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出海

第十七章 出海

回到了篝火營地之後,姜柯昊為了防止這裡被大副他們找到,特意的將營地轉移到了峭壁上。

峭壁上來下去的雖然有些危險,但是相比能被直接發現,卻少去了許多的麻煩,峭壁上的風景不太好,主要是下面一邊是一頭死豬,一邊是兩個死人。

莫文兒一直默默的跟在他們的後面,見到那頭碩大的野豬之後,無比的震驚。

不說她了,莫老和蘇柔都不曾想到,就這麼短短的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姜柯昊就找到了這樣優質的食物。

對此,姜柯昊只是微微一笑,他沒有告訴他們,這豬是剛吃了人肉的,不然也不知道她們會怎麼想。

讓蘇柔和莫文兒兩個人在這邊處理野豬肉,姜柯昊在峭壁上面,用眾多的樹枝,將唯一的一邊平坦通往上山的路給堵住了,他先是做了一個小小的柵欄,然後又在上面放置了許多的樹枝,還有眾多的木刺,如此一來,兩邊都是峭壁,他們變得安全了許多,這麼多的阻礙,來的只要不是狗熊那樣的龐然大物,輕易的是過不來的,只是不知道晚上會不會冷。

這裡的視野很好,兩個女孩,沒有上來省去了大驚小怪的麻煩,莫老見識多了生死,看到下面兩具慘兮兮的屍體,也只是長嘆了一聲。

姜柯昊點燃了篝火,這裡的樹木充足,到處都是可以使用的木材,為了防止火濺射出去,導致火災,姜柯昊特意的去山下找來了許多的石頭,這樣一來,這個簡單的營地就舒服了許多。

而且這裡溫度舒服,空氣流通順暢,人都覺得精神了不少。

「這化膿的傷口,您就自己解決把,這消防斧給您了,下面的慘狀,還等著我去收拾呢。」

莫老接過消防斧,然後對姜柯昊說道:「你不用管我了,這些事情我自己就能處理。」

他是有經驗的醫生,對於自己的情況十分的清楚:「對了,你說的船在什麼地方。」

遠處的海面上,有一根桅杆,上面有著船旗,莫老的眼神不太好只能看個大概,但是聽姜柯昊敘說,也知道姜柯昊說的是事實。

「收拾完下面,我就準備試試,這麼幾百米的距離,我想自己應該沒問題。」說完姜柯昊就從峭壁跳了爬了下去。

下這樣的懸崖峭壁,雖然只是七八米的高度,但是卻對人的體質要求非常的高,順著野豬攀爬的那些痕迹,姜柯昊抓著岩壁緩緩的下去了。

胳膊上的肌肉,和大腿上的肌肉,隨著這劇烈的運動,不斷的將已經遺忘的反應找回來,姜柯昊心裡小小的激動了一下之後,就恢復了平靜。

當他快到達峭壁下面的時候,一股極其難聞的惡臭味兒襲來,濃郁的血腥和屍體腐爛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讓人只覺得嗅覺受到了衝擊,胃裡面不斷的蠕動,最後姜柯昊沒有忍住的吐了出來。

隨後一發不可收拾,他艱難的扶著峭壁,最後無奈的將衣服撕扯開來,做成了一個口罩。

這才覺得舒服了許多,只是這樣一來氣味的衝擊力度確實小了很多。

他跑到海邊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然後跑回來看著這兩具屍體,不禁的為難了起來。

而此時在山下,蘇柔和莫文兒正在用石頭,將那野豬一點點的破開。

姜柯昊告訴了她們,要想完整的得到野豬肉,又不費力氣,使用石頭就必須從肛門處開始動手。

沒辦法,就算是用消防斧,也得從那些地方開始動手才行,不然就野豬這樣厚重的皮膚,砍半天都不見得有效果。

「蘇柔姐姐,你從哪裡學的,將石頭摔碎了之後,會出現這種刀子一樣的石塊啊。」莫文兒沒有了姜柯昊和莫老的威嚇,再次恢復了那開朗的性格。

蘇柔將手裡的石頭,對著那野豬的臀部不停的拉蹭,這是最柔軟的部位,也是最骯髒的部位,為此蘇柔她們提前弄來了許多的海水,想著一會兒出來髒東西了就趕緊清洗。

「你沒看過魯濱遜漂流記嗎?」蘇柔問道,莫文兒搖了搖頭:「那荒野餘生呢?是一部電影。」

莫文兒依舊搖頭:「就是從那上面學的嗎?」

蘇柔點點頭:「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一天竟然能夠用到這些知識,對了,你也試試。」

莫文兒一直在她身邊轉來轉去,蘇柔知道她是小孩子的性格,但是在這種環境下,每一個人都要為了集體儘力才行,她要儘快的成長起來,這個過程不能太快,要一點點的引導才行。

蘇柔嘆了口氣,然後將擋在鼻子上的布用力的拉扯了一下,這樣就不至於聞到太多的血腥味和臭味。

莫文兒一臉興奮的跑到旁邊,找了幾塊石頭,在山壁上面砸來砸去。

而在峭壁上面,莫老將消防斧丟到了火堆裡面,火焰的炙烤,讓消防斧變得通紅了起來。

他沒有和姜柯昊一樣的在傷口上面烙印,而是等到消防斧冷卻之後,用衣服將斧子上面的灰擦拭去,然後開始一點帶你的將自己傷口上面的爛肉從腿上刮下去。

刮肉,絕對是天下最痛苦的事情之一,每一次都刺痛著他的神經,老人家意志堅定,緊緊的咬著牙關,雖然疼的讓他無法忍受,但他還是沒有停止下來,黃綠色的液體從那些爛肉之中流淌出來。

「還不夠啊。」莫老看了看那傷口,手裡的動作沒有絲毫的遲疑,他知道,為了這條腿,就必須忍住這些疼。

當鮮紅的血液從他的腿上面流出來的時候,莫老手裡的消防斧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他的手也失去了穩重,不停的打著哆嗦,他一頭倒在地上,渾身的汗液,浸濕了他的衣服。

嘴唇都變得青紫了起來。

他雙眼無神的看著那篝火,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沒想到和老伴兒吵架之後,說自己永遠都不回去的話,看來要應驗了。

沒想到一句氣話,現在看來要變成現實了,也不知道老太婆聽到沉船的消息之後,會不會傷心呢。

他看著遠處的桅杆,多希望此時此刻那艘船能夠拔然而起,可惜那只是一廂情願的空想罷了。

莫老轉過頭,一抬頭看向天空,他發現在不遠處的山頂上的天空中飄著一朵極其濃重的鉛雲,那雲彩沉重的都變成了鉛灰色。

而在那片鉛灰色的下面,好像有點點的白光在掉落。

他揉了揉眼睛,那竟然真的是白光,難道是下雪了?

莫老不禁的有些愕然,這可是夏天,這個時節在這個地方下雪了?

就在這時候,一陣疲勞感湧上了他的心頭,他雙眼皮沉重的厲害,心想,剛才那樣的折騰,太耗費心神了,肯定是出現了幻覺。

他想到這些之後,便漸漸的閉上了眼睛睡去。

而就在遠處的這個山頂,一朵朵的白雪不斷的從雲彩之中掉落下來,莫老沒有看錯,是真的下雪了。

……

姜柯昊終於將這兩具屍體處理清楚了,簡單粗暴的將他們的衣服脫下來之後,然後丟到了海里。

尊重屍體?

開什麼玩笑,這時候所有的資源都是重要的,男女各一雙鞋子,一身有些破爛的女士襯衣,內衣他沒要,為屍體保全了最後的尊嚴,兩本護照,還有一個錢包。

至於他們的姓名,就沒必要記下了,姜柯昊幫他們祈禱了一下,然後雙雙的丟進了大海裡面。

這些衣服什麼的同樣是丟到了海里,不過每一個上面都綴滿了石頭。清理衣服這種事情,還是得交給蘇柔她們來做,自己一個大男人,哪裡有時間做這樣的事情。

他回到了峭壁上面,看到莫老昏倒了,又看了看旁邊的消防斧還有那些被清理掉的爛肉,沒說什麼,只是試了試莫老的呼吸之後,他就準備下去將蘇柔她們換上來,沒想的是,姜柯昊剛剛起身,莫老就醒了過來。

申請及其的難看,姜柯昊心裡一緊,趕緊走到莫老的身邊:「莫老,您沒事兒吧。」

莫老卻一把將他給推開:「你,你身上是什麼味兒。」

說著莫老一轉身,對著地面乾嘔了起來。

姜柯昊有些尷尬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剛才明明已經用海水清洗過了啊,自己都聞不到什麼味道了。

沒想到莫老還能聞到,對了,自己是被那嗆鼻子的味道給熏的沒有了知覺,莫老不一樣啊,他……

姜柯昊說了一聲:「我下去看看她們。」

然後就倉皇的逃了下去,剩下莫老一個人在上面噁心。

姜柯昊下去之後,沒有先看她們倆,只是從旁邊快速的跑了過去,就算是這樣,蘇柔和莫文兒依舊是一臉嚴肅的看向了他。

然後齊聲大喊道:「這是什麼味道。」

姜柯昊落荒而逃,跳進了海里,不知道用什麼東西才能清洗自己身上的味道。

難道今晚自己要睡在樹上了嗎?

海水波波蕩漾,姜柯昊卻看到了有人從海灣出走了過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七章 出海

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