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大海灣

第四十七章 大海灣

古有關羽刮骨療毒,現有姜柯昊要祛肉療傷。

姜柯昊勸說蘇柔不要擔心。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姜柯昊認真的問道。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擔心你。」

「那你就是覺得我不行?」

「我怎麼會……」

「也是你的小嘴攻勢下,我都能堅持那麼長的時間,我怎麼會不行呢,去吧,趕緊清洗趕緊,我現在就要用,你也看到了,這傷口不能繼續耽擱下去了。」

姜柯昊調笑了蘇柔一番,蘇柔無奈的嘆了口氣,眼下她也知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如果有姜柯昊肯定早就想到了,不到萬不得已的地步,他是肯定不會這樣做的。

蘇柔洗石頭很快就回來了,只是將上面的土渣洗掉。

真正的消毒,石頭上面怎麼能沒有細菌?海水就髒的要命。

哪怕是看起來非常乾淨的水,依舊是充滿了細菌的。

所以消毒的重任,還是要用來燒和煮。

椰子殼裡面放上椰子汁,等椰子汁開了,將石頭丟到裡面,算是簡單的煮沸,然後用木棍夾著石頭燒烤。

烤完之後,用椰子皮擦拭,這是姜柯昊能夠想到的眼下最最乾淨的方法了。

蘇柔看著姜柯昊,有些不敢看,姜柯昊知道她對這種血腥的畫面比較抗拒,就讓她去海邊撿貝殼。

「多找一點吃的,我一會兒需要大量的食物,恢復體力。」姜柯昊等她離開,才將石頭塊兒放到了傷口上面。

刮肉,聽起來很輕鬆,很簡單的兩個字,但是真的當你要把這塊肉,硬生生的從自己的腿上弄下去,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個概念了。

姜柯昊一狠心,將石塊往下用力的一摁。

一道帶著綠黃色的膿液的肉塊,就從姜柯昊的腿上掉落了下去。

他疼的慘叫一聲,兩眼發直,眼睛死死的盯著前面,渾身顫抖,牙齒上下磕磕碰碰了起來,汗在瞬間布滿了全身。

「疼,疼死老子了。」姜柯昊咬著牙罵了一句。

看看自己的腿,如此用力,也只是見表面上的一些爛肉給颳了下去,想要更多的清理,這樣的程度還完全不夠。

姜柯昊再次用力的刮掉一塊,石頭表面沒有規則,有的地方刮下來的深一些,有的地方刮下來的淺一些。

深一些的地方,已經開始往外流血,淺一些的地方,還有一些腐爛的肉。

姜柯昊看著差不太多了,將自己用來走路的木棍拿了過來,然後放到了火裡面,又將包紮的衣服丟到一邊開始用火烤著。

他撕下來一條,準備一會兒進行擦拭。

有了篝火,燒一個木棍是非常快的事情,短短几分鐘的時間,木棍就燃燒了起來。

姜柯昊看了看那熊熊火焰,又看了看自己的腳後跟,沒有絲毫猶豫的摁了上去。

「刺啦。」一聲響起,姜柯昊只覺得眼前一黑,手裡的火棍瞬間脫手。

人失去了意識,直接躺在了地上。

蘇柔雖然一直在海邊徘徊,但是當姜柯昊真的拿起了火棍的那一刻,她沒有任何猶豫的趕緊跑了回來。

那樣的疼痛是人能夠承受的嗎?

但姜柯昊就在她的注視下摁了下去,那一聲呲呲的烤肉聲音,她聽的十分的真切。

火焰將姜柯昊的傷口殺菌消炎,卻也帶來了燙傷。

姜柯昊倒下的那一刻,火棍就在他不遠的地方,那火棍上面的火一直燃燒著,離著姜柯昊這麼近,很快就蔓延到了衣服上面,還好蘇柔回來了,不然她等一會兒再回來,姜柯昊就已經徹底的火化了。

蘇柔趕忙將火棍拿開,又用腳把姜柯昊的衣服上的火,給踹滅了。

這樣一來她才安心了下來。

看著地上的姜柯昊,那一臉的冷汗,蘇柔很難想象,他是怎麼堅持下來的。

他把姜柯昊放好,讓他躺的舒服了一些,然後用衣服輕輕的擦拭著他的臉,又把姜柯昊的傷口包紮好。

折騰了很久,但姜柯昊卻一直昏迷不醒,可想而知,他到底受到的傷有多重。

蘇柔不知道自己怎麼做才能對姜柯昊好,乾脆就找來跟多的柴火,讓周圍更加的乾燥一些。

她唯一知道的就是潮濕的環境,傷口更容易感染。

姜柯昊一直到了下午才醒過來。

蘇柔在篝火邊上,正在把貓肉進行燒烤,那股濃郁的貓騷味兒,把姜柯昊給熏醒了。

姜柯昊有些虛弱的看著蘇柔,她還是那麼美,蘇柔每隔一段時間都要看姜柯昊一眼,幫他擦擦汗,一回頭看到姜柯昊正在看自己,一下子就開心了起來。

「你醒了!太好了,吃點東西。」

燒烤的貓肉,雖然還是有貓騷味兒,但相比之前的用鹽巴腌漬一下就吃掉,已經好了許多。

姜柯昊接過來之後,放在嘴裡咀嚼了起來,蘇柔又遞過來一些小貝殼,都是用石頭處理過的,看看這麼多的貝殼,姜柯昊知道這是蘇柔早就準備好的。

心裡有些感動,他伸了伸手,蘇柔知道他想要抱自己,就靠了過去。

靠在姜柯昊的胸前,蘇柔對他說道:「你真厲害,那麼疼你怎麼扛過來的。」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覺得還沒跟你做那事兒,捨不得去死,就扛過來了唄。」姜柯昊的話讓氣氛頓時輕鬆了起來。

「你就知道那個,還知不知道別的?」

「嘿嘿,難道你不想?」姜柯昊一邊說,一邊開始亂動了起來。

蘇柔有些招架不住,但是一想姜柯昊的身體,她坐了起來:「你現在還是不要太激動的,養好身體之後,隨便你怎麼樣喲。」

她俏皮的沖姜柯昊眨了眨眼睛,然後把姜柯昊的手拿了出來。

姜柯昊把手放到鼻子前面聞了聞:「嗯,就是這個味道。」

蘇柔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可姜柯昊現在這狀況她也不敢動彈,只能哼了一聲,就不再理他,心裡卻早就已經如同螞蟻撓心了。

「今天什麼都不要做了,就陪我在這裡休息,今晚過去之後,明天一早立刻出發,到時候我的傷就能好一些了。」姜柯昊被這種沒有任何指望的生活過煩了。

早上的時候,他遠遠的看到前面海灘上出現了一條黑色的細線,但是走了許久也沒有到那裡,心中就記掛上了。

想著那地方會不會又是一個出海口,或者是什麼其它怪異的地方。

第二天的時候,天氣更加的陰沉了下來。

姜柯昊有些擔心,害怕會下雨。

他可是體會過一次這個島上的雨水了,那滋味簡直是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趕緊走吧,不知道這天是不是又要下雨。」姜柯昊讓蘇柔找了幾個椰子,然後放了一些木炭進去,這樣再次引火的時候,就不需要費力了。

她們倆互相攙扶著,朝著那個黑線走去,姜柯昊本以為那條黑線,昨天走了許久,應該很快就會到,卻沒想到,又是半天過去了,竟然還沒到,只是那條黑線,在姜柯昊的眼前變得越來越清晰,越來越大了起來。

這應該是要走近了,他和蘇柔兩個人再次的點火吃了東西,然後又收拾了一些火炭之後,堅持趕路,天快黑的時候,他們終於是到了那黑線的附近。

到了這裡已經不能說是黑線了,而要說海灣了吧。

這個海灣很大,足足有十幾公里大小的海灣,從這裡看不到對面是什麼情況,但是卻能隱隱約約的看到山。

「那邊有山,你說會不會就是峭壁那裡?」蘇柔有些激動,用手指著她看到的山丘對姜柯昊使勁兒的指著。

姜柯昊看著那邊,心裡同樣的是有那種預感,那裡應該就是峭壁。

他看看海灣,這裡足足有十幾公里的長短,要想走到對面,至少要走幾十公里,這是一個島嶼嗎?這簡直就是一個小型的大陸了啊。

這麼大的島嶼,為什麼從來就沒有聽說過,在加上他們這幾天走過的路,就算是寶島,也沒這麼大吧。

可世界上卻從來沒有這個島的記載。

姜柯昊對這裡越發的好奇了起來,他心裡有個聲音一直在對他說著:「這裡隱藏著天大的秘密。」

是什麼秘密?

姜柯昊和蘇柔有了希望之後,走起路來都覺得輕鬆了許多,人就是這樣,一旦有了希望,精神頭就變得格外的充足了起來。

姜柯昊的腿,也沒覺得那麼吃力和疼痛了,人都顯得精神了許多。

但是這條路太長了,這個海灣就真的算是一個大海灣了,這麼大的海灣,沉船幾十艘連個屁都不顯。

「你說莫老他們會不會想我們?」蘇柔笑著問姜柯昊。

姜柯昊的臉卻一下子冷了下來,是啊,他們走了這麼多天,自己現在又是這樣的情況,陸明和張柳不知道怎麼樣了,莫文兒和莫老不知道怎麼樣了。

沒有了自己的把持,海灘上的那些又不知道怎麼樣了。

他們到底有沒有按照自己的規矩生存?

還是又了什麼其它的變動呢?

姜柯昊突然之間猶豫了起來,如果自己這幅模樣出現在眾人的眼前,會不會有什麼麻煩。

這絕對不是多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 大海灣

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