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誰是主子

第1章 誰是主子

晉州刺史府後院。

丫鬟桃紅端著一碗剛煎好的湯藥,推門走進卧房。

「姑娘醒了嗎?」

「還沒醒。桃紅姐姐,要叫醒姑娘嗎?」

「叫醒吧。大夫說了,葯要趁熱喝。」

小翠先將紗帳掛起來,低頭,看了眼躺在床上昏睡的二姑娘,臉頰消瘦,膚色蠟黃,眉眼五官卻格外精緻。

二姑娘自幼體弱多病,這一回一病大半年,人都瘦得脫了形。

二姑娘一定很難受吧,就連在睡夢中,眉宇間都不曾舒展開。

小翠輕聲喚道,「姑娘,吃藥了。」

本以為和往日一樣,要喚好幾聲才能將姑娘喚醒。卻沒想到這一回,她話音剛落下,姑娘就睜開了眼睛。

「嗯……」

顧玖應了一聲,扭頭,蹙著眉頭,朝小翠看去,眼神清冷,轉眼又變得柔弱。

小翠愣了一下神,姑娘剛才那眼神,好生陌生。莫非是她看花了眼。

不等她多想,就聽到姑娘弱弱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扶我起來。」

小翠回過神來,趕忙扶起顧玖。

桃紅端著葯碗,站在床邊,「姑娘,該喝葯了。」

顧玖沒急著喝葯,她拿著手絹,掩著嘴,輕咳一聲。一張小臉蒼白羸弱。

濃郁的藥味撲鼻而來,她下意識的蹙起眉頭。

這葯,味道重,藥效重,如何能給一個十四五歲,久病不愈,自小體弱多病的小姑娘服用。

顧玖抬頭朝丫鬟桃紅看去,十七八歲大姑娘,人比花嬌。

接著,她又連咳兩聲,臉色越發蒼白。

桃紅本是太太身邊的丫鬟,前些年才到她身邊伺候。

「姑娘,該喝葯了。」桃紅再次說道,語氣比上一次重了兩分。眼神中分明透著不耐煩和厭惡。

厭惡?

不耐煩,顧玖能理解。即便身為丫鬟,長期照顧一個病人,也會生出不耐煩的心思,這是人之常情。

至於厭惡,又該從何說起。

顧玖低著頭,眉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和嘲諷。

她看著桃紅,柔聲說道:「你靠近一點,我沒甚力氣。」

桃紅端著葯碗,又靠近了一步。

顧玖喘了兩口氣,這才伸手去接葯碗。

就在她的手觸碰到葯碗,桃紅放手的那一刻,她的手指頭突然顫了兩下。緊接著,她的手往回一縮,垂落在身側。

啪!

葯碗落地,摔得粉碎。

滾熱的湯藥濺了桃紅小翠一身。

「啊……」

兩人齊齊叫出了聲。

反倒是顧玖,因為坐在床上,躲過此劫。

顧玖拿起手絹,捂嘴輕咳,一臉的自責,難過,虛弱,無助。

「你們沒事吧?」她的聲音帶著哭腔,幾乎快要哭出來了。

小翠忙說道:「姑娘不用擔心奴婢,奴婢沒事。」一邊說話,一邊擦拭衣服上的污漬。

桃紅則皺起眉頭,看著今日才穿上的新衣,裙擺被湯藥污漬污了一大塊,醜死了。

她一臉煩躁地看著顧玖,身體不好就算了,還總添麻煩。

顧玖突然劇烈的咳嗽起來,咳得臉色漲紅。

「姑娘,你沒事吧?」小翠很緊張。

顧玖擺著手,示意小翠不用擔心她。

好不容易停止了咳嗽,她喘著氣,虛弱地說道:「桃紅,辛苦你再去煎一碗葯來,順便把衣衫換了吧。衣衫髒了,穿著不美。」

桃紅滿腹怨氣,口氣很沖地說道:「姑娘,奴婢好不容易煎好的葯,你怎麼這麼不小心。」

「我不是故意的。」顧玖的眼眶裡,瞬間布滿了淚水,「我知道我的身體不爭氣,拖累了你們。我也想早點好起來……咳咳……桃紅,自從你來到我身邊,這些年委屈你了。你若是不願意,不如我稟了太太,你還是回太太身邊伺候吧。」

「姑娘胡說什麼,太太把奴婢給了姑娘,奴婢就會一輩子伺候在姑娘身邊。小翠,你照顧好姑娘,我去煎藥。」

說完,桃紅轉身離開了卧房。

桃紅一走,顧玖便收起了眼中的淚水,一臉清清淡淡的模樣。

「姑娘,你別難過。桃紅姐姐就是嘴巴凶了點。」小翠安慰顧玖。

顧玖淡然一笑,真是傻丫頭。桃紅可不僅僅是嘴巴凶了點。

「小翠,將那塊碎片給我。」

顧玖指著地面上最大的那塊葯碗碎片。

小翠不解,「姑娘要這東西做什麼?小心傷了手。」

「無妨,你給我就是。」

小翠撿起碎片,這是葯碗底座一腳,上面還殘留著湯藥。她將碎片交給顧玖。

顧玖低頭,仔細嗅了嗅藥味。接著又用手蘸了點葯汁,放入嘴中,細細分辨。

羌活,柴胡,連翹,蒼朮,陳皮……

此乃解表葯,用於發散表邪,解除表證。

藥方沒有問題,但是葯不對症,藥材也有問題。

果然如她之前判斷的那般,她所服用的葯有問題。

「姑娘?」

小翠有點忐忑,她不知道姑娘在做什麼。

顧玖沖她溫和一笑,將碎片放在她的手上,「藥味濃,將屋裡打掃乾淨。」

「奴婢遵命!」

小翠忙著清掃地面,腳凳。

顧玖看著周圍古色古香的環境,輕嘆一聲。真沒想到,老天爺待她不薄,竟然讓她死後穿越,穿到同名顧玖的閨閣少女身上。

顧玖來自於現代社會,因心臟病引起的併發症離世。

她很不幸,出生就患有先心病。

她又很幸運。出生前,家裡的生意即將破產。出生后,家裡的生意神奇的起死回生。

短短十多年,顧家的生意從一個不足百人的小公司,發展成為在全球擁有上萬名員工的大型集團公司。

父母傾盡所有,輾轉世界各地,為她治病。兩個哥哥將她寵成了世上最幸福的妹妹。

爸爸說她是家裡的財神,福星,給家裡人帶來福運。可惜唯獨沒有給她自己帶來福運。

從會吃飯就開始吃藥,從會識字就開始看醫書。

從小到大,經歷了大大小小數十次心臟手術,一次心臟移植手術,卻還是沒能躲過併發症,死在二十歲生日這一天。

不過她在臨死之前,並沒有什麼遺憾。

自小,她有富足的生活,有關心她,寵愛她的爸爸媽媽,兩個帥氣的哥哥。

還有將她當做入室子弟,對她傾囊相授的胡教授。胡教授是醫科大學博士生導師,學術泰斗,也是她的主治醫生。

最後時刻,她和家裡每個人都做了告別,讓他們不用為自己的離世而傷心。就當她去了另外一個世界。

這本是一句隨口而出的戲言,卻沒想到,一夢醒來,她真的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這具身體的原主,也叫顧玖。

原主是早產兒,生來體弱。她的生母蘇氏,為她取名顧玖,就是希望她能活得長長久久。

原主出生後半年,蘇氏因病去世。蘇氏去世不久,原主的父親就將側室謝氏扶正。

自此後,原主和她的親哥哥就一直生活在繼母謝氏的陰影下。

去年初冬,原主和家中姐妹應邀前往河中府尹府做客。

不料,原主被人推落入水。

后被人救起,很快就發起了高燒。

府尹夫人請來大夫,為她退了燒。

燒退了,原主卻多了一個咳嗽的毛病。

從去年初冬,到今年暮春,整整過去了大半年時間,原主的病情反反覆復,始終不見好,身體也越來越虛弱。

最後,在今早凌晨,原主離世,現代顧玖變成了古代顧玖。

顧玖揉揉眉心,去年在府尹府中發生的事情,原主留給她的記憶很少。

她不知道是誰將她推入水中,事後也沒調查到真兇。

府尹夫人只拿了兩個婆子湊數,算是給了個說法。說是婆子怠慢,沒伺候好,害得她跌落水中。

顧玖皺眉深思,是府尹家中的姑娘推她落水,還是自家姐妹包藏禍心?

她記得清清楚楚,一隻手狠狠地將她推到。這絕不是意外,有人處心積慮想害她。

初冬季節,河中府已經結冰。

在那樣的天氣里,將她推落入水,分明是想害死她。

「姑娘,你要不要躺下歇一會?桃紅姐姐重新煎藥,需要不少時間。」

小翠的聲音,將顧玖從沉思中拉了回來。

她看著小翠,沒作聲。

「姑娘,你怎麼了?」

顧玖輕咳一聲,「去將青梅叫來。」

青梅本是顧玖身邊的大丫鬟,自從桃紅來了后,青梅就被邊緣化。如今更是成了針線丫頭,天天都有做不完的針線活。美名其曰,青梅針線好,就該多做一點。

小翠說道:「青梅姐姐這會正忙著,姑娘要見青梅姐姐,不如等晚上。」

顧玖盯著小翠,面容嚴肅,「小翠,我是誰?」

小翠笑了起來,一臉天真,「姑娘就是姑娘啊!」

顧玖板著臉,微微搖頭,「我是姑娘,也是主子。主子的話,你不聽嗎?」

小翠的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奴婢,奴婢沒有不聽姑娘的話。」

「那就把青梅叫來。」

「可是奴婢要伺候姑娘。」

顧玖輕嘆一聲,哀怨道:「我病了,你們都不將我放在眼裡,是嗎?」

「不是的,姑娘誤會了。桃紅姐姐囑咐過,姑娘身邊隨時都要有人。」

顧玖自嘲一笑,「我都不知道,原來這院子里,一切都是桃紅做主。我這個做主子的,擔著主子的名,卻連個丫鬟都使喚不動。

罷了,改明兒我就是拼著性命不要,也要去見太太。桃紅如此能幹,不如讓太太認她做乾女兒,將來你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去伺候桃紅小姐。」

此乃誅心之言。

小翠再愚鈍,也聽明白了這番話的言下之意。

噗通!

她猛地一跪,膝蓋生痛。

顧玖聽著那聲音,都覺著膝蓋痛。

「姑娘饒命,姑娘饒命!奴婢愚鈍,奴婢不是有意和姑娘作對,也不是不聽姑娘的話。請姑娘再給奴婢一次機會,奴婢這就去將青梅姐姐請來。」

顧玖盯著小翠,她知道小翠為什麼不聽她的話,凡事都按照桃紅吩咐的去做。

這算是原主留給她的爛攤子。

原主生性謹小慎微,不願多事,更不願惹繼母謝氏不快。

自桃紅來了芷蘭院,只要不是太過分,原主一般都會順著桃紅的意思。

順著順著,時間一長,凡事讓桃紅做主,就成了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院子里的丫鬟們遇到事情,也不來找顧玖,只會去找桃紅。

桃紅在芷蘭院,名義上是丫鬟,卻干著主子的活。

不過那是以前。如今她來了,芷蘭院的規矩也該改改了。

顧玖盯著小翠,「你果真知錯了嗎?」

小翠連連點頭,「奴婢知錯了。」

「那我就給你一個改正的機會,去將青梅叫來,不要驚動桃紅。」

「是,奴婢這就去將青梅姐姐請來,不告訴桃紅姐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侯門醫妃有點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侯門醫妃有點毒 侯門醫妃有點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誰是主子

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