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第二百零八章

210.第二百零八章

此為防盜章節,購買不足50%的小天使48小時后可看天宮立香的房間歪的走廊中,各種3D魔幻效果不要錢一樣的在房間中湧現。

「請讓master安心休息!」紅衣的archer擋住源賴光的一刀,嚴肅的勸說道。

「就是因為那孩子病了,才需要媽媽我陪在身邊啊。」年輕貌美的女性有著母獅一般的兇猛,為了去到她心愛的孩子身邊,她無所畏懼。

「我說……那傢伙真的是人……不,普通英靈么?這麼多陷阱!她完全不在意的一路踩著陷阱衝過來都沒事!?」

「羅賓漢你的陷阱是假的吧!」

「明明是那傢伙太作弊了吧。一路踩陷阱一路噴火,什麼都燒沒了呀!」

「御主大人~御主大人請在稍等一下,清姬我馬上就到您的身邊~」

走廊上傳來少女清脆的笑聲,房間中待命的幾人不由抖了抖。

「這樣下去不行了,A計劃放棄。」有著少年外貌,語氣卻非常沉穩的男子宣布放棄了自己制定的第一套計劃,「她們有玉藻前的輔助,正面持久戰我們不佔優勢。」

「還有,咒腕閣下,麻煩您警戒一下您的同伴的行蹤。」

「是,我會隨時警惕靜謐的蹤跡。」

一連串的吩咐之後,少年一聲長嘆。

「我以為時間神殿之後可以好好放鬆一下,沒想到還沒到什麼奇怪的特異點的時間,就又要忙起來了。」

這次還全都是和自己人打。

「Rider那個傢伙這種時候也排不上用場,晚點搞不好真的要靠貞德小姐了。」

「真是的,胡鬧也要有個限度啦!」

***

一夜的激斗過去,在諸葛孔明的指揮和一干守護英靈們的努力下,總算是控制住了自己那些激動的同伴們,讓天宮立香家得以迎來新一天的黎明。

「幸好提前讓走廊變成了異空間,不然……」不然緊憑藉樓中的防禦措施,搞不好真的要翻車啊。

達·芬奇搖了搖頭。

「真是沒想到她們竟然有如此驚人的毅力。」

「那已經是執念了吧。」想想都后怕。

守護者們也都已經精疲力竭。雖然只是短短一晚,但戰鬥強度並不亞於在特異點的時候。

「我去煮點粥給master,你們有什麼想吃的么?」

以賢惠著稱的紅衣英靈起身往外走。

Master睡了一天一夜了,也差不多要醒了。生病的人最好吃的清單一點,簡單的白粥陪小菜就很好。

「稍微有些辛苦的一夜呢。」

臨時擔任看護的愛麗絲菲爾也跟著站起身來。

「我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忙的——來到這裡之後,就總想做點什麼呢。啊啊,真是懷念。」

白衣白冠的美麗女性隨後也下樓去了。

瑪修仍然寸步不離的守在立香旁邊,時不時摸摸她的額頭。

這一晚她的燒反覆了好幾次,就算現在摸起來還好,也不能掉以輕心。

經過了最最激烈的開頭,後面的氛圍就溫和多了。

畢竟不是所有英靈都是不講道理的,事實上除了個別極端派,大多數英靈在對待立香的事情上,還是很講道理的。

到了下午,睡了整整一天一夜的立香終於醒了過來。

「……原來,我是發燒了啊。」

因為早早就被梅林拉進夢境當中,她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生病了。

「抱歉啊,看樣子給你們添了不少麻煩。」

1、2、3、4、5……足足8個英靈待在這裡,估計她病倒這件事整個迦勒底都知道了吧。

應該沒有引起什麼麻煩……吧。

大概。

過去經歷過的混亂什麼的,她已經忘了,忘了呢。

正常情況下,養病的日子多少會有些無聊。但立香這裡卻是熱鬧的很,不說絡繹不絕來探病的英靈,各司其職留下來的英靈也不在少數。

按照之前他們自行制定的排班表,愛麗絲菲爾和瑪修(今日)作為看護留了下來。Emiya作為廚師(暫時常駐)留了下來。最後還有毛遂自薦作為管家的貝狄威爾也留了下來。

「雖然沒什麼自信,但曾經我也擔任過類似的職務,應該可以幫助到您。」

其實圓桌的其他人也都打算留下來的,但是不知為什麼卻被瑪修和貝狄威爾聯合抵制,全都擋了回去。

理由立香沒聽清,看著學妹那異常堅定地笑容,她就覺得自己還是不問比較好了。

作為被看護的對象,她還是老老實實的吃吃喝喝玩玩手機,跟英靈們聊聊天就好了。

說起來還要記得跟同學還有小園都交代一聲呢——突然就病倒沒了動靜什麼的。

苗床鹿:所以你是被那傳說中的友枝神秘大雨擊倒了么?

小園:立香你最近好像很倒霉耶,要不要去找個寺廟去參拜一下?你這倒霉程度跟我的新同學有的拼了。

大道寺知世:誒?生病了?還好么?要不要大道寺家的醫療團隊出動?

大道寺知世;啊不對,天宮家也有自己的醫療團隊呢……總之,請您保重身體。

木之本櫻:那、那個,聽說您生病了,請問現在好點了么?我跟知世都很擔心,等您好點了,請一定回信息告訴我們啊。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啊。

說起來,她明明才病了兩天,怎麼好像誰都知道了?

其實到了第三天,立香的燒就基本退了。雖然還是有低燒複發的情況,但她自己感覺自己已經可以再去挑戰一次魔神柱了。(雖說已經不會有魔神柱給她挑戰了)

不過無論是醫生還是英靈們,都要求她再多卧床休息幾天。

『以前是沒有時間,現在終於可以放鬆下來了,前輩就好好地休息一下吧。瑪修·基列萊特一定會拼盡一切為您看護的。』

看著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的少女那彷彿立下了什麼決心一般的模樣,原本打算換衣服出去溜達一下的天宮立香老老實實的又鑽回了溫暖的被窩當中。

不過說是休息,天宮立香感覺自己更像是在『卧床會客』。

來自迦勒底的大波探親團紛紛到來。

首先是想要留下來陪護卻被異常堅定的勸了回去的圓桌牛郎……圓桌騎士團。

「master,感覺如何?」金髮的少女帶頭坐在立香床頭的椅子上。在她身後,是一字排開的彷彿某新晉男團的美貌男子們。

「雖然沒能留下盡看護的職責,但我們都很擔心您。」蘭斯洛特

「……你是在向前輩抱怨我拒絕了你留下這件事么。」銀紫色短髮的少女也走到了床邊。

「不……絕無此事。」

看著這熟悉的一幕,立香笑了笑。然後偏過頭看正一臉嚴肅的端坐在自己床邊,少女外貌的王者。

「抱歉啊,讓你們擔心了。不過也是我們大家都該休息一下了呢。」

「趁著現在有時間,你們也好好休息一下吧。」

其次是之前的強行闖關被擋了回去,這次在坂田金時和風魔小太郎的陪伴下正常到來的源賴光。

「啊啊……媽媽我真是失敗。在孩子生病最需要媽媽陪伴的時候沒能陪在身邊。」身材傲人的美麗女性說著說著,眼淚就掉了下來。

「真是太失敗了……簡直沒臉再自稱媽媽了嗚嗚嗚。」

「沒那麼嚴重啦,我現在感覺很好了。」

「竟、竟然不怪我么,嗚,媽媽真是感動到不行,要來枕著媽媽的大腿休息么?來,不用客氣。」

「……」金時你想想辦法啊!

靠在床頭的立香急忙對站在源賴光身後的坂田金時打眼色。

……金時是很想拯救一下這位很合自己胃口的新老大的,只是此時完全陷入母親角色中的源賴光卻不是他三言兩語就能影響了的。

不過好在這個時候午餐好了。

端著粥走進來的玉藻前和端著湯進來的清姬撞到了一起,然後同正摟著立香的頭,試圖將她攬在自己胸前的源賴光,相遇了。

那一瞬間,天雷勾動地火。夜襲三人組之間的同盟,就如同在烈火中燃燒的塑料花一般,消失殆盡了。

究竟誰有master親手餵食的權利?先打一架再說吧。

拜她們所賜,天宮立香中午並沒有享受到原本屬於自己的病號餐。她只吃了一塊從醫生那裡蹭來的蛋糕。

下午到來的,是金星女神組。

「果然是太累了呢,之前就覺得你的臉色好像不太對。這種情況下又是摔跤又是去時間神殿的,也難怪會超過極限病倒了,啊要吃芒果么?」

褐色皮膚,一身南美異域風情的女神魁扎爾·科亞特爾說著,變魔術一樣的拿出了一個看起來就很好吃的大個芒果。

「……你怎麼什麼情況都要給芒果啦,這個時候人類不是應該……應該吃藥么?可惡,那個金閃閃的傢伙竟然不給我靈藥。」

一提到某個一身金黃色的傢伙,黑髮的女神就滿肚子的不滿。

「我已經好的差不多啦。」立香舉起胳膊比了個健美的姿勢。「感覺自己再睡一覺都能去打魔神柱了。」

「……不要提那個東西了,太丑了簡直考驗審美!埃列什基伽勒的冥府都沒有這麼丑的……」

「啊哈哈哈。」天宮立香笑了笑,伸手拉住了伊什塔爾的手,「我聽說啦,你是第一個發現我生病的,謝謝啦。」

「那、那當然,我可是女神,女神當然什麼都……知道。」

說到最後,她的聲音弱了下去。

「我說,身為女神庇佑之人,你可不能再生病了啊——喂,快點說是啦!」

看到立香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黑髮的女神像是要掩飾自己的臉紅一般又惡狠狠的加了一句。

「嗯,我也這麼想呢。」

至於和諧的法蘭西夜探組……

「誒呀,已經睡了呢。」清脆的少女聲音從門口傳來。

「瑪麗陛下,您的聲音需要再輕一些。」

「哎呀哎呀,這個時候就讓我來獻上一曲小夜曲吧,願您有個美到不願醒來的好夢,master。」

沒有一點和風細雨,也沒有一點預兆,就宛如天池漏了一般的瓢潑大雨兇猛的襲來。然而更加神奇的事情,這場大雨就好像被限定在了友枝町一樣,一踏出友枝町同米花町的交界處,就又是和煦春日晴天。

「真是見了鬼了。」

直到跟著醫生一同來到醫務室里,天宮立香還在嘀咕著這場把她幾乎澆透了的大雨。他們剛好走到四周沒有避雨之處的巷子里,就算加緊快跑幾步也一樣是被淋了個痛快。

「好久沒有回來了……現在的雨都這麼有脾氣了?」

天宮立香正在努力回想著自己曾經遇到過的雨天——不記得有這麼有個性過啊。

羅馬尼·阿基曼翻出了乾淨的毛巾。然後幫她把窗帘和病床之間的隔連都拉上,又反鎖上醫務室的大門之後,才對她說:

「快擦一擦吧,當心感冒,你的運動服有放在學校么?」

都叮囑完了,他才小心的站在大門邊上的角落裡背對著天宮立香的方向擦拭自己的一身水。

「真是奇怪的雨。」實際上沒有太多常識的青年也是頗為感嘆。

「是啊,簡直是友枝限定。」

「迦勒底之外的世界,真奇妙啊。」(不、不是這樣的)

同出一室的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今天這場讓兩人變成了落湯雞的大雨。

「只希望回去的時候,它能停了。」

解開頭髮的青年甩了甩半乾的頭髮,由衷的期待道。不然回去搞不好又是一身濕。

友枝的這場大雨不僅成為了兩人的談資,還引發了全校範圍的議論。

「這是神明降下的雨吧!」

「都說這是陣雨啦!」

「陣雨怎麼可能一街之隔都沒有降到我們這裡來?」

「說起來,這會不會跟幾年前的友枝怪談有關?」

「友枝怪談?」

「對啊,早幾年友枝發生過不少怪事呢。諸如突然變亮或者變暗,食物突然全都變成甜的之類的……雖然時間都很短,但至今都還沒有找到原因——所以是友枝未解之謎呢。」

八卦不分地界。這種略帶傳奇色彩的八卦對學生們來說更是少有的貼近自己的大新聞。因此沒過多久,整個學校就幾乎都陷入了討論當中。

不應出現在春季的瓢潑大雨又斷斷續續的下了好幾場,帝丹高中的學生們就看著跟自己只有幾條街之隔的友枝町就彷彿被雨水籠罩了一般,時不時就會陷入雨幕當中。

「……這要人怎麼回家,難道要叫車來接么。」

但是步行也就十幾二十分鐘的距離,叫車也怪麻煩的。

比起討論到底是有雨女還是有神龍,天宮立香更擔心的是自己放學后怎麼回家的問題。

還是祈禱一下下午雨就停了,或者再轉移到其他的什麼地方去下吧。總之別擋著她回家的路。

也許是天宮立香誠心誠意的祈禱傳給了上天,在中午的暴雨之後,天空再一次晴朗起來。遠遠地天邊甚至掛起了彩虹。

這春天難得一見的彩虹又一次引發了學生們的圍觀,拍照的拍照,發推特的發推特。校園中再一次出現了種種熱論。天宮立香卻只是鬆了一口氣。

她終於不用擔心回去的路上再變一次落湯雞了。

當然,接下來再一次突降的大雨證明了,先前的晴天和彩虹都只是為了麻痹她的錯覺而已。放學回家的路上,大雨又一次突兀的下了起來。

「……哇,好氣人!」

又一次被淋了個透心涼的天宮立香十分火大。轉身抓住了醫生的衣服:

「醫生,醫生你快變回所羅門,給我看看這是怎麼回事啦!」

「冷靜啊立香。」被抓住的青年苦笑著安撫道,「所羅門的千里眼只能看到未來啊。」像現在這樣已經發生了的事情是無法看到的。

他一邊說著,一邊脫下了外套,仗著自己身高稍微一抬手就用它將身前的少女整個包了起來。雖然外套也已經濕了,但有也比沒有好。

「還是快點回家吧。」

「你就沒有什麼能讓雨停的法術,或者弄個隔開雨水的結界什麼的么。你看阿爾托莉雅都能直接走在水面上什麼的。」

第二次被雨水搞得滿身狼狽的少女一路碎碎念的被青年拉著往家跑。

「啊哈哈哈。」

被嫌棄了的羅馬尼·阿基曼只是乾笑了幾聲。

所羅門自然是有的,但是羅馬尼·阿基曼卻並不會這些。

就在兩人埋頭往家趕的時候,青年就被身旁裹的好像梅傑德神一般的天宮立香突然撲倒了。就在他們兩個剛剛跑過的地方,一條粗壯的,全由水構成的水蛇剛好擦過。

「這是什麼?」

橘發的少女一翻身爬起來,警惕的看著剛剛沖向自己的水蛇。一擊不成的水蛇在空中盤旋著,似乎在尋找著再次襲來的機會。

「那邊!危險!」

耳熟的女聲響起,天宮立香下意識的回過頭,就見到一身奇妙綠色洋裝的木之本櫻正沖著自己衝過來。

那身雖然好看但沒有什麼別的作用的外衣再加上手中那根閃閃發亮的杖子,讓天宮立香不合時宜的走了神。

總覺得對她這身打扮。應該有個專門的詞語來形容來著……

是什麼來著?

似乎發覺到了天宮立香的走神,原本在半空中盤旋的水蛇身形一轉,化作鳳凰的模樣利箭一般的向著天宮立香沖了下來。

「危險!」

來不及衝過來的木之本櫻大聲提醒著,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水鳳凰』襲向兩人。

襲……向……

兩人?

一隻健壯的手臂,掐住了『水鳳凰』的脖子。

褐色的皮膚配上黑色的怪異紋身和金色的臂環。似乎怎麼看都不像是好人家會有的手臂。

有著白色長發和褐色皮膚的男子,取代了橘粉色發色的白人男子站在天宮立香身後,有著異域風情的容貌和打扮的青年一隻手攬著身前的少女,將她牢牢的護在寬大的袖子后,而那原本向著天宮立香襲來的水鳳凰,此時就像一隻待在的公雞一樣被他用空著的另一隻捏住脖子懸在空中。

「原來如此,使用魔術賦予概念形態呢。」

他金色的瞳孔凝視著手中的『水鳳凰』。一言道出了它的本源。

「這倒也是個有意思的創造。」

「……那個,羅……」

終於追過來的木之本櫻遲疑的看著面前這位造型微妙的青年,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他。

剛剛還是羅馬尼·阿基曼先生,現在……額,是跟月和雪兔哥的情況一樣么?那名字是不是也要變一下?

「發生了什麼?」天宮立香掙扎著從袖子後面露出頭來。在看到趕到自己身邊的木之本櫻的時候下意識的說了一聲『魔法少女』。

這樣的不同尋常的裝扮再加上手中的魔杖。

可不就是魔法少女的標準配備么。(伊利亞小黑:阿嚏)

「那個……」

木之本櫻看著被褐膚男子掐住脖子眼看就要斷了氣兒的『水鳳凰』,小動物似的哆嗦了一下。雖然他什麼都沒對自己做,但木之本櫻就是覺得面前這個人,讓她覺得毛毛的,有點害怕。

「啊……他還是醫生啦,雖然外貌上有點變化。」

天宮立香兩手扒下擋著自己的那隻手,把手臂的位置從脖子前壓到了腰腹部。

「不過外貌上有變化,也還是那個他啦。」

聽到天宮立香的聲音,外貌與眾不同的青年才收回了視線,對站在身旁的木之本櫻露出了一個友好的笑容。

「有段時間沒有見了,木之本小姐。」

只是說話歸說話,他掐著水鳳凰的手卻是一點沒有鬆開的意思。

「那、那個……雖然這麼說很對不起,但是,那個……那個水鳳凰能交給我來處理么?」少女白皙的臉都憋紅了,才說出這樣一句話。

她自己也覺得很不好意思啦,畢竟按照現狀來說,那是人家的戰利品了,但、但是這個東西跟新的卡牌有關係,她也不想錯過……

而且啊,按照現在這個進展,這個疑似是卡牌的水鳳凰……很有可能會被就這樣掐死,那也太可憐了。

「誒?我倒是沒關係……」天宮立香抬頭看此時最有資格做決定的人。「你怎麼說?」

「既然立香這麼說的話,那就給你吧。」

滿身異域風情的男子微微一笑,鬆開手中的水鳳凰,讓它輕飄飄的飄到了木之本櫻面前。

「不過它還是稍微有點危險的,要注意好好保管哦。」

他語氣平和,就好像在交代小孩子要好好看管自己的寵物一般。

然而無論他的表情怎麼柔和,看起來多麼溫和無害。木之本櫻還是本能的感到恐懼。

就好像人類站在獅子……不,恐龍面前那樣吧。

她小心翼翼的收起了這張名為水源的新卡牌,然後同知世一起,受天宮立香的邀請去她家(距離最近)擦擦身體換身衣服。

說真的這麼濕漉漉的回去,也挺不好交代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退休master的觀察日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退休master的觀察日記 [綜]退休master的觀察日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10.第二百零八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