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生病

第148章 生病

羅曉收回思緒朝著一個院落走進去。

走至一扇房門前,伸手推開木質的一扇門。

「今天買了些水果,你想吃什麼自己撿了洗吧。」

羅曉低著頭邊說便把購物袋裡的水果揀出來放在屋子餐桌上的竹編的淺底果籃里。

「嗯~,好~」

一道虛弱異常的聲音從床上傳了來。

羅曉聽到這道有氣無力的聲音后立即放下了手邊的動作快步的走至床前,看見床上躺著的人兒臉色通紅,嘴唇乾裂,呼吸有些紊亂。

「你怎麼了?」

羅曉說著快速伸手附上蘭若楠的額頭。

好燙!是失憶藥物的副作用嗎?

迅速的起身奔向洗手間。

我看著他們,只想笑笑,難道,他們真的認為那是藥物或者是生病引發的癥狀嗎?

這不明顯的,是被髒東西染上了嗎。

不過,我現在,也不好出手,畢竟,那個髒東西沒有傷人,我也沒有權利去賜死她。

我看著他們,只是躲在角落裡,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希望,到時候,我真的可以救得了他們吧。

躺在床上被燒得暈暈呼呼的蘭若楠只覺耳邊又一陣風閃過,隨即隱隱約約的聽到嘩嘩的流水聲。幾刻鐘后額頭被一塊冰涼的濕毛巾蓋住。

意識有些清楚的蘭若楠微微的睜開眼睛便看見床邊站著一臉漠然的羅曉。

「感覺怎麼樣了?」

一句同樣淡漠的話從床邊站著的人兒的口中傳出。

「胃裡有些難受,頭好沉。」

「可以堅持一會兒嗎?」

「嗯。」

得到肯定的回答羅曉便離開床邊閃了出去。

躺在床上的蘭若楠微睜著眼睛望著屋頂,只感覺有些暈暈的,頭沉的不行,渾身發熱時而又感覺寒冷,一會兒一身虛寒,一會兒又冷的瑟瑟發抖,這樣的情況不知反覆發生了多久,蘭若楠終於沉沉的昏睡了過去。

羅曉自從房中出來后便衝出門外,想要找個交通工具發現街巷之中和自己買菜的回來時候一樣的空蕩蕩的,容不得多想,朝著一個方向奔跑而去。

寬敞明亮的卧室里,粉色的大床上橫趴著一個人,頭髮披散著遮蓋了整張臉。

卧室的門被輕輕推開,走入一個五官精緻的俊朗男子,男子棕色的頭髮有些蓬亂,身上的銀灰色襯衣胸口之處隨意的敞開著露出一片小麥色的皮膚,上面還留有些許小水珠,顯然是剛衝過澡的。

男子走到床上那具橫趴的身體前,嘴角擒笑,伸手拉過床角的薄被,輕輕的蓋在那個橫趴的人兒身上,然後,悄悄的轉身,離開,帶上房門。

男子退出后關上門的那一秒,床上的人立刻睜開眼睛,待腳步聲遠了一些才從床上坐起來,翻出手機想要個電話的時候卻聽見了門把轉動的聲音,隨即把手機塞好,快速朝床上倒去。

房門再次被打開了來,這次進來的是另一個男人,此男人面色低沉,一步一步的朝著床上的人兒走去。

床上的人兒聽著由遠及近的腳步聲,心臟也越跳越厲害。突然腳步聲停止了,世界靜的可怕,床上的人兒的心臟都快跑到了嗓子眼兒,呼吸在腳步聲停止的那一刻不由得也聽了下來。

「你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招,否則……你應該明白結果會是什麼。」

低沉而又狠絕的聲音在安靜的卧室中冷冷的響起。

床上的人兒聽到了那男人的狠話,心低強壓著一股怒氣,盡量的把自己的呼吸放平穩,不讓身邊站著的男人感覺到一絲懷疑。就這樣兩個人,一個站著,一個躺著,都不再說一句話。

「唉。」不知道過了有多久男人終於抬步向門口走去,轉身關門時不由得一聲嘆息,儘管十分輕微但床上的人兒還是聽見了。

房門再次被輕輕的拉上,床上的人兒終於鬆了口氣。剛才的氣氛真是沉悶極了。

坐起身,從枕頭下掏出原先藏著手機。不知道現在那兩個人怎麼樣了。

「叮~~~~」

桌子上的手機邊震邊響,桌子旁邊坐著一個人,此人長相絕美,正是那夜與羅曉的交手的妖孽男子。

妖孽男坐在正堂的上位,堂上兩邊各列著一對高大的黑衣男子,大堂上的人除了妖孽男個個面色緊繃,一臉嚴肅,偌大的屋子裡,只有手機不斷的震動聲和響鈴聲。

妖孽男盯著桌子上不停地震動著叫鬧的手機,臉上一直掛著禍害人的笑容,笑得像是一隻得逞的狐狸一樣。

「阿堂。」

溫和的聲音響起,臉上的笑容卻讓人感覺汗毛直豎。

「是,少爺。」

一名黑衣男子聽到呼喚后立刻出列向坐著的妖孽男走近一步。

「你該知道要怎麼辦了吧?」

妖孽男看著面前站著的名叫阿堂的男人笑得一臉燦爛,這笑雖說燦爛不但沒有溫度可言

反而給人一種暗含算計的感覺。

「屬下明白。」

名叫阿堂的男人雙手一供便退出了屋子。

妖孽男看著阿堂離去的身影,嘴角的笑容更大開來。

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呢,何亦樂。

「周醫生她怎麼樣了?」

羅曉看了一眼簡單床上躺著的臉色通紅,不停的囈語地說著胡話的女子。這個女孩已經昏迷了有些時間了,自己帶醫生回來的時候她就已經昏迷了,現在醫生已經診看了快半個小時了,也輸了寫液,看情形還是沒有要醒來的跡象。

「羅小姐那我就直說了。」周醫生是一個年過三十的中年男子,戴著一副棕色鏡框的眼鏡,一副儒雅而又略帶平庸的模樣。

「嗯」羅曉淡漠的應了聲。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的這個朋友之前是不是使用一種導致失憶的藥物?」周醫生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想法。

「確有此事。」

「這就對了。」周醫生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兒,「這種藥物我以前只是聽說過,想不到這世上竟然真的存在這種可怕的葯。」

「可怕?」羅曉的眉頭微微皺起。看來這件事情絕不像自己之前想的那麼簡單。

「是,而且是極可怕的一種葯,原先直覺的是一個傳說,可今時今日,藍小姐的病情竟與那傳言十分吻合。」

「有辦法嗎?」。

「有好像是有,只是。」周醫生說著眉毛也不禁皺了起來。

看來這件事情真的是有些棘手。羅曉心裡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夜探暗室分部,盜取解藥,既然有這葯那就會有解藥。

「只是什麼?」

儘管心裡做出做出打算,可是他還是可以聽聽醫生的看法。

「這解鈴還須繫鈴人,解毒還需下藥人。」周醫生嘆息了聲,「羅小姐知道是誰下的葯嗎?若果可以的到解藥就好了。要是得不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8章 生病

8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