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四章

李劉氏正坐在床邊,見自己兒子著急,趕緊道:「你別擔心,大夫已經看過了,也開了葯,剛服藥睡下了。」

李大鎚坐到床邊,拉了拉鄭瑛娘的手,正在發燙。

「也不知道是怎麽弄的,去一趟宮裡,回來就成這個樣子了。」李劉氏抹了抹淚,「你好生陪陪她,我先去廚房裡看看葯好了沒有。」

見著李劉氏出去了,宋梅娘也領著幾個丫鬟出去了。

李大鎚緊緊地握著鄭瑛娘的手,「瑛娘。」

床上的人一動也不動地正在昏睡。

「瑛娘、瑛娘。」李大鎚握著她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臉旁,眼中殺氣騰騰。

「竟然膽敢在宮內行兇,傷害朝廷家眷,真是膽大包天。來人,給朕將人帶下去交由大理寺。等那鄭氏醒了之後,問清楚原由,再行定奪。」天成帝氣得滿臉鐵青。

他才準備年後就讓衛良帶領李大鎚前往江北那邊將叛軍一網打盡,沒想到這關頭竟然出了這種亂子。想著之後要面對的問題,天成帝心裡一陣陣的火氣。

曹貴妃在旁邊抹著帕子,「陛下,那小貴子好歹也是妾身身邊伺候的人,還請陛下網開一面,就饒了他吧。」

「愛妃!」天成帝看著曹貴妃,看著她那雙帶淚的眼睛,想著曾經兩人不離不棄的時光,心裡也軟了幾分,「愛妃,那鄭氏當著那麽多人的面指控小貴子行兇,如今人也不知道怎麽樣了,若是朝中的大臣知道了這事情,你讓朕如何和他們交代。」好好的一個人進宮來卻是躺著出去的,這要是不給一個好的交代,這文臣、武將還不知道要傳出怎樣的話來呢。

「可是那鄭氏確實對妾身不敬,若不是那些武將夫人保她,妾身也是饒她不得的,小貴子也是給妾身出一口氣罷了。」

「都快要了人命了,只是出氣嗎。」天成帝的聲音帶著怒氣。

曹貴妃卻不怕,天成帝寵愛她多年,如今早已摸清楚了他的脾性,眼下也想保住張富貴,自然不會讓天成帝就這樣下旨處罰了張富貴的。

「小貴子都說了,那是她自己刺的,原本也只是想震懾她一番。若不然,陛下可以親自問問那鄭氏,是不是她自己投河,是不是她自己刺了自己的。說起來,小貴子還被她傷到了,差點就沒命了。她一個五品官的家眷竟然敢傷害宮中的人,妾身看,她那是有謀逆之心。」

「住嘴!」天成帝怒聲喝斥。他的皇位本就不是正當所得的,擔負了謀逆之名。如今江北那邊又在叛逆,他如今最討厭的就是這謀逆二字了。

曹貴妃被他喝斥一句,頓時覺得委屈不已,不停地用帕子抹淚,嚶嚶地哭泣起來,「早知道陛下今日為了一個臣子的婦人來責罵妾身,妾身當日就該死了的,也不會如此傷心了。」

聽曹貴妃提起當日的事情,天成帝心裡又覺得愧疚又覺煩躁,想了想,也不忍心再喝斥她了。倒是緩和了聲音道:「不管如何,這鄭氏受傷是真的,也被這麽多人看見了,朕必須要給文武百官一個交代,那小貴子不能輕易放了。」

「陛下,您就真的要委屈妾身嗎,小貴子被鄭氏傷了,您反倒要來處置他,日後誰還尊妾身這個貴妃,只怕連宮女都要騎在妾身頭上了。」

天成帝心裡本來拿了十二分的心思要把這張富貴給辦了,但是聽著曹貴妃這一番哭訴,他心裡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他私心裡也希望能夠是鄭氏犯了過錯,這樣一來這事情也不會怪在他和曹貴妃的頭上了。一個婦人而已,犧牲了也就犧牲了,只是……

他眯著眼看著曹貴妃,「你也莫要哭了,你之前動的什麽心思朕都清楚。你是氣鄭氏之前連累了你曹家的事情,所以心裡早就有所怨言,是不是?」

曹貴妃臉上一急,「陛下。」

天成帝擺手,「這事情日後不要再提起,不管你之前抱了怎樣的心思,日後再不許動鄭氏的心思了。要是這事情被人傳了出去,江北那邊該要大做文章了。愛妃,朕寵愛你,但是這江山社稷也不能由著你胡來。」若是在以往,辦了也就辦了,但是現在這個當口,他可不能被江北那邊抓到一絲一毫的把柄的。

想著這事情後續的處置,他一陣的心煩意亂,也不想再看到惹了麻煩的曹貴妃了,「你近日在宮內抄寫經書,莫要出宮了。朕先回御書房去。」說完甩袖而出。

「陛下!」曹貴妃急急地追了過去,卻只看著天成帝大步往門外走去了。

見著天成帝果真頭也不回地走了之後,她氣呼呼地將宮裡的爐子給推倒在地上,旁邊的宮人頓時跪倒了一地。

曹貴妃發了一番火氣,對著旁邊吩咐道:「去給小貴子送葯過去,可別讓他死了。」

天成帝在鳳儀宮發火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皇后的坤羽宮中。

「這次傷的也只是一個五品將軍的家眷,估計陛下也就氣這麽一會子的事情,過幾日就會好了。」皇後身邊伺候的人有些遺憾地說道。若是這次傷的是個公侯夫人,那才是這曹貴妃要栽跟頭的。

皇后穿著一身明黃的常服,轉了轉手裡的戒指,聽著這話倒是笑了起來,「陛下才準備年後出兵,眼下鬧出這事情,也夠她吃一壺的。這樣的蠢笨婦人,他也當得這樣的寶貝。」

話里話外全都是醋意和埋怨,「想我和他數載夫妻,他便怪我不陪著他一起,也不想想當時若是連我也去了,這偌大的府上誰來管著,兒女們誰來看顧。就為了這些事情,他就這樣地捧著那個婦人,讓她騎在我頭上,這次我倒是要看看他怎麽收拾這爛攤子的。」

「皇後娘娘。」旁邊的心腹吳嬤嬤一臉的擔憂。若是曹貴妃還是不能辦了,日後這後宮之主的位置只怕皇後娘娘還是坐不穩的,只等皇上坐穩了江山之後,這後宮只怕也是要動一動了,只盼著這曹貴妃早早地沒了便好了。

皇後轉身過來,沉凝一下,吩咐道:「將本宮宮中的那百年人蔘送到甯遠將軍府上,順便帶個太醫過去看看。」

「是。」吳嬤嬤趕緊著去了。

鄭瑛娘還不知道自己暈過去的這段期間驚動了皇朝頂端的人物,她只覺得這跳入河水真是難受,若是日後再遇著這種事情,她還是直接葯死自己算了。醒來的時候,手被人緊緊地捏著,她才一動就被人抱住了,「瑛娘。」

「你回來了。」鄭瑛娘睜開眼睛看著李大鎚,眼中帶著幾分委屈,「我今天可真是嚇到了。」說是嚇到了,臉上卻一點害怕的神色也沒有。

李大鎚越是看著她這個樣子,心裡越是難受,「瑛娘,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是誰動的手,可是那曹貴妃?」

聽他提起這事情,鄭瑛娘的眼神也冷了下來,「是曹貴妃,但是動手的是張富貴。」想起今日的種種,她就恨不得將那張富貴給千刀萬剮了。

李大鎚也沒想到張富貴那個人竟然還能出來鬧出這些么蛾子的。他狠狠地握著拳頭,眼中冒著殺氣,「竟然是張富貴,那日我就不該放了他的性命,應該直接一刀解決了他,才留下了這些禍害的。」

鄭瑛娘嘆氣,「如今他似乎是那曹貴妃身邊的人,咱們想動手都沒法子了。」

李大鎚咬了咬牙,「曹貴妃又如何,無緣無故地讓人害你,縱然是天潢貴胄也脫不了罪責。明日我便上奏摺,讓陛下主持公道。」

「那皇上如此寵愛曹貴妃,我看懸得很。如今我也想通了,雖然受了委屈,差點丟了性命,但是強權面前,咱們就是拚了命也沒法子,還不如慢慢地謀划,日後總有報仇的一天。」

李大鎚這次卻不願意了。他一臉堅定道:「不管如何,這事情我一定要算清楚。至少先處置了張富貴此人,其他人我自有法子。」這些傷害他家人、傷害他媳婦的人,他便是拚了性命也不會放過的。

與此同時,大理寺的牢房中,張富貴正趴在床上呼疼,一個穿著青衣的衙役開門走了進來。

張富貴見著人了,皺眉道:「趕緊給我弄點吃的去,要是不伺候好,我出去了饒不了你。」

那人卻笑了起來,遞給他一個藥瓶,「這是外傷的葯。」

張富貴一愣,卻又聽那人道:「先生說了,這事情辦得甚好。等出去後,再起一把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當家惡婦 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當家惡婦 下目錄 當家惡婦 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