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意外的腳印

第二十五章 意外的腳印

姜柯昊將斧頭舉了起來,狗熊依舊在認真的貪吃著野豬肉。

這種肉是它從未曾嘗試過的口味,肥膩,甜美,吃到口中,而且還有一股非常特殊的香味,吃上一口,簡直就要上癮。

一塊又一塊的野豬肉被它丟到了口中它吃的忘我,早就忘記了姜柯昊的存在。

姜柯昊的斧頭舉起之後,趁著狗熊抬起頭吞肉的時候,用力的揮砍了下去。

一道銳利的風響,狗熊還未來得及反應,在它的脖子上,就有一個冰冷而無情的斧頭落了下來。

「噗」一聲悶響,響起之後,就是咔嚓一聲,樹枝斷裂,姜柯昊手裡的斧子,被狗熊一把拍成了棍子。

但傷口卻留在了狗熊的身上,血不再是一點點的殷落,一股股的熱血從狗熊的脖子之中噴涌而出。

姜柯昊沒有絲毫的大意,在斧頭砍下去的那一刻,他就已經做好了躲避的準備,但斧頭根本無法抽出來,想來是砍下去的太深了。

這才會被狗熊折斷,姜柯昊看看狗熊的傷口,轉身就跑,但不是跑向篝火營地,而是針葉林里,狗熊已經受了重傷,這時候的狗熊是極其危險的,一旦爆發,姜柯昊不知道,那短短一兩米的火炭隔離帶能不能阻止它。

他不能冒險,所以選擇了針葉林,那裡地形廣闊,是最好的周旋場所。

狗熊被重傷之後,那疼痛是它從來沒有感受過得,它用爪子在傷口抓撓了幾次,想要將斧子弄下來,但始終無法做到。

看到正在逃跑的小東西,感受到自己身上正在不斷流逝的鮮血,狗熊的雙目充血,這是死亡的味道它聞到了。

它不管自己如何的疼痛,也不在乎身體多麼的疲憊,它要殺了那個敢於攻擊自己的小東西。

狗熊的奔跑速度非常的快,它笨重的身體和它飛快的速度行成了鮮明的對比。

姜柯昊提前跑了幾秒鐘,但很快就被這狗熊追到了身後,狗熊高高的舉起它的爪子,對著姜柯昊的後背就拍了下來。

這一爪子帶著風聲,那兇猛的力量,無比的氣勢,要真的打在了姜柯昊的身上,不拍死也得打個殘廢。

姜柯昊猛地一轉身,將身體對著狗熊,就向後摔了過去。

狗熊的身體,對著姜柯昊就撞擊了過去。

好在姜柯昊摔倒的速度夠快,狗熊這一巴掌就打空了,而腳卻踩在了姜柯昊的腿上。

姜柯昊之所以轉身過來,就是因為部隊裡面有一句話,叫做寧願被敵人打死也不能把後背交給敵人。

事實證明這句話很對,雖然被狗熊踩了一腳,很疼,但姜柯昊卻躲過了致命一擊,狗熊沒辦法立刻停住自己的身體。

它畢竟是受了重傷。

朝前衝出去好幾米,才站穩,等它再次站起來的時候,姜柯昊已經瘸著腿,再次的朝前跑去。

這次姜柯昊的目標是一顆松樹,這棵樹不是很大,只有二十公分粗細。

姜柯昊迅速的爬了上去,他剛上去兩三米的,狗熊的身體就重重的撞擊在了樹上,姜柯昊差一點就鬆了手,他趕緊抱住松樹,繼續朝上爬去。

狗熊的身子直直的立了起來,那碩大的身體抱著這一顆細小的松樹,用力的搖晃了起來。

松針從頭頂簌簌的掉落了下來,姜柯昊閉著眼睛,也不管下面到底是什麼情況,當終於扒住了一根樹枝的時候,他的心這才安穩了下來。

看看下面那距離自己只有一米多的巨大狗熊,他的心突突的跳成了一個。

萬幸這狗熊受了重傷,不然就這麼點的距離,它一跳起來,就能把姜柯昊抓下去。

害怕狗熊的突然爆發,姜柯昊扒著樹榦,爬到了樹冠上,這樹確實太小了,姜柯昊不敢在繼續向上爬,那細小的枝幹,可能會被他給扒斷掉的。

「嗷。」那狗熊對著姜柯昊發出憤怒的吼叫,近在咫尺的敵人,自己竟然沒法抓到這讓它有些抓狂。

狗熊原本就是爬樹的高手,它撞擊搖晃都沒有起到作用,最後竟然抱著樹榦要朝上爬去。

只是它身上的燒傷太多了,滿是鮮血,這棵樹又非常的細小,它根本無法掌握住,剛爬了一點,就滑了下來。

在樹上留下一層的鮮血,和濃濃的油脂,狗熊受到刺激更加的瘋狂了起來。

「啪,啪,啪。」它的大爪子不停的在樹榦上面打擊著,姜柯昊被這打擊嚇得,趕緊再次的抓緊一些。

狗熊,這佇立在食物鏈頂端的生物,爆發出來的力量讓人心神劇震。

這小樹在狗熊的啪嗒下,左右搖晃起來,它身上的血流出來的更多了,身上的傷口都已經無法看到,全都是鮮紅的血液,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血葫蘆一樣。

只是可怕的多。

姜柯昊不禁的有些擔憂,這狗熊要是還不死,這顆細小的松樹,可能要堅持不住了,如此近距離,自己一旦被打下去,那就可能被幹掉啊。

怎麼辦呢?

就在他想辦法的時候,下面的狗熊做出了一件讓他無法想象的事情。

狗熊突然將手抱住了,松樹的樹榦,然後將身體靠在樹上,用盡全力的開始對著松樹推搡了起來。

一次,兩次……

松樹就像是被狂風暴雨打擊著似的,左右飄搖,姜柯昊在上面就像是坐在過山車上一樣,瘋狂的隨著樹榦擺動著。

他搞不明白這狗熊要幹什麼,難道是要把自己晃下去嗎?

想的美,隨便晃。

姜柯昊死死的抱著樹榦,看著下面的狗熊,也不知道它的體內到底有著多少的潛力,怎麼能堅持這麼久。

狗熊的晃動,撞擊,讓著一棵小樹,有些支撐不住,地面上的土都有些鬆動了,那紮根二十多年的地面,在這一刻竟然露出了遒勁的松樹根。

樹根露出來之後,沒有多久,上面的土就被晃掉,而後更多的樹根裸露出來。

狗熊似乎是感覺到松樹的變動,晃動的更加賣力了起來。

姜柯昊也感覺到了這松樹晃動的幅度變得大了起來,他低頭看去,正好看到地面上已經翹起來的樹根。

「這狗熊難道是要將這棵樹推倒?」姜柯昊的心中震驚無比,這麼一棵樹用挖掘機都要耗費十幾二十分鐘,就這麼被一個狗熊晃動沒有幾下子,就露出樹根來了。

這,這要是在來幾下,這樹就要堅持不住了。

事實和他想的完全相同,那松樹真的沒有在堅持多久,隨著一聲巨大的咔嚓聲,松樹根部的主根斷裂之後,這棵松樹就像是一堵倒塌的牆一樣,轟然倒塌在了地上。

姜柯昊只覺得自己的臉,身體被到處都是的松針刺的難受不已,身子漸漸的從樹上掉落下來,他還是沒鬆手,那樣掉落下去,可能自己還要面對被樹榦壓住的風險。

松樹倒在了地上,姜柯昊只想著第一時間能夠逃走。

狗熊推倒了樹,身形不穩,隨著樹就這麼沖了過來,正好是在姜柯昊的方向。

樹還沒有完全落地呢,姜柯昊被周圍滿是樹枝的包裹的空間給壓縮在了裡面,想躲開得好好的清理一下才行。

這時候動不了,跑不了。

姜柯昊甭提多麼著急了,看著那越來越近的狗熊,姜柯昊第一次生出絕望的情緒。

人在面對這種頂端獵食者的時候,沒有工具,簡直就是送命呢。

狗熊是借著衝勁兒到了姜柯昊的身前,終於看到了這個敢傷害自己的小東西,狗熊張開大嘴巴,對著姜柯昊就撲了過來。

血盆大口就在頭頂,姜柯昊閉上了眼睛。

但是卻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動機,只是覺得頭頂什麼東西滾動過去,然後就重重的壓在了自己的身上。

緊接著是一聲凄慘的嚎叫,大股大股的鮮血就留到了姜柯昊的身上,那腥臭味兒,還有濃濃的火燒味道,讓姜柯昊意識到自己頭頂的就是狗熊。

「什麼情況?」他將自己的胳膊從樹榦下面抽了出來,然後將周圍的樹枝清理了個乾淨。

狗熊的身體就壓在他的身上,更多的血流淌到他的身上,這狹小的空間裡面,味道極其的刺鼻。

姜柯昊用力的推了一把狗熊,卻沒有任何的動靜,他轉了轉身體,隨後用腿對著狗熊的身體就踹了上去。

小胳膊擰不過大腿,事實證明,腿的力氣要比胳膊的大很多。

姜柯昊將狗熊的身體踹開一些,露出了外面的空間,隨後他也不費勁的折騰狗熊的身體,而是從那空檔裡面鑽了出去。

「呼。」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鮮空氣,見臉上的血液擦拭乾凈之後,姜柯昊回頭看了看狗熊,看完之後,姜柯昊笑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狗熊如此的兇猛,卻會死的這麼憋屈。

沒錯就是憋屈,這狗熊的腦袋掉了下來。

而旁邊就是那把斧子,也不知道是怎麼弄的,就這麼巧合的砍掉了它的腦袋。

剛才的滾動嗎?

姜柯昊只能感嘆自己的運氣。

要是差一點點,那麼先死的就是自己了,只是這麼大的一具狗熊屍體,該怎麼處理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意外的腳印

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