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七章 收幫手

第一一六七章 收幫手

原本要施展禁術神通的夜星弦親眼看見狄九的時空道韻長箭將羌外江釘殺在虛空之中,就感覺到頭皮一陣陣發麻。

夜星弦沒有繼續動手,他也沒有逃走。他繼續動手也無法奈何狄九半分,狄九的實力已經超過了他的想象。他懷疑在造化巢中的那幾個極致強者,也不一定是狄九的對手。

他夜星弦雖然不敢說自己是第一,可他絕對不會懼怕任何一個在造化巢的強者。然而面對狄九的時候,他卻有一種無力感。

現在逃走不過是讓狄九的那歲月長箭鎖定他,然後讓他第二個被釘殺在虛空之中罷了。

夜星弦肯定如果最開始的時候,他選擇逃走,釘殺在羌外江位置的恐怕就是他夜星弦了。

狄九的天娑刀都已經準備好了鎖住夜星弦的,沒想到夜星弦居然不動手了,他沒有半點猶豫,天娑刀放過了夜星弦,捲起一片刀幕轟向了落魂聖君。

落魂聖君的第三落已落下,可是他心裡一片冰涼,他知道自己完蛋了。

狄九的實力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今天是四個人一起出手對付狄九。這四個人一起出手,在整個造化巢怕都難以尋到對手。可依然被狄九趕走了那個無名氏,釘殺了羌外江。如果是他一個人來這裡,怕他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吧。

一種窒息的死亡氣息席捲過來,落魂聖君急切的叫道,「狄道友,手下留情,我願意為道友做任何事情……」

一句話沒有說完,落魂聖君就頓滯住了,他驚駭的發現,狄九的心神並不在他的身上,隨即他就被狄九繁複的道韻手訣驚呆了。

不但是落魂聖君驚呆了,其餘幾人也驚呆了。他們親眼看見,狄九打開了羌外江的世界,然後羌外江世界中的一切東西都被狄九捲走……

無論是夜星弦還是岱嶽和戊真原都是倒吸涼氣,打開羌外江的世界?整個造化巢中有誰能做到?現在他們眼睜睜的看見狄九打開了羌外江的世界,並且捲走了羌外江世界中的東西。

這需要對天地規則的理解有多深?不,應該是對浩瀚宇宙道則的理解有多深?

落魂聖君很快就反應過來,這是他逃命的絕佳時機。他的落魂鎖瞬間收回,幾乎是拼了命的轟向了劈來的天娑刀。

轟!天娑刀被落魂鎖轟開,落魂聖君急切的退在了一邊,他吁了口氣的同時,也沒有敢逃走。

在狄九那可怕的時空箭之下,逃走就是找死。

「你覺得你今天可以逃走?」落魂聖君正想繼續求饒的時候,狄九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狄道友,你的法力遠遠勝於我們,我墒願意以大道起誓,為道友鞍前馬後。我墒今後若是違背狄九的任何意願,必定大道潰散,道基潰涅,心魔從生,神魂俱滅……」落魂聖君躬身謙卑的說道。

此刻他將後背留給狄九,連半點防禦的想法都沒有。狄九甚至只要一巴掌就可以讓他魂飛魄散。

在狄九這種強者面前,任何防禦都是假的。如果他如此起誓,狄九還是要殺他,那隻能說他命該如此。

狄九目光落在了落魂聖君的落魂鎖上,還沒等狄九說話,落魂聖君就雙手抓起落魂鎖遞給狄九,「狄兄若是喜歡這件法寶,墒願意送上。」

說出這句話后,落魂聖君的心在滴血。他的一切神通和修鍊的大道,都和落魂鎖有關係,落魂鎖拿走了,那等於他去了半條命。

狄九淡淡一笑,「不用了,我既然不殺你,就不會要你的東西。既然你願意發誓,那我離開這裡后,你和我一起走吧。對了,你可知道如何離開造化巢?」

落魂聖君的落魂鎖三落神通非常不簡單,狄九想帶落魂聖君一起去造化聖道城。造化聖道城中絕對不止區區一個兆,還有就是狄九想為面對第四步強者做準備。

有落魂聖君這樣的強者在一邊幫忙,若是真的面對了第四步強者,只要落魂聖多一點點牽制,他或者會多一點機會。

「我知道如何離開造化巢。」一邊沒有逃走的夜星弦忽然抱拳說道。

看見狄九的目光掃過來,夜星弦趕緊再次一抱拳,「狄道友,我夜星弦不知天高地厚,對你出手,願意做出賠償。若是狄道兄一定要我性命,夜星弦絕無不甘。」

打肯定不是狄九的對手,可他實在不願意發誓,雖然發誓后只要他不對狄九如何,誓言也等於沒有發。但他夜星弦是何等人,從修鍊到今天,還從未有人能脅迫他發過誓。

狄九呵呵一笑,「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脅迫夜星弦發誓?狄九隻能是呵呵一聲。他可沒有那麼多閒情逸緻去脅迫別人發誓,雖然他對夜星弦的觀感比落魂聖君好一些,卻不代表他可以忍受別人殺他而大度的放過。

就算是落魂聖君,也是自己主動發誓的,否則的話,現在只有落魂聖君的屍體。

天娑刀刀勢聚氣,狂暴的殺意瞬間充徹了這一方空間。夜星弦臉色一變,他感覺狄九不會殺他,沒想到狄九竟然連廢話都沒有一句,就要動手。

夜星弦急切的祭出時空雙剪,同時說道,「狄兄,我夜星弦一樣以自己的大道起誓,為狄九道友鞍前馬後。我夜星弦今後若是違背狄九的任何意願,必定大道潰散,道基潰涅,心魔從生,神魂俱滅……」

急切之下,夜星弦將落魂聖君的誓言拿來複制了一下。

比起自己的小命來,區區誓言又能算什麼?任何事情總是有第一次的。

狄九的天娑刀頓滯在夜星弦眉心數尺之外,無窮無盡的席捲過來的殺意也漸漸的潰散。

夜星弦同樣是一個極強的傢伙,特別是時空雙剪,將來對他是一個極好的幫助。既然夜星弦發誓了,狄九也就不打算再殺此人。況且夜星弦還知道如何離開造化巢。

一直驚駭不定的岱嶽總算是醒過神來,他暗自慶幸的同時,也被狄九的實力震撼住了。

此刻狄九出手,他連忙抱拳說道,「之前岱嶽多有得罪,還請狄道友恕罪。」

狄九微微一笑,擺手說道「沒有什麼,不過這無則巢的確是我朋友因果道君出售給我的。」

說完,狄九還拿出了購買因果道君無則巢的水晶球。

岱嶽心裡暗自感嘆,看看人家的做法,這才是滴水不漏啊。

戊真原對狄九施禮后,看了一眼岱嶽,背後是一條冷汗。若不是他還聽岱嶽的話,怕他會和羌外江一樣吧?他可沒有落魂聖君和夜星弦一樣的絕活,獲得狄九的重視,他的陣道在狄九眼裡怕是什麼都不算。可笑他之前還以為岱嶽失去了鬥志。

「狄道友,若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我岱嶽決不推託。」岱嶽自然也看出來了狄九饒落魂聖君和夜星弦的意思。

狄九點點頭,「我想要知道在造化巢中,誰是第一強者嗎?」

狄九詢問第一強者,是想要從對方空中獲知,到底有沒有人跨入了第四步,如果有的,這個人是誰?

夜星弦上前說道:「狄兄,這正是我要說的,造化巢強者眾多,不過有一個人卻是公認的第一強者,而且離開造化巢也必須經過這人的同意。」

「誰?」狄九立即問道。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裡,朋友們晚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下第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天下第九目錄 天下第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一六七章 收幫手

9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