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重傷(上)

第49章 重傷(上)

趙三季走得十分著急,腿上還未好全的傷便顯露了出來,走得很是有些跌跌撞撞的模樣。這一路上,他就僅僅只是在路過一個哨崗的時候,同那個後頭巡邏的兵士交代了一句,叫他去將那生病的人接走,就再沒有同別人有過任何接觸了。

夏雲初先前還從來沒有見過趙三季這樣子。直到這個時候,她才知道趙三季腿骨的傷到底沒有好利索。她的那點兒三流都算不上的接骨手段,雖然確實將骨頭給接回去了,但要說沒留點兒什麼後遺症,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先前趙三季在她面前走路的時候,都走得又慢又穩的,她也就從來沒有發現對方的腿傷原來還遺留著這樣頗為嚴重的問題。

現在被趙三季這樣拉扯在後頭走著,那種顛簸的模樣一下子就變得明顯了起來。

看著趙三季一瘸一拐的背影,夏雲初心中不免就有些難過了起來。

她到底還是希望自己能夠更有用處一些,手法更醇熟一點兒,趙三季就無需再受著這樣的傷痛之苦了。她很努力地在腦海裡邊回憶了一番,將自己以前所知道的那些療傷的知識都挖了出來,卻發現還是貧乏得可憐,也不知道能不能起到什麼作用。

先前趙三季好轉過來以後,雖然是被外頭的那些軍士傳得神乎其神的,可實際上等他離開了傷兵營帳以後,也不過就是恢復了一個普通士兵的身份,被重新分配到了前陣的隊伍裡邊去,再次編入到小分隊裡邊,用自己的性命去殺敵。

夏雲初先前從來就沒有去詢問過,趙三季到底是被分到了什麼地方去,如今又是負責做什麼的。她怕自己好不容易救回來的這個人,可能下一刻就要又壯烈在那戰場上。

這時候她倒是有些後悔了起來,覺得自己可能本該問一問的。

也許她是應當更在意一些。

趙三季顯然是完全沒有注意到夏雲初的心思,根本就不知道夏雲初自己一個人在後頭糾結了些什麼,急急忙忙的拖著夏雲初就往邊上的地方走過去。

剛開始的時候,夏雲初還以為趙三季是想要同她商量腿上的那個傷勢,因而整個人的心思都放到了趙三季那條傷腿上邊去。

可後來兩人漸漸走得越來越遠,幾乎就已經完全脫離了后陣的位置了,朝著一個夏雲初從來沒有去過的方向走過去以後,夏雲初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好像有點兒不太對勁。

趙三季如果僅僅只是想要同她商量腳上的舊傷的話,根本沒有必要將她拉到這種地方來。

先前夏雲初還以為趙三季只是忌諱著林老二,不願在林老二面前開口。如今一看,趙三季這哪裡是顧忌著林老二,簡直就是顧忌著所有旁人了。

夏雲初心中升起疑惑來,又抬頭看了看趙三季那上下都透露著焦急的背影,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問,「趙哥,你這是帶我到哪兒去?」

趙三季聽了這問話,腳步並沒有停下來,而是一邊著急的往前走,一邊四下看了看。

他們現在所在的這個地方剛好是在後陣和前陣之間的交接處。從這個地方已經幾乎要望不見後邊的那些營帳的尖頂了,反倒是前邊有些廝殺的聲音,隨著風塵和硝煙一下一下傳過來,顯得有點兒斷斷續續的,聽得並不很清晰。

在後頭的時候,夏雲初也曾經嘗試過靠近前邊的戰場,可他們挑水的地方距離兩軍對壘的地方還有相當遙遠的一段距離,不管是再怎麼靠近,總也要在繞開了中間的那些巡邏的士兵才能過去,於是便連那麼斷斷續續的喊叫聲都聽不見的。

如今能夠稍微聽清一些,便說明他們確實是已經十分靠近前頭的戰場了。

夏雲初可沒想到趙三季會帶她到戰場那邊去,不免是心中嚇了一跳。

卻見趙三季四下張望了一番,確定沒有旁人以後,突然開口,焦急地講,「順子受傷了。」

夏雲初眨了眨眼睛,花費了好長時間才漸漸地將趙三季的話給消化下去,突然就明白了過來。趙三季話裡邊的那個「順子」,顯然就是李順。

唯有這個人才是他們雙方都認識的,並且會為之而著急的。

「受了……什麼傷?」夏雲初有點兒茫然。

她甚至覺得能聽到自己胸口砰然跳動的聲音,總覺得有種不太好的想法正慢慢朝上冒出來,又被她自己用力的按下去。

趙三季一路朝前趕著的身形終於一頓,微微停了停,回頭望了夏雲初一眼。

那眼神當中包含著太多東西,夏雲初一時之間竟然都沒能讀懂。

「重傷。」

這兩個字幾乎就是趙三季的牙縫當中擠出來的。

夏雲初一時就啞然了。

她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答案,要不是李順身上的傷十分嚴重,恐怕趙三季也不會就直接將她拉走到一邊來講話。可這時候當真聽到這話從趙三季口中說出來以後,她才發現自己好像比想象中的還要難以接受。

李順雖然並不很經常在她面前出現,可她還是將那個寡言的漢子當成了自己同這個世界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不變的聯繫。

他雖然不會時時刻刻就出現在她的面前,甚至好像從來就同她沒有多少接觸,可當她有了什麼困難的時候,那人總是會默默地出現,然後在後頭幫她處理,甚至都不會多同她講一句。

夏雲初定了定神,才發現自己心中雖然有些詫異和難過,卻比她自己所想象的還要冷靜。她抬頭看了看趙三季的背影,追問了一句,「什麼傷?」

「……你親自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趙三季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沒有直接將李順的傷勢說出來。

夏雲初的心又往下沉了一些。

她不知道趙三季是不懂得去描述李順身上的傷勢,還是說李順如今所受的傷已經超乎了他所能夠形容的範圍,而趙三季是根本不忍多說,讓她從現在開始就提心弔膽的。

夏雲初還以為自己會害怕,可她卻只聽見自己的聲音相當冷靜地說了一句,「那就走快些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章 重傷(上)

35.51%