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殺!(求推薦,求收藏)

26.殺!(求推薦,求收藏)

月色下。

暖香溫玉閣屋頂。

兩人靜靜匍匐著,靠在一起。

夏白露出獰笑:「殺了吧,一了百,一個皇帝是殺,兩個也是殺。」

「大周,還有公羊家...」

「我若不快,便快意恩仇,管他之後如何的洪水滔天。你自己做決定吧,是要委身這樣的人,為他生孩子,然後母憑子貴,家族水漲船高...你是我的朋友,我尊重你的決定。但是明天我準備一下,就要出發了。」

夏白絕美的臉龐貼近了皇后,微笑著問:「殺不殺?」

「我...」

「算了,我給你做決定吧。」

夏白手掌一揚,月色之下,落葉飛旋,懸浮在不遠的窗外,嗖嗖嗖,無數破開窗戶的響聲,如同一刀兩刀三刀...數十刀。

狠厲的刀氣,撕破了一切,直接將床上的一對男女斬殺,無聲無息。

這聲響顯然引起了暖香溫玉閣內護衛的注意,很快樓底傳來匆匆的腳步聲,以及嘈雜的聲音,隨後是一聲尖叫。

「啊!!!」

推門而入的青樓女子,看到一對赤身男女全身是血,在床上血肉模糊。

這就殺了?

殺皇帝跟殺只雞似的?

公羊小淺有些懵了。

這位嬌小皇后懵著的時候,夏白已經一把抓住了她的後背,化作一團灰濛濛的影子,踏風穿梭向遠處,但是兩人沒有回皇宮。

在京城黑月滿是的屋頂上,白衣太監與嬌小皇后快速而輕聲的踩踏著磚瓦而行。

「那天你和你們三位長老的對話,其實我聽到了。你知道我怎麼想嗎?」

皇后眯了眯眼,輕聲吐出一句話:「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既然做了決定,那麼就決意到底。命運只有掌握在自己手裡,才是命運。」

夏白笑了起來,「我真是忍不住有些喜歡你了,主子!那麼...如那三位長老死了,你能掌控住公羊家嗎?」

公羊小淺道:「我公羊家有一塊殺伐之玉,那玉髓之中藏著無數的冤魂,只要將那塊玉拿到手,還有家主令,這兩樣東西在我手裡,控制公羊家沒有問題。

你這麼幫我,要不要我以身相許呀?」

忽的,皇后露出了嫵媚的笑容,在月色下顯得艷麗無雙。

夏白自然不會把這話當真,他既然要行動,自然需要一個大勢力在背後支持,勢力之間最重要的是信任。

這皇后心性上佳,殺伐果斷,最關鍵是對自己坦誠相待。

於公於私,他都會儘力幫助。

只要幫助皇后度過艱難的成長初期,待到她羽翼略微豐滿了,與自己自然是天然聯盟,牢不可破。

幫她就等於幫自己。

「別開玩笑了,你公羊家的府邸快到了。」

公羊小淺應了聲,選擇了一塊較大的屋頂暫歇了下來,然後簡單的比劃著公羊家府邸的地形圖,「那三人此時若非在各自房中休息,就是在密室。

而殺伐之玉也是藏在我公羊家之中,只有有功勞的弟子才會被允許在那玉旁修鍊武功。

家主令本是太尉藏著,此時也該落在了公羊明三人手裡。」

夏白點點頭:「你別去了,我一個人進去,這算是我臨別時送給你的禮物。你在這裡等我。」

說完也不待皇后恢復,他身形閃動之間,已經化作一團黑黝黝的影子,隨著各處的陰影,迅速消失不見,便是公羊小淺追著他的影子,卻也再見不到人了。

身體融入了陰影,夏白時而跟隨著在公羊家僕人身後,時而靜靜跟著談笑夜歸的公羊家弟子,但是竟然沒有任何察覺自己身後竟然有一道灰色的影子。

夏白如同鬼魅般,潛行在陰暗之中。

先行到了那三位長老的住處,卻是空無一人。

夏白便是直接根據皇后所描述的,往著密室方向去了。

路上已經空無一人,而這密室乃是在地下,由天然巨石作為機關,自巧匠建造以來,僅能從內部開啟,外物便是雷火轟炸,刀劍砍砸,也無法留下任何痕迹,可見其固若金湯。

密室前雖然有看守的公羊家弟子,但兩名精英弟子只覺一陣微風掠過,便是抓了抓頭,繼續談話去了。

灰袍的影子很快便是貼耳在了密室之上,屋內正傳來聲音。

「明日就扶持玄盪登基,這事兒不能再拖了。」

「皇后看起來很不配合,我看她是受了那俊俏小太監的誘惑了,沉迷男色,不能自拔。」

「這事兒無妨,我和屠家副家主屠烏已經說了這個小太監,他很感興趣,到時候皇后與新皇生米煮成熟飯了,我們就把那小太監送出宮,贈給屠烏玩玩,算是友好表示,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箭雙鵰。

畢竟現在我們式微,有屠家的幫助,就能很好的站穩腳跟了。」

「屠家會不會...趁火打劫?」

「不會的!他們求得是戰亂,我們求得也是戰亂,相得益彰,沒有利益衝突。」

「皇宮裡的天下第九還沒查到是誰嗎?他殺了正道那幾位高手,這實力...是個隱患,不過他兩次出手幫助我公羊家,究竟是什麼淵源?」

「刀魔...不管是誰,一定要趕緊查到,然後為我公羊家所用才行。有了他在,我公羊家更是穩如泰山。

公羊小淺這個浪蹄子真不知道怎麼做皇后的,太尉出事沒給警示,生個孩子都生不出來,現在連刀魔也查不到,真是個廢物女人,和大將軍完全不一樣。

大將軍可是個很好的工具。」

「公羊和,到時候把你那慾念濃香給用了,我擔心公羊小淺不肯與那新皇上床,但是這香只要點了,我估計她會索求無度啊...哈哈...

那冷艷的模樣不知道裝給誰看,也就是個生孩子的工具而已。

新皇肯定也會很滿意。」

三位長老正談笑著的時候,忽的覺得密室內燭火晃了晃。

密室里...哪裡來的風?

如果沒有分,這燭火怎麼會動?

一股陰惻惻的感覺忽的從三人心中生出。

目光掃動,只覺得那天然巨石的密室大門門縫裡忽的變黑了,暗沉一片,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往裡爬。

窸窸窣窣的聲音,在靜夜裡無比詭異。

縫隙里似有墨汁湧入。

可怖的笑聲從門縫裡傳來。

一張被壓扁的人從門縫裡幽然擠了進來,露出傾城的面容。

「你是...你是皇後身邊的小太監!」

「不,不,你不是小太監,你究竟是什麼人?!」

「你...」

三位長老只覺寒毛直豎,心臟快要從嗓子眼跳出來。

灰袍太監並不解釋,他獰笑著。

而這密室內的燭火,忽的熄滅。

隨後便是傳來三聲帶著無比恐懼的哀嚎,很快,又歸於死一般的寧靜。

只剩下一道可怖的黑影,在密室之中,緩緩行走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超神太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超神太監 超神太監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6.殺!(求推薦,求收藏)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