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麻木的人群

第七章麻木的人群

人性是醜陋的,同時也是險惡的。

姜柯昊不會在犯錯誤,給王明機會了。

他的鞋子擦著王明的下巴,然後直接懟在了他的脖子上面。

「咔嚓。」

海風吹過,帶著一縷鮮血的味道,王明倒在了地上,他捂著脖子,想要呼吸,但他的脖子失去了最基本的功能。

他的兩隻手瘋狂的沙灘上抓撓著,嘴角不停的有血液流出來,將這片沙灘浸染成了紅色,他的兩隻眼睛看著姜柯昊走過他的面前,流露出期望,他在期望姜柯昊救他。

姜柯昊只是哼了一聲,便從他的眼前走過,王明的眼睛失去了神采,他張大嘴巴,卻只是流出更多的鮮血。

當他的心肺榨乾身體中最後的一絲空氣的時候,他被活活的憋死了。

走到蘇柔的面前,姜柯昊將自己身上的衣服拖了下來,罩在了她的身上,然後一把抱住了蘇柔。

蘇柔哭的像是一個淚人一樣,將姜柯昊緊緊的抱住,她沒有大聲的嚎哭,只是靜靜的抱著姜柯昊,眼淚默默的流下來,她不知道自己此時是不是應該哭,這種懦弱的表現,顯然不適合在孤島上釋放。

可她只是一個女人,白天的時候,她還是一個天之驕女,就在剛才她差一點成為別人的獵物。

在這樣的地方,她只能緊緊的依靠著,這個一次又一次將自己救下的男人。

「好了,一切都過去了。」

姜柯昊看著遠處椰子樹下,有火光閃動,正在一點點的朝著這邊走過來,他皺了皺眉頭,然後對蘇柔說道:「你先休息一會兒。」

他說著看了一眼地上的王明的屍體,然後站起身來,拉著王明的雙腿,用力的將他拖到了海水之中。

他回到沙灘的時候,大副已經帶人走了過來,一片星火光芒照射著姜柯昊的臉。

「王明呢。」

這些光亮,有手機,有衣服綁在木棍上燃燒出來的火光,聚集來的應該是島上暫時發現的所有的倖存者吧。

大副站在眾人的身前,用一種上位者的姿態看著姜柯昊,他目光冰冷,並且不斷的尋找著周圍,張柳和另外一個副手,這時候走到了姜柯昊的身前,將他包圍了起來。

蘇柔在眾人的矚目之下,不停的後退著,那副驚慌失措的樣子,就像是一隻被眾人圍捕逮到的小鹿一樣。

「王明呢?」大副再次的問道,不過聲音非常的高昂,他氣勢洶洶手裡拿著一把皇色的槍支,姜柯昊仔細一看是信號槍。

這槍在現在來看,絕對是超大的殺器。

這讓他難免的有些忌憚,姜柯昊指著身後的海灘說道:「剛才我趕他,他跳進了海里。」

潮汐涌動,人被丟進去,如果不漲潮就會慢慢的被帶進大海之中,姜柯昊並不擔心他們找到王明的屍體。

「去看看。」他指揮著身邊的陸明和張柳去看看:「你別動,站好了。」

姜柯昊剛要去看看蘇柔,就被大副用槍指著站在了原地。

「最好一切和你說的一樣,不然……」他惡狠狠的樣子,恨不得當場將姜柯昊擊斃。

周圍的人群麻木的看著他們幾個,全都站的很遠,每個人的臉上都不帶有任何的神采,蘇柔將姜柯昊的衣服從自己的身上拿下來,然後將自己那殘破的現場展現在眾人的面前:「看看,這就是證據,你們不是說沒有證據嗎?你不是說要維持秩序嗎?那個王明他要強女干我,這些都是證據,一會兒找到他,你會怎麼處理?」

蘇柔的突然發難,讓大副有些口吃:「這,這種事情發生了,誰都很遺憾,但,但是誰知道是不是你勾引的王明,現在又栽贓陷害他?」

大副終於找到了突破口,無論這個突破口顯得多麼冠冕堂皇,甚至有些不要臉,但是只要這時候是能維持他尊嚴的借口,他都會選擇的。

「你,你怎麼能這樣說。」蘇柔趕忙將衣服擋在了自己的身前,她不想接受周圍那些熾烈的目光。

人群依舊安靜無比,沒人願意出來蹚渾水,現在的情況,管好自己才是最好的選擇。

「沒有,王明不知道去哪兒了。」陸明和他們去海邊搜索完,走了過來。

「人沒了?你,你說怎麼回事!」大副用槍頂著姜柯昊的腦袋問道。

姜柯昊的眸子中放出一種可怕的光芒,平靜又深邃,他冷靜的看著大副,冷冷的說到:「我已經說過了,他被我追進了海里,現在他去了哪兒我不知道,他自己長著手腳,難道還有人能管得了他的自由行動?還是你有別的想法?」

姜柯昊料定他只是想在眾人面前立威,如此一來,只要不給他機會和借口他就不會輕易動手的。

大副心中極其的紊亂,他擔心王明,但又希望王明死掉,這樣他也有了借口,將姜柯昊除掉,如此一來這個島上戰鬥力中,能威脅到自己的兩個人就全都除掉了。

他的打算可不是和王明這些人一樣目光短淺,他打算著將來,如果救援隊不來,這裡這麼多的人,必然需要一個領頭的人,而他,就是那個人。

他要提前在眾人心中樹立起威望,同時建立起自己的規矩。

只有這樣,他才能獲得更多的資源,然後,活下去……

活下去很簡單,但多年的摸爬滾打,讓大副知道這三個字有多麼的不容易,在他的家裡還有著兩個孩子和一個如膠似漆的媳婦等著他回去呢。

但姜柯昊說的無懈可擊,周圍的眾目睽睽反倒是成為了束縛,只是大副不打算如此輕易的放過姜柯昊。

「你毆打他人,我們的這個團隊需要的是和諧和穩定,這片海灘不歡迎你,現在請你離開這裡。」大副想了想,將這個想法說了出來。

周圍傳來一陣的議論聲,有的驀然無語,有的看著地上的蘇柔,但人們全都不敢站出來,儘管他們說的話里不時的傳出。

「他們才是受害者。」

「離開這裡,救援隊來之前他們吃什麼。」

「他們會不會被島上的野獸抓走?」

……

有關心,有擔憂,只是沒人站出來幫姜柯昊說一句話。

「離開這裡,我們當然可以離開。」姜柯昊走到蘇柔身邊,就要帶她離開。

大副眼神陰翳的瞪著他,慢悠悠的吐出兩個字:「慢著。」

「這位女士可不能跟你走,她涉及到王明失蹤的事情,我得確保王明安全之後,你才能帶她離開。」大副說話的時候,目光一直在蘇柔的身上打量著,他有信心相信,姜柯昊不敢跟他爭執,人再厲害,在槍支的面前,也會顯得極其無力。

這話之中的意味誰都能明白,在場的好多男人,無論大小都知道等待蘇柔的會是什麼結果。

姜柯昊對蘇柔溫柔的笑了笑:「既然我說過,會保護你,那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盡全力保護你。」

蘇柔對他搖搖頭:「你千萬不要為了我,做傻事,如果你出了事情,在這個島上,我就真的沒有依靠了。」

他們表現的就像是一對小情侶一樣,甚至姜柯昊都有這種錯覺。

身陷囹圄的愛人,身不由己嗎?

他冷笑一聲,轉過頭,拖下了自己的襯衣,然後露出自己健碩的肌肉,他將手裡的襯衣對著大副揮舞了一下:「這裡面有你想要的東西,想不想看看?」

大副愣了一下,自己想要的東西?

他都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就這麼空檔的一個瞬間,姜柯昊已經走到了他的面前,然後將襯衫丟到了他的面前:「接著。」

大副下意識的伸手去接,可就在這時候,一道身影快速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姜柯昊早就已經料到了他的反應,人在突發情況的時候,都會根據下意識的去做動作,雖然只是短短的幾秒鐘,但是對於姜柯昊來說,足夠了。

大副伸出手的那一刻,姜柯昊的拳頭已經到了他的面門:「砰。」

姜柯昊一拳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臉上,大副被打的身子往後退,沙灘的沙子很軟,他有些腳底下站立不穩,想要倒下。

姜柯昊順勢在往前緊走了一步,一把拽住他的身體,然後順勢用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摸到了信號槍之後,他用力的一扭。

大副只覺得一陣的刺痛,手下意識的就鬆開了。

「噗。」肉和沙子撞擊在一起的聲音響起,姜柯昊鬆開了自己的手,看著倒在地上的大副,他心裡一陣的噁心。

「小子,幹什麼。」張柳和另外一個副手,沖了過來,大副是他們的主心骨,大副被打了,他們倆當然不能袖手旁觀。

只是他們跑了兩步就停了下來,高高的舉起雙手,看著姜柯昊只能憤怒的看著他,卻不敢在走一步。

姜柯昊鬆開了信號槍的扳機,此時那橙皇色的信號槍的槍口正對著他們。

「我說了,我會離開的。」他說著將信號槍遠遠的對著海裡面射了一槍。

信號彈燃燒出耀眼的光芒,照射在人們的臉上。

驚恐,害怕,迷茫,冷漠,麻木,還有希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麻木的人群

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