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 仁

第六百九十一 仁

「為什麼要我上場?」

吉普車裡,應小川瞪大了眼睛,吃驚的看著坐在對面的魏武元。

營救救援圓滿結束,並且沒有人犧牲殉職,這是最好的結果。

本來魏武元想著,人救回來了就好了,沒必要做得轟動,但是沒辦法,泰山事件在全國引起極大的轟動,引起無數人的關注。

複合變異妖,在蝴蝶門的變異妖滅絕之後出現的新型變異妖,和蝴蝶門光明正大出現為禍人間的變異妖不同,複合變異妖就像潛伏在黑暗裡的殺手,看不到它們的行蹤,卻能聽到它們的呼吸聲。

全國各地都有複合變異妖出現,但是好多都被華夏盟解決並封鎖了消息,所以翻起的波浪並不大。

但是泰山事件不一樣,一次性出現三隻,而且每一頭都很強大。消息一經傳開,就持續發酵,形成一股風暴,引起軒然大波。

這件事,不止在國內形成熱點,就連國外,也也許多國家在關注這件事。

事情圓滿解決,皆大歡喜,這樣的事情,必須召開新聞發布會。

魏武元的意思是,將此次任務的首要功臣,頒給應小川。

魏武元笑著說道:「你不上誰能上?況且,你也居功至偉,就別推脫了。」

「不是,之前不是說好了嗎?我只幫你解決事情,其他事情一律你來解決----」應小川依舊瞪大了眼睛,眼神說不出的鬱悶。

魏武元哭笑不得:「照你這麼說,你幫我做事情,好處和名利全讓我給佔了?」

「是啊,這樣不好嗎?」應小川面色不善的問道。

魏武元的事情是解決了,自己的事情還沒著落呢。

當務之急是尋找如何破解空間大陣的辦法,誰有功夫關心救援之後的新聞發布會怎麼辦?

「應先生啊,你這是讓我為難啊----」

魏武元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人雖然使我們救的,但是如果沒有你們牽住那三妖,我們早就全軍覆沒了,所以,論功行賞,你最大,現在你讓我全把功勞攬了,我良心過不去!」

「良心是什麼東西?」

「這個----」

魏武元擰著眉想了想,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但是你放心,我肯定有那玩意兒。」

應小川直接翻了個白眼:「行了,我是不會上的,誰愛上誰上。」

「我沒那個資格,你上。」

「我不上,你上。」

「不行,你上。」

「魏武元!你欺人太甚----」

「誰欺你?」

「……」

應小川仔細想了想,好像也沒欺我,純粹是自己覺得新聞發布會太麻煩。

你想啊,浪費時間就是浪費生命,說不定在上新聞發布會的時候,剛好找到破解大陣的辦法了呢?

雖然這個幾率可能有點低,但是萬一呢----夢想還是要有的,不然和鹹魚有什麼區別?

「……」

一旁的文櫻櫻和敖翎像看傻子一樣看著為了這麼點小事爭論不休的二人,忍不住開口道:「吵什麼,你們一起上不就好了?」

「不行啊。」

魏武元苦笑道:「實話告訴你們吧,這是上面的意思。」

「上面?」應小川愣了一下。

「是啊,就連我,也是剛剛才接到電話,得到消息的。」魏武元鬱悶的看了應小川一眼,說道:「我告訴你們,你們可不要泄露出去。」

「不會。」應小川的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

他早該想到的,泰山事件造成了這麼大的轟動,全國都在矚目,上面怎麼會坐視不管?

魏武元喝了一口水潤潤嗓子,這才說道:「泰山發生的事情給全國一個警示,蝴蝶門雖然亡了,但是不代表世界已經太平,依舊處於水深火熱中。而泰山事件,讓上面的人認識到,這個世界真的變了。」

「科技不再是第一生產力,修行才是。這個時候,就需要一個人站出來,引領這一變化。」

魏武元點到為止,沒有再說下去,而是眼神深邃的看了看應小川。

應小川人精似的人物,哪能不明白魏武元話里的意思。

「所以,你就借著這次事件,把我推了出來?」應小川深深的眯起了眼睛,問道。

「這是最好的辦法。」

魏武元認真的說道:「最合適的時機,最合適的人,造就最大的轟動。」

「你作為代言人站出來,給外界一個解釋,你就是歷史的變革者,名留青史,萬古流芳!」

應小川臉色變了變,無視魏武元的那套說辭,眼神犀利的盯著魏武元,問道:「這的確是個好辦法,但是,為什麼是我,不能是你?」

「我?」

魏武元愣了愣,而後苦笑道:「在你出現之前,我的確算是第一候選人,甚至華夏盟,就是上面實行這一計劃推舉出來的,但是你出現之後,你就取代了我的位置。」

應小川沒說話,而是看著魏武元,等他繼續說下去。

魏武元頓了頓,繼續說道:「變異妖為禍人間的時候,你化身白衣俠,和你的同伴做著斬妖除魔的事情,我華夏盟畢竟帶著機構性質,無論是實力還是聲望,都不如你。」

應小川點點頭,理解這種說法。

就像紅十字會,不管做什麼好事,都帶有一種機構性質,人們會感激你,但不會發自內心。

但是毫不相干的人做好事,則是引來發自肺腑的感激,這就是個人性質和機構性質本質上的區別。

「所以你的意思是----」應小川看著魏武元,逐漸猜出了魏武元的意思。

魏武元神秘一笑,緩緩說道:「白衣俠該重新出現一下了。」

----

清晨,不算耀眼的太陽光如同破曉之光,刺破黑暗。

天才剛剛蒙蒙亮,應小川就跟著魏武元和野火去了市中心體育館。

在錢明濤的安排下,有關泰山事件一案的新聞發布會,將會在那裡舉辦。

屆時,國內所有的記者都會聞風趕來,就連海外的記者,也會到來。

他們有太多太多的問題要問了,不止關係到泰山被困人員的安全,還有複合變異妖這一種新型妖物完全公開。

文櫻櫻、敖翎、李冕、孫武空他們則是早早地到了會場,這次新聞發布會,退居幕後,不搶功勞,專心為應小川造勢。

應小川一身白衣俠的打扮,站在工作人員的通道內,即便隔著厚厚的牆壁,也能聽到體育館內人山人海的聲音。

「應先生,你不會是緊張了吧?」這時,魏武元的聲音傳來,半開玩笑的說道。

「緊張是不會,就是覺得什麼事情都加入官方的意思,味道就變了。」應小川坦然說道。

魏武元也是贊同的點點頭,但卻是無奈的說道:「那有什麼辦法呢?畢竟代表的是一個國家。」

「一會兒你出去,那些記者一定會發了瘋的問你問題,你就挑幾個重要的問題回答就好了,走個過場。」

魏武元頓了頓,又道:「上面只是需要你出現一下,給外界的人一個解釋,並不需要你多做什麼。」

「明白。」應小川點點頭,說道,而後兩人一起走出了工作通道。

轟----

剛一走出,巨大的歡呼聲、喝彩聲,如熱浪一般迎面撲來,饒是應小川提前有過心理準備,還是被驚了一下。

放眼望去,周圍圍滿了人,無數拿著手機拍照的民眾,手裡拿著照相機的記者們,還有以錢明濤為首,西裝革履的官員,最外層則是穿著厚厚防彈衣的警備隊人員維持秩序,構成了那人山人海的場面。

他們對著應小川和魏武元他們一陣歡呼尖叫,漸漸地,這些歡呼聲逐漸統一,形成井然有序的口號聲。

「歡迎救援英雄----歡迎救援英雄----」

看著這陣仗,應小川悄悄對旁邊的魏武元說道:「我怎麼感覺不是在歡迎救援英雄,像歡迎偶像明星……」

魏武元笑著說道:「你不是明星,人氣卻比明星更高。」

「噓,別說話,他們在拍照。」

咔擦咔擦----

刺眼的閃光燈傳來,應小川餘光瞟了瞟,只見四周的記者不斷給他們拍著照。

魏武元顯然是聚光燈的常客了,很自然的對著鏡頭招手,還示意應小川也照做。

應小川只得跟著招手,還好他帶著白衣俠的面罩,否則連他都不能想象自己笑的有多僵硬。

魏武元雙手往下壓了壓,頓時全場的歡呼聲減弱,到最後,完全歸於平靜。

魏武元目光掃視四周,而後說道:「首先,感謝各位不遠萬里來到這裡參加此次新聞發布會,我在這裡報以最誠摯的感激。」

啪啪啪----

掌聲熱烈,此起彼伏。

「其次,我在這裡說明一下,所有被困泰山的人員,無一犧牲,全被我們救出。」

啪啪啪----

掌聲更加熱烈。

魏武元再次抬手,把聲勢壓了壓,而後目光掃視全場,微笑。

「剛才,你說我們是英雄,那麼,我想問,什麼是英雄?英雄的本質是什麼?」

「……」

全場安靜,落針可聞。

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魏武元身上。

魏武元自問自答道:「是仁!」

「仁者無敵,仁者包容萬物,只要身懷仁慈之心,人人都是英雄。」

「在變異妖肆虐的時候,你可有向人伸出援手?可有為了挽救一條命而全力以赴?又可有,敢為天下先的覺悟?」

「華夏,每當危難重重的時候,總會有那麼幾個人出現,力挽狂瀾!他們或許被質疑,被唾罵,但不可置否的是,他們將活躍於整部古史中,被後世子孫所銘記!」

「岳飛忠肝義膽,忠字紋背,文天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諸葛亮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白衣俠----白衣遮面,斬殺群妖!」

魏武元看嚮應小川,說道:「此次救援任務,本和白衣俠無關,可是他卻伸出援手,並且力挽狂瀾,沒有他,任務就不會成功,沒有他,倖存者就不會得救!」

「所以,要論英雄,我不是,他才是!」

整個體育館一片寂靜,只有魏武元那高昂的聲音響徹。

「白衣俠,白衣俠----」

寂靜之後,不知是誰喊了一聲,一下子帶起了所有人的情緒,馬上第二個人喊了起來。

第三個,第四個,第十個……

最後,所有人都喊了起來。

「白衣俠----」

「白衣俠----」

「白衣俠----」

「……」

這裡聲音如洪,經久不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地府微信群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天庭地府微信群 天庭地府微信群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九十一 仁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