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四十八章 地物凍

48.第四十八章 地物凍

防盜章節購買比例為v章總數60%,補訂即可查看。而拿第一的代價就是:胳膊脫臼了。

那時章濤遠沒有現在這樣討厭,還是有著同情心的陽光好少年,見她歪著胳膊慢吞吞從草坪往邊上移,還停下來問:「怎麼了你?」

二丫手保持著推出鉛球的姿勢,如同鋼鐵雕塑般堅毅地表情:「扭著了。」

章濤氣喘吁吁插腰,胸前後背用別針別著紅色號碼牌:「能動嗎?」

二丫試著動了動,疼的淚珠在眼眶裡打轉轉:「不能。」

「唉……走吧走吧!」章濤扶著她暫時下場,喊來班裡兩個人陪她去醫務室。

就是那時,章濤才對杜豌這個人,存了些好感和喜歡的。

下鋪室友問章濤喜歡杜豌啥,章濤躺在上鋪翹著二郎腿,吹著風扇,將她細細想了個遍。

喜歡她的長相?

吁——

彼時杜豌是個只知道吃飽喝足不掛科的學生,她那麼懶,體型微胖;皮膚倒是好,白白嫩嫩像塊藕,可,也實在談不上漂亮。

想了半天,章濤也沒憋出句話來:「是啊,喜歡她什麼呢?」

下鋪室友打著魔獸目不轉睛,呵呵笑:「喜歡她扔鉛球。」

喝空的啤酒罐叮了咣當扔下去,章濤也不厚道的笑。

得知這件事是真的,晚上來赴宴的人紛紛感慨杜豌同學女中豪傑,深藏不露,眼看著二丫臉色越來越冷漠,有扭頭就走的趨勢,章濤忽然伸手重重摟住她肩膀,往自己的方向帶了一把:「好了,剛才那是非官方說法。」

「現在正式介紹,這位,是我們英語學院的尖子生,專攻交傳,參加過外交部組織的峰會合作論壇,還和非洲領導人握過手呢。」

眾人頗為嚴肅的哦了一聲,再看二丫,神情果然尊重起來。

這踩一腳又把人捧上天的行為,讓二丫十分不好意思。

「哎呀你別胡說八道。」她動了動肩膀想甩開章濤摟著她的手,對他同事解釋。「那是學校組織的夏令營……」

「哎,夏令營也是看見了,握了手合了影的。」章濤不容她反駁,一隻手攬著二丫推她上座,另一隻手拉著姚輝,心裡暗罵她情商低不開竅。

他說這麼多,無非不就是想告訴別人,讓你們別輕慢了你?

落座後有服務員上菜,轉著桌子將精緻菜肴擺在台上,二丫瞄著那道炸響鈴,眼睛一亮。

加了高湯的肉餡用韌頭十足的腐皮裹了下油鍋,個個金黃飽滿。

這道菜,她很小的時候吃過一次,好像是個夏天,家裡只有她和三伯母在,她那時剛從縣城搬回杜嵇山這裡,整天不說話。

隱約記得是個中午,她趴在桌上寫作業,有位年輕女人撥開門口防蚊的帘子窈窕進來,二丫握著鉛筆,抬頭看她一眼,眼神怯怯。

女人穿著淡藍色的紗裙,摸摸她的手,溫柔問她:「你是丫丫?」

二丫頭上梳著一個朝天揪,穿著姥姥做的花衣裳,不做聲地點點頭。

女人也不生氣她不答話,拉過一旁的椅子坐下,徵求她的意見:「帶你吃好吃的,去不去?」

二丫停下寫作業的筆,忽然抬起頭:「吃啥?」

年輕女人笑起來,她笑起來可真好看啊,比自己媽媽還好看,像縣城桃花一夜開放之前的那場春雨。

那是二丫人生中第一頓肯德基,第一次知道什麼是可樂。她牽著自己在時下城中最著名的商品街閑逛,給她買氣球,買漂亮的裙子和發卡。

晚上回家時,她爺爺指著漂亮阿姨對她說,玩了一天還不知道她是誰哪?傻孩子,這是你三娘。

從那以後,三伯母就成為了二丫每天最期待的人。

她沒有工作,不像大伯母二伯母那麼忙,每天中午來,會給二丫和爺爺做一頓豐盛的午飯,有好多菜是二丫連名兒都叫不出來的,爺爺不許她吃飯沒規矩,她又心急,就躲到廚房蹲在三伯母腳邊,三伯母將鍋里炸好金黃的,油汪汪的響鈴撈出來,她就伸手抓一個偷著吃。

肉餡里和著豆腐和香菇,咬下去層層疊疊滲著鮮美湯汁,小姑娘毫無城府的誇讚:「真好吃。」

三伯母一頓,手裡拿著筷子良久沒動。

她低眉溫柔地看著自己,像看著自己的孩子:「三伯母家裡還有個小哥哥,等他放假了,我就帶他過來一起跟你玩,你就不寂寞了。」

二丫嘴裡塞的胖胖的,連連點頭說好。

可這句話說完沒幾天,三伯母就再也沒出現過,二丫一連盼了好幾天,忽然有人告訴她,以後你三娘都不來了,她去世了。

那天雁城下了場秋雨,陰鬱的讓人無端想哭。

二丫趴在自己小閨房的窗台上望啊望,她以為過了這場雨,三伯母還是會打著太陽傘,穿著那件淡藍色的紗裙出現在門口。

一晃,過去十多年了,久到記憶里的印象都已經模糊了。

二丫夾起一個,不做聲咬下去。

腐皮很乾,肉餡里也沒有豆腐和香菇,味道不對,她蹙了下眉,心中有些失落。

包廂外的公共就餐大廳內。

胡唯,孟得,裴順順聊得正歡。

因為三人的工作性質相似,共同話題蠻多,一頓飯吃的很愉快。席間說起下午開會的事情,孟得對裴順順發牢騷:「宋勤這個人啊,心細是真的,天天唧唧歪歪。你沒看見今天董秘出去之後那個臉色,也不臊得慌。」

裴順順聽后眉頭緊蹙:「今天開會站在門口那個?有點印象。」

戴了副瓶底那麼厚的眼鏡,會場內有什麼風吹草動,他第一個站起來。哪個領導的茶杯空了要倒水,哪個窗戶敞的大了要關窗,是個忒仔細,忒殷勤的人。

裴順順不喜歡這樣的人。

「以前一直負責講話稿,胡唯調來之後倆人一個屋,沒少較勁。」

裴順順是這次一起跟來的作戰參謀,與胡唯年齡相差無幾,卻比他高了一級,目光瞥向胡唯肩頭,若有所思:「你這個歲數,不該是——」

話沒說完,讓胡唯一通電話給打斷了。

打電話的人是杜希。

原本是想囑咐他別忘了把葯給杜嵇山送去,聽說胡唯在外吃飯,杜希連說不打擾,只告訴他高速出了連環車禍,晚上自己得在醫院加班,讓他別太晚。

電話掛了,孟得對裴順順撇嘴:「他爸爸在醫院忙的腳不沾地,還把他看得像個大姑娘,回家有門禁。」

裴順順問:「是個大夫?」

孟得點點頭:「是個人物咧,醫科大附屬醫院有名的大夫,想當初在心內科時,排他一個號要熬夜去等,黃牛也要搶破頭。」

裴順順聽了肅然起敬,有些崇敬的樣,嘴裡輕咕噥著:「大夫就是這樣,累得很,累得很。」

胡唯把手機揣回褲兜,笑一笑站起來:「你們先坐,我去個洗手間。」

盯著胡唯走遠了,孟得才逮住機會上前給裴順順倒了杯茶:「順順,咱倆算算,也快十年沒見了,真沒想到你還能記得我。」

裴順順漾著笑:「你可是我的老同學,我記得上高中那時總和你們班一起打籃球。這次也是開會遇的巧,要不,還真不知道你在這,來幾年了?」

孟得見到裴順順如同他鄉遇故知般親切,「畢了業就來了,有年頭了。」

「胡唯也是和你一屆的?」裴順順從煙盒倒出一根煙,也不抽,一下一下地在指間轉著。

「他比我晚兩年。」

「按理說他這個年齡,不該是這個級別。」

聽出裴順順意有所指,孟得有些遺憾:「他不是軍校生,在瀋陽當了幾年兵,選送來的,倒可惜了。反正,怎麼跑,都是繞著關外打轉轉。」

自古這山海關是道坎兒啊。

裴順順聽出孟得話里隱隱的優越感,心中冷笑。

往往這應屆瞧不上往屆,碩士瞧不上本科,人還真分起三六九等來了。

殊不知天天在黃土太陽的泥地里摸爬滾,還能沉下心去讀書的,才是有大韌性的人。

裴順順一直很佩服這樣的人。

想著想著,順順垂下眼,無限惆悵的樣。

應園春這地方,裝修的有格調,連洗手間也要搞出點花樣。

翠綠竹子砌成的屏風,洗手的水池雕成了蓮花。

胡唯從裡頭拐出來,對門口服務生示意:「二十四桌,買單。」

服務生一翻記錄,很有禮貌:「先生,單已經買過了。」

「什麼時候?」

「在您之前有位先生,來的時候就買過了。」

胡唯心裡明鏡似的。

裴順順今天這頓飯,說是和孟得老同學間敘舊,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三句話有兩句是沖著自己來的,兩人不認不識,卻裝出一副熟絡的樣。

小胡爺兩隻手抄在褲兜,邊想邊走,意興闌珊。

洗手間在一串包廂的盡頭,走出這條走廊,才是外面的大廳。

正是晚上飯口,各個房間里觥籌交錯的聲音不絕於耳,亂鬨哄的,前頭不遠一處包廂門口,有兩個人在說悄悄話。

為什麼說悄悄話呢。

男的將女的虛罩在自己懷裡,一隻手抵在她耳邊,低頭正在講些什麼。

女孩有點緊張,兩隻手扭在一起,背後頭。

成年男女談戀愛調個情,這都很正常,胡唯走過時,出於禮貌只匆匆一瞥就移開了目光。

走了兩步,小胡爺眉頭一皺,覺得有點眼熟。

遂,又回頭。

這一看可倒好!

小胡爺心裡嗬了一聲,好傢夥,化的像個小鬼兒似的!難怪剛才沒認出來!

只見二丫被章濤圈在角落,兩人的姿勢不知道是剛接完吻,還是即將要吻。

小胡爺靜盯著渾然不知的兩人,內心鬥爭的緊哪。

按理說,他這身份,沒什麼資格干涉太多。

萬一這混東西在談戀愛,反而怪自己多事。

可再想想,好歹是個女孩,和自己沾親帶故,看見了,總不能不管。

念此,胡唯站定,嚴肅叫了她一聲:「杜豌——」

二丫冷不丁聽見自己的名字,腦子嗡地一聲,炸了。

大概氣場太強,未等他開口說話,二丫先心虛扣上了手機鏡頭,訕笑著:「小胡哥,留個影,別見怪。」

其實二丫有點怵胡唯。

也說不出什麼具體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兩人見面次數不多,關係不像和杜躍,杜煒那樣親近。饒是她臉皮厚,在面對胡唯時,也覺得有幾分拘謹。

二丫小時候是跟著姥姥長大的,大學是在外地念的;而胡唯和母親搬到雁城以後,胡小楓恐他和杜希生活不習慣,乾脆狠心給他辦了寄宿學校,後來母親沒了,他就去當了兵。

兩人還是最近這幾年才熟悉起來的,每年,也就逢春節國慶這樣的大日子才見面。他們對對方了解也不多,二丫對胡唯是一知半解,胡唯也只記得二丫是個翻譯,至於做什麼,在哪裡工作,都不清楚。

說起她的工作——

胡唯為了緩解尷尬,主動問起:「二丫,你是學什麼的?」

二丫抓起一個蘋果咬下去,眼睛牢牢盯著電視:「英語。」

「現在還做翻譯?」

「唔……」提起這個二丫也很苦惱,猴兒似的抓抓臉:「沒辦法,想做別的也不會啊。」

胡唯唇間銜著煙:「這行掙錢嗎。」

二丫警惕起來,眼睛瞄著桌上摞成捆的壓歲錢:「……你要幹嘛?」

胡唯知道她心裡的小九九,給她吃了顆定心丸:「放心吧,不管你借。」

說來也奇,杜家家風正派,教育孩子向來大氣,兄弟姐妹間從來不為錢計較,而長輩又疼愛小輩,紅包從未吝嗇,不管是給誰的,大家都不藏著掖著,統統堆在那裡,誰要出去買瓶醋,打個牌,隨手抓兩張,圖的就是個高興。

偏偏這二丫是個小錢串子,盯鈔票盯的緊,那眼神中透著渴望,像小孩子過年時望著盤裡的糖果,牆邊的飲料。

家裡眾人可憐她,誰也不和她爭搶,待守歲結束各自回家時就假裝忘了,等她趴在沙發上喊哥哥你們紅包忘拿啦!大家紛紛招手表示,鞋都穿好了就不進屋了,給你了,給你了!

見胡唯只是純粹好奇,二丫有些不好意思,為拉近關係朝他的方向湊了湊:「你要有用錢的地方不好跟三伯說,跟我講。」

胡唯輕描淡寫笑笑,沒說話。

「我們這行……還行吧。」二丫盤著腿打開話匣。「筆譯看字數,我們看時長和經驗,也包括會議規模和企業大小,以前上學的時候賺外快,幾百塊也是有的,現在做一場,最多兩千。逢休息節日給的更多,老外心情好時還有美金小費。」

胡唯表示有些吃驚:「那不少。」

二丫一副「你不知民間疾苦」地憂愁表情:「不是每個月都有活兒給你乾的,如果生意好,就算每周一次吧,一個月最多也就這個數。」

她伸出根指頭。

「那怎麼找你們?」

「大多都是熟人介紹,哪缺人手會聯繫你,也有固定客戶,保持長期合作關係。」

說完,二丫變忽然沒頭沒腦笑起來。

殊不知她腦子裡想的是:好好一個工作,經她這麼一講,活像個搞特殊職業的。

杜躍在那頭支好了牌桌,喊胡唯落座。胡唯應了一聲,不再和她胡侃,伸手將煙掐滅在煙灰缸里,起身過去。

一家人在一起玩牌混個時間,不算錢,輸贏在臉上貼紙條兒。

家裡長年伺候老爺子生活起居的保姆趙姨在廚房泡了茶水端出來,十分周到:「來,喝點茶解解酒,你們幾個剛才都沒少喝。」

「謝謝趙姨,辛苦了,您快去歇吧。」

杜煒,胡唯,杜躍幾個小輩紛紛起立,自己把茶水端下來。

杜家男人多,女人少,從小教育也好後天培養也罷,總之,他們對長輩,對女性是十分尊重的。

趙姨系著圍裙,樂呵呵的:「你們別管我,我願意干這個,一年到頭聚在一起能幾回,為你們忙活我高興。」

等各自拿了茶水,眾人坐在遠處休憩端詳,就會發現端倪。

杜煒愛喝大紅袍,醇厚中回味甘朴。

杜躍愛喝甜,火氣重,貢菊里兌了勺蜂蜜。

胡唯愛綠茶,明前龍井,根根直立,先是在滾燙滾燙的開水中漂浮,直到逼出澄清鮮亮的湯色。

最後。

韜光養晦,慢慢沉底,越泡越香。

只見他右手端著玻璃杯,眼盯著牌,輕吹開,最後淺抿,一舉一動中,將這個人的脾氣秉性說了個通透。

沉靜,清淡,待人又是那樣的認真,熱情。

只是——

那一身氣質,那抬眉垂眼的不動聲色,與這個家,與這個家裡的孩子,是不同的。

不知誰先說了一句:「胡唯也不小了吧?怎麼樣,現在談沒談朋友呢。」

這話不是對胡唯說的,是沖著他爹杜希說的。

杜希回頭瞥了胡唯一眼,鬱悶嘆長氣:「誰知道呢,天天窩在單位,也沒合適的。」

「怎麼沒合適的,你們醫院那麼多小姑娘還沒個合適的?再說我看咱胡唯這條件,找個醫學生,不過分吧?」二伯杜甘哼著小曲兒,手上轉著一張八筒,「你要捨不得就說捨不得,別往孩子身上推。再說老三,兒大不由娘,知道你們爺倆感情深,該分開也得分開,你不是還沒給孩子攢夠彩禮吧?沒攢出來你跟我說,胡唯,跟二伯說,二伯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小河山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小河山目錄 小河山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48.第四十八章 地物凍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