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命運會轉角

第十八章 命運會轉角

人有了希望,就會爆發出無窮的動力。

這動力化成善良的作用叫幹勁兒,化成邪惡的心思叫慾望。

那一個小小椰子裡面所蘊藏著的貓肉,當被大副帶回去,做成了食物之後,所有的人都圍攏了過來,那小小的鐵器,是一個殘破的鐵皮做成的臨時鍋。

但絲毫不影響它,散發出誘人的味道。

一陣陣的肉香氣味,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意亂神迷了。

只是簡短的三天時間,人們的飲食觀念就徹底的發生了變化,什麼減肥,什麼吃肉不健康。

統統扯淡,所有人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這些肉自己能一個人全都吃掉。

大副心裡沉重無比,大家已經三天沒有進食油水了,全都無比渴望這被椰子汁腌過的貓肉,這味道聞在鼻子裡面,實在是讓人無法抗拒。

剛才張柳耍心機,說要幫大家嘗嘗味道,差一點被眾人拖出去打一頓。

可這麼點的肉,該怎麼分配呢?這又是擺在他面前的一大問題。

還好最後他想到了辦法:「大家都想吃肉對不對?」

「對。」

「你是當頭的,應該發揚風格。」

「是,你得把食物讓出來才對啊。」

有人附和了起來,這讓大副不禁皺起了眉頭,張柳對著那兩個傢伙過去就是一拳,這些人都是普通人,張柳的身手,對付他們十分的簡單,這倆人被張柳打了,就想要還手,旁邊的副手立刻沖了過去:「幹什麼。」

那倆人被嚇得不敢在說話,只是眼神之中露出了冰冷的眼神。

「大家都是一家人,我們這個團隊負責保護大家,自然是會留有一份的,當然,一人一口絕對不會過多的獨自享用,你們不要忘記了,那藥品是我們讓出去的。」

他說的有理有據,人群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物資,我們現在最緊缺的就是物資,只要你們之中的人,找到的柴火,貝殼,椰子,數量領先的人,到了傍晚統計之後就可以享受吃肉的待遇,至於其他人,那就只能怪你自己沒有本事了。」

大副這話讓一些年級較大的人,很是反感,他們反駁,卻因為大多數的人同意了這種做法,得不到任何的支持。

「我在補充一句,我們這個集體,不養沒用的人,如果不能展現你自身的價值,那麼以後享受的食物和水都將減少。」大副找到了一個可以完美施展自己政策的機會,而也正是因為他的這個政策,又再次的吸引了兩個年輕人加入他們。

不管是真情還是假意,但至少屬於他的團隊,壯大到了六個人,這絕對是島上他們認知之中最大的勢力。

有人之後,他就想要獲得的更多了,他不安分只是單純的這樣坐吃山空,姜柯昊能打到山貓,他認為自己這些人也能夠做到。

當下就帶著人去了叢林之中,不過進去半個小時不到,他們就一臉慘白的跑了出來。

「快,救人。」陸明和張柳抬著另外的那個副手,大副警惕的望著叢林之中,另外的兩個年輕人更是嚇壞了,瘋了似的跑到了沙灘上,跳進了海里之後,玩命的拍打著自己的身上。

那個副手的一隻腳已經不見了,但是腳骨頭卻裸露在外面,那紅白色的骨頭,看起來極其的可怕,而在他的腳骨上,有一些黑色的東西在來來回回的爬著。

「把他放到火上烤,不要用海水,那樣會發炎的。」大副指揮著他們,那副手被放到火上燒烤的時候。

發出瘋狂的慘叫,但被三個大男人按住,他也反抗不了,在他的腳踝上不時的發出啪啪的響聲。

「醫生,你們之中有沒有人是醫生。」大副一邊跑,一邊召集人們,可惜沒有一個人是醫生的,就在他失望透頂的時候,有人過來告訴他:「上午來的那個老頭,我記得是一個很著名的醫學教授。」

這消息對於大副來說,是一個算不上好壞的消息,但是副手跟了自己這麼多年,兩個人的關係一直很好,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說什麼也得救他。

「陸明,拿上消炎藥,現在就去找那小子。」他自己是不會去的,這些人之中,只有陸明曾經救過那小子,可以說的上話。

大副回到了沙灘,然後將所有人都召集到了一起:「叢林,輕易不要進去,大家以後每天就在這裡除草,我們需要將周圍的野草全都除掉,這樣才能保證我們的安全,不然這就是後果。」

他指著副手那血淋淋的腳腕子,上面那耷拉下來的被烤乾了的肉絲,讓在場的所有人無不動容,有人問發生了什麼,大副沒有告訴他們,那樣可怕的事物,一旦告訴了人們,難免會引起恐慌。

「該幹什麼的幹什麼去。」他說著回到了椰子樹底下,周圍的眾人散去,但全都不由自主的遠離了叢林。

大副將這些看在眼裡,他在思忖該如何的解決眼前的難題。

陸明拿了藥品,和張柳已經那倆從海裡面跑上來的年輕人,一起抬著副手走向了姜柯昊他們這邊來。

姜柯昊看到陸明他們的時候,幾個人正在看著他。

姜柯昊太有威懾力了,以至於他們看到他的時候,就再也沒有往前走的意思,倒是陸明晃動著手裡的消炎藥。

「這是你要的消炎藥,我給你帶來了。」他大聲的喊道,姜柯昊十分的意外。

不是需要食物嗎?怎麼現在卻給送了過來。

等到他們走進的時候,姜柯昊也從海里走了出來,但他身上的氣味依舊沒有徹底的消除。

「我們有人受傷了,需要醫生。」陸明表明來意。

姜柯昊也看到了這傷口,那一道道的肉條,從副手的腳上就這麼耷拉了下來,看上去就像是他的腿上面掛著一排的肉鬆一樣。

而且一根根的僵硬無比。

「他被什麼傷到的。」

陸明他們幾個的臉色都是一變,陸明和張柳比較沉著,那兩個年輕人就不同了,其中一個直接脫下了上衣,然後指著身上那一片片的紅印說道:「螞蟻,你想象不到多麼大的螞蟻,那些螞蟻都有指甲蓋大小了,咬一口肉就會掉下來一小塊。」

「這人掉進了螞蟻窩裡,那隻腿就是被螞蟻啃掉的。」

他們說的時候,都露出了無比害怕的神色,陸明嘆息了一聲:「確實是螞蟻,那些螞蟻非常的可怕,要不是我們跑的快,估計就都要被咬死了。」

指甲蓋大小的螞蟻?姜柯昊不知道為什麼,想到了那巨型野豬,那是一頭足足有四五百斤重的野豬,這可是野豬,不是家養的。

還有那副可怕的蛇牙,現在又出現了巨型螞蟻,這個島上越發的奇怪了起來。

「醫生昏迷了,因為缺少你們的藥品,他剛自己做了手術,將所有的化膿的肉,都颳了下來,你們的朋友,暫時是沒有辦法幫助你們了。」莫老醒來了,可姜柯昊不準備讓莫老幫他們。

一來這人已經沒辦法救治了,他一路走來,失血太多,傷口又是這樣子,根本沒有辦法縫合。

止血都是問題,更不要說後續還會發炎。

「啊?怎麼會這樣?」陸明有些驚訝:「不會是你不想幫助我們吧?」

姜柯昊說道:「要不要我去把那些膿肉給你們拿過來看看?」

陸明沒有辦法:「那總不能看著人就這麼死了吧。」

不是姜柯昊心如鋼鐵,而是那頭野豬就在山下,如果被他們看到了,到時候難免會引出爭端,而且這個人確實救不活了。

「說難聽一點,他真的救不活了,你看看你們一路走來,他流了多少的血,現在呢?他臉色煞白,傷口連血都不流了。」說著姜柯昊把手伸到了那人的鼻子下面。

「一點呼吸都沒有了,你們找什麼醫生?」陸明和張柳分別將手放到了副手的鼻子下面,確實是一點呼吸都沒有了。

他們的臉色不禁有些黯然,陸明將副手睜著的眼睛慢慢的合上,然後把他放到了地上:「都是這個該死的荒島,這裡太他么邪性了,晚上的時候,北斗星竟然是在南邊,啟明星卻會從西邊出來,整個方向不是東西倒了個,就是南北倒了個,現在又有這種可怕的螞蟻,救援隊還不來,看來我們早晚都會餓死在這裡。」

副手的死,讓他很受打擊,張柳一直是一個乖戾的人,這時候也心情極其的複雜,他喃喃的說道:「慶幸一點,現在沒有颱風暴雨,不然咱們都得死。」

他的話說的很低沉,但是卻讓姜柯昊有一種如雷貫耳的感覺,對啊,這可是一個海島,雖然現在風和日麗的,但是海島可從來不會缺少狂風暴雨的。

一旦那樣的日子來臨了,他們將會面對的是怎麼樣的場景?

姜柯昊的後背一片冰涼。

陸明以及另外兩個年輕人,同樣都面無血色。

颱風,暴雨,那些會來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 命運會轉角

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