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五章 造化境第一戰

第一一六五章 造化境第一戰

「你是那個合界修士?」岱嶽疑惑的看著狄九,沒錯啊,狄九就是那個合界修士。可現在狄九的修為既不是合界境也不是造化境,看起來就好像……

岱嶽隨即就明白過來,如果狄九不說話,那他甚至都不能發現狄九。

就算是再傻,岱嶽也知道狄九應該到了一個新的層次,如果當初狄九合界是真的話,那狄九現在必定超越了合界是一個真正的造化境強者。而且狄九這種造化境,已經達到了走到哪裡就會和哪裡的天地融合到一處的層次境界。

岱嶽心裡暗嘆一聲,他曾經和狄九戰過一次,比起這裡其餘的人,他更清楚狄九的實力提升了數倍都不止。

當初狄九就可以憑藉困殺陣,見識那時空長箭驚走他。而今他肯定狄九已經證道造化,若是單打獨鬥,在這個有極強困殺陣的地方,他都懷疑自己還是不是狄九的對手。

再說今天來了這麼多人,狄九的實力暴漲,他岱嶽得到無則巢的機會更加渺茫。

這也就罷了,關鍵是無則巢還在不在?如果說狄九暴漲的實力和無則巢沒有關係,他岱嶽是絕對不相信的。若無則巢被狄九利用掉,根本都不存在了,他何必在這裡拚命?

岱嶽說話,其餘的人分犄角將狄九圍在了中間。不過沒有人動手,誰都不願意第一個對狄九動手,當然現在誰也不會放狄九就這樣走掉。

「還未請教道友怎麼稱呼?」岱嶽甚至行了一個仙首禮,心生離意的岱嶽語氣沒有了那種咄咄逼人的意思,他之所以沒有走,只不過在這裡找一個離開的台階而已。他岱嶽好歹也是造化巢排的上名號的人,豈能就這個沒頭沒尾的就走了?當然,處於狄九的困殺陣之中,狄九不打開困殺陣,他暫時也走不掉。

狄九本來打算直接開殺的,但出手也不打笑臉人,岱嶽雖然搶奪了因果道君的無則巢,現在無則巢被他證道造化了。岱嶽現在客氣的行仙首禮相詢,他總不能直接動手吧。

「狄九。」狄九淡淡的說道,這些人估計是以為他沒有用掉無則巢,所以一起來打秋風。

聽到岱嶽如此客氣的和狄九說話,其餘的人都是有些疑惑的看著岱嶽。按照道理說岱嶽才是最恨狄九的,狄九來了后應該第一對狄九動手才是。

已經有人看出來岱嶽有些不想和狄九動手,看出來了又有什麼用處,如果這裡不是困殺陣,沒有人願意陪著狄九和岱嶽在這裡浪費時間,早就衝進去尋找無則巢了。殺狄九是小事,無則巢才是大事。

其餘幾人雖不知道狄九的實力變化,卻是通過這個困殺陣還有狄九周身氣息感覺出來,狄九估計也不是太好惹的。

「狄道友,我和你無冤無仇,浩瀚之中機緣也講究一個先來後到,為何狄道友要打破我的護陣,對我動手搶奪無則巢?」岱嶽依然是抱拳客氣詢問,他知道狄九肯定有回答。

狄九連因果道君給的影像證據都懶得拿出來,淡淡說道,「這裡是我朋友因果道君最先找到的,當年道友強行趕走我朋友因果道君霸佔了這裡,難道我不能再搶回來嗎?」

聽到狄九的話,岱嶽才知道狄九來這裡是真的有理由的。台階有了,岱嶽主動歉意的說道,「這件事的確是我做的差了,我岱嶽願意就此退出,還請狄道友打開困殺陣。」

這個困殺陣岱嶽當初就強行破開過,他相信這個困殺陣他還是能強行破開。只是不想和狄九這樣的強者加深大仇,然後做其餘幾人的打手,岱嶽才忍住了沒后動手。

狄九微微一怔,他其實很想看看岱嶽現在能不能再強行破開他的困殺大陣。當初他才合界境,布置的困殺大陣陣基穩固不夠,讓岱嶽藉助空間規則撕開了大陣。

現在狄九有十足的把握,只要他不動手,別人絕對撕不開他的困殺陣。可岱嶽居然不動手,這讓他有些無奈。

「一個小小的合界螻蟻,竟然敢用困殺陣困住岱道友,還敢將我們全部困住這裡,你去死吧。」羌外江怒吼一聲,直接祭出法寶卷向了狄九。

岱嶽大怒,所有的人也都明白羌外江的意思。這是看出來了岱嶽不想再搶無則巢,想要退出這渾水,很顯然岱嶽是忌憚狄九了。羌外江偏偏不讓岱嶽退出,這才主動出手。否則的話羌外江這樣的偽君子豈能發怒,還主動對狄九動手?

岱嶽心裡不爽被羌外江帶進去,可是落魂聖君、無名氏和夜星弦卻是毫不猶豫的動手,就連和岱嶽一起來的戊真原也是毫不猶豫從抓出陣旗,要在一邊幫助。

岱嶽急切的抓住了戊真原,「戊兄,不要動手。相信我,這裡只有我曾經和狄九見過,知道現在的他和之前的他有多大的變化,加上這個大陣,動手必定討不了好。」

戊真原嘆息一聲,只好收回陣旗。他心裡嘆息的不是被岱嶽攔住,而是嘆息岱嶽失去了銳志才不敢動手。否則的話,他們六個人同時出手,浩瀚宇宙之中,哪裡還有什麼困殺陣可以攔住他們的?對一個修士來說,失去信心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無則巢是不要想了,等離開這裡后,他一定要幫他最好的朋友岱嶽完善一下自己的道心,否則的話岱嶽就徹底完了。

至於狄九能困殺他和岱嶽,戊真原從未想過。

狄九神念動間,陣旗已經轉換,他打算同時幹掉這六人的,沒想到岱嶽和戊真原退出了。

既然退出了,狄九也沒有打算趕盡殺絕,所以他的陣旗鎖定了其餘四人。

幾乎是在狄九陣旗鎖定其餘這四人的同時,一道隱晦到極點的道韻氣息直接侵入了自己的大道道韻之中。

這侵入他道韻氣息的隱晦氣息明顯是腐蝕他的道基,甚至還要剝奪他的心智,這是最頂級的毒道手段。狄九一皺眉,他和茨在一起呆過,見識過茨的用毒手段。茨的用毒手段和眼前這個毒比起來,簡直是滴水相比奔涌的大海。

狄九肯定如果他現在還是合界境,大道沒有完善,面對這種毒,怕他也只能受傷遁走。遁走後要驅除這種毒,那需要花費無數的時間來。

不過現在,狄九連頓滯都沒有頓滯一下,侵入道基的毒素規則就被更改,同一時間天娑刀捲起億萬刀芒,這些刀芒再次凝聚成為無窮無盡的刀勢波濤轟然而下。

原本人畜無害的無名氏臉色一變,死在他毒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他還從未見過和狄九這樣,連驅毒都懶得去做,就直接碾壓了他的毒道氣息。

困殺大陣中的強大殺意席捲過來,周圍的空間一陣陣的收縮,很顯然他們四人雖然在對狄九動手,卻無法減緩狄九困殺大陣的壓制。

無名氏哪裡還會繼續留在這裡送死?他的身影忽然化去,然後消散在了那掛在他脖子上的綠色藤條上。下一刻,藤條沒入了虛空之中,消散不見。

狄九微微皺眉,這個用毒的高手是怎麼遁走的?難道是他的陣道還有破綻不成?

很快狄九沒有心思去管無名氏了,他驚異無比的發現,那名身穿白衣的年輕修士雙剪祭出后,空間和時間規則竟然開始波動。

「咔嚓!」雙剪以最快的速度剪下來,狄九的困殺大陣束縛力量立即開始減緩,這還不算,他的歲月三張機數百萬丈的刀勢浪濤驟然跌落下來。

這是剪斷了時空規則?狄九震撼不已,浩瀚宇宙,果然是什麼寶物都有啊。

「轟!」恰在此時,羌外江手中白色的葫蘆捲起億萬水濤轟在了狄九的刀勢浪濤之上。

狄九的困殺大陣一陣陣的搖晃,跟著羌外江、夜星弦和落魂聖君衝出了困殺陣的困殺道韻束縛。

落魂聖君早已祭出了落魂鎖,道韻繚繞之間,落魂鎖呼嘯而出,「一鎖落人魂……」

三人聯手幾乎是毫無破綻,出手就是碾壓狄九的趨勢。

狄九反而一聲長嘯,看起來處於下風的他不但沒有去穩固自己的困殺大陣,反而是撤去了困殺大陣,歲月三張機的第六刀和第七刀同時席捲出去。

他就不相信,不藉助困殺大陣他就干不掉三個造化境。至於對方是造化境的什麼層次,狄九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去想。在他眼裡,無論是什麼層次的造化境,都是和他一樣的第三步罷了。

既然是他證道造化后的第一戰,那就硬碰硬來一場吧。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裡,朋友們晚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下第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天下第九目錄 天下第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一六五章 造化境第一戰

9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