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禍事不斷18

第18章 禍事不斷18

鬼寶寶氣呼呼的瞪著一一,然後跟我說,「媽媽不能抱她。」

我有些納悶鬼寶寶的做法,因為鬼寶寶只會對我的安全負責,其他的事情,鬼寶寶是不會在意的,可是,為什麼現在連抱一一都不行了呢?

「寶寶,媽媽只是抱一下一一,她不會傷害媽媽的。」

我試圖勸說鬼寶寶,可是,似乎這個方法沒有什麼作用,糾纏的時間一長,鬼寶寶就更加生氣了。

鬼寶寶看勸不好我,撅著嘴,很是委屈的跑到一邊拎起一直厲鬼,狠狠的咬了一口,彷彿在咬著什麼雞腿一樣,發泄著。

「媽媽不聽話,寶寶再也不要管媽媽了,哼,他身上有很重的屍毒,就算只是抱一下,媽媽也就別想活了。」

我剛剛還以為鬼寶寶妥協了我抱一一,可是鬼寶寶接下來的一番話,真的是嚇壞我了,我看著一一的屍體,「咕嘟」一聲,一口口水差點沒噎死我。

我看著一一,小心翼翼的問她:「一一,他說的都是真的嗎?」

一一一臉的撲朔迷離,她就跟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一樣,直勾勾的盯著我,這麼純潔的眼神,我相信一一,她什麼都不知道,可是,我現在該如何是好。

鬼寶寶吞噬的速度驚人,就我和一一交談的這麼幾分鐘,厲鬼的數量已經減少了一大半。

此時的鬼寶寶,正悠閑的坐在那顆被一分為二的桃樹上,翹著二郎腿,拍著他那圓鼓鼓的小肚子,好不愜意。

我看著鬼寶寶的樣子,微微一笑,剛想轉過頭繼續問一一些什麼,可是等等!

鬼寶寶現在坐在哪?

我回過頭,擦亮了眼睛,直直的盯著鬼寶寶,他正坐在那顆桃樹上!

又是桃樹!鬼寶寶也是鬼啊,為什麼他也不怕桃樹了?

如果說,現在那邊的那些厲鬼,是因為死在桃樹下,才不怕桃樹的,那麼情有可原,可是,鬼寶寶可是一直生活在我的心臟里,我真的有些搞不懂鬼寶寶,他到底是個什麼物種般的存在了。

就在這個時候,又一個奇迹發生了,就在我的眼前,我眼睜睜的看著在鬼寶寶坐著的那個位置,桃樹正在一點一點癒合,焦黑的樹皮也重新回到了樹上,變得那麼的富有生氣。

隨著桃樹的恢復,那些剩下的厲鬼,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個接著一個的鑽回到了樹下的地裡面去了,烏雲慢慢散開,太陽從新露出了光芒,照耀在大地上。

重新見到了陽光,我自然是很高興的,可是,就在太陽的光芒照在一一屍變的屍體上的時候,那刺耳的吼叫聲深深的刺痛著我的耳膜。

我回頭看,看到了那被太陽灼燒的,全身冒著黑煙的一一,我的大腦根本來不及去思考,觸碰一一我到底會不會死這件事,直接一個健步,撲到了一一的身上,抱著一一,一圈一圈的滾到房屋的後門,然後迅速的打開門,拉上了窗帘。

沒有了陽光,沒有了紫外線,一一明顯好受了很多。

可是,我卻覺得我,很不對勁。

我的皮膚好癢好癢,我忍不住的去撓,可是拉開袖子,看到的卻是大大小小的屍斑,一個接著一個的出現在我的皮膚各處。

而且,我越撓屍斑的生長速度就越快。

我放棄了,奇癢無比的我,只能頹廢的坐在地上,心理五味雜全的看著一一,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一一彷彿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想要跳到我的面前,來認錯,可是還沒等她跳近,我那冰冷的聲音,就攔住了她。

「你別過來了,你離得越近,說不定我死的越快。」

一一有些委屈的轉過身,跳的遠遠的,這時,王生和鬼寶寶來到了我的身邊。

鬼寶寶還沒接我,就聞到了我身上腐屍的味道,鬼寶寶皺著眉頭,然後一個閃身,死死的拽著一一的頭髮,那場景,真的很像幼兒園的小朋友在打架鬥毆。

「你也離我遠一點吧,會傳染的。」

王生一點一點的想要靠近我,可是被我打斷了步伐:「你身上沒有糯米,也沒有黃符,現在碰我,就是等於送死。」

糯米?

一一聽到這兩個字,激動的有些令鬼寶寶也攔不住,之間一一拚命的掙扎,掙脫掉了鬼寶寶的手,留下一撮頭髮在他的手裡,然後蹦蹦跳跳的跑到冰箱旁邊,不斷的用身子撞擊著冰箱,可是,殭屍是怎麼可能撞的開冰箱,冰箱是要用拉的。

現在這個地方,我們沒有人可以去幫一一,也沒人有膽量去看一一想要幹嘛,就算王生想,我也是絕對不允許的,因為我不想任何人因為我出意外,雖然我是個煞星。

不對,等等,人嗎?如果活人不能接觸一一,那麼鬼寶寶可以啊,我暗自罵了自己一聲SB,然後沖著鬼寶寶喊道:「寶寶,幫媽媽個忙,去拉開冰箱。」

鬼寶寶還是很聽話的拉開了冰箱,剛拉開冰箱,一股霉味就浸滿整個屋子,嗆得人沒辦法呼吸,我剛想把一一的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個遍的時候,卻發現了冰箱的小抽屜里,有一大袋彷彿是米一樣的東西。

那會不會是糯米?

我隔得那麼遠,就算再怎麼看,也沒辦法看到冰箱裡邊的東西,只好再讓鬼寶寶幫忙,把那個袋子拿到我的面前。

鬼寶寶把袋子拿到我的面前,一股刺鼻的霉味,差點把我嗆暈了,可是,功夫不負有心人,雖然這是霉味的來源,但是這確確實實是一大袋糯米,足足有五斤多。

我用盡了全力,把糯米拋到了王生面前,「這是糯米,雖然發霉了,但是多多少少還是有些用的,你看著弄吧。」

我微笑著看著王生,捏著鼻子,拎著那袋糯米皺著眉頭,也不知過了多久,我只覺得我的頭昏昏沉沉的,就昏了過去,再也沒有醒過來。

「殷娜,你來了~」

「殷娜~我可是等你好久了。」

「殷娜~殷娜~殷娜~殷娜~」

我的耳邊一直在回蕩著一個女人很幸福的聲音,只不過,這個聲音很熟悉,又覺得很陌生,沒有生命力,我不知道為什麼,不知道她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這一段時間,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生活,為什麼處處充滿的危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章 禍事不斷18

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