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禍事不斷6

第6章 禍事不斷6

漸漸的,我只覺得我的胸口沒那麼痛了,可是卻可以明顯的感覺到我的心臟有一些壓迫感,雖然只是一點點,但是畢竟是重要的身體器官,稍微一點不適都是可以感應到了。

就在我想問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時候,王生卻突然倒下了,還好曉月眼疾手快沒有讓王生摔倒地上,吃力的把王生扶到凳子上做好,平復一下剛剛做法耗費的精力和本命精血。

本命精血是我們這種有修為的道士、女巫、占卜師一類的人最為珍貴的東西,當然男人的本命精血必須要是處子血才管用,而且一滴本命精血要恢復一周才能完全恢復到和原來一樣……

過了一小會,王生慢慢的有些恢復了,我一抬頭就看到他那張蒼白如紙的臉,竟有那麼一瞬間覺得我很對不起他。

王生艱難的對著我笑了笑,說:「小娜,原諒我在你的葯湯里放了提神醒腦的藥物,讓你忍受那麼多痛苦,但是,如果你不是清醒的,我就沒辦法幫你把嬰靈封印起來他的怨氣,反噬宿主的痛苦你才經歷了一點點就已經痛不欲生了,希望我這麼做,可以延長你的壽命。」

其實,就在王生施法的那一刻我就已經猜到了個大概,只是我沒想到我心臟里寄宿的嬰靈居然會這麼強大。

既然王生先我一步回答了我想知道的問題,那麼我到嘴邊的話,也沒有再問的必要了。

我剛剛經歷的疼痛,讓我的體力也有些不支,我看到王生沒有什麼大事,不安的心也就放下了,然後重重的摔倒了床上,昏倒前,我還艱難的對著王生說了一句:「謝謝。」

嬰靈被封印以後的日子,我明顯感覺到沉重了許多,怨氣被壓制在我的心臟里,莫名的我的身上時不時會冒出一些陰寒的氣,起初的時候我還只是以為我穿的少,但是之後,我卻發現不是的。

那天我們三個人和往常一樣在陰師事務所整理每天死亡人員的訊息,忙得不可開交,突然一陣風吹開了緊閉的大門,發出刺耳的聲音。

王生低著頭整理資料,沒有抬頭去觀看,只是有些微皺眉頭,曉月則是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一般,只有我,有些詫異的去關上了門。

「嘭!」

「唔……咳咳……王生……」

直到王生聽到我的呼救聲,才皺著眉頭看了我一眼,這一看,王生霎時有些不知所措了。

此刻的我正緊緊的背靠在門上,下巴微微揚起,雙腳離地,就像是無形中有一個人掐著我的脖子把我拎起來一般,可是,實際上卻真的是一個看不見的鬼,想要掐死我。

能進入陰師事務所的怨魂,可不是一般的小鬼,陰師事務所雖然終年不見陽光,但是屋子裡擺放了各種的黃符、佛像還有大蒜等一些驅邪的東西,一般的怨魂別說是進來了,就算是離近一點都可能會永不超生。

長時間缺氧的我,現在的臉已經有些微紅,王生看我有些不妙,隨手拿起一張黃符,可是時間不等人,我隨時攜帶的羅盤卻在我最危急的時刻從兜里飛了出來,一道金光,那怨魂現了身。

沒有遏制在我脖子上的阻礙,剛落到地上,我就拼了命的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等我抬頭和那個怨魂對視的時候,心臟猛地有一種被抽空的感覺。

我獃獃的看著陳琳琳,全身癱軟的躺到了地上,我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心臟在陳琳琳破碎的怨魂的手上,「撲通……撲通……」有節奏的跳動著。

難道,這樣就要死掉了嗎?

不是沒了心臟,人就會死掉嗎?

可是我為什麼還會有思維,為什麼我還沒有死?

一連串的問題出現在我腦子裡,我沒有力氣去搶回我的心臟,我只能靜靜地等待死亡的降臨。

可能是王生意識到了問題的重要性,一個空翻,瞬間,一張黃符出現在了陳琳琳的頭上。

陳琳琳的怨魂接觸到黃符,啊啊大叫,曉月則是和陳琳琳過了幾招之後,也找准了時機,拿起桃木劍,一劍穿透了。

王生在陳琳琳扔掉我心臟的那一刻,他就已經穩穩的接住了,王生有些頹廢的跪在我的面前,冰冷的表情沒有一點溫度。

這樣的情況,王生還是第一次遇到,或者可以說是一輩子都不可能會遇到的事,居然就這麼遇到了,王生不知道改怎麼辦,他現在的心情亂的如麻,疏通不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我依舊只是徘徊在死亡的邊緣,卻一直跨不過那條線。

突然間,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我那顆跳動的心臟,在王生的手中平靜了下來,正當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認為我會死的下一秒,心臟卻變成了一個血紅色的小嬰靈。

嬰靈從王生的手掌上跳回到我的胸口,用他的小腦袋蹭了蹭,沒過多久,我就察覺到,我的力氣在一點一點的回到我的身體里。

小傢伙看到我沒事的樣子,好像很高興的跳了幾下,然後又消失在了我的胸口。

我尷尬的看著王生和曉月笑了一下,表示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是王生和曉月卻只是白了我一眼,繼續回去整理死人的資料,剛剛發生的事情,忽視掉了。

「媽媽,媽媽,寶寶厲害不?」

我剛剛做到我的凳子上,打算繼續手中的工作時,不知從哪裡傳來了一個小孩的聲音,我皺著眉頭,左右的看了看,卻什麼都沒發現,就在我以為我聽錯了的時候,那個聲音又出現了。

「媽媽,媽媽你笨笨的,我在你心裡呢。」

聽到這樣一句話,我才意識到,原來聲音的主人,是我心臟里的那個不速之客……

正當我絞盡腦汁的思考著該怎麼個那個小傢伙對話的時候,卻怎麼都想不到,那個小傢伙居然和我肚子里的蛔蟲一樣,視乎知道了我的想法,跟我說:「媽媽,媽媽你不用那麼麻煩的,你在心裡想一下就好,我什麼都知道的。」

既然只是用想的,很簡單的溝通方式,我馬上釋然了,然後靜靜的和它溝通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禍事不斷6

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