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記起

第500章 記起

糙場上的監獄警報響了起來,大半個監獄的獄警都往糙場涌了過來,這裡匯聚著所有監房的犯人,雖然有些人礙於膽子小沒有出手,但幾個帶頭的牢頭一發話,他們就跟著沖了上來,霎時間謾罵毆打混成了一團。

葉一諾跟著高瘦男子走到了操場和監房之間的交隔處,這裡長了一些雜草,放眼望去一片荒涼,期間有獄警剛好從這裡經過,但高瘦男子像是跟他很熟的樣子,朝著他點了點頭,就走過去了。

這一幕被葉一諾看在眼底,他沒說什麼。停下來后,高瘦男子就叫他蹲下來,他沒蹲,這傢伙直接一腳踢了過來。

葉一諾的反應不慢,伸手往腦袋上一擋,下一秒手臂上就傳來了一陣酥@麻無比的陣痛。

「擋?擋你嗎!」

「今天老子不在這裡弄死你,老子就不姓王!」

高瘦男子滿臉戾氣,不停按動著電棍往葉一諾身上撞去,旁邊的幾個跟班也衝上來用腳連連踹下,這一連串的攻擊讓葉一諾瞬間失去了反抗能力,他畢竟不是什麼銅牆鐵壁,根本無法承受電棍帶來的衝擊力,整副身軀都充斥著流動的電流,像有著將近上百隻馬蜂在蜇著傷口一樣。

儘管如此,他還是緊咬著牙,硬生生撐著不讓自己倒在地上。

「你很他媽能抗啊!」

高瘦男子瘋了似的扯住了他的頭髮,舉起手裡的電棍就往其腦袋上抽了下去。

滋滋滋!

葉一諾頓時感覺到大腦里傳來一股難以承受的劇痛。

他獃滯在原地,任由高瘦男子用拳頭擊打著自己的臉。

「死!死!死!老子要弄死你!」

高瘦男子像一頭髮了狂的野獸,不停揮打著拳頭。

自從被葉一諾送進清潭監獄后,他就從來沒好受過。

當初為了活命,選擇加入蛇吻屍,又被邢無生欺騙。

這些因為自身而無力改變的事,都被他轉換到了對葉一諾的恨意上。

很快。

葉一諾額頭上青筋暴起,鼻子、嘴巴相繼流出了血。

如果他想反抗,他有一百種方式躲過這些傷害。

但他沒有。

他感覺到那股電流在大腦里不停地穿梭,耳鳴聲像不停徘徊的留聲機,意識處於清晰和混沌的邊緣。

他發現記憶里突然多了一些從未見過的場景……

那是一個古老的四合院。

院子里有一口天井,有一個兩鬢斑白的老人靠在躺椅上,拿著煙斗,緩緩往天空吐氣。

突然,老人坐了起來,露出了慈祥的笑。

畫面一轉。

老人被一群拿著槍的人圍了起來。

接著,槍響。

血泊緩緩流入床底。

有一個孩子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嗡。

葉一諾猛地睜開雙眸,兩行清淚從眼角流下。

他記起來了。

記起來了。

那些殘留在痛苦記憶里,卻又莫名其妙消失的一部分記憶。

嗤!

高瘦男子被一道突然出現的身影踹倒在地,發出了痛苦的叫聲。

那道身影穿著獄警的衣服,裡面套了一層藍白交橫的病服,頭髮略顯灰白,脖頸處有一條長長的刀疤,整張臉看上去滄桑又英朗,身形和葉一諾沒什麼差別,應該有著三四十歲的年齡。

不等葉一諾反應過來,這道身影伸出了一隻乾枯的手,掐住了高瘦男子的脖子,然後抬起頭,用一種冰冷地眼神看著多餘的跟班們。

「是……是你……」

其中一個跟班瞪大瞳孔,滿臉驚恐,發出了一聲鬼叫,掉頭就逃跑。

其他幾個對視了一眼,也轉頭就跑。

只剩下被勒住脖子的高瘦男子。

他眼神里同樣帶著驚恐,嘴裡含糊不清,想說點什麼卻又被扼住了咽喉。

一道嘶啞的聲音響起:「我跟你說的話,你忘了?」

高瘦男子嚇得驚慌失措:「對……對不起……對不起……」

話音剛落。

高瘦男子被電棍電暈了去。

葉一諾逐漸緩過神來,看著這道熟悉卻又陌生的身影,用低沉的聲音問:「你是誰?」

那道身影轉過了頭來。

是一副刀削般的蒼白面孔。

「我沒有見過你。」

葉一諾又說了一句,「為什麼幫我?」

那道身影張開了口,語氣就像漏風又刺耳的音響:「我叫獨孤建業。」

獨孤建業?

少見的複姓。

「你身邊那個打手呢?」獨孤建業伸出手把他扶了起來,冷漠問道,「為什麼不讓他幫你?」

葉一諾說:「看來我猜的沒錯。」

獨孤建業凝望著他。

葉一諾笑了一聲,說:「我如果讓他動手,你就不會出現了,是不是?」

獨孤建業撿起了地上的警棍,說道:「少賣弄你的聰明。」

葉一諾看著他的背影:「你不是這裡的獄警。你到底是誰?是蛇吻屍的人?」

獨孤建業轉過頭,看著他,猶豫了幾秒,說道:「你沒幾天可以活了。」

葉一諾眯起了眼,說道:「你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獨孤建業走近,伸出手替他抹掉了嘴角的血,神色複雜道:「你不該來這裡的,你的命運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葉一諾剛想問點什麼,獨孤建業便接著道:「你還記不記得藥方上消失的那一頁?」

葉一諾頓時渾身緊繃,抓住了他的胳膊,問道:「你們對春泥動手了?」

獨孤建業推掉了他的手臂,搖了搖頭,說道:「回答我的問題。」

葉一諾深吸了一口氣,道:「記得。」

獨孤建業臉上閃過一抹失望,轉身朝著操場走去。

「你是誰?」葉一諾看著他,「我又是誰?」

獨孤建業的腳步很慢,像一個蹣跚的旅者。

「我記起來了。」

葉一諾說了這句話。

獨孤建業腳步停了一下,頭也不回道:「會有人帶著你來找我的。」

葉一諾眼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操場,眼中帶著無盡的疑惑。

他輕輕擦拭著臉上的血跡,低頭看了失去意識的高瘦男子一眼,什麼也沒做。

當他走回操場上的時候,衝突已經平息了下來。

參與了打架事件的所有犯人統一雙手抱頭蹲在地上,面前是拿著槍的獄警。

而那些看戲的犯人則被遣返回了監房,並被告知所有犯人都會受到懲罰,因為監獄長懷疑這是一起惡性且有預謀的衝突行為。

葉一諾回到監房后,劉痞子剛好被人從醫務室扶著送了回來,他看著鼻青臉腫且面帶血液的葉一諾,愣在了原地,有氣無力地嚷嚷著要去找那個高瘦男子討回廠子。

葉一諾對他搖了搖頭,說道:「我可能馬上就要離開這裡了。」

劉痞子沉默了幾秒,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兄弟,我要是有機會能出去,肯定給你燒紙錢,燒女人,我劉痞子說到做到,你到了下面,先別急著投胎,等老子一起來,咱們兩個下輩子怎麼也得同甘苦共患難吧?對了兄弟,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你叫啥名,整天6261的喊著,難道燒紙錢的時候還喊這玩意兒啊?那多不吉利。」

葉一諾微微一笑,說道:「我叫葉一諾,劉痞子,你呢?」

劉痞子咧嘴一笑,說道:「沒爹沒娘的,早就忘了。」

葉一諾拍了拍他的肩膀,問:「劉痞子,你要是能減刑,出來想不想要一份正經工作?」

劉痞子撓了撓腦袋,小聲問:「咋的,6261,你要給我介紹販-毒的路子?」

葉一諾苦笑道:「正經工作。」

劉痞子說道:「這個……來錢快嗎?」

葉一諾想了想,點頭道:「看能力。」

劉痞子說道:「你知道的,我還有個老弟,他就判了二十年,還剩下七年,七年他就出去了,表現好的話,興許能減個幾年,萬一我在他後面出去,他一個娃無依無靠的,要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消失的讀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消失的讀者目錄 消失的讀者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0章 記起

9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