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莫名其妙的獲救!

第二章 莫名其妙的獲救!

「這兩人是死是活?活的抬邊上去,死的扔海里喂鯊魚,別鬧出瘟疫把大家都害死了!快點,拿我說話當放屁是嗎?」

不知過了多久,姜柯昊耳邊傳來暴躁的喊罵聲,能聽得出說話的人火氣正旺,但聽在他仍舊嗡鳴不斷的耳朵里,卻好像隔著千萬層的棉花,聲音極其微弱。

「大副,他,他們倆好像還有氣!要不要進行急救?」

一個怯懦的聲音再次響起,隨後又是暴跳如雷的喝罵,「你特么傻了是嗎?現在自己活命都成問題,你還有力氣管別人死活?再啰嗦,我斃了你信不信?特么的,要死了還不忘英雄救美,抱得這麼緊,一對死鴛鴦,死鴛鴦……」

伴著一聲聲暴跳的喝罵,姜柯昊感受到自己匈口傳來幾下劇烈的重壓,曾經跌入海水中的嘔吐感再次襲來,可惜渾身沒有一丁點力氣,除了小腹可以微微蠕動,再無其他動作。

「大副,別,別踢了,他,他動了!」

「嘔!!咳咳!!!」窒息感突然充斥了姜柯昊整個大腦,口鼻間咸濕的海水噴洒吐出,終於能呼吸一口新鮮空氣,其中卻還夾雜著一半的海水。

嘔吐,咳嗽,喉嚨里發出不受控制的如惡鬼般吼叫,明明雙眼瞪得老大,不知為何,眼前卻仍是漆黑一片,身體也彷彿置身於冰窖之中,劇烈的顫抖不停。

「醒了就特么別裝死了,趕緊起來幫忙救人。」大副沒有半點同情,又用力踩了姜柯昊的匈口,力道之大,使得姜柯昊匈腔殘留的海水一口氣噴出,或許這一腳是為了救人,也可能用力踏下的一腳,只是為了宣洩而已。

終於,姜柯昊嗅到了生的味道,恢復了意識,眼前依舊漆黑一片,耳朵里細癢的感覺好似有千萬隻小蟲在蠕動,用力咽了口唾沫,恢復動作的手指扣扣耳朵,一股暖流流淌而出,耳畔再次聽到了海浪拍打的聲音。

「你醒了?太好了,快看看你的女朋友吧,她好像還有氣息!」

姜柯昊能夠分辨得出,這聲音就是剛剛怯懦的聲音,借著天空彎彎月牙灑下的微弱的光亮,看到了一個滿面愁容的年輕男子。

「你,咳咳,你是誰?發生什麼了?」

「我是輪船的三副,陸明!游輪突然撞到了不明物體,沉了!唉,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得去看看其他人。」焦急的語氣,匆忙的步伐,陸明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輪船沉了?

姜柯昊難以置信的瞪大著雙眼,他報團游輪旅遊之前在網上查過,這艘游輪從下水至今已經二十多年,一條航線來來回回千萬次,怎麼說沉就沉了?

不過從陸明和大副剛才的激烈語氣中可以聽得出,這絕對不是個玩笑,也沒人會開這樣性命之憂的玩笑。

而且隨著海風吹拂,除了海浪拍岸的聲響,姜柯昊可以清晰聽得到痛徹心粉的哭喊嚎叫,想必是喪失了親人朋友的可憐人正在huai念、感慨。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不知這次會有多少人丟了性命。

「誒,對了,剛剛陸明說什麼女朋友?誰的女朋友?我的?」姜柯昊恍然想到,自己身邊還躺著一個人。

殘酷的部隊生活了八年,姜柯昊雖然沒去過真正的戰場,但系統的訓練還是讓他在此時能夠逐漸恢復了理智,保持最基本的冷靜。

躺在地上雖然還沒力氣起身,但微微側目還是能看到身旁躺著一個身著連體白紗群,黑髮如瀑的女生,從匈前突起的高度,也可看出身材不錯。

月光微弱,姜柯昊看不清女生的容貌,不過看著穿著和身材,他頓時認出,這,這不是出事之前在甲板上碰到的女生嗎?在大海里掙扎了那麼久,這女生怎麼還在他身邊?再轉動酸痛抽筋的脖子,看到自己的大手正被女生緊緊握著。

姜柯昊陣陣無奈,怪不得陸明說這女生是自己的女朋友?生死關頭,孤男寡女還不願放棄彼此,不被誤會成男女朋友就是怪事了。

「呃啊!!」姜柯昊想要起身,可是渾身酸痛無力,他明白,這是血液長時間缺氧、肌肉長時間低溫后的『冰凍人』反應,只要神經沒有被凍壞,過一會就能恢復正常,可是,眼前的女生正處在危險當中,他,哪還有心思慢慢等著恢復。

「吼!!」嗓子眼發出陣陣痛楚的低吼,姜柯昊渾身痛的齜牙咧嘴,五官極度扭曲,使勁了全身的力氣才堪堪坐了起來,但想要站起身來,卻沒了力氣。

又大口呼吸著難得的氧氣,稍稍恢復些力氣后,拽了拽被蘇柔緊握的大手,「喂,你醒醒,還活著嗎?給我點反應!!」

姜柯昊的呼喚和拉che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再拉che幾下后,見到沒有任何意義,只得先蜷縮自己的身體,忍痛做了幾個仰卧起坐之後,身體的協調性逐漸恢復了一些,不能跟他平常相比,但已經可以做簡單的活動動作。

姜柯昊不敢耽擱太長時間,畢竟剛剛溺水多久他不知道,可是若連經過部隊系統訓練的他都感受到了死亡的臨近,那對於一個柔弱女生來說,絕對承受不了。

「你能聽到我說話嗎?給我點反應!!」姜柯昊半跪到蘇柔身邊,拍了拍蘇柔的臉頰,力道由小到大,十幾下過後,仍沒任何回應,想要抽回被蘇柔緊緊握著的右手,幾次嘗試都未能如願。

「唉!」姜柯昊只得暗嘆一聲,用單獨的左手壓在蘇柔匈前,他能感受到匈前的柔軟,但卻絲毫沒有對待異性的害羞和怯懦,生命面前,一切都算不得什麼。

單手用力壓了幾下,蘇柔口鼻中溢出了些許海水,不過並沒有嘔吐的表現,可能是因為長時間缺氧已經陷入昏迷,再壓了十幾下以後,還不見有恢復的徵兆,只得俯下申子,想要做人工呼吸。

兩人口鼻間的距離不過三指,不過在這一刻,姜柯昊的動作還是停頓了,無論怎麼說,畢竟男女有別,雖說與姓名相比不值一提,但姜柯昊也還是個從未碰觸過異性的大男生,多多少少還是有點緊張。

尤其是蘇柔精緻五官中帶著難以言明的憂鬱、冷淡,怎麼看都覺得跟自己有幾分相近,美到冷艷,美到不可方物,讓他沒敢再有進一步的動作。

姜柯昊十八歲入伍,八年時間的艱苦訓練,他算不上隊伍中最膽大驍勇的,但也絕不是膽小如鼠,面對教官的訓斥和體罰,他對自己所說所做都不曾有過半分遲疑,可今天面對一個小女生,還是要救人,怎麼會不敢向前?

「不管了,人命關天!」姜柯昊心底一橫,撬開蘇柔的櫻桃小口,涅住鼻子,深深含住一口空氣,向著蘇柔口中吹了一進去。

俊男靚女,唇唇相碰,齒齒相依,本應是浪漫到骨子裡的一刻,但是姜柯昊卻沒有半點非分之想,只是一次次,不停的坐著重複的動作,隨著吹入蘇柔肺腔的空氣越來越多,豐腴的匈前終於有了鼓動起伏。

「呃,咳咳……」無力的咳嗽聲,蘇柔口中噴出了些許的海水,夾雜著粘稠的口水和青痰,不偏不倚,正巧噴在了姜柯昊的嘴裡。

「呸!啐!」姜柯昊把嘴裡的異物匆忙吐出,繼續做著心肺復甦和人工呼吸,蘇柔雖然有了機體反應,但嗆在口鼻和肺腔里的海水還是能讓她窒息而死,而且現在是急救的最好時機,絕不能錯過。

蘇柔的口鼻不斷有海水溢出,隨著久久為曾嘗到的新鮮空氣進入體內,她也一點點恢復了意識,可讓她沒想到的是,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第一幅畫面,居然是一個厚厚的嘴唇,還有看不清樣貌的臉龐。

「啪!!!」

昏迷良久,她也不知哪來的力氣,抬起右手就是一個響亮的耳光,想再抬起左手來個對稱的美感,可惜左手好像被什麼牽制住,無法使出力氣。

「你,你打我幹什麼?」姜柯昊停下一切急救動作,捂著被扇了耳光本應火辣辣,但現在卻沒有多大感覺的臉頰,一臉的茫然。

「流,流氓!!」蘇柔說話的聲音很小,也很虛弱,只三個字吐出,卻伴著不少又咸又腥的海水,濃烈的味道讓她的胃裡翻江倒海,一聲乾嘔,肚子里、肺腔里的海水一股腦吐了出來,瞬間,身體舒服了不少。

「我是流氓?呼!隨你!」姜柯昊無奈的冷笑連連,但又不想做任何解釋,本來他就身體虛弱不堪,是為了救人一命的善念才硬挺著施以援手。

沒想到換來的卻是一個響亮的耳光和一句鄙夷的嘲諷,心裡自然不是滋味,見蘇柔已經有力氣打人,應該沒有性命之憂,他也就放心了。

姜柯昊趔趄著躺在沙灘上休息,希望能儘快恢復體力,游輪沉沒不是小事,只怕這次意外會有無數人命消失,也會有無數美滿家庭破碎,聽著四周黑暗中傳來無盡痛徹心扉的哭嚎,別一般滋味湧上心頭。

漆黑的夜,繁星點點,註定明天會是個明朗的晴天,牙兒般的細長的彎月高高懸挂,像是精緻婉約的可人兒的眼睛,笑眯眯的成了縫,盯著沙灘上獲救的人們,可人們卻感受不到絲毫明日的希望,周圍除了哭泣就是哀嚎,沒有半點生機。

「二副,三副,這特么是什麼破地方?我怎麼在地圖上從沒見過?」

大副歇斯底里的吼聲再度響起,不過這一次卻沒有人出聲回應,不僅如此,就連周遭哭喊的聲音也減弱的不少,但幾秒鐘的沉默過後,換來的卻是周遭生還人們更加聲嘶力竭的無望嚎叫。

「什麼?這不是陸地?那……這是哪裡?」

姜柯昊使盡全力甩開蘇柔緊握的小手,雙臂撐地而起,強忍著周身刺痛和雙腿的顫抖,朝著大副叫罵的地方走去,心裡,卻驀然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姜柯昊捂著生疼的匈口和肋下,剛才忙於救人的情況下還沒覺得太疼,此刻卻發覺好像肋骨受了什麼撞擊,似乎是斷了,每走一步都疼的痛徹心扉,沒做一次深呼吸都讓肋下的肌肉如遭電擊般廝che疼痛。

只覺得疼痛拉che使他頭腦變得昏昏沉沉,混亂不堪,緊張的心情也只得呼吸變得愈發急促,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停下腳步,以他現在虛弱的身體,一旦精神放鬆下來,再想堅強的站起來就太難了,至少,今晚是不可能再醒過來了。

姜柯昊伸手摸了摸匈膛肋下疼痛的來源,咬緊牙關,用力涅了一下,瞬間,陣陣刺骨的疼痛傳遍全身,背後冷汗與T恤上濕漉的海水混雜,額頭青筋暴起,一滴滴汗水伴著他口鼻間濃重的冷哼在臉頰滑落。

疼,一定要疼的廝心裂肺,疼的深入骨髓,這樣,才能保持清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莫名其妙的獲救!

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