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自給自足

第十六章 自給自足

姜柯昊從來不相信的就是人性兩個字,在他的世界之中,人永遠都是最最危險的動物。

所以當他到了蘇柔她們身邊的時候,先是將她們和這個海灘上的人們,分割開來。

他站在了最中間,然後才問蘇柔:「你們為什麼要到這裡來?」

莫老打斷了他,指著自己的腳,莫老的腳上那原本的傷口這時候化膿了,昨天還好好的,可是今天卻不行了。

「這傷口化膿,要是沒有藥物老頭子我就得截肢了,蘇柔說這邊有藥物,就想著用我的食物過來換一些,她們要自己來,我想兩個女孩子來肯定會有危險,就和她們一起來了,也許看在我老頭子的面上,他們不會為難她們的。」莫老說道。

姜柯昊聽完之後,不禁的皺起了眉頭:「你們完全可以等我回來的。」

他的語氣有些責怪,莫文兒立刻跳了出來:「多等一會兒,我父親的腿,就有一會兒的危險,我等不了,所以就過來了,再說了你看他們很熱情的啊,一點為難我們的意思都沒有。」

遠處的人群漸漸的聚攏了過來,剛剛有些人沒有注意到這邊,現在也被吸引了過來。

事實上,蘇柔她們來這裡也就幾分鐘的時間,十幾分鐘就可以走完的一段路,帶著一個根本走不動路的老頭子,她們消耗了足足一個小時的時間。

「你說的也有道理,可你一會兒就知道什麼叫人性險惡了,我希望這次給你上完課之後,你可變得成熟一點。」

姜柯昊沒有給她任何的面子,冷言冷語的這些話,讓莫文兒有些難受,想要出言反駁,卻被莫老拉住了胳膊:「是啊,也許我們錯了。」

他看著眼前的這群人,這幾個人剛才交談的時候,了解到了他們來的意圖,可是沒有一個去拿藥材,甚至走開的意思都沒有,他們的眼睛全都放在了這個有貓肉的椰子裡面。

要不是姜柯昊的出現,將這些人給震懾住了,現在或許應該發生點什麼事情了。

王明的屍體在姜柯昊他們離開的那天中午就找到了,是被一腳踢斷了脖子,島上有一個資深的驗屍專家,大副對姜柯昊是大罵特罵,可也正是因為如此,人們才知道了姜柯昊的厲害。

在加上那天晚上,姜柯昊給他們留下的深刻印象,所以當他大喊一聲,這些人才徹底的打消了念頭,而原本沒有注意到這裡的人,才會聚攏過來。

有姜柯昊出現的事情,那就一定是這個島上的大事情。

大副帶著一群人走了過來,和上次見面的時候不同,大副帶著的人手裡都拿著棍子,那是折斷之後的樹木,還有一些乾枯的樹枝。

看起來要比之前有氣勢了許多。

但他依舊沒有張狂,姜柯昊殺了王明,而且是一擊必殺,這在他的心裡留下了很深的陰影,當然,還有那一把從他手裡搶奪過去的信號槍。

「小子,你忘記自己曾經說過的話了嗎?你可是親口當著我們這麼多人說過不會在回來的,你現在又想幹什麼?」

上次姜柯昊搶奪了他們的物資,這件事情讓所有的心中都存在了芥蒂,他現在又回來了,難免的讓人多想了些什麼。

人群紛紛的將手裡的木棍等武器展現出來,甚至還有幾個男的,不停的左右搖擺著手裡的木棍。

姜柯昊皺著眉頭看著他們,這些人的情況很不好,只是過去一天的時間,他們的食物還有水應該不多了。

從他們那饑渴的眼神之中,就足以看出他們對於食物的渴望。

「大副,你看他們手裡的東西,我剛才聽說那裡面是肉。」張柳趴在大副的耳邊說道。

當聽到肉這個詞兒的時候,大副的眼前一亮。

「只是回來跟你換一點藥品,同意我們就換,不同意,我們現在就走。」姜柯昊說話的時候,怕莫文兒著急,還特意的拉了她一下,莫文兒的臉色變了一半,被莫老和姜柯昊同時的這麼一拉,也不敢再說話了。

大副的眼珠轉動了一會兒,然後笑著說道:「可以啊,你拿什麼換呢?」

「肉,就在這些椰子殼裡面。」說著姜柯昊從蘇柔的手裡接過來一個,然後丟到了他的手裡,大副匆忙的接了過去,剛想要打開查看,就遞給了旁邊的陸明:「仔細檢查看看有什麼問題沒有。」

他說話的時候,咽了一口口水。

只是一天的時間,這片椰林的椰子都要被他們採集乾淨了,二十多個人在第二天的時候,根本不懂得食物的珍貴,甚至有人用椰子汁洗鍊,到了今天,一些青澀的小椰子都被他們採集完了。

大家只能靠著殘餘的物資解決,飢餓和口渴,可那些僅剩下的物資被大副他們採取了限量供應的方式。

每人每天只能獲得一點的食物和水,想要得到更多就必須去自己尋找。

就連大副也打消了最初的想法,發號施令?那是什麼好玩的事情嗎?不,一點也不好玩。

當你被所有用一種接近於仇恨的目光看著的時候,當你無法解決眼前難題的時候,那種痛苦更讓人發狂,他已經兩晚沒有睡覺了。

如果可能他根本不想出頭,可現在他如果不出頭,一旦失去了大家的信任,沒有絕對武力的他,就可能會被眾人丟到海里去。

但是現在一個轉機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你需要藥品?葯可是救命用的東西,你想要什麼藥品,準備用多少的東西換取呢?」他充滿了自信,因為他看到了莫老的腿,那已經化膿的傷口,沒有辦法堅持更久的。

「一瓶消炎藥就夠了。」莫老開口道。

「一整瓶消炎藥?」大副大聲的問道,莫老有些遲疑:「十片也夠了。」

這是最低的效用,到時候一次的敷用,一次的飲用,這樣就可以暫時的抑制住傷口的惡化。

大副的臉色變得好看了一些,他低著頭略微的沉吟了片刻,然後說道:「可以。」

「這多的食物,你告訴我一瓶消炎藥都換不了?是不是在開玩笑?」姜柯昊揮舞了一下手裡的斧頭,大副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莫文兒擔心大副不換了,對姜柯昊說道:「要不就先換這一些吧。」

人都說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莫文兒以前開朗的樣子,讓姜柯昊沒有往這方面想,現在這麼一看,氣得他差點罵娘。

對方明明已經被自己嚇住了,你這時候說話不是出來攪局的嗎?

果然,大副立刻精神了起來:「就十片葯,不換拉倒。」

他說著讓陸明抱著椰子轉身就要走,莫文兒趕緊拉著姜柯昊的胳膊說道:「姜大哥,你快想想辦法啊。」

莫老嘆了口氣,然後拉了一下她:「丫頭,你以後不要在你姜大哥和別人說話的時候插嘴。」

莫文兒很不服氣:「我剛才要不答應他們,你看現在人家都走了,可能十片都換不到呢。」

姜柯昊的冷臉還有莫老的話,讓莫文兒覺得委屈,姜柯昊看了莫老一眼,莫老沒有什麼表情。

「你既然這麼有辦法,現在去把葯帶回來。」人群隨著大副的離去,都走了那一椰子的貓肉成了他們的食物,想要回來是不可能了。

莫文兒氣呼呼的看著姜柯昊:「去就去。」

她說著將蘇柔手裡的貓肉拿了過來,就要追大副他們,姜柯昊一把拉住了她:「這些食物是我弄來的,你既然有辦法,就用你自己的方式去拿葯吧。」

不是姜柯昊故意的為難她,而是有時候有些道理,她必須明白才行,這裡是荒島上,天真和幼稚有時候只是一線之隔。

莫文兒氣得要將那貓肉丟掉,姜柯昊用力的捏著她的胳膊。

「你,你,爸他欺負我。」莫文兒被姜柯昊氣得眼睛都開始閃爍淚光。

但莫老同樣是懶得理她:「我說的話,你好像沒有聽懂。」

說著莫老轉身朝回走去,莫文兒追上去想要攙扶他,卻被莫老一把推開:「你好好想想吧。」

他一拐一拐的,自己拄著木棍往回走,姜柯昊過去背上了他,蘇柔也追了上來,只剩下莫文兒一個人傻傻的站在那裡。

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不就是為了更快的獲得藥品嗎?

「哎,這孩子這些年生活經歷太少了,在我的庇護下,和平的氛圍中,她對於人心不足蛇吞象這句話,永遠都無法理解,如果有一天在這個島上她理解了這句話,那將會是一個悲哀。」莫老在姜柯昊的後背上說道。

蘇柔輕聲的勸說道:「您不要擔心,我們以後不和他們來往就好了,至於藥品,要不你一會兒再去試試。」

姜柯昊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他回頭看了一眼莫文兒,見她跟了上來,也就不在看她。

他腦海之中出現了那個桅杆,那艘沉沒在不遠處的那艘船。

「或許我知道哪裡有葯了,至於這個傷口,莫老你如果不怕疼的話,我可以幫你暫時的消炎。」

說著他和莫老彼此的對視了一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六章 自給自足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