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魔刀

第六十九章 魔刀

平心而論,雖然宋政與李玄都分屬不同立場,但是宋政還是對李玄都頗有些認可甚至是讚賞的地方。

最早的時候,宋政以為李玄都是個空有運氣的傻小子,畢竟聰明人誰會去為天下蒼生謀?而且李玄都也的確不怎麼出彩,幾次被地師徐無鬼玩弄於鼓掌之間,所以宋政難免有些小覷李玄都。

可等到宋政親自與李玄都交手的時候,發現此人還是有些想法和手段的,雖然比不上地師徐無鬼那般老謀深算,但著實不容小覷。

再到地師飛升離世,李玄都大勢已成,宋政一人獨木難支,宋政這才真真切切感受到李玄都的棘手了。尤其是在玉虛斗劍時的那場天下棋局,宋政發現李玄都此人雖然是一介江湖武夫出身,但不知從哪裡學了些「屠龍之術」,頗有些造詣,那句天下太平倒不是一句虛言了。

時至今日,宋政已經完全拋開了對李玄都的偏見,將其視作生平大敵,自然是大意不得。哪怕李玄都已經元氣大傷,宋政還是存了幾分小心,並非自己表現出來的那般狂妄,故意留了後手,事實證明宋政的這番準備並不算錯,如果沒有第二個宋政的出現,李玄都會直接放出「帝釋天」,就算不能將宋政留在此地,也要真正將他重傷。

李玄都深吸了一口氣,本想吩咐李非煙、寧憶、石無月三人去鎮魔井那邊阻擋陰陽宗的進攻,可再看三人,先是與真言宗四僧大戰一場,損耗不小,接著又是三人聯手抗衡宋政,石無月挨了宋政一掌,已經是重傷,李非煙拚命用出一劍,固然從宋政手上佔到了些許便宜,可體內氣機也是損耗一空,若非李玄都及時出手強行震開了「青雲」,李非煙只怕要力竭而亡。唯一還有一戰之力的就是寧憶了,可也僅僅只是一戰之力而已,寧憶同樣損耗不小,且有傷勢在身,對上以逸待勞的眾多陰陽宗高手,如何是其對手。

李玄都縱然有心親自前去,可擋在面前的宋政又讓他無法分身。現在的情況是,李玄都若是自保,並非難事,正如宋政所說,李玄都大可現在退去,保全自身。只是如此一來,正一宗可是真正陷落於敵手了,就是重蹈靜禪宗的覆轍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這是李玄都萬萬不能接受的。如果僅僅是一個保全自身的結局,那他又何必應邀來到雲錦山,躲在劍秀山中豈不是更好。

李玄都手持「紫霞」,沉默不語。

宋政呵呵一笑,「看來清平先生是不打算就此退去了,此舉正合我意。」

話音落下,第二個宋政也取出了一把長劍,正是陰陽宗的「陰陽法劍」,第一個宋政則是祭起「天陽地陰燭龍印」。

李非煙道:「紫府,將『青雲』也拿去。」

李玄都搖頭道:「『天師雌雄劍』是太上道祖賜下的仙物,有張氏一族的特殊禁制,外人不能收為己用,只有將其分開,作為半仙物,才能勉強使用。」

說罷,李玄都一劍朝宋政掠去。

兩個宋政同時呵呵大笑,手持「陰陽法劍」的宋政迎上了李玄都,兩人斗在一處,而另一個宋政手托「天陽地陰燭龍印」緩緩升空,然後就見從他手中的「天陽地陰燭龍印」上激射出無數黑線,這些黑線似虛似實,詭秘無比,落在滿地的屍體上,原本已經死絕的屍體竟是如牽線木偶一般又重新站了起來。

如果僅是如此也就罷了,不過是馭屍的手法,算不得高明,許多皂閣宗弟子尤其精通此道。關鍵是這些屍體竟然還保留了生前的本能,可見許多正一宗弟子的屍體甚至從身上取出了未曾來得及用出的符籙,開始布置符陣,一時間電閃雷鳴,聲勢甚大。

另一個宋政運劍,也極為詭異,瞬間化作三個一模一樣的身影,無論氣息還是形態,都如出一轍,就連手中的「陰陽法劍」也化作三把一模一樣的長劍。每一個宋政都帶著一抹玩味的笑容,望著李玄都。就好似有一面多面的鏡子,照出了多個宋政,不過詭異的是,這三個宋政都有著長生境的氣息,甚至讓李玄都產生了自己被三名長生境聯手圍攻的錯覺。

李玄都問道:「這便是當年與『天刀』並列齊名的『魔刀』嗎?」

三個宋政同時回答道:「姑且算是吧。」

所謂天下三刀,三人的稱號並非是江湖綽號那麼簡單,同時也對應了一整套的完整的體系,也就是將多門功法組合起來,相互搭配,從而產生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就拿「天刀」來說,其中就包含了「太上忘情經」、「天遁心法」、「天問九式」。宋政的「魔刀」也是如此,並非單指某一門功法。

此時宋政再以「魔刀」對敵,的確是讓李玄都大開眼界,甚至李玄都還從中察覺到了「太陰十三劍」的些許痕迹,看來當年宋政創出「魔刀」時,也曾得到過地師的幫助,又與「天問九式」中的以一化多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三個宋政同時開口,嗓音一致,產生重疊的效果,「當年李道虛是以力破巧,今日你還能否以力破巧?」

話音未落,宋政已經向李玄都攻來,三人瞬間就來到了李玄都的周圍,根本讓李玄都無法辨別三人的虛實真假。

於是李玄都乾脆不再拘泥於真假,直接用出慈航宗的「千劍觀音」,一時間好似三頭六臂一般,同時與三個宋政交手一次。

宋政是鬼仙,不擅長近戰,又不似「天刀」秦清那般一意在刀法上精進,如今秦清才是當之無愧的用刀第一人,宋政雖然是長生境,但「魔刀」還停滯在當年,與那個太玄榜第一的宋政無甚區別,對於旁人來說,固然厲害,可對上了長生境,就沒有太大優勢了。不過李玄都此時元氣大傷,修為大損,倒是沒能像當年的李道虛那般以力破巧,只是平分秋色。

宋政順勢揮袖一掃,狂風大作,風似劍氣。此乃「太陰十三劍」中的「風捲殘雲掃」,顯而易見,宋政也修鍊了「太陰十三劍」,並將其化入了自己的「魔刀」之中。

李玄都一劍點出,手中「紫霞」響起晨鐘之聲,悠揚洪亮,破開層層風刀,然後再側劍一拍,驟然又變為暮鼓之音,低沉悶悶。此劍是出自「慈航普度劍典」的「晨鐘暮鼓」一劍,晨鐘傷人體魄,暮鼓攻人心神。

在宋政身旁不斷響起炸裂之聲,周圍地面被猶若實質的鐘鼓之聲毀壞得滿目瘡痍。

只是宋政毫髮無損,再次出劍,雷電森然,好似一條電龍。

李玄都臉色微變,「你如何習得正一宗的『五雷天心正法』?」

話音落下,他手中「紫霞」劍氣大盛,一劍劈碎風雷雲氣,又攪碎電龍,直往宋政而去。

三個宋政聯手迎上,身如鬼魅,遊走不定。

李玄都在手中「紫霞」的牽扯下,躲過兩個宋政的夾擊,劍鋒斜斜挑向一個宋政的肩頭。宋政身隨刀走,側身踏出一步,躲過這一劍的同時,以食中二指夾住「紫霞」的劍尖。未等宋政如何動作,李玄都已經催動氣機,「紫霞」的劍尖上有劍氣吞吐不定,宋政只得屈指彈在劍身上,逼得李玄都順勢收劍的同時再去抵擋另外兩個宋政。

李玄都以不變應萬變,雙腳落地生根,運轉「劍心太玄意」,不斷出劍,抵禦三個宋政從不同方向的出劍。

一時間兩人四周劍氣縱橫,如霞蔚雲蒸,讓人目不暇接。攻守之間,盡顯玄妙。

陡然之間,李玄都以「星轉斗移」連出三劍,暫且逼退三個宋政,看似漫不經心地以手中的「紫霞」劃了一個圓圈,然後這個圓圈以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瞬間在李玄都身前出現了數十個劍光圓圈,大小相套,層疊相交。圓圈越來越多,過不多時,李玄都全身已隱在無數劍光所畫的圓圈之中,圓圈一個未消,另一個復而生出,彷彿有千百柄長劍護住了李玄都的全身。

李玄都以「劍心太玄意」結成劍陣,千百個劍光圓圈猶如浪潮一般,潮起潮落。此時的李玄都並非一招一招的相攻,而是以七小劍組成一大劍,七大劍成一劍陣,劍陣守則是四十九劍齊守,劍陣攻則是四十九劍齊攻,以守為攻,渾然天成。

劍陣一成,三個宋政各自出手抵擋,用的是全然不同的招式。

只見一個宋政身形急轉,連人帶劍化作一個巨大的劍氣尖錐,不退反進,攻入劍陣之中。另一個宋政以手中長劍潑灑出無數飄飄渺渺、似虛似實的劍氣,開始從外部壓縮劍陣。最後一個宋政則是用出當年宋政的成名絕學「天地任我行」,身形瞬間消失不見。

攻入劍陣之中宋政承受不住劍陣的壓力,直接炸裂開來,不過卻沒有血肉橫飛的景象,而是好似一面玻璃鏡子被打碎,無數細小的碎片四散激射,直接在劍陣之內爆發開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太平客棧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太平客棧 太平客棧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九章 魔刀

9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