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 一輩子,到死為止

第838章 一輩子,到死為止

要怎麼處置,意意並不想知道,全交給南景深和傅逸白決定,畢竟文依婉對他們來說,算是年少時認識的朋友,而意意早就回房間休息去了。

後來聽說,文依婉連夜被送下了山。

第二天,意意也跟著南景深下山了。

顧衍和薄司等在山腳下,因為還有公事,意意只好換到薄司的車上,讓薄司送她回家,南景深則和顧衍直接去公司。

車子開進市區之後,分成了三路,南景深和賀堇年的車去了不同的方向,意意徑直回家。

經過一條街拐角,意意說口渴,讓薄司去買水。

誰料薄司剛走,後座的車門被人從另一邊打開。

意意倉促回頭,見到的卻是文依婉。

「你怎麼在這裡?」

文依婉鎖了車,她此時已經沒有的偽裝,看向意意的眼神也滿是殺意,「好啊你,居然演戲騙我,我居然真的被你給蒙過去了,才沒有防備到,你會在暗地裡查我。」

意意絲毫沒有心虛的模樣,「事情是你自己做下的,該承受什麼結果,那也是報應。」

「報應?」文依婉冷笑兩聲,「你以為你贏了嗎,我告訴你,南景深是愛我的,當年我騙他,我得了白血病,你知道他做了什麼事嗎,他去找了骨髓,找到了和我最匹配的,我沒想到他那麼認真,那時候我都嫁人了,後來讓我老公配合演了一場戲,讓他相信我已經接受了換髓手術,可他還是擔心我會有排斥反應,所以乾脆把他找到的骨髓體養在身邊。」

意意心底咯噔一沉,忽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你想到了是嗎,回去找找他書房吧,會有讓你驚喜的東西。」

文依婉夠狠,給意意心裡堵了塊大石頭就走了。

意意不能不在意,她曾經問過幾次,為什麼素未蒙面,南景深卻要娶她,她有想過千萬種原因,可沒想過會是這種。

她恍恍惚惚的回到家,直奔書房,威脅胡伯給了鑰匙,她打開了南景深辦公桌上唯一一個上鎖的抽屜。

裡面——

放著一份骨髓匹配的資料文件。

另一邊,顧衍在車上彙報這兩個月來南渭陽的作為,手段乾淨是不存在的,南渭陽算是狗急跳牆了,用了許多卑鄙的手段。

南景深聽后很失望,幽幽的嘆了口氣,「是他自己作死,把這些年收集的證據都交給老爺子吧,華瑞再怎麼說,是他老人家的,大哥也是他第一個疼愛的兒子,讓他去處置吧,我不過問。」

顧衍在副駕里聽得清楚明白,立即就安排了下去。

事情捅到老爺子那兒,也不過幾分鐘的時間。

至於南渭陽的結果如何,恐怕華瑞是再也沒有他的份了。

南景深揉了揉眉心,連續坐了幾個小時的車,還處理的幾份文件,他現在很累,也不想去公司裡面對南渭陽,便讓顧衍在前面下車,自己打車去公司,隨後讓司機送他回家。

家裡靜悄悄的,誰都沒有。

南景深覺得奇怪,沒喚出一個人來,他心頭一跳,隱隱的覺得不安,便開始找意意。

經過書房門口,門忽然開了,意意從裡面跌跌撞撞的出來,手裡拿著什麼東西,滿臉都是淚。

這個模樣,頓時讓南景深整個心都懸了起來。

「意意,你怎麼了?」

意意拚命的咬著唇,任由眼淚橫流,她用了很大的力氣,將那份骨髓匹配的資料摔到他臉上,轉身就往樓上跑。

南景深撿起腳邊的文件,看后臉色大變,太陽穴更是疼得一刺一刺的。

他怎麼就忘了這個東西了。

意意傷心得快要死掉了,她沒想到嫁給南景深會是這種原因,居然連當個人的資格都沒有,只是一個骨髓庫罷了,養在身邊,等什麼時候他心裡挂念的那個女人需要了,就會從意意的身體里取走。

這讓她怎麼接受得了。

這場婚姻簡直就是笑話。

意意沖回房間里收拾東西,逮著什麼就往行李箱里塞,也不看是不是需要的,護照和身份證也放進去了,她要離開這裡,再也不回來了。

南景深很快追了上來,眼見著意意的動靜,壓著性子哄道:「乖乖,不是你想的那樣,那份東西放在抽屜里很久了,我都忘記了。」

意意不聽,專心的收拾。

「乖乖,我們談談。」

意意猛地蓋上了箱子,拎著就走,經過南景深身邊時,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勉強的將已經逼到嗓子眼的顫意壓下去,一雙淚盈盈的眼睛直盯著他。

「不管你怎麼說,我都要和你離婚,我接受不了和你開始的婚姻是因為另一個女人,更接受不了你只是把我當成一個備用。」

話落,不聽南景深的任何解釋,意意拎著箱子就走。

上車后,不等小周問什麼,只說往機場開。

她終於忍不住崩潰了,哭得聲嘶力竭。

南景深開著車緊跟在後,一路跟到了機場。

意意也看見他了,可是她不想理,真的不想,只想從他身邊離開,從這兒離開,忽然覺得和他在同一片天空下的空氣都是逼仄的。

「乖乖!」

「意意!」

「蕭意意!」

南景深緊追了半響,越是追,意意就走得越快,他性子快要磨沒了,忽然一把搶走了她的行李箱。

「你是不是要離開我?」

意意深吸了一口氣,強忍著迎上他的目光,「是,我要離開,我還要和你離婚。」

南景深緊咬著后槽牙,額角的青筋都暴起了,「好,我送你走。」

意意驚住了,她沒聽錯吧?

南景深不挽留她,反而要親自送她走?

這太殘忍了!

意意跟在他身後走,發覺他是真的去購票口的,傷心得不能自已,死咬著唇不說話。

南景深真的買了一張機票,意意不關心他買的是哪裡,她已經哭得沒有任何心思了。

這時,南景深大步奔過來,一把將她撈進了懷裡,咬牙切齒的道:「你這個狠心的小丫頭!」

意意發瘋一般的掙扎。

南景深更緊的抱著她,「我告訴你,哪都不給你去,我娶你的時候的確沒有愛上你,對南太太這個位置也不在乎,可我愛上你了,就是一輩子,以前的事我不解釋什麼,可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我就是要綁著你,綁你一輩子。」

意意不掙扎了,呆愣的靠在他心口上,忽然漫天的委屈,掄起拳頭往他身上招呼。

南景深全都受下了,等意意打累了,哭著問道:「你會一輩子對我好嗎?」

「一輩子,到死為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萌妻難哄,首席寵婚甜蜜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萌妻難哄,首席寵婚甜蜜蜜 萌妻難哄,首席寵婚甜蜜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38章 一輩子,到死為止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