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深淵之下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深淵之下

「嗯……」

陸天也不再猶豫,說道:「今日,我將我餘下的功力,以及太古八荒訣一併傳於你,當年我修鍊到地字七重訣,之後你能領悟多少,全憑你自身造化了。」

說完,只見他雙掌一運,八荒之力頓時湧現出來,這一剎那,一道金光籠罩在了他和蕭塵的身上,整個山洞頓時狂風大作,震蕩不已,儘管他如今只是一道魂魄,可功力依舊如此之強。

其實像這樣的傳功,並非人人都可以,甚至可說十分罕見,能夠傳功的,往往是修鍊了某些特異的功法,或者是體質十分異於常人,而即便是如此,也往往不能完全吸收功力,否則的話,若是人人皆可傳功,那徒弟還修鍊個什麼?直接躺著等師父傳功不就好了。

而蕭塵不但體質特殊,更是修鍊了天書這等奇功,所以他即使沒有修鍊太古八荒訣,也依然能夠吸收陸天的太古八荒玄功。

「天地乾坤,為吾所御!」

這一剎那,蕭塵腦海里也迅速閃過了當初那八個字,緊隨而至的,除了陸天源源不斷的八荒之力,還有那太古八荒訣的功法,他根本從來沒有修鍊過,但此時卻一幕一幕,像是他自己所修鍊的一樣,全部呈現在了他的腦海里,實在難以想象,天書這等奇功,究竟是何人所創。

而此時在對面山洞裡,望月驚覺這股洶湧澎湃的八荒之力,臉上立時神情一變:「陸天在傳功給他……」

「什麼?」

雲月剛才聽著她所說關於當年的那些事情,此時還未回過神來,望月道:「陸天此人修為不在我之下,他那一身八荒之力,縱然如今只餘下一成不到,可也非常人所能承受,此子必定是八荒盟的人,修鍊了太古八荒訣,否則無法承受他的八荒之力……」

「八荒盟的人……」

雲月神色一凝,她早該想到,這人來歷神秘,年齡與自己相仿,修為卻如此之高,身份絕不簡單,多半是八荒盟里某位太長老的傳人。

望月神情凝重,說道:「我觀那人修為不淺,若是再吸收了陸天的功力,只怕到時候便能破了我的封印,絕不能讓他先去到無盡之淵底下……」

雲月道:「那怎麼辦?要不然,我現在過去打斷他們……」

「不。」

望月搖了搖頭,說道:「不要小看了這太古八荒玄功,現在那附近已被陸天的八荒之力籠罩,你過去會有危險。」

「那怎麼辦?」

這一下,雲月眉頭皺得更深了,望月看著她道:「無妨,我雖無法直接渡傳功力給你,但你體內有著當年那位天女留下

(本章未完,請翻頁)

的血脈,我可用我餘下的功力,助你再覺醒一成血脈之力……」

雲月愣了愣,說道:「如此一來,望月前輩,你是否會功力耗盡,魂……魂飛魄散……」

「不要說話,坐好。」

望月向來雷厲風行,說一不二,此時不多做猶豫,一下按住了雲月的雙肩,她和陸天鬥了一輩子,怎能在這最後關頭,輸給對方?

這一剎那,一股強大的聖族血脈之力也涌散了出去,懸崖的兩邊,一邊是八荒之力,一邊是聖族血脈之力,兩股力量彼此衝撞,幾乎令這附近的虛空,也產生了變化。

就這樣過去不知多久,兩邊的力量,終於都慢慢停下來了,四周像是又恢復了安靜,風停止了,虛空也停止了震蕩。

就在這時,兩邊山洞裡,各有一道光芒飛出,正是蕭塵和雲月兩人,此時兩人竟呈水火不容之勢,一掌便斗在了一起。

「轟」的一聲,兩人掌力相震,周圍虛空又是猛烈一顫,二人也同時深感全身經脈一震,一齊往後飛了出去。

蕭塵剛接受陸天的功力,修為雖一躍太清三重之境,可一時片刻,尚未完全將這功力以及太古八荒訣融會貫通,而雲月在望月幫助下,聖族天女血脈又覺醒一成,同樣也還沒能習慣過來。

但兩人的力量和氣息,卻是毋庸置疑的,在此時兩人的氣息彼衝撞下,連周圍的虛空,也震顫不止。

蕭塵抬起手掌,看著掌心凝聚起來的真元,太清境三重,果然玄妙無比,他現在一時間竟有些控制不住這股力量,至於太古八荒訣,他現在沒有時間去慢慢融會貫通,只能等回去再說,當務之急,是去無盡之淵底下,將冰鉉線找回來。

「轟隆隆!」

就在這時,那下方的封印開始解除了,很顯然,這兩道封印既然是陸天和望月布下,現在兩人已經功力耗盡,那麼封印自然也就解除了。

這一刻,蕭塵不多做猶豫,立刻展開凌仙步,往那下面沖了去,雲月反應過來,也一瞬間跟了上去。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蕭塵終於來到了無盡之淵底下,這深淵之下,陰森恐怖,時有詭異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蕭塵循著感應和一點微弱的光芒,終於在一片亂石堆里,找到了冰鉉線所在,只見其纏繞在石頭上,似琴弦一般粗細,但卻比琴弦長了許多,如冰之透明,有淡淡的光華籠罩其上。

這冰鉉線有何妙用蕭塵暫時不清楚,而眼下也無須知道,只須將其帶走即可,思忖及此,不再猶豫,手一伸,抓住冰鉉線的一頭,用力一拉,線雖從石頭縫裡扯出來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不少,可最後卻又被什麼所阻,拉不動了。

這下邊地勢奇特,蕭塵不敢動用蠻力拉扯,倒不是怕冰鉉線被拉斷,若那麼容易斷,也不是蒼龍七宿了,他是擔心引起這淵底地質變化,引來潮汐。

此刻,他走近了一些,這時才終於看清,原來冰鉉線的另一頭,被什麼東西纏繞住了,仔細一看,那事物像是一支雲梭,似玉純白無瑕,內里同樣透著一股不凡的氣息,他立刻想到了什麼,這雲梭大概便是那聖族神器「卻邪」了,竟然與冰鉉線纏繞在了一起。

就在這時,身後一道掌力襲至,蕭塵瞬間反應過來,身形一動,避開雲月這一掌,而雲月落到這下邊來,自然也一瞬間發現了聖族神器「卻邪」,手一伸,一下將卻邪從石頭縫裡帶了出來。

然而兩件神器纏繞在一起了三千多年,如今卻不是輕易能夠分開的,僅憑蕭塵和雲月兩人的功力,還不足以將兩件神器完好無損的分開。

「鬆手!」

雲月抓住卻邪,可卻邪被冰鉉線死死纏繞著,冰鉉線又被蕭塵死死抓在手裡,一時間,要讓兩人誰鬆手?

蕭塵淡淡道:「我手中拿著的,是我蒼龍殿的神器,該鬆手的人,是你吧?」一邊說著,一邊將冰鉉線在手腕上纏了幾個圈,以免拿捏不穩,被對方奪去。

「你……」

雲月見他將冰鉉線纏在手腕上,眼神一冷,忽然攻了上去,而蕭塵見她來襲,也絲毫不讓,立刻運轉玄功,兩人又斗在了一起,一時間令這淵底顫動不止。

堪堪斗得片刻,兩人心繫著各自的神器,都無法完全施展開手腳,趁著此時,蕭塵用力一拉冰鉉線,雲月手中的神器差些脫手飛出,幸虧她及時抓住了雲梭末端的冰鉉線,才未讓神器被對方奪去。

此刻她看了蕭塵一眼,竟也學著剛才蕭塵的樣子,把冰鉉線的另一頭,纏在了自己手腕上,這樣一來,蕭塵想硬拉過去也不可能了。

「轟隆隆!」

就在這時,淵底忽然震蕩不止,而兩人分明已經停了下來,這股震蕩卻還未停下,這一刻,蕭塵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立即道:「等等!先別打了!」

「那你鬆開神器先!」

「你怎麼不鬆開?」

蕭塵看了她一眼,雲月不與他多言,一瞬間又攻了上去,可這一次,她剛上去,腳下卻突然震蕩不止,接著竟有潮水滲透上來。

「等等!」

蕭塵立即收住了攻勢,這一瞬間,他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正在湧來,兩人彼此對視一眼,均是臉色一變:「潮汐!」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十方乾坤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十方乾坤 十方乾坤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深淵之下

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