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大結局(下)

第722章:大結局(下)

說罷,他瞪著眼睛,死不瞑目!

一代梟雄就此隕落!

「快,控制住白子衿。」贏若風虛弱的開口。

可已經來不及了,白子衿整個人都浮現出一種詭異至極的感覺,突然從原地消失。

每一次出現,就有人斃命,無論敵我。

「小小……」

「王……」

白傲的命令是殺了所有人,她就當真要殺了所有人啊!

眾人心驚!

這一路殺去,目的很是明顯。

「君玄歌小心,她要殺了你!」黑煞忍不住大叫。

本是仇人,可如果不是君玄歌剛才那致命一擊,白傲還死不了。

君玄歌臉上也出現了嚴肅,他其實潛伏了很久,也看到了白子衿將鳳驚冥救起,那或許是出於下意識。

但他有自知之明,他不是鳳驚冥,白子衿恨他入骨,巴不得將他千刀萬剮,絕不會手下留情。

君玄歌轉身就逃,沒有二話!

眾人:「……」

總覺得心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倒塌了。

「不愧能登上帝位,就憑這眼力見,此人必定能活極久。」令羽感慨。

雖然心裡總覺得怪怪的,但不得不說君玄歌很明智。

打不過咋辦?

還能咋辦,跑唄!完全沒毛病!

幾人唏噓間,君玄歌已經跑了一圈,這途中白子衿還不忘殺人,不少弟子已經喪命在她手下,但大部分是藍衣弟子。

「白衣弟子聽命!立刻躲起來。」贏若風咳嗽兩聲,下令。

白衣弟子猶豫了一下,門主可剛剛……

「大師兄的話你們都不聽?」白陸立刻吼。

白子衿本就可怕,贏若風在弟子中威望是極高的,白傲一死,他出聲就相當於是主心骨了。

白衣弟子們立刻退了,只剩下那些藍衣弟子。

有白衣弟子想拉相熟的藍衣弟子,誰知卻被一劍殺了:「師兄,我們打不過,快……你……」

這一幕讓白衣弟子們愣了,不知是誰蹲下摸了藍衣弟子屍體的脈。

不摸還好,一摸受到的驚嚇就有點大,臉唰的白了:「傀儡,好像是傀儡……」

當下就有不少人去摸其他屍體的脈,所有藍衣弟子竟然都被煉成了傀儡!

他們表示受到了驚嚇,甚至有人崩潰哭了。

「怎麼會……明明之前還對我們那麼和氣,門主,為什麼啊!」

曾經相熟,指導他們練功,一起玩鬧過的師兄師姐居然被煉成了傀儡,換誰短時間都沒法接手。

師兄師姐們明明什麼都沒做錯,為什麼啊!

「白傲造的孽,有些大啊。」令羽看著失魂落魄的眾弟子,不由得唏噓。

芊娘在旁邊不語,有些隱情,她答應幫人瞞,那就要瞞一輩子。

令羽又看向了君玄歌:「他居然跑到了鳳驚冥旁邊!是不是看跑不掉了,想試圖分散一下注意力?」

白子衿突然消失出現的能力太過於可怕,君玄歌已經受了傷,但絲毫不影響他的貴氣和溫儒。

君玄歌和鳳驚冥對視,鳳驚冥桃花眼冷漠,君玄歌習慣性的笑裡藏刀,二人之間下意識的瀰漫起硝煙。

令羽嘴角抽搐:「躲避追殺搞得跟什麼一樣,認真點可以嗎?」

這眼看就要掛了,還斗什麼斗。

這句話一出,二人都有剎那的尷尬,但瞬間便恢復淡定。

「羽公子,白傲的命令是殺了我們所有人,你也在其中。」黑煞弱弱提醒。

如果解決不了白子衿,現在的君玄歌,就是等會兒的你。

令羽:「……」

這孩子說話怎麼就這麼糟心呢。

瞎說什麼大實話!

「你能閉嘴嗎?不說話沒人拿你當啞巴!」令羽沒好氣的罵他。

白子衿已經到了,她看到鳳驚冥,血眸似乎滯了剎那,然後又將目光放到鳳驚冥身後的君玄歌上,恢復冷漠,滿是殺意。

君玄歌:「……」

雖然一直被差別對待,但還是很心塞啊。

「你,讓、開。」白子衿是對鳳驚冥說的。

鳳驚冥是很想看君玄歌死的,但他掃了一眼滿地屍體,鮮血肆流,桃花眼微暗,薄唇嘶啞的開口:「子衿,我們停手好不好?」

「不讓開,一起死。」白子衿只道。

鳳驚冥不說話,但行動表示他不會讓開。

白子衿冷漠的抬起劍,直接朝鳳驚冥刺去!

君玄歌垂目,在一劍鳳驚冥便要死了,他伸手想將鳳驚冥抓開,誰知鳳驚冥竟然上前一步,直接撞上長劍。

「鳳驚冥,你傻了嗎?」令羽整個人都不好了。

長劍刺進鳳驚冥的身體,鳳驚冥這一步走得很狠,直接到了白子衿跟前,他和白子衿距離之近,甚至看不到中間的劍。

若不是白子衿手還舉著,他們都會懷疑這是二人在擁抱,因為鳳驚冥臉上的溫柔和寵溺,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受了傷。

「你……」白子衿血眸獃滯,聲音也獃滯了。

她剛才只是做了動作,卻沒想到鳳驚冥主動撞上開,潛意識裡,她不想對鳳驚冥動手。

鳳驚冥溫柔的抱住她,動作那麼的小心翼翼,如同對待珍寶一般,聲線嘶啞也低磁:「嗯,是我。」

白子衿手慌亂的鬆開劍,因為她看到了鳳驚冥嘴角淌下了血絲。

她一劍便能要人命,這個人接了她兩劍,兩劍……

「子衿,你願意和我一起死嗎?」鳳驚冥溫柔的開口,裝滿星辰的桃花眼中儘是寵溺,他的聲音,能將人溺死,細聽卻有低低悲哀。

死……

白子衿腦子似卡殼了一般,她對上鳳驚冥的桃花眼,呆愣了,他會死嗎?

崖邊,兩人的黑衣白衣被吹得互相交疊,染了血,帶著凄慘的美,鳳驚冥的白髮被吹得飄揚,一人邪狷寵溺,一臉獃滯。

多麼相配的。

令羽心頭突然跳了起來,他似乎猜到了鳳驚冥要做什麼一般:「鳳驚冥,你別做……」

下一刻,鳳驚冥用最後的內力吸起地上的鐵鏈在二人身上一纏,然後抱起血眸獃滯的白子衿往黑海一跳!

黑裳白衣,互相纏繞,墜入雲霧……

鳳驚冥輕吻白子衿的額頭,笑得很滿足,語氣溫柔:「白子衿,我愛你。」

「我。」白子衿似卡殼了一般,血眸呆了幾秒,吐出幾個晦澀的字。

「我也……愛你。」

這便夠了,夠了。

「不要!」鳳烈歌大聲尖叫,衝到崖邊,卻只看到兩人纏綿的身影。

阿落喊不出來,淚水不停掉,她甚至欲往下跳,還好令羽眼尖抱住了她。

不,不要……

「呵呵。」君玄歌踉蹌幾步,笑得依舊溫潤,但卻再也沒有了光,喃喃道,「下下輩子,我能碰到你嗎?」

下輩子他放過她,也放過自己……

贏若風清冷的眸子瞬間黯淡,他苦澀一笑,暈了過去。

君玄歌總是來晚,而他,自己選擇了錯過。

「一世便好。」

一世,便已讓他刻骨銘心,失魂落魄,他不想再碰到白子衿了,雖不甘,卻也怕疼。

「大師兄!大師兄!」白陸心急如焚,將手放至贏若風鼻間,鬆了一口氣。

還好沒死。

芊娘望著所有人,一地狼籍,屍體和鮮血交雜,她突然笑了,笑得沒心沒肺,風情萬種:「這一趟,奴家沒白來。」

她蹲下,將四個樂器收好,掃了一眼白傲的屍體,紅唇勾起詭譎的笑。

似事外人一般,看著這一切。

一切都結束了。

真真正正的結束了。

……

「不對啊,那這白子衿和鳳驚冥到底死沒死?說書的,你得說清楚啊!」茶館內,一人十分不滿。

有人開口了,自然有其他人跟著附和。

「就是!而且白子衿如果那般神異,怎麼還會被鳳驚冥帶著跳海,屍體找到了嗎?」

「還有那君玄歌,他是真的去了神醫門?是假的吧,要是他去了神醫門,天合當初肯定會趁機打蒼玄的。」

不少人發出質疑聲,覺得這說書的是瞎說一通,甚至懷疑根本就沒有神醫門。

這八九年來,他們根本就沒有聽過神醫門啊!

「說書的,你該不會是瞎編的吧。」

台上,屏風後面的人喝了一口茶,面對各種質疑聲,也不解釋這些問題,笑道:「今天呢就到這裡!欲知詳情,且聽下回分解!」

而後便有一小廝,拿著碗在茶館里走幾圈,替這說書的討要賞錢。

茶館里都是咒罵聲,罵著說書的不厚道,但賞錢還是都給了。

「姑娘。」小廝走到最角落,那裡是一個帶著斗篷的女子。

女子背後的侍女,扔了一兩銀子進碗里,小廝高興得連聲道謝,女子只說下次再來。

出了茶館,女子看著熱鬧的大街,國泰民安,突然笑了:「柳柳,我們回吧。」

「娘娘您不去問問說書的?說不定是故人。」柳柳忍不住道。

這八九年,自家皇後娘娘雖然不憂傷,但她知道,娘娘心裡牽挂著一個人。

「不了,故人已逝,徒增傷感。」

這時,一男子提著幾個花燈過來,對她揚了揚:「喜歡嗎?我幫你贏的,帶兩個回去給鳳念錦,她定會高興。」

……

山清水秀的地方,有不少村子,其中一戶已經有炊煙升起。

院子里,男人正在綁壞了的鞦韆,看著調皮搗蛋的孩子,笑道:「別玩了,去看看飯好了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妖醫傾城,鬼王的極品悍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妖醫傾城,鬼王的極品悍妃 妖醫傾城,鬼王的極品悍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2章:大結局(下)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