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9章 祭壇

第1519章 祭壇

「拜託了!」

秦安將兩樣法器交給炎鸞之後,也是非常嚴肅地道了一句。他知道,自己這個時候離開,對於現場的眾多成員而言有些自私,但他已經確立了穩定的戰局情況。而且他也相信,炎鸞能夠收拾這些殘局。

最後對炎鸞說了一句,秦安也是轉身御空離開了此地。

而看著離去的秦安,一些騰出空來的異域生靈和一些人族武者,全部都是目中帶著祈禱看向了秦安離開的方向。

剛剛發生的一切,包括藍瓊被抓走的情形,他們可是全部看到了。可以這麼說,對於秦安最後做出的決定,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的怨言。

畢竟秦安沒有立刻去追蹤藍瓊的位置,而是留下來,又鎮殺了數百頭虛空獸才離開。

要知道,秦安鎮殺這數百頭虛空獸之後,可謂是幫助己方建立起了明確的優勢。如果這樣的殘局,他們都無法處理好的話,那麼也沒有任何資格去道秦安的不是。

畢竟秦安已經做到仁至義盡,在去營救藍瓊之前,還竭盡全力地鎮殺了數百頭虛空獸。要知道,這可是在提前消耗自身的實力,若是抓捕藍瓊的人實力高強的話,對於秦安接下來的營救行動可是極為不利的。

「我們快一些解決殘局吧,等秦尊回來后,我們應該讓他看到一場漂漂亮亮勝仗!」

無數異域生靈喊著這句話,而無數的人族武者也受著感染。

對於人族武者而言,他們的感受尤其之深。

要知道,他們可是跟隨秦安征戰過聖戰的成員,秦安是什麼樣的領袖,他們內心當中都極為清楚。所以當看到秦安轉身離開時,他們就明白,藍瓊的安危,已經刻不容緩。對此,他們也全部支持秦安的做法,更何況,秦安離開之時,還為大家奠定了最基本的勝局,而且還留下了兩樣強大的法器。

他們深信,由炎鸞來催動這兩樣法器,一樣可以對虛空獸進行碾壓般的打擊。

「喂!」

另一邊,看著秦安離開的背影,炎鸞嘴角一直保持著這個字的口型。她本想叫住秦安的,可是奈何秦安離開的實在太快,根本就不給她任何反應的機會。

當看到秦安的身影從視線當中消失時,炎鸞也是放棄了一切雜念,轉而將混沌古劍交給玄龜,自己則是親自來催動煉神鼎對虛空獸展開全力圍殺。

炎鸞很想跟上去幫助秦安,可是這個時候,她顯然不能離開,秦安將這裡交給她,顯然是對於她的信任,她若是這個時候跟著秦安離開,實在是有愧於秦安的這份信任。

而除去立刻跟上去,炎鸞想要幫助秦安的話,則還有另一個辦法,那就是儘快解決眼前這些虛空獸,這樣取得勝利之後,她便可以立刻去支援秦安了。

「殺!」

炎鸞近乎嘶吼地喊了一句,而後與玄龜一起沖在最前面,煉神鼎和不死炎場域同時催動,對虛空崩滅深處的虛空獸展開了前所未有的毀滅打擊。

炎鸞對煉神鼎的催動程度雖然遠遠不如秦安,但是煉神鼎不愧為神農氏一族的鎮族神器,儘管這個時候換了催動者,依舊是表現出了不俗的效果,一頭又一頭的虛空獸被炎鸞催動煉神鼎所煉化。

而與此同時,另一邊,秦安也來到了自己先前最後追蹤到的藍瓊的位置。

這是非常荒涼的一片虛空,荒涼到秦安都不覺得有人會來這種地方,可是當他仔細搜查過一邊之後,卻發現這裡有一座小型的祭壇。

祭壇是臨時建造的,秦安走過去之後,立刻就發現這是一座類似於傳送陣的祭壇,換而言之,這座祭壇可以進行空間之間的傳送。

「原來如此!怪不得!」

發現這一端倪之後,秦安也是立刻明白了先前為什麼會對藍瓊的追蹤會失敗,很顯然,在他追蹤到藍瓊最後位置時,那個青年,帶著藍瓊進入祭壇離開了這片空間。

只有在短時間內進行非常遠距離的虛空切換時,秦安的追蹤秘法才有可能失效。

所以秦安基本可以斷定,剛剛追蹤之所以斷了,就是因為青年帶著藍瓊進入了這個祭壇,至於這個祭壇是通往哪裡的,秦安還不知曉,但青年和藍瓊進了這座祭壇這一點,秦安已經可以百分之百地確定。

念及至此,秦安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就進入了這座祭壇之中。

祭壇與傳送陣不一樣,祭壇只能在兩個地方進行相互傳送,也就是無法進行串聯,只能是兩兩之間進行呼應。

所以這個祭壇,能通往的地方,絕對只有一個。

這也是秦安毫不猶豫進入祭壇的緣故。他覺得,不管這個祭壇是通往哪裡的,最終,他都會進入一個和藍瓊在同一空間內地方,而只要在同一個空間之內,秦安的追蹤秘法,便可以橫跨廣闊的疆域,從而追蹤到藍瓊的位置。

踏入祭壇之後,秦安立刻感覺到了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毫無疑問,祭壇的牽扯之感,可要比傳送陣強烈多了。不過秦安明顯對此很有心得,在進行傳送陣系統的建設之前,他其實就已經接觸過了祭壇這種東西,祭壇的傳送方式,對於秦安而言,根本不陌生。

秦安閉著眼睛感受著一切,而當大概半個時辰過去之後,那種牽扯都感覺明顯消失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丹師劍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丹師劍宗目錄 丹師劍宗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19章 祭壇

9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