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1章 蜘蛛(II)

第871章 蜘蛛(II)

片刻之後,蜘蛛離開了露台,帶著愉快的心情去操辦墨檀交給她的新任務了。

儘管沒能如願加到後者好友,但在坦白心緒后依然沒有被墨檀當成麻煩斷絕聯繫這一點讓蜘蛛心情大好。

好到她甚至忍不住在離開時以極高的分貝哼起了五音不全的小調,順便還捅了一個看熱鬧的路人兩刀。

雖然只是皮肉傷,距離鬧出人命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但能夠在自由之都這種地方如此明目張胆的掏刀子捅人,沒有足夠的勇氣、實力以及底蘊是很難做到的,畢竟就算你是個史詩階強者,也很有可能在隨手弄死個低階雜魚后被人家上面那些更猛的人給打扁。

而蜘蛛雖然有勇氣掏刀子,但她的實力和底蘊其實都不怎麼樣,一個【處刑者】預備成員的身份更是屁用沒有,這種見不得光的事不說還好,要是蜘蛛真說了,但凡消息傳開,第一個上門弄死她的估計就會是【處刑者】的人。

那麼,她又是憑什麼才敢隨便在大街上捅人呢?

原因其實之前就已經說過了,蜘蛛只是單純的瘋了而已。

準確點說,應該是——【瘋了·無罪之界限定】

與現實中那個相貌精緻、溫柔恬靜、博學多才的高級助教諸芷不同,遊戲里的蜘蛛正如她自己所言,意志力極為薄弱,雖然在必要時候依然能夠像剛才那樣冷靜地與人進行對話,智力與學識也不會受到絲毫影響,但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她都無法像在遊戲外那樣不間斷地控制住自己。

或許並不是她控制不住,只是她不想控制罷了。

作為一個有智慧、有三觀、有道德意識的人,蜘蛛從小到大都在為讓自己表現得與別人一樣正常而努力,而她的努力也並未白費,直到長大成人後都沒有任何一個除了她自己之外的人看出絲毫端倪......瘋狂的端倪。

但在接觸到無罪之界后,被『找到真實的自己』這句宣傳標語吸引的蜘蛛很快便發現了一個事實,那就是自己平常活的太苦、太累了,但只要自己不想在悔恨中被送入監獄或者醫療機構,就必須這樣一直『累』下去。

她對此沒有絲毫怨言,因為現在的生活正是她喜歡的,現在的她可以盡情跟溺愛孩子的雙親享受天倫之樂,可以隔三差五跟聊得來的同事一起逛街、購物,可以跟那些討人喜歡的好小孩或者壞小孩們打成一片,甚至還有能夠讓自己覺得臉紅心跳的異性,這種從各種意義上都足夠幸福的生活沒有理由被打破。

是的,絕對沒有理由被打破。

這個始終在與自己那異於常人的精神狀態抗爭,幸福平安地活到了二十六歲的女人堅持著這一點。

但......僅限現實。

換而言之,也就是在現實之外的地方,她對自己的要求遠不如平時那樣嚴格。

比如說,在無罪之界里,發現自己可以隨心所欲的蜘蛛幾乎從入坑開始就沒幹過一件正常人乾的事。

這一點,有些像之前被墨檀幹掉的西門噴火,不過段位卻是要高太多了。

簡單舉個例子,眾所周知,那位論壇馬甲為【被超神般的殺戮】的大神在其新手期間有多麼會死,其不屈不撓的精神與稀奇古怪的死法更是被無數玩家所推崇,但幾乎沒有人知道,蜘蛛才是整個無罪之界的玩家中死亡次數最多的那個人,沒有之一。

不過與科......我是說與那位【被超神般的殺戮】相比,蜘蛛根本就是在自己作死。

她就像一個精神失常的瘋子一般,在無罪之界中忠實地遵循著自己心底那份瘋狂的衝動,肆無忌憚地將其付諸於行動,至今為止,其累積死亡次數已經超過了五十次,堪稱無罪之界之最。

原因很簡單,一方面是興趣使然,另一方面則是蜘蛛發現自己在遊戲中『泄壓』后非但沒有像染上毒癮般全天候難以自制,甚至在現實中還變得比過去更加『自律』了,這一全新的發現讓她欣喜若狂,從入坑第三天開始幾乎每天都泡在遊戲里整整12小時現實時間,而在這個過程中,她的危險係數亦是與日俱增。

一個單純的瘋子並不可怕,但問題在於蜘蛛並不只是一個單純的瘋子,事實上除了無法控制住自己的衝動行徑之外,她的智商完全與常人無異,集中力與毅力方面更是在多年的錘鍊下遠高於社會平均值。

至於她愈發變得危險的原因也很好解釋,簡單來說就是在遊戲中以『宣洩』作為主要目的的蜘蛛發現如果自己永遠死在建立角色后的幾小時內,所得到的樂趣著實有限,儘管比起過去那二十幾年來說已經很過癮了,但橫向比較的話,能夠隨便被人扭送到監管設施或當街打死的實力真心有點兒不夠使。

想肆無忌憚的胡鬧,得到更優質的宣洩與快感,就必須變強。

但如果想要變得更強,就必須在過程中盡量夾著尾巴做人,至少不能像最開始那樣隨心所欲的發瘋。

蜘蛛一度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最終,她選擇了一個比較折中的方式,那就是在以後的成長過程中稍微克制一下自己,如果實在壓抑不住的話也儘可能地想辦法保全自己,除非實在上頭到了極點,否則還是儘可能地活下去。

在那之後,她的死亡次數降低了不少,儘管還是會經常因為種種無法剋制的瘋狂行徑把自己作死,但比起最初那段日子沒幾個小時就要重建一次角色時已經好太多了,而她所收穫的快樂亦是越來越多,現實中對自己的掌控能力同樣也變得水漲船高,控制各種衝動的負擔幾乎還不到入坑前的一般。

終於,在某一次存活時間足夠長的遊戲過程中,蜘蛛被無罪之界排名第三的殺手組織【處刑者】找上了門,並順利成為了後者的預備成員之一,在那之後,得到了更多資源的她實力飛速攀升,竟是整整三個月都沒有死過一次。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擺在她面前的是兩種可能性。

第一,像以前一樣折在某個地方,重新開始她的泄壓輪迴,並在未來的某一天順利治好了自己的精神問題或者變成一個真的瘋子。

第二,在常人無法存活的險境中以常人無法想象的速度進步,順利從預備役畢業,真正成為【行刑者】組織中的一員,變成無罪大陸數一數二的危險人物,最終被加雯看上,並被後者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地說服,以一己之力殺光【行刑者】所有正式成員后奔赴西南,加入某個深不可測的陣營,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危險人物』。

但是......

這個世界總有太多的意外,所以蜘蛛出於某種原因並未踏上前面那兩條需要披荊斬棘的道路,而是追逐著某個背影,走上了一條......不太好用語言形容的路。

看到這裡,諸位估計早就已經想明白了,沒錯,那個『某種原因』就是人格為【混亂中立】的墨檀,而『某個背影』自然也就是在無罪之界中名為檀莫的那個人的背影。

機緣巧合之下,最近一直在自由之都活動的蜘蛛邂逅了一個奇怪的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瘋子,儘管有著人類的外殼,確實一個從內到外動充斥著混亂的聚合體,而令她感到驚訝的是,那個人明明有著比自己更為甚之的瘋狂,卻依然能夠遊刃有餘地進行著他那並不怎麼正常的日常,甚至還能擁有自己的社交圈,有朋友、有下屬,甚至還有......很多應該是女朋友的人?

這讓始終覺得自己一旦不再壓抑心底的瘋狂就會失去一切的蜘蛛深受打擊,打擊之後是衝擊,衝擊之後是刺激,最終,被刺激到整個人都不好了的蜘蛛做出了一個非常......非常......非常極端的選擇。

那就是靠近那個人,學習那個人,甚至追隨那個人,只要能讓自己也能變得像那個人一樣在不壓抑自己的情況下依然能夠從容生活,自己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當然,僅限在無罪之界里。

蜘蛛是一個能把遊戲和現實分得很開的人,所以就算在那一刻的情緒再怎麼強烈,也絕不會允許無罪之界中的自己影響到現實生活中的自己。

不過,這就夠了。

對墨檀來說,已經非常足夠了,不枉費他一片苦心的那種。

所謂的苦心,大概可以總結為所謂的『機緣』也好,『巧合』也罷都是墨檀在注意到自由之都存在著蜘蛛這麼一號人以後故意設計出來的,雖然算不上容易,但鑒於蜘蛛的特點,這種程度的操作自然難不倒已經悄然將情報網蔓延出去的墨檀。

沒錯,他是故意的,也只可能是故意的,否則就連雙葉都無法捕捉到的墨檀自然沒理由被蜘蛛發現馬腳。

而在具體接觸,簡單來說就是墨檀在自己終於無法承擔琉璃亭的房費后故意設了個局讓蜘蛛發現『身負重傷』的自己之後,他才知道自己賺到了。

起初,墨檀只是本著想騙一把好用的刀,比如一個有著反社會傾向的腦殘瘋子什麼的,結果直到他真正跟蜘蛛打交道之後才知道,雖然這人確實挺瘋的,但腦袋可是一點兒都不殘。

恰恰相反,她還挺聰明的。

聰明到能去做很多事,又完全不會脫離自己控制的程度。

所以他改變了原本的計劃,非但沒有熱情地拉攏蜘蛛,反而終日佔著人家的房子對人家愛答不理,並在這個過程中稍微展露了那麼一點點本性。

再然後,就有了剛剛這番在蜘蛛眼裡收穫頗豐但並沒有取得什麼突破性的成果,在墨檀眼中卻已經基本定下來未來發展基調的對話。

毫無疑問,蜘蛛是一個內心中潛藏著瘋狂的人,但什麼事都怕比,比如現在的墨檀面前,前者那所謂的瘋狂就完全不值一提了。

她雖然瘋,但瘋的還是太老實。

老實人,好利用。

墨檀就這樣給蜘蛛貼上了標籤,自作主張地完成了這筆雙贏的交易。

自己會給她想要的,而她則會去做自己懶得做或者沒時間做的。

「令人愉悅的邂逅。」

他重新拿起了那本故事集,玩味地笑了起來:「只可惜我不是那種能夠不斷往自己身邊吸引人才的事兒逼體質,想要個有用的人都得精心挑選謀劃一番,真讓人傷心。」

嘴上說著傷心的他抿了口咖啡,痴痴地笑了起來,笑得越來越大聲,並在半分鐘後主動斷開連接,離開了無罪之界。

沒辦法,為了不讓似乎有些不大對頭的『自己』鬧彆扭,這種無關痛癢的小小妥協也是必須的。

畢竟,生活本就是自己與自己之間不多妥協的過程。

「只不過我這邊的妥協更加具體一點。」

從遊戲艙中起身的墨檀咧嘴一笑,走到餐桌前啟動了電腦,用論壇的某個置頂帖作為密碼給某個平板少女寫下了『你媽炸了』的留言后便給自己拿了瓶Dr.Pepper,慢條斯理地喝了小半瓶后才仰倒在沙發上,不情不願地開始變態。

五分鐘后

「唔......」

從沙發上撐起身體的墨檀厭惡地看了眼面前那瓶Dr.Pepper,然後在五分鐘內第二次打開冰箱門,從裡面取出了大象......我是說冰闊落,美美地喝掉了半瓶后又重新倒在沙發上。

兩分鐘后,他面無表情地起身上了個廁所,然後繼續會沙發上躺。

又過了五分鐘,墨檀苦笑著從沙發上站起身來,動作飛快地把桌上的Dr.Pepper和冰闊落放進冰箱,然後小跑著沖向遊戲艙,動作乾脆利落地躺了進去。

又是兩分鐘過後,他無奈地從遊戲艙中起身,去上了個廁所。

......

遊戲時間PM20:18

【已檢測到您的精神連接,正在同步個人信息......】

【失期,法皆斬,正在讀取角色信息】

「啊?!」

【歡迎回來,守序善良的默,即將載入無罪之界,祝您晚安。】

「等會兒,你剛才說什麼!?」

第八百六十四章: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四重分裂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四重分裂目錄 四重分裂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71章 蜘蛛(II)

9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