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三千里

亡命三千里

這天晚上,羅長飛疲倦地回到家裡。見妻子高娟正一臉陰沉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他沒說什麼,直接掏出了早就寫好的離婚協議書,說:「再拖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了,還是離了吧。」高娟木然地拿起離婚協議,正在這時,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羅長飛去開了門。門外站著兩個穿黑身西裝的男人,一高一矮,高個對羅長飛道:「羅長飛?青湖公司老闆?」羅長飛點了點頭,問道:「你們是……」兩人突然一把將羅長飛推進了屋裡,跟著,閃身而進,並順手關上了門。

「別害怕,我們是正當商人。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小古,他叫小張。」矮個子邊說邊掏出一份東西來,放在桌上。羅長飛遲疑地接過來一看,頓時目瞪口呆,這是一份借款書,上面寫著青湖公司向南華貿易公司借款一百萬,月息百分之十,為期六個月,也就是今天到期。「我什麼時候跟你們借過錢?這借據是從哪來的?」

小古笑了笑,說:「你看借款方的公章,不就是你們公司的嗎?我們公司向來只要求客戶出具公章及簽下經辦人的姓名就可以了。」

高娟一看那簽名,頓時火冒三丈:「劉蔓麗,又是這個小狐狸精!」

劉蔓麗是羅長飛的小情人。大約是一年前,劉蔓麗應聘進公司做秘書,沒過一個星期,兩人就混在了一起。隨後,羅長飛又將公司的財務交給了她。沒想到在那時,劉蔓麗就已經背著他向高利貸公司借了一百萬。

「這點錢對你們來說並不是難事吧?別難為我們這些跑腿的好不好?我們都曾坐過牢,你們不會因為這麼點錢再讓我們到牢里去吧?」

不用他提醒,羅長飛怎麼會不知道高利貸公司的厲害呢,他結結巴巴地說:「要在以前,這點錢確實不算多,可是我現在……一個星期前,這個劉蔓麗捲走了我所有的錢,我已經破產了!公司、房子、汽車,所有都是銀行的了。」

「什麼?」小古和小張都吃了一驚。

在羅長飛和高娟的解釋下,兩人總算明白了事情的經過。還好,小古看起來挺通情達理的人,說:「這樣吧,我作個主,再給你們兩天,這是最後期限了。」

兩人走後,羅長飛和高娟面面相覷。突然,羅長飛指著那份協議書道:「你快簽吧,簽了就不關你的事了。」高娟恨恨地說:「你以為有這麼簡單的事嗎?」羅長飛一想,這倒也是,高利貸公司怎麼會傻到放過高娟呢?

「咋辦?」羅長飛來來回回地走動著。

高娟想了想,一咬牙,說:「跑吧!」

天亮后,羅長飛和高娟開車出了門。車子剛開動,就在後視鏡里發現後面有輛車子尾隨了過來。兩人將車子開到一家銀行門口,裝作是去取錢一般,在營業廳里轉了一圈后,又開車來到市區的一個寫字樓前……兩人一直奔波了十數個地方,疲憊不堪,相信此時高利貸公司的人也應該放鬆了警惕。於是他們來到自己公司所在的寫字樓。羅長飛回公司收拾了一些東西,兩人正要從後門逃走。突然,一個穿著黑西裝的中年人堵住了他們的去路。此人身材極為粗壯,大號的西裝穿在他身上都顯得緊崩崩的,臉上更是一道刀疤從左額頭一直到右嘴角,一看就知道不是善類。羅長飛和高娟一見之下,冷汗頓時冒了出來。

「請問,高娟在這裡上班嗎?」中年人開口問道。

兩人對視了一眼,都長舒一口氣,看來,此人是個新手,高娟含糊地說:「誰啊,不知道。」

「哦,是嗎?」中年人用很疑惑的眼光看著高娟。

羅長飛拉起高娟就住後門跑。高娟邊走邊回頭,似乎在想著什麼。羅長飛問道:「怎麼了?」高娟搖頭道:「不知道,這人的聲音好像在哪聽到過,可想不起來在哪聽過。」「現在還想這些幹嗎,逃命要緊!」

兩人上了一輛計程車,就往火車站奔去。到了火車站,去哪呢?羅長飛突然想到劉蔓麗是廣州人,就下意識地買了去廣州的車票。

坐上火車之後,兩人這才鬆了一口氣,高娟向衛生間走去。可是不到半分鐘,就神色慌張地跑了回來,說:「不好了,公司門口那個壯漢也在車上。」

羅長飛腦袋裡「嗡」一聲響,怎麼可能?去廣州是他臨時起意的,他們怎麼可能跟上來的?一陣驚慌之後,羅長飛定了定神,說:「走,我們去換卧鋪票。」

火車到廣州已經是夜裡十點多了。兩人隨著人流匆匆出了火車站,想打個計程車,可羅長飛一掏口袋,頓時冷汗直冒,原來手機錢包竟不知什麼時候被人扒走了。高娟一聽,趕緊查自己身上,也是同樣的命運。看來,是火車上有人趁他們睡著時偷的。這下子身無分文了,該怎麼辦?

兩人茫然地走著,突然,高娟停住了腳步。羅長飛順著她的目光一看,看到前方有個店面前掛了一個老大的「當」字,原來是當鋪。羅長飛苦笑道:「我們現在身上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拿來當錢的?」

高娟神秘一笑,將左手的袖子挽到了胳膊上,她的胳膊上竟然有一個碩大的金鐲子。羅長飛看得仔細,那正是結婚十周年時,他賺到第一桶金時給她買的,沒想到出門這麼急,她還把這個帶上了,而且,還藏得這麼嚴實。羅長飛突然感到心裡酸酸的。

從當鋪出來后,兩人連夜找了間房產中介租了個小房子。

住進出租屋后,兩人都鬆了一口氣,總算安定下來了。正這時,門鈴響了。羅長飛按下室內電話,裡面傳來一個很有禮貌的聲音:「羅先生嗎?我是小古,我們能上來坐坐嗎?」羅長飛如受雷擊,這怎麼可能,他們才來廣州,才進到出租來,高利貸公司就找來了,這也太神了吧!羅長飛突然想到了那個壯漢,難道,他一直在跟蹤自己?他叫道:「你、你們怎麼來了?」小古一笑,說:「我們當然有我們的辦法。」羅長飛既困惑又無奈地按下了開門鍵。

幾分鐘后,小古和小張出現在他們面前了。小古愁眉苦臉地說:「你知道你們這一跑,我們公司又浪費了多少經費嗎?」小張惡狠狠地說:「你們以為逃得掉嗎?下次再跑的話,我就卸掉你們的兩條腿。」

羅長飛和高娟聽得膽顫心驚的,小古擺了擺手,說:「小張,我們是正規公司,我們是講道理的。」又轉頭對兩人說,「欠債還錢,是不是很有道理?」

兩人只得點頭。小古嘆道:「唉呀,我是真不想傷害你們,可是公司的人都在看著呢。這樣好不,一根指頭,寬限一天。」

羅長飛和高娟下意識地捂住了手指,驚恐地連連搖頭。

可是小古已經站起來了,說:「誰先來呢?」

羅長飛一看,知道是躲是躲不過去了一咬牙,說:「砍我的吧。」

高娟立即跳了起來,說:「不,砍我的。你的手指留著有用。我一個家庭婦女,少根手指沒什麼。」說著,她將手按在桌上。

「不,我是男人,哪有讓女人受罪的!」

兩人你爭我奪,按在桌上的手被彼此推來推去的,最後,不知怎麼地,兩人抱在了一起,失聲痛哭起來。羅長飛又羞又愧,他沒想到事到如今,高娟還如此護著他。今天這根手指頭,他無論如何也要拿出來。他悄悄地放下左手,按在桌上,想讓他們砍,卻猛地一愣,他按在了高娟的手上。原來,高娟也是想趁他不注意,讓他們砍。

小古長吁短嘆,竟下不了手。小張在邊上說:「古哥,錢要不回來,老闆那怎麼說?」

小古不由得打了個寒顫,對羅長飛和高娟說:「大哥大姐,這次小弟我就不要你們的手指頭了。可是,錢你必然要還。這樣吧,我再給你三天時間,到時還拿不出錢來,就是泰坦尼克號再生也沒辦法了。當然,這三天你必須不再跑,手機也必須二十四小開機。」

羅長飛和高娟連連點頭。高娟突然想起什麼來,怯怯地說:「可是,我們的手機被偷了。」小古沒辦法,一邊從身上掏出自己的手機給他們,一邊嘟嚷道:「什麼世道,債沒討到,還要貼上手機。」

出了門,小古突然回過頭來,說:「我覺得我有義務提醒你們一下,既然你們沒錢還,為什麼不去找和我們簽約的那人呢?本公司的規定雖然是認章不認人,可那也是在找不到經辦人的情況下才自動生效的。」

兩人走後,羅長飛和高娟同時跳了起來,他們來廣州為了啥?還不就是為了找到劉蔓麗。

羅長飛依稀記得劉蔓麗的履歷上寫著她是廣州人,但廣州哪的人卻不記得了。而履歷表在劉蔓麗捲款私逃時也一起帶走了。正著急時,高娟突然說道:「私家偵探。」

羅長飛一激靈,對啊,私家偵探!他知道這些年來,高娟一直雇有私家偵探在跟著自己,她對這一行應該很熟。「好,我這就上網找找廣州有哪家信譽好的私家偵探社。」

「不用了,我看看我請的那個私家偵探跟這邊的偵探社有沒有聯繫,應該是有的。」說著,她從羅長飛那裡拿來手機,撥通了私家偵探的電話。

「喂,請問你是李偵探嗎?我是高娟,之前跟你……」

「是我。」話沒說完,就被李偵探打斷了,「天啊,你總算出現了。你現在在哪,我要見你。」

「可我現在在廣州啊!」

「廣州哪裡?」

高娟就說了。李偵探讓她待在那,他馬上就趕過來。高娟很茫然,難道李偵探也在廣州?

羅長飛和高娟在與李偵探約定的飯店裡坐下。半個小時后,門口進來了一個人,兩人一見,嚇得失聲叫了起來,竟是那個黑西裝壯漢。羅長飛突然想到,小古和小張口中說的老闆,難道,他就是?此人一臉惡相,應該沒有小古那麼好說話,羅長飛趕緊一拉高娟,兩人正要悄悄離開,猛地,羅長飛身上的手機響了起來。那壯漢聽到聲音,掛掉自己的電話,快步走了過來。兩人只得乖乖地又坐了下來。

「你就是高娟?」壯漢有些微怒地道,「高太太,上次我上門找你,你說不是你。你到底還要不要調查結果啊!」

羅長飛和高娟一聽,驚訝地對視了一眼,原來他就是李偵探啊!難怪,上次在公司門口,高娟就覺得他的聲音很熟。

羅長飛奇怪地問道:「他不是你請的嗎,怎麼會不認識他?」

「是這樣的,之前請的那個私家偵探轉行了,但我跟他簽的是一年的合約,傭金都付了,所以他把我這單生意轉給了他的同行李偵探。我跟李偵探就通過幾次電話。」高娟轉頭問李偵探,「對了,你怎麼也到廣州來了?」

李偵探說,因為高娟簽的合約里有這麼一條,要查出跟羅長飛相好的女人的所有信息,包括住址,現在何方等等,而他查到劉蔓麗是坐飛機來到廣州的。所以他通過機場的關係,找到了劉蔓麗的身份證,得知她的住處。於是他也到廣州,並無意中與羅長飛和高娟坐了同一列火車。李偵探到了廣州后,才知道劉蔓麗的房子早就賣掉了。廣州畢竟不比老家,人脈欠缺,所以沒查出她現在住在哪。「不過,我在天河附近遇到過她兩次,而且,兩次她都是步行的,這就說明她的活動範圍很可能就在這一塊。」李偵探一邊解釋,一邊多看了他們幾眼。這種場面並不多見,妻子調查丈夫,但在取結果時,雙方卻都在場。

「你能找到她嗎?」高娟迫切地問道。

「應該可以吧。」李偵探疑惑地說,「但是這還有必要嗎?」

「有必要,太有必要了。」兩人同時說道。

幾天後,李偵探打來電話,說發現劉蔓麗在天河立交橋附近。羅長飛和高娟立即趕了過去。果然,看到劉蔓麗,在羅長飛遲疑的時候,高娟沖了上去,對著猝不及防的劉蔓麗的臉「啪啪」地甩了兩個大耳光。

劉蔓麗定睛一看,見是高娟,頓時傻了眼。兩人在這邊糾纏著,羅長飛不好意思上前,就撥通了小古的電話。十幾分鐘后,小古和小張來了。他們對劉蔓麗說了幾句后,劉蔓麗頓時低下了頭來。

劉蔓麗是職業騙子,羅長飛只是她一長串受騙人其中之一。因為小古和小張擔心羅長飛和高娟會報警,於是先幫他們把錢要了回來。至於那筆高利貸,小古和小張似乎並不著急,看得出來,他們很相信自己的手段。

這天,小古和小張專程上門來感謝羅長飛和高娟。兩人哪裡受得起,一個勁地說:「不不,是我們應該感謝你們才是。」

「哪裡哪裡,該我們感謝你的。要不是你們,我們還找不到她呢。」

羅長飛一愣,問道:「難道你們本來就是想找她的?」

「誰借款誰還嘛。」小古嘿嘿笑道,「可是我們又找不到她,想到你畢竟跟她熟點,於是就……」

高娟目瞪口呆地說:「可是,你們、你們要剁手指頭……」

小古笑得很燦爛:「剁手指?怎麼可能,我們拿過刀來嗎?」說著,他走上前來,伸手從羅長飛的西裝上兜里掏出一個黑乎乎的小東西,「這個小東西現在可以完璧歸趙了。」

羅長飛和高娟瞠目結舌,這東西在影視里見得太多了,分明是個跟蹤器,天知道他們是什麼時候塞進自己的衣兜里的,難怪,跑到廣州來都能被他們抓到。

幾天後,羅長飛和高娟正準備收拾東西回家。高娟順手打開電視,電視里正播著廣州新聞。兩人竟然地看到小古和小張正被警方押著,身後,是披頭散髮,眼淚鼻涕流得一臉的劉蔓麗。主持人說:今晨有人報警,說天河區一幢住宅內不時發出女人的慘叫聲。警方接警之後,迅速趕到現場,當場擒獲兩名嫌疑人,同時解救了一名正在受折磨的女人質。據警方透露,此案與高利貸有關……羅長飛突然笑了起來,一把拉著高娟的手,將贖回來的金鐲子戴了上去,感慨地說:「說起來,我們真該感謝他們的。」

高娟的眼淚奪眶而出,使勁地點了點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憤怒的拳頭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憤怒的拳頭目錄 憤怒的拳頭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亡命三千里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