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我們愛過的女孩

第52章 我們愛過的女孩

四年後,程家別墅。

冬末春初的陽光最是溫暖,穿過落地窗的玻璃落滿木質的地板,一道道年輪被印刻得清晰可見。

程祁陽坐在藤椅上,手上拿著一本書,節骨分明的手指被勾勒出最精緻的線條,像雕塑家刻刀下最完美的作品。

畫面中一派歲月靜好,直到這時候,一個小蘿蔔丁從樓上一晃一晃地走下來,她身上穿著寬鬆的兔子睡衣,揉揉眼睛,邁著小粗腿到程祁陽身邊。

程祁陽看到女兒過來,放下書,臉上帶上寵溺的笑意,伸手將她抱了起來。

小蘿蔔丁就是當年的兔兔,她抱著爸爸的脖子蹭蹭他的臉,她的容貌像極了阮初久,程祁陽本就是寵孩子的,對她更是無限溺愛。

兔兔想起了昨天晚上睡覺前一直困惑的問題,就歪著頭說:「爸爸,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呀?」

程祁陽溫聲道:「什麼問題?」

「為什麼別的小朋友都有媽媽,兔兔卻沒有媽媽呢?兔兔的媽媽去哪裡了?」

程祁陽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垂下眸說:「兔兔有媽媽,爸爸以前不是帶你去見過嗎?忘記了?」

「嗯?兔兔見過媽媽嗎?兔兔不記得了,爸爸,你能不能再帶兔兔去見一次媽媽呀?」

程祁陽看向窗外,外面時光正好,他輕聲答應:「好,爸爸帶你去看媽媽。」

程祁陽幫兔兔換了一套保暖的衣服,鹿鹿已經上幼兒園,今天不在家,所以只有他們父女兩人出門。

兔兔不知道要去哪裡見媽媽,路上還為馬上就能看到媽媽而高興,坐在副駕駛座上東張西望,好似想要記住路線,下次自己來看媽媽。

程祁陽將車開到郊區——那裡是程家的墓園。

車子在墓園門口停下,守園的工作人員認出程祁陽的車,立即過來開車門:「程先生,您又來看程少夫人嗎?」

程祁陽這四年來,幾乎每周都會來兩三次,守園的工作人員已經見怪不怪,只感慨命運捉弄人,把那麼相愛的兩個人分開。

「嗯,帶女兒來看看。」程祁陽抱著兔兔下車,長腿邁步,穿行在程家的列祖列宗的陵墓,一直走到最後那個位置。

——那就是阮初久的墓。

四年前,阮初久替程祁陽擋了一槍,那一槍真的要了她的命。

程祁陽在阮初久的墓前將兔兔放下,他也蹲了下來,深深凝望著墓上的照片,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撫摸上面的笑臉,輕聲說:「久久,我帶兔兔來看你了。兔兔,來看,這就是媽媽,一個很堅強、很善良的好媽媽。」

兔兔雖然年紀小,但也知道一個墓代表的意思,她一下子紅了眼睛,小手抱住墓碑:「媽媽,兔兔好想你呀。」

程祁陽喉嚨一滾,咽下艱澀。

父女陪阮初久說了會兒話,程祁陽心裡堵得慌,站了起來,想走開一點抽根煙,無意中回頭,看到了那邊走過來一個男人。

是阮昱堯。

他一身黑色西裝,手裡拿著一束花,也是來看阮初久的。

程祁陽看著他走近了,才問:「你怎麼來了?」這些年阮昱堯都在國外工作,很少回來。

阮昱堯將花放在阮初久的墓前,又揉揉兔兔的頭髮,回道:「回國談點合作,就過來看看初久。」

兩個男人走到陵園門口,靠著車抽煙。

這裡是程家的墓園,不會有外人來,再加上四周都砌有高牆,基本不存在危險,所以放兔兔一個人在阮初久墓前,程祁陽也不是很擔心,只是目光一直留意著兔兔。

阮昱堯抬起頭看天,道:「已經四年了啊。」

時光荏苒,轉眼間,那個帶給他們無數歡樂的女人,已經離開他們四年了。

程祁陽本來就是性子清冷的人,阮初久在的時候還有些煙火氣,現在沒了阮初久,他越發沉默。

阮昱堯跟他多年的兄弟,也不在意他沉默,彈了彈煙灰,轉而說:「聽說應殊涵前幾天在監獄里自殺了。」

四年前,警察趕到,將應殊涵和陳邦德都抓了起來,綁架、勒索、殺人,幾項罪名之下兩人都被判了無期徒刑。

陳邦德入獄后不久,就在獄中『暴病』身亡,阮昱堯知道是程祁陽下的手,還以為他下一個目標就是應殊涵,哪知道,很長一段時間過去,應殊涵還是好好的呆在監獄里。

起初阮昱堯還奇怪著,應殊涵才是害死阮初久的罪魁禍首,程祁陽怎麼反而不殺她?後來他自己去監獄看了才知道,應殊涵雖然活著,但程祁陽卻讓她生不如死。

死亡有時候反而是一種解脫,真正折磨人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些手段阮昱堯都不願意去看第二遍,但也只有那樣才解氣。

聽說應殊涵的屍體被從監獄裡帶出來的時候,已經殘缺不全。

程祁陽眼底滑過一絲陰狠,面無表情道:「本來還想讓她多活幾年,誰知道她會撞牆自殺。」

那件事提起來大家心情都不好,阮昱堯也就不再說。

沉默了一陣子,阮昱堯開口:「我想,如果初久在天有靈,也不希望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這幾年,程祁陽沉寂了很多。

他本是程家的獨生子,生來就是要繼承程氏這份諾大家業的,但這幾年他很少在公眾面前露面,公司也不常去,經常像人間蒸發似的找不到人,前段時間還從華爾街高薪聘請來一位執行總裁管理程氏,而他自己完全退居幕後,不再直接插手公司的任何事務。

外界都在猜測程家大少到底是怎麼了?年紀輕輕,怎麼就退居幕後,怎麼捨得把程家這麼大一份家業交給別人?

所有人都覺得可惜,畢竟程祁陽是那麼有才華的人。

只有阮昱堯知道,程祁陽是病了。

他得了絕症,那種病的名字叫『阮初久』。

程祁陽淡淡道:「我做這個決定,只是想把更多的時間用來陪鹿鹿和兔兔成長,這兩個孩子是她的心肝寶貝,我一定要把他們照顧好,否則將來怎麼有臉去見她?」

當年阮初久用最後一口氣說出『保孩子』這三個字,她那麼牽挂孩子,他怎麼能辜負?

阮昱堯也就沒有再勸,拍拍他的肩膀:「以後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儘管開口。」

程祁陽只是笑笑,不置與否。

兄弟兩又聊了一陣,天色漸漸暗下來,程祁陽要去接鹿鹿放學了,他揚聲對遠處在阮初久墓碑前說話的女孩兒喊:「兔兔,我們去接哥哥放學。」

「好哦!」

兔兔一蹦一跳地跑過來,花裙子被風吹著像一面旗幟招展,小丸子在頭頂一晃一晃,像極了當年的阮初久。

程祁陽伸出手牽住她的小手,父女兩人就有說有笑地遠去。

夕陽在他們的頭頂傾照,將一高一低兩個身影勾勒得格外清晰。

阮昱堯收回看那兩個背影的目光,改去凝望著阮初久的墓,好一會兒之後,才上車離去。

……

天邊彩霞布滿整個天空,雲朵有各種形狀,其中有一朵透著光,乍一看,像一個笑起來眼睛會彎成月牙形的女孩。

【全文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還是很喜歡你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還是很喜歡你 我還是很喜歡你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章 我們愛過的女孩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