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5 大結局(8000字)

785 大結局(8000字)

春城在哪兒,顧南和張氏都不知道,俏俏如果嫁去了那裡,別說一年半載了,恐怕十年八載也回不了一趟娘家。

抱有這樣的想法,任憑關珏說破天,兩人就是不鬆口,把事情推到了顧雅箬身上。

關珏做了很多的保證,都沒有讓兩人答應,最後無功而返,有些不甘心地出了程府。

他這剛一走,顧南和張氏對看一眼。顧南也不走了,張氏也不收拾了,兩人匆匆忙忙的來到王府。

厲飛命人在院子里搭建了一個涼棚,此時顧雅箬悠然的躺在軟椅上,厲飛把蘋果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用竹籤插著給她吃。

顧雅箬正對著院門的方向,一眼看到兩人進來,坐直身,「爹、娘,你們怎麼來了?」

張氏臉色有些不好看,她總覺得關珏不是個輕易罷手的人。

「岳父、岳母。」

兩人微微點了一下頭。

墨琴和福喜各自搬來了一把椅子,顧南和張氏在兩人身邊坐下。

張氏開口,「箬兒啊,今日關少主去程府了,他說要求娶俏俏。」

「咳咳咳……咳咳咳……」

顧雅箬口中的蘋果還沒有咽下去,聞言,嗆到了。

厲飛臉色沉了下去,一邊給她輕輕捶打後背,一邊道,「你放心,我立刻讓人把他打出京城!」

顧雅箬好不容易止住咳,眼圈都咳紅了,擺擺手,示意他別著急,問,「到底怎麼回事?」

顧南把關珏說的話一個字不落的說出來。

顧雅箬恍然,「我說呢,他怎麼會平白無故的來了京城,原來是包藏了禍心。我的小妹,豈是他能娶的?」

當年,只有她去過春城,知道關珏為人如何,雖然這次來在他們面前有了改觀,但人骨子裡的東西怎麼會刨除掉。

「俏俏呢?」

「去了美顏館。」

「福來,你們幾個去接俏俏,要是碰到關珏,只管出手。」

福來應聲。

……

關珏出了程府後,並沒有直接回自己的宅子,而是和往日一樣去了俏俏每日必經的路上。

此時的他,心裡懊惱的不行,本以為是十拿九穩的事,卻沒有辦成,如此一來,顧雅箬應該很快知道了,估計他這京城也待不了幾天了。

等到天黑,也沒有看到俏俏的馬車經過,讓清琴去打聽,才知道俏俏早就回王府了,是被厲飛身邊的四個隨從接走的,走的是另外一條路。

關珏心沉到了谷底,顧雅箬這樣做,足以說明了一切。

……

王府內,俏俏早早的被接回來,還以為顧雅箬有什麼事呢,到了玉蘭苑一看,自己的爹娘也在,很是納悶,「爹、娘,二姐,出什麼事了?」

「哪裡有什麼事,爹明日就回去了,你也不知道留在家裡多陪陪。」

俏俏撒嬌的摟住顧南的胳膊,「二姐,你也知道,秦茹大嫂要生了,程驌大哥一刻不離地守著她,美顏館里的事情全部交給我了。不過,我今日也是打算早點回家陪爹的。」

「我正要說這事呢,你以後每日都要去美顏館,我擔心路上不安全,福來,福喜以後每日專門護送你。」

俏俏立刻察覺到了異樣,「二姐,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她去美顏館又不是一日兩日了,怎麼今日突然把她接回來,又突然對她說這樣的話。

「你姐夫說近日京城裡不太安全,你一個小姑娘,更加要注意了。記住,以後不許單獨出門,等過了這一段時日再說。」

俏俏不疑有他,答應下來。

晚上,顧雅箬本想留顧南兩人在王府的,兩人不同意,顧雅箬又不放心,乾脆和厲飛一起帶著人住去了程府。

一夜無事,眾人好眠。

第二日吃過早飯後,顧南便獨自趕著馬車走了。臨走前,囑咐張氏,等箬兒好一些,她想回家了,給家裡捎信,他再來接她。

送走顧南,顧雅箬回了府,讓人去請關珏。

關珏心裡發虛,又不敢不來。

一見面,剛要行禮,被顧雅箬口氣不好的制止住,「別,關少主,我可受不了你的大禮。」

關珏苦笑,一躬到底,「是關珏唐突了,還望世子妃不要計較。」

「若我已經計較了呢?」

關珏噎了下,沒敢說話。

顧雅箬直接不客氣地說,「明白的告訴你,你想要娶俏俏,門都沒有,關少主若是識趣呢,自己收拾東西走人,若是不識趣呢,我讓人把你打出京城去。」

「窈窕少女,君子好逑,關珏很是納悶,我哪裡配不上俏俏姑娘?」

顧雅箬好歹給他留了一絲臉面,「關少主說錯了,是俏俏配不上你。」

關珏又是一噎,容貌無雙的臉上出現了一道裂痕,直起腰身,也不等顧雅箬相讓,坐在最近的椅子上,恢復了桀驁的模樣,「世子妃,我並非是一時心血來潮,而是誠心求娶,關珏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如此喜歡過一個人,還望世子妃成全。」

顧雅箬閑適的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不客氣了,「你喜歡,俏俏就要嫁嗎?關少主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關珏臉色沉了沉,從小被人捧慣了,還從來沒有被人這樣貶低過,聲音也沉了下去,「世子妃是執意不同意嗎?」

顧雅箬回答的毫不猶豫,「是!」

然後又道,「我勸關少主不要打什麼歪主意,別說這裡是京城,就是在春城,我也不會讓你得逞的。」

「我關珏想要的還沒有得不到的,世子妃莫要逼我動手。」

關珏也不客氣了。

顧雅箬笑了笑,笑容中含著冷意,「關少主請自便,不過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你若是敢對俏俏下手,我便有辦法讓厲飛去請旨,平了你們春城。」

「你……?」

關珏氣噎。

顧雅箬挑眉,「關少主要不要試試?」

關珏騰下站來,氣呼呼地走了出去。

門口處,俏俏正好進來,想要跟他打招呼,嘴剛張開,關珏看也沒看她一眼,徑直走了出去。

俏俏,……

「二姐,關少主怎麼了?」

進了屋內,俏俏奇怪的問。

「大概是抽風了,不用理會他。」

俏俏,……

關珏回了宅院內,把所有的東西都砸了一個稀巴爛。

好久沒看到主子發這樣大的脾氣了,清琴等人嚇得大氣也不敢出。

「傳信回去,調人過來,我就不信了,他們還能白天黑夜都盯著?」

清琴跟著進了大廳,聽到了他和顧雅箬的談話。

現在聽關珏下令,並沒有和往日一樣去執行,而是小心翼翼的建議,「少主,您這樣做恐怕不妥。」

砰!

關珏一腳踢起腳邊的一個碎瓷片,碎瓷片準確無誤的插進了清琴的小腿里,鮮紅的血立刻流了出來。

「我做事,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指手畫腳了?」

清琴「噗通」跪下,「少主息怒,奴婢是覺得您若是那樣做了,恐跟世子妃接下仇了。」

「結仇了又怎樣?我還怕了她不成?」

「俏俏小姐畢竟是她的妹妹,你和世子妃結了仇,要想娶俏俏小姐,會更加難的。」

關珏沉默了一下,語氣低沉下來,「你說,該怎麼做?」

「俏俏小姐現在還小,離及笄還有兩年,我們可回去告訴夫人,讓夫人幫您想辦法。若再不行的話,世子妃總有懈怠的時候,到那時候我們在來京城搶人,會一舉得手,毫無損傷。」

關珏怒氣消下去,「你起來吧,收拾一下,我們即刻啟程回京城。」

關珏走的時候大張旗鼓,顧雅箬很快得了消息,眉頭微皺,「這不像是關珏的做事風格,他打的是什麼主意?」

厲飛伸出手,把她的眉頭抹平,「不管他打的什麼主意,都不會得逞。你不用操心了,交給我就行,你安心養胎,什麼也別想。」

厲飛暗中讓周遠帶著暗衛跟隨,防止關珏對俏俏做出什麼事情。

一連數日,風平浪靜,派出去的暗衛也打探到,關珏已經回了春城,顧雅箬這才安下心來。

又過了數日,秦茹又生下了一個男孩,白白胖胖的,很是惹人喜愛。

顧雅箬想要過去看看,厲飛沒讓,獨自去了,去了以後和程驌單獨談了一個多時辰,才從程府出來。

轉眼過了四個月,顧雅箬的身子就跟吹了氣似的,一夜之間大了起來。

厲王妃盯著左瞧右瞧,看她肚皮和自己當時有孩子時差不多,高興的不行,「肯定是個男孩。」

聽他這樣說,厲王爺也喜不自勝,走路都帶風。

「男孩女孩都好。」

厲飛看著顧雅箬鼓起來的肚皮又開始害怕,恨不得她立刻生下來,直嚷嚷著什麼都行。

張氏早就回去了,沒有讓顧南過來接,顧雅箬派了人送她回去的,她臨走時說等顧雅箬生產的前一個月會過來照料。

走到清水鎮以後,想了想,吩咐車夫趕去了林山書院。

秋清靈和周庚成親以後沒有留在燕州,跟著來了林山書院,照顧周庚的飲食起居,籬兒也跟著過來了,林仲、林鄺留在了那邊。

費了好大的力氣,爬到山上,見到秋清靈,告訴她顧雅箬有了孩子。秋清靈坐不住了,當下就要收拾了東西去京城。

張氏勸她,「箬兒被照顧的很好,我們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等她生產前一個月我們再一起過去。」

秋清靈這才打消了立刻去京城的想法。

等張氏走後,給燕州去了一封信,除了告訴他們顧雅箬有了孩子之外,還捎去了不少的銀票,讓自己的兩位嫂嫂幫著買一些補品和顧雅箬愛吃的東西給送京城去,畢竟清水鎮太小了,即使她有銀子,有些東西也買不到。

秋府眾人接到信,立刻炸鍋了。

秋老夫人下令,秋大夫人和秋二夫人行動,各種補品不要銀子似的往家裡搬。不出半日,買了一大馬車,秋老夫人帶著兩個兒媳親自來京城看望顧雅箬。

見她都顯懷了,最少四個月以上了,埋怨她不給家裡說,要不是秋清靈給自己捎信,她們到現在還不知道呢。

「外祖母。」

顧雅箬親昵的喊她,「我怕的就是你們知道了以後興師動眾的,所以才沒敢告訴你們的。」

秋老夫人佯裝生氣,「你是有娘家的人,有外祖家的人,你有孩子了,娘家的人不來看你,會讓人笑話的。」

「她們不是笑話,是嫉妒。嫉妒我有這麼好的外祖父和舅母。」

一句話說的秋老夫人和秋大夫人以及秋二夫人心花怒放,破了功,連佯裝都維持不下去了。

「你呀……」

秋老夫人樂呵呵的用手指戳了她額頭一下,寵溺的說,「就知道哄我們。」

「哪有,事實就是如此,京城裡的哪個人不羨慕我。」

三人更加樂呵了。

秋大夫人問,「讓太醫看過沒有,是男孩還是女孩?」

「厲飛說了,男孩女孩都一樣,我也不太在意,沒有問過。」

秋大夫人點頭,「難得世子如此開明,咱們箬兒有福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此話傳到厲王妃的耳朵里。

厲王妃動了心思,派人去太醫院喊了閆時過來,親自領著她來到顧雅箬的院中,當著秋老夫人幾人的面,笑意吟吟的說,「正好都在,讓閆時給箬兒把把脈,看看是男孩女孩。」

正合眾人的心意,顧雅箬也沒有意見,閆時認真的把過脈后,給厲王妃道喜,「摸著脈象,像是男孩。」

眾人大喜。

厲王妃當即賞了閆時。

厲飛知道了,卻沒有多少喜色,盯著顧雅箬的肚子看了半晌。

「你看什麼?」

顧雅箬笑問。

「他的屁股在哪兒,我現在就想打他一頓。」

顧雅箬笑得前仰後合,差點岔了氣。

住了三日,看顧雅箬不需要人照顧,秋老夫人三人回了燕州。

厲王妃把顧雅箬當成了寶,每日親自準備她的膳食,半絲不假他人之手。

太后也隔三岔五的派人補品過來,顧雅箬不願意喝,又沒法倒掉,哄騙著厲飛幫著喝了。

厲王妃不知道,還以為她都乖乖的喝了,高興的不行,直說顧雅箬一定會給她生個白白胖胖的大孫子。

念兒也很聽話,每日過來以後,都坐在顧雅箬身邊跟顧雅箬肚子里的小弟弟說說話,允諾,等他生出來了,一定帶著他出去玩。

每到這個時候,顧雅箬都笑著摸她的頭,「小弟弟不能太慣著了,他要是不聽話,你就打她屁股。」

「我可以嗎?」

每次念兒都睜著大大的眼睛問。

顧雅箬肯定的點頭,「當然可以,你是姐姐,要約束他不能犯錯。」

念兒眼睛笑成了一條縫。

顧雅箬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厲飛嚇得不敢離開她身邊了。

這日,厲王妃又讓人熬好了補湯,給顧雅箬送來,和往常一樣,顧雅箬還是不想喝,補湯太膩了,喝不下去。

「你幫我喝了。」

顧雅箬撒嬌。

已經連續幫著她喝三天了,厲飛這次沒讓步,「這次你自己喝了。」

他特意問過閆時,補湯還是多喝一些的好,所以他每喝三次,便讓顧雅箬喝一次。

顧雅箬十分不想喝,各種撒嬌。

厲飛不為所動,把補湯端到她嘴邊,柔著聲音哄,「聽話,一口便喝下去了。」

顧雅箬耍起了賴,把頭偏向一邊,「我不喝。」

「要我喂你嗎?」

厲飛威脅。

想到他喂的方式,顧雅箬臉色騰下紅了,還試圖掙扎,「我明日喝,明日我一定喝。」

這樣的方式顧雅箬已經用了無數次了,厲飛不上她的當,把湯碗端回自己嘴邊,正準備喝在嘴裡,給顧雅箬喂下去……』

「哎喲!」

顧雅箬突然一聲。

厲飛嚇的手一抖,補湯撒了出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我讓人喊閆時過來。」

「孩子踢我了。」

顧雅箬臉上洋溢著笑。

厲飛一時沒反應過來,獃獃的看著她。

「你兒子踢我了,勁很大。」

顧雅箬抓過他的一隻手,放在高聳的肚皮上。

厲飛渾身僵硬著,不敢動。

孩子又動了一下,厲飛感受到了,像受到驚嚇般,猛然彈跳起來,手裡的湯碗落在地上,「嘩啦」一聲響。

肚子里的孩子似乎被嚇到了,連著動了好幾下。

厲飛眼睛瞪圓,緊張的不知所措,「他、他、他……」

顧雅箬笑得不行,眼淚都出來了,對他招手,「孩子是在給你打招呼呢,說明他非常喜歡你這個爹,你還不過來給他說幾句話。」

「說、說什麼?」

厲飛慢慢的走過來,不錯眼珠的盯著她的肚子。

「說什麼都行,他能聽的見。」

「真、真的。」

顧雅箬點頭,「真的。」

厲飛小心翼翼的在床邊坐下,手發抖的放在了顧雅箬肚子上,醞釀了半天,惡狠狠的說出來,「臭小子,你敢再折騰你娘,看你出來我怎麼收拾你。」

肚子里的孩子動的更厲害了,顧雅箬又疼又好笑,「哎喲」了好半天。

自那以後,每日孩子都會動幾回,厲飛也漸漸的習慣了。

轉眼八個月了,顧雅箬肚子大的嚇人,府中眾人都提著心吊著膽,唯恐她哪一日早生了。

顧雅箬氣短的不行,走幾步,便要停下,深深喘幾口大氣,但還是每日堅持在王府里走一圈。

王府很大,依她現在這個樣子,走一圈大概需要一個時辰,厲飛心疼,勸她不要走了,

「多走動,有利於生產。」

顧雅箬跟他解釋。

月曦把孩子托給沁兒照顧,回了王府親自照顧顧雅箬,看她的肚子大一天比一天大,嚇人的不行,覺得有些不對勁,讓閆時再給把脈。

閆時每天都來王府,早中晚各一趟,他也覺的顧雅箬的肚子大的不尋常,仔仔細細的給她把脈,把了一半刻鐘后,額頭上出了汗,看了屋內眾人一眼,欲言又止。

眾人的心提了起來,厲飛心急,開口想問,閆時對著他擺手,示意他不要說話。

厲飛把嘴閉上,焦急的看著他。

足足過了一刻鐘,閆時才把完脈,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幾乎癱在地上,「世子妃懷的應該是雙胎。」

他每天都會給顧雅箬把脈,一直沒有探查出竟然還有另一個孩子,按理說雙生子的脈象和單胎不一樣,可顧雅箬的脈象一直都沒有異樣,所以剛剛把出顧雅箬懷的是雙生子的時候,他的手都是顫抖的。

「你說什麼?」

厲飛只感覺眼前一陣發黑,腦子裡嗡嗡作響。

雙胎?竟然是雙胎,箬兒如今的身體怎麼能生下來?

閆時心有餘悸的喘著大氣,試圖想站起來,試了好幾次,腿腳一直在發軟,根本沒有力氣,索性坐在了地上,「世子不必太過於擔心,世子妃的身體很是強健,生產時不會有問題的。」

顧雅箬也有些驚住了,手放在肚子上,怪不的小傢伙每次動的時候,都要好久才停下來,原來是兩個孩子。

唯一高興的就是月曦了,可看著顧雅箬嚇人的肚子,又十分擔心,「世子妃以後可要小心點了,千萬不要磕碰到。」

她這一句話提醒了厲飛,第二日,又在府里走動的時候,在她平日經常走動的路上都撲上了厚厚的一層氈,腳踩在上面軟軟的,別說磕碰到了,就是翻個跟頭也摔不到。

還不止這些,厲王妃和靜兒以及月曦每隔不遠站在她畢竟的路上,隨時防止她出現狀況。

眼看著距離顧雅箬生產的日子差不多了,秋清靈去找了張氏,兩人一起來了京城。秋老夫人也不放心,派了秋大夫人和秋二夫人過來。

自此,顧雅箬走動的地方每隔幾步遠便站著一個人,全部膽戰心驚的看著她的肚子,就好像她會隨時生出來一樣。

厲飛已經緊張到睡覺都睜著眼睛了,只要顧雅箬動彈一下,哪怕是翻個身,他都能驚醒,一連聲的問她,「怎麼了,怎麼了?」

這些人中最淡定的就是顧雅箬了。

一直勸說她們不要如此緊張,但沒人聽她的。顧雅箬不再相勸,該吃吃,該喝喝的,淡定的很。

這日,風和日麗,吃過飯歇息了一會兒,顧雅箬照常去散步,厲飛寸步不離的跟在她身側。

走了大概有一半的距離,下腹一股溫熱流了出來,顧雅箬臉色變了變,停下,笑看著厲飛。

厲飛頓時緊張起來,「怎麼了?」

顧雅箬語氣輕鬆,「我羊水大概是破了!」

厲飛有些懵,沒反應過來。

「我、快、生、了「

顧雅箬說的很慢,用的是如常的語氣。

咚!

厲飛跌坐在地上,嘴唇不停的顫,「快、快生了。」

「我……」

顧雅箬話沒說完,厲飛又蹭下站起來,彎腰抱起她就跑,聲音凄厲,仿若出了人命一樣,「母妃,箬兒要生了!」

眾人看到厲飛跌坐在地上,便察覺事情不好,剛要走上來,便看到厲飛站起來抱著顧雅箬沒命的跑,嚇壞了。

喊他,「跑錯了,跑錯了,玉蘭苑在那個方向。」

厲飛卯足了力氣狂奔,腦中嗡嗡作響,滿腦子都是顧雅箬要生了聲音,完全沒有聽到眾人的喊聲。「快,快去人攔住他!」

厲王妃臉色發白的尖著聲音吩咐。

周遠從暗處躍出來,用盡了全身力氣追了上去,跟在他身後用足了內力喊,「世子,你跑錯方向了,那不是玉蘭苑的方向。」

沒有料到他有這樣的反應,眾人都傻了,懵了,在後面亂作一團,全都朝著這邊跑。

厲飛仿若沒有聽到,一直狂奔。

周遠追上了他,擋在他面前,「世子,您跑錯方向了,玉蘭苑在那邊。」

厲飛茫然的看了他一眼,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快速轉身,朝著玉蘭苑狂奔。

他的速度很快,慌亂之下,差點和追來的厲王妃等人撞上。

一路回了玉蘭苑,把顧雅箬輕輕放在床上,臉上已經沒有了血色,「箬兒,你怎麼樣?」

陣痛襲來,顧雅箬咬緊了嘴唇,沒法回答他。

厲飛嚇得魂都飛了,扭頭,聲嘶力竭的大喊,「人呢?」

宮中最好的接生嬤嬤,醫女,嘩啦啦的全部湧進來,看顧雅箬的情形,知道她要生產了,一邊準備生產用的東西,一邊攆他,「世子妃交給我們了,世子您先出去吧。」

厲飛抓住顧雅箬的手不放,「我不出去!」

顧雅箬疼得額頭上冒出了汗,厲飛緊張的帕子都沒有拿,撩起自己的衣袖就給她擦拭。

厲王妃等人也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

看顧雅箬疼的不行,也連忙喊厲飛出去,「飛兒,你出去,別在這礙事。」

厲飛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顧雅箬的神色,看她疼的五官都皺在了一起,急得直嚷,「不生了,我們不生了!」

厲王妃實在受不了他還在這添亂,「來人,把世子拽出去!」

福來、周遠等人都是男人,這個時候哪裡敢進產房,府里的丫鬟又沒有幾個會武功的,聽了厲王妃的話,所有的丫鬟面面相覷,誰也不敢動。

「月、月曦!」

顧雅箬強忍著陣痛喊。

月曦意會,走到厲飛身後,一個手刀劈下去。

厲飛身體軟綿綿的趴下。

幾名丫鬟才敢過來,小心的把厲飛扶了出去。

房內靜了下來,眾人同時鬆了一口氣。

顧雅箬的陣痛來的很快,一陣接一陣的,沒有間歇的空隙。

秋清靈和張氏一左一右立於床邊,給她打氣,「箬兒,堅持住,快了,孩子很快就要生出來了。」

一陣強似一陣撕裂的疼痛傳來,顧雅箬沒有像別人一樣大喊大叫,緊咬著嘴唇,嘴唇很快被咬破了,鮮紅的血跡流下來。

秋清靈心疼不已,「箬兒,聽娘的,叫出聲就不疼了。」

張氏心疼的眼眶通紅,緊緊攥住她的手。

顧雅箬始終不吭一聲。

兩柱香以後,一聲嬰兒的啼哭聲響起。

「生了,是個白白胖胖的小世子!」

接生婆歡喜的聲音還沒落地,又是一聲響亮的嬰兒啼哭聲。

「恭喜王妃,又是一個男孩。」

……

厲飛醒來的時候,周圍靜悄悄的,昏迷前的情形入腦,臉上頓時沒了血色,腦中一片轟鳴,全身不可抑制的抖了起來。

「醒了?」

顧雅箬的聲音在一邊響起。

厲飛渾身一震,迅速的扭過頭去。

顧雅箬躺在床上,眼睛含笑的看著他。

厲飛慢慢的坐起身,緩緩站起來,有些踉蹌的走到她的床邊,愣愣的看著看著他。

「你當爹了,兩個孩子的爹!」

厲飛的眼光移到她身邊的兩個小人兒身上,紅紅的,皺成一團,眉頭皺了皺,

「真丑!」

「噗嗤!」

顧雅箬笑出聲。

厲飛伸出手,俯下身,把她們娘三個輕輕的摟在懷裡,低喃,「箬兒,有你們真好!」

此生圓滿。

(全文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田園紈絝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田園紈絝妻目錄 田園紈絝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785 大結局(8000字)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