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禍事不斷13

第13章 禍事不斷13

我靜靜的帶在這個空間,慢慢的吸收著尹馨不斷掙扎的怨靈,「尹馨,你當初就應該會想到這個結果,現在還要垂死掙扎,還有什麼用,事情已經成了定局。」

尹馨在我的體內,拼儘力全力想要爬出去,可是她怎麼都沒有辦法伸出的身體籠罩以外的地方,就算是一根手指。

「殷娜,我尹馨今天栽倒你的手裡,不怨誰,只怨我自己太過心急,就和當初一樣,消滅我摯愛的師兄,答應你的師父,那時候也同樣是太過心急,反而失利的只有自己。」

「殷娜,我不服,我不服,你記住,你是我尹馨的後代,就算你把我的靈融合吞噬,你也沒辦法否決血脈的因素,憑藉著血脈,我依舊可以再次重生,等我下一次重生,殷娜,那就是你的死期。」

「不!不……」

伴隨著尹馨最後兩聲垂死掙扎的慘叫,她已經完全被我融合了,雙靈融合本身就是一種很危險的事情,成功率也不過百分之三十,我知道我之所以會成功,一部分是因為我和尹馨的血脈的相同的,還有一部分自然是鬼寶寶的功勞。

吞噬了尹馨,我讓鬼寶寶帶我回到了我的身體,沒有尹馨的阻礙,我現在依稀的可以看到東西的輪廓了,不過,還是那麼的模糊,就像深度近視人員。

「媽媽你不用擔心,等你把那個壞女人全部吸收之後,媽媽的眼睛就會康復的。」

「謝謝寶寶,寶寶先去休息吧,媽媽有事會叫你的,媽媽知道寶寶很累了。」

鬼寶寶在我眼前晃了一下之後,什麼都沒說,就鑽到了我的胸口休息去了,想必,這麼龐大的力量,鬼寶寶也有些招架不住吧。

我站起身,憑藉著王生那模糊的體型和衣服的顏色,我慢慢的摸索著走到了王生的身邊,輕輕地扶起他。

已經有些體力不支的王生,看到我走過來明顯有些詫異,他有些疑惑的問了一句:「小娜?」

我微笑的點點頭,然後輕輕的扶起王生,扶著他坐到了我的床前。

「小娜,你能看見了?」

王生看著我沒有被任何障礙物辦到,不敢置信的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依舊只是微笑著點了點頭。

現在的我和原來的我,簡直是派若兩人,王生一時間無法使用現在的我,他心存芥蒂的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一滴精血滴在了我的眉心,嘴裡還念念有詞的念著一些咒語:「鬼怪聽令,散!」

可是就算他再怎麼做法,我依舊是我,只不過不是原來的我而已。

王生見我依舊一點變化也沒有,眉頭皺到不能再皺的地步,就差拿出桃木劍刺我了。

這時,我開口,淡淡的說到:「別白費力氣了,我是殷娜,只不過我把尹馨的靈融了,畢竟她的千年道行遠勝於我,有些改變也是正常的。」

王生得到了他想得到的答覆,才安心的躺倒了床上休息一下,便沒有再多問。

曉月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我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問題的答案就在曉月的身上,可是我現在的視力沒有辦法去讓我驗證問題的答案。

「寶寶,好點了嗎?」

我有些膽怯的嘗試著聯繫鬼寶寶,本來以為他在休息,不會回復我,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鬼寶寶回答的卻十分的迅速,彷彿早就算好了我會在這個時候找他一樣。

「媽媽,寶寶沒事。」

小孩子稚嫩的聲音讓我的心裡多了一些安全感,我會心的笑了一下,然後繼續溝通。

「寶寶,媽媽現在需要寶寶把那個壞女人的道行慢慢的釋放出來給媽媽吸收,不然媽媽真的怕媽媽會瞎啊。」

當我說完這句話之後,鬼寶寶那邊卻沒有了任何答覆。

不一會,我就有些覺得身體從內到外的透著一股臘月天的寒氣,凍得我也不免得直嘚瑟。

「媽媽,你趕緊吸收啊,按照寶寶的這個速度,媽媽大概三個小時之後就可以看清楚東西了,最少,模糊感不會那麼強了。」

聽了鬼寶寶的話,我急忙坐到了地上,探索著鬼寶寶釋放力量的速度,然後配合著他的速度吸收著尹馨的力量。

不過,尹馨的力量全部都是陰氣,鬼寶寶也是鬼,他不怕陰氣的陰冷侵蝕,可是我不同啊,我是人類,活生生的人,不管是誰,穿著那麼單薄的衣服呆在臘月的嚴寒里三個小時,都會被送進重症監護室。

我的身體不知不覺間已經到達了吸收的瓶頸,當我通知鬼寶寶可以不用在給我供給力量的時候,也還是避免不了那多出來的很大一部分的陰氣被過濾到了我的體外。

「呼呼~」就在這時間,一股強風刮來,哦不,是有一股強風肆虐的吞噬著我吞噬不掉的陰氣。

我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伸出右手的兩根手指放到眉心,輕輕的念了一個字:「開。」

「不!不會的,不可能,怎麼會是他!為什麼!」

當我看到眼前的那個「人」的時候,我甚至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陳叔明明是在我眼前被王生一擊斃命,可是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屋子裡。

所有的事情,都沒有任何的解釋,也沒有人會給我解釋。

陳叔鐵青著一張臉,空洞的眼神,拖著碩大的身體慢慢的向著我走來,就在離我僅有一米距離的時候,他嘴角微微的向上扯了一下,伸出手就想要掐我的喉嚨。

又是這一招嗎?

真的就覺得我那麼好對付嗎?

我冷哼一聲,伸出我的右手,一下子打掉了馬上就要掐斷我喉嚨的那隻手,一個反手抓住了陳叔的手腕,然後狠狠的把他的手腕扭斷了過去。

「陳叔,對不起。」

我對著陳叔的怨靈輕輕的說道,然後緊接著「咔嚓」一聲,陳叔的那隻手伴隨著骨頭碎裂的聲音脫落了下來,隨風都可以擺動。

下一步,陳叔,再見。

當我的羅盤穿透陳叔的身體,他的靈魂一點一點的閃著金光慢慢的四散分開,消失在房間的各個角落,當然,我也發現在一直躲在我門后的曉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章 禍事不斷13

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