,高晨曦溫和的說:「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而在公園深處,寂靜的樹蔭下,林峰抽著煙,坐在了長椅上,眉頭微微蹙著,他對身邊的人說:「事情已經真相大白了,你也了解了一切,接下來你準備怎麼做?」

李詢抽了口煙,苦笑:「我說過的,你證明了自己是對的,我可以聽你的,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林峰抬起頭看著暗沉的天空,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那既然這樣,你就做一個好警察吧,盡職盡責的好警察。」

李詢呼了口氣:「以前我不知道真相,做出了那種事情真的很抱歉。」

「誰都有迷茫的時候,那種情況下,我能理解的,畢竟誰也不知道真相究竟如何,畢竟我也調查了很多年。」

「我沒有想到周澤文隱瞞了我這麼久,他對我而言就像父親一樣的人物。」李詢臉上溢滿了痛苦的神色,「原本我父親早就被他們害死了,當時你父親開槍打死的是假卧底,那根本就不是我的父親。」

「有很多事情在沒有得到真相之前,我們都會胡亂猜測,有時候親眼所見也未必是真的,我和韓隊聊了很久,他也承認了這個錯誤,當年確實是他看錯了,其實那個時候他對我父親多少有點成見,也許是那個原因,讓他產生了錯誤的想法。」

李詢攤開手:「總之真相大白,你父親沉冤得雪,一切皆大歡喜,這不正是我們想要的結果嗎。」

「是啊。」

林峰站起身,再次點了根煙,這時,冷風呼嘯而來,落葉紛飛,再次遮住了視線。

李詢站起身,望著遠處說:「起風了,我們離開吧。」

林峰大有深意的說:「這風從來就沒有停過,以後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們,希望我們可以攜手合作,有一番作為。」

「一定可以的。」李詢喃喃著,「我似乎已經看到了那一天,一切都會越來越美好的。」

林峰抽著煙,一臉苦笑,李詢看著遠處,提醒:「嫂子已經等了很久了,你該走了,再不走嫂子都要發飆了。」

「那好。」

林峰拍了拍李詢的肩膀,朝著遠處走去,鄭秀雯站在楓葉樹下,泛黃的樹葉四處紛飛,放眼望去,那片地面閃爍著金燦燦的光點,鄭秀雯立在風中,她穿著一席風衣,輕柔的光線撒在臉上,看上去格外美麗。

輕輕走上前,林峰緊緊握住了她的手,兩個人走在金黃色地面上,兩道身影漸漸融為了一體。

林峰扭過頭,問:「你什麼時候跟上來的?」

鄭秀雯笑著說:「從你離家出走。」

林峰有些心疼的看著她:「那豈不是等了很久。」

「也沒多久。」鄭秀雯抬起頭看著溫暖的陽光,「你看,這種天氣多好啊,我們兩個就這樣牽著手散步,有沒有一種老夫老妻的感覺。」

林峰颳了下她的鼻子,忍不住笑了:「過幾天我們就結婚了,再往後可真的是老夫老妻了。」

「怎麼,你不願意?」

「怎麼會呢。」林峰將她抱了起來,「我只是有點等不及了,雯雯,這輩子能夠遇到你,我真的很開心。」

鄭秀雯埋在他的懷裡,用餘光看著他,溫暖的光線下,她看到了一個男人最真摯的笑容,他的心跳聲是那麼真實,這一切都讓她覺得彷彿是做夢一樣,她安靜的靠在林峰懷裡,真的希望這樣可以一輩子,時光永遠定格在這一幕,這是屬於他們兩個人的世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罪惡的邊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罪惡的邊緣目錄 罪惡的邊緣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八章 後記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